第二十一卷 仙人传说 (24)大结局之轩辕古墓(下).免费章节


本站公告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三位神将一时之间难以反应过来。其直接结果就是,三人不同程度地受了伤。

    当然这点程度的伤势并不能让三神将失去战斗力。

    “玄武神将”具有超级强悍的防御力,最大程度地将那些“黑洞”挡了下来;由纯粹的“火系能量”组成的“朱雀神将”只要本源力量不受到伤害,就几乎没有损失。

    至于四方神将中最为强大的“青龙神将”虽然因为离“白虎神将”最近,甚至当时准备用自己“青木之气”医治“白虎神将”,也因此受伤最重,可是具有强大生命力的“青木之气”很快地就将自己的伤势医治了大半,剩下的部分不用多久也可以恢复。

    也就是说,我的那一下实际上并没有给这三名神将造成多大的伤害,基本上等于做了无用功。

    虽然如此,我没有半分的失望,这样才显得正常。毕竟在其中有着“须弥大阵”爆发和“黑洞”扩散两个过程,虽然每一个过程所花的时间也就是那么一刹那而已,可是四方神将是何等的厉害,这点时间已经足够他们反应过来了。

    事后想来,他们之所以受伤还是因为根本想不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再加上“白虎神将”的死亡给三神将造成了一定的打击,才使得我的埋伏起到了作用。

    将这一波的攻击化解于无形的三神将彻底地愤怒了,所有的愤怒化作动力,而表达这种愤怒的方式则是仰天长啸,所以一时之间那是龙吟虎啸。呃,说错了,虎啸那是没有了,是“朱雀神将”的“亚”风鸣。

    面对气势汹汹的三位神将,我没有半分的紧张。以真正的实力算,就是一千个我也无法和三神将对抗。可是我也有着自己的依凭,那就是“攻敌之必救”。

    我可以将大部分的攻击放在“轩辕古墓”上,就可以吸引三人当中的一个或者两个,到时候我所需要面对的最多也就是两个神将。

    一名神将,我可以用“虎噬”抵消;另一名神将我可以依靠那数十个大型的“须弥大阵”来抵挡。他们四个合在一起发动“四方大阵”的时候,我的“须弥大阵”或许会像纸糊的墙壁一样不堪一击,可是一个人的时候吗,能不能在我的这些“须弥大阵”下坚持住还是一个问题。

    所以在三神将各自用声音发泄自己的愤怒的同时,无数的扩散型“黑洞”像蝗虫一般向着“轩辕古墓”扎去。这种强悍的攻击马上让原本处于狂热状态中的三神将冷静下来。

    作为四方神将首领的“青龙神将”这个时候充分展现了他的领袖风采,让“朱雀神将”和“玄武神将”一起应付那好像没有止境一般的“黑洞”,自己则是在一声清越的穿越长空的龙吟中飞快地向着我的方向扑来,下一刻已经出现在“须弥大阵”之外。

    久守必失。充分明白这个道理的我在一开始的时候就没有打算被动防守,而是在“青龙神将”出现的那一瞬间开始了强悍的攻击。

    无数的扩散型“黑洞”被我用“须弥之境”和“须弥大阵”等各种方式发射了出去。立时地,“须弥大阵”穿上了一件“黑洞”装甲,而这件装甲本身却是不断地发射着“黑洞”炮弹。

    “青龙神将”的强悍自不用多说,每一个“黑洞”在还没有靠近他的时候就倏然消失,不留半点的痕迹。而他所具有的神奇的“青木之气”则是在体内形成一个漩涡远远不断地补充着战斗过程当中的损失。

    靠着这种“收支平衡”,“青龙神将”硬生生地突破“黑洞”外衣来到“须弥大阵”面前。

    一边不断将扩散开来的“黑洞”消弭于无形,“青龙神将”一边将加工过的“青木之气”凝聚成一个圆球狠狠地向着“须弥大阵”砸去。

    看到“青龙神将”的这种动作,在“须弥大阵”之中的我脸上绽开了灿烂的笑容。估计“青龙神将”从来也没有了解过“须弥大阵”具有怎样的功能。

    之前已经说过,“须弥之境”是个人版的传送技能,而“须弥大阵”则是传送阵势。我在学会了“须弥大阵”之后,就发现两者之间有着很多的共同之处,能够用在“须弥之境”上的技巧全都可以在“须弥大阵”上施展,甚至效果更加卓著,比之“空间法阵”更是优点多多。

    而“须弥大阵”最擅长的就是空间,不管是空间传送还是其他的关于空间的技巧,我能够想到的大部分效果都能够依靠“须弥大阵”来实现。

    所以在面对那一团看上去就知道强大无比的“青木之气”的时候,我直接在那颗能量球的周围每一寸空间中都开启了无数个空间褶皱。

    为了保证这些空间裂缝能够将所有的能量吸收光,我动用了大半的“须弥大阵”。效果很明显,那颗凝聚了“青龙神将”七成能量的能量球,在扭曲了几下之后十分不甘愿地消失了。

    这还不止,在用空间裂缝对付那庞大之极同样强大之极的能量球的同时,我同样将目标放在了“青龙神将”身上。

    “青龙神将”是很强大,可是在面对身体周围每一寸空间都具有着无数空间裂缝的情况下,他也只能不甘愿地消失了。

    当然只是消失,并没有死亡,通过“须弥大阵”了解那里每一个细微变化的我,清楚地感受到“青龙神将”是整个地进入了一个“空间裂缝”当中,强大的能量保护着“青龙神将”不受伤害。

    虽然对没有将“青龙神将”干掉,甚至对有可能永远失去“轩辕剑”这件事有点耿耿于怀,可是这件事情本身却是让我精神大振。三神将当中最强悍的“青龙神将”都可以用这种方式传送到异空间,那么两外两个神将当然可以比照处理。

    因此,在我的心目中直接给“玄武神将”和“朱雀神将”画上了死亡的符号,更将“轩辕古墓”划入我的私人领地。

    不过在我得意地放声大笑之前,意外发生了。最外层的“须弥大阵”上产生了一阵阵的扭曲,然后迅速地向着第二层的“须弥大阵”扩散过去。

    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更不知道是谁造成了这种现象,但是我果断地采取了动作,马上操控着其他的“须弥大阵”将外面的两层“须弥大阵”用空间阻隔起来。

    在无穷的空间裂缝面前,那种和空间扭曲现象停止了扩散,最后却是将那两层的“须弥大阵”完全地消除了。

    当几秒钟之后所有的空间扭曲消失之后,“青龙神将”那挺拔的身躯悬浮在空中,手中的那件长戟闪烁着青幽幽的寒光,戟尖隐隐地对准了重重阵势之内的我。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心中暗道,看来想要解决剩下的三神将除了完全地干掉他们之外,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想到这里,我意念一动,数十重的“须弥大阵”再次发威,在“青龙神将”周围设置一个真空环境的同时,亿万道相对弱小却又能够极大地伤害“青龙神将”的空间裂缝从各个方向向着“青龙神将”射去。与此同时,魔兵“虎噬”隐藏于这些空间裂缝之间寻找着战机。

    “青龙神将”手中的那件青色长戟是一件强大的法宝,面对那亿万道“空间裂缝”,“青龙神将”夷然不惧,右手狠狠地将长戟一挥,一道青色的光幕从戟尖形成,然后扩散至周围所有的空间。

    这道光幕将所有靠近的空间裂缝消弭干净,然后顺势向着我的“须弥大阵”冲击而来。

    对这片光幕我不敢大意,直接给了它一个扩散型“黑洞”,在将之消除的同时顺便小小的骚扰“青龙神将”。这个并不大的“黑洞”在“青龙神将”面前当然起不到任何的作用,但是它可以很好地掩护我的“虎噬”。

    我并没有就此直接用“虎噬”攻击“青龙神将”,那对“青龙神将”根本没有太大的威胁。只有出其不意才能在短时间之内解决对方。

    所以,我再次使用了消耗作战,无数的大大小小的“黑洞”向着“青龙神将”飞射而去,或者直接在“青龙神将”身边的出现。

    我的这种攻击,让“青龙神将”不得不四处闪避。他现在出现在我的头顶,或许下一刻就出现在我背后的某一个地方。一个个残影因为“青龙神将”的高度运动出现在空中,不过靠着“须弥大阵”那对空间的了解,不管对方转移到什么地方,在我的眼中也是明显得很。

    这样经历了大约三分钟时间,好像已经蓄够了能量一般,“青龙神将”并没有再次闪避而是硬生生地双手举着手中的青色长戟人戟合一向着“须弥大阵”冲来。

    在“青龙神将”做出这个动作的瞬间,我的脑中闪现无数的念头,最后决定冒险一搏。若是成功,那么基本上“青龙神将”将命不久矣;而若是失败,结果很简单,那就是这一次的作战我只能进行到一半,以待将来再做尝试。

    “青龙神将”相信自己的这一击完全有能力将那数十重的阵势给击破。要知道这已经动用了他的本源力量,就算是其他三神将合力防守都不能够抵挡得住,更何况是下面那个仅仅靠着阵势之利耀武扬威的“灵”级修炼者?

    “青龙神将”的打算确实不错,事实上他在动用了本源力量之后确实可以做到连续破除那几十重“须弥大阵”。可是我却是使用了非常规的应对方法,甚至根本没有想到过要防守。

    因此在“青龙神将”以震动天地的绝对威势向着“须弥大阵”发起冲击的时候,我却是将挡在他面前的所有“须弥大阵”开启了一个口子,在方便他进入最内层的“须弥大阵”的同时,我自己则是到了数十重“须弥大阵”的中间。

    如此我们的位置大致地换了过来,而一击成空的“青龙神将”在努力地收摄自己的本源力量的时候反倒是让自己受了不轻的伤势,毕竟硬生生地将即将喷薄而出的本源力量就好像血脉逆转一样的痛苦,伤害更是巨大无比。本源力量也在这其中受到了很大的伤害。

    而这个时候,我的攻击到来了。无数的扩散型“黑洞”在“青龙神将”受伤的那一刻于最内层的“须弥大阵”之内爆发。小小的“须弥大阵”之内,充斥了数量惊人之极的扩散型“黑洞”,轻而易举地将所有的空间挤满了。

    “黑洞”的威力勿庸置疑,之前“黑洞”之所以对四方神将没有什么作用,关键在于他们在“黑洞”接触到自己之前就已经用各自的技能将这些“黑洞”消除了,而不是说他们本人对“黑洞”免疫。

    在现在这样的环境下,“黑洞”充斥于“须弥大阵”之内的每一寸空间,而最内层的“须弥大阵”也在我的控制下开始急剧缩小。

    “须弥大阵”的空间缩小和“黑洞”的想要急速扩大之间产生了巨大的矛盾,在临界点终于来临的那一刻,*控着其他的“须弥大阵”进行了大转移。

    巨大的爆炸产生了,那是数千个“黑洞”的爆炸,其威力之大将我选作“须弥大阵”设置地点的地方炸出了一个深达上万米的巨坑。而处于爆炸中心之前被本源力量的损失以及“黑洞”纠缠而无法逃脱的“青龙神将”,则是在这一股巨大的爆炸之下失去了强悍的身体,只留下包裹在少少的本源力量之内的灵识依旧存在。

    “青龙神将”的灵识摇摇晃晃地从空中出现,下一刻却是被我的“虎噬”所发现,直接成为了“虎噬”最佳的补品。

    至此,四方神将,四去其二,剩下的“朱雀神将”和“玄武神将”固然是强悍得没有话说,可是从刚才的估计连远在数百里之外的“轩辕城”中玩家也能够感觉到的爆炸得到经验的我,并不认为他们很难对付。

    有了对付两位神将的方法,我反倒不急着干掉他们了。刚才“虎噬”将“青龙神将”的灵识连带那剩下的不多的本源力量一起吞噬让我得到灵感,我完全可以将“朱雀神将”和“玄武神将”当作虎噬的巨大补品,不断地提升“虎噬”的威力。

    同时,我也可以选择自己吸收他们的本源力量,毕竟若是主人比法宝差太多,可能会出现反客为主的情况。那时候不管什么炼不炼化,只要“虎噬”有绝对的实力干掉我,而它自己又有这个意识,估计我将会再次成为受“虎噬”所挟制。

    而自己吸收两人的本源力量的方法我也想好了,那就是依靠“虎噬”在两人的身上划上一刀,然后在让“虎噬”以“附骨之蛆”与对方纠缠的时候,自己则是靠着于那个时候设置在其体内的“须弥大阵”不断地将他们所有的能量吸走。

    有了计划,实施起来也方便得多了。只不过这个过程并不是一帆风顺,特别是在面对“朱雀神将”的时候几乎完全地失败。毕竟“朱雀神将”战斗的时候一般会化作一团纯粹的火系能量。这样的状态让我根本无法下手,最后还是在成功地消灭了这家伙的灵识的情况之下得到并且吸收了“朱雀神将”所具有的火系本源力量,只不过在数量上远远少于“玄武神将”。

    感受着自己体内强大而又与其他三种能量区分开来的火系能量和土系能量,我兴奋地长啸一声。

    啸声伴随着滚滚的振聋发聩的声浪向着四面八方传播开去,将原本看到战事稍歇准备偷偷靠近看一个究竟的玩家吓得退避三舍。

    而吸收了“玄武神将”灵识,使得“灵力”范围大为提升的我感受到几十公里之外这些人的模样,嘴角露出了微笑。心想这样也好,反正现在我要探索“轩辕古墓”,虽然连续几十重的“须弥大阵”确保别人无法进入,接到我的消息在周围布防的“青龙刀”在向我贺喜的同时,也保证连一只苍蝇都不会飞进来,可是呢谁能保证万一呢?

    谁都知道“轩辕古墓”中所具有的东西绝对是惊人之极,我可不想在辛苦了大半天之后却是为别人作了嫁衣。

    看了看时间,从战斗开始到现在只是一个半小时多一点,我还有二十多个小时的时间来处理“轩辕古墓”内的事物,足够了。

    而且,根据我的经验,外面的守护者四方神将强悍到这种级数,里面肯定不会存在多少的防守力量,最多也就是令人头疼的一些机关之类罢了。

    ※※※※※※※※※※※※※※※※

    想到这里,我来到了“轩辕古墓”上方,在身上布了一层来自“玄武神将”的土系本源力量,然后向着防护罩射去。根据“玄武神将”灵识当中所包含的信息,我知道四方神将所具有的本源力量是防护罩开关钥匙。

    感受到熟悉的力量,防护罩将我放了进去,而防护罩本身却是丝毫不伤。从“玄武神将”所守护的北方门洞进入“轩辕古墓”,我发现“轩辕古墓”之内并不像我所想像的那样漆黑一片,反而是一片亮堂。

    “轩辕古墓”的第一层没有任何多余的事物,仅有一条通向第二层的阶梯。

    第二层,同样没有什么特别,也就是一些几乎和抽象派油画差不多的线条和其他三角、圆圈之类的图形组合。

    第三层,比第二层容易让人懂些,至少那些简单的几何图形有点画的模样,甚至我可以从一面墙壁上的图案分辨出一个人的形象来――当然,这是近二十分钟之后的收获,这还是在我先入为主将它们当作“画”来看待的情况之下。

    ……

    整整三百多层,我经历了一番人类发展的历史画卷。只不过在来到最后一层的时候,所展现在自己面前的其实已经不能用“历史”两字来作为定语了。因为从第二百一十六层开始,我所看到的图画不但清晰更惊人无比。

    那些图画上的内容已经超越了现实世界的科技水平,而图画的载体也从画布到电视到全息平台到最后的舍弃了物质载体进行单纯的灵魂上的交流,一切的一切早就超过了我的想像,直至最终的灭亡的空白。

    这些“图画”象征了整个人类起源、发展、高潮以及终结,而按照这些“图画”,现实世界大概仅仅处于第一百零三幅的样子,至于游戏世界本身则是处于科技大灭亡之后的第两百三十六幅的位置。

    以大约两个小时的时间看完所有的图画,我不禁在心中想道,或许人类也将会在面临同样的困境吧。科技大爆炸之后的结果就是人类资源的急剧匮乏,向着外星转移成为了唯一的选择。

    若是外星移民的技术在毁灭之前还没有达成,那么迎接人类的就是世界大战,毁灭成为了人类宣泄灭亡恐惧的唯一渠道。

    毁灭之后,若是幸运的话就会迎来一个对科技极度忌惮的新生,这个时候武学好像成为了大家的研究课题。再接着,就是超越武学的修仙,而这同样是一条不归路。虽然具体的内容不一样,可是在形式上却是没有多少的改变。

    叹气,最后我只能以叹气结束对这些“图画”的遐想。自己是根本没有机会见证这些事情了,恐怕根本没有人能够认识到所有的历史进程,甚至这些“图画”有的根本不会发生也很有可能。

    反正能够快快乐乐的生活,和自己所爱的人一起生活,就已经足够了。

    抛去了脑中的复杂思绪,我将目光转向“轩辕古墓”最后一层,也是“轩辕古墓”中唯一一层设置障碍的一层。

    这一层的出入口就设置在阶梯的末端,因为阶梯的关系,我不得不坐在阶梯上才能看清楚那扇挡路石门的样子。

    这扇石门显得很是古朴,虽然石门本身的表面显得很是光亮,可是占据了石门大半空间的那龙型雕刻,却是蕴含着浓浓的历史沧桑,仿佛在向我述说着什么。

    我平稳了一下心境,缓缓地伸出双手,左手蕴含着“朱雀神将”的火系本源力量,而右手则是蓄满了“玄武神将”的土系本源力量。

    按照“玄武神将”留下的信息,只有他们四方神将中的两个人同时向这扇石门上的那双龙眼中输入各自的本源力量才能打开这扇石门。而正好拥有了两种本源力量的我恰好可以将石门打开。

    两种本源力量输入龙眼之后,我移开了双手静待石门的开启。不过就在我收回双手的那一刻,我赫然发现龙眼当中反射出两股能量。

    这两股根本就是来源于我的能量的目标并不是我,两者发射的方向是斜着的,因此在击中我之前两者已经相互遭遇,然后爆发出强烈的闪光。

    本能地,我马上闭上了眼睛。可是很快地,我就发应过来,若是这个时候有什么机关或者敌人向我攻击的话,自己肯定是被杀死无数遍。

    于是,我马上给自己布下了层层的防护,“灵力”也在那一刻向着四面八方延伸开去,想要探测清楚四周的环境。

    “灵力”感觉到四周一片空荡荡的,下一刻我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是处于一个虚空之中。没有光,没有着地之处,就像当初自己被困在“圣灵岛”中的那个奇特的环境一样。

    不过我还来不及进行多余的思考,一个仿佛是来自天际却又包含着种种情绪的声音在这片虚空中响起:

    “来到这里的有缘人,想必你是靠着自己的武力打败了四方神将才来到这里的。不管你是谁,你属于什么种族,请仔细地听我接下来所说的话。”

    “我是‘有熊族’的轩辕,也是后来的‘黄帝’。或许我的事情已经湮灭在历史的长河当中,可是不要紧,我会将我的大致经历告诉你。不要对这部分的话语感到厌烦,因为它将给你一个基础的认识。”

    洋洋洒洒一大篇的叙述,内容则是轩辕“黄帝”一生的大致经历,其中最详细的部分当然是轩辕领导中原百族抗击以“蚩尤”领导的“九幽”一族为首的“邪恶势力”,并且以其中的“逐鹿之战”为重点。

    “虽然我以‘轩辕剑’杀死了‘蚩尤’,但是其魂魄不灭,其身躯也仅仅是在五行龙马之下分裂成六份罢了。根据广成子仙师的推测,‘蚩尤’将会重新复活过来,而其随身兵器‘虎噬’也将重新现世。”

    “蚩尤”重生?若是我不把“蚩尤”的身体拼装起来,然后带到“妖魔空间”,这家伙怎么重生?而且现在他有三个部件在我的手中,若是我永远地将其封存起来,即便其他人有这个意思,又怎么能够做到这一点?

    至于“虎噬”倒是真地现世了,只不过现在的“虎噬”非彼“虎噬”,不但外形有了改变就算是内在也彻底地改变了,这样的“虎噬”完全控制在我的手中,现世又怎么样?完全是白搭嘛。

    “广成仙师同样推算出到时候我当初赖以打败‘蚩尤’的‘轩辕剑’将解除诅咒,重新降临世间。而想要彻底地杀死‘蚩尤’唯一的方法就是用完整状态的‘轩辕剑’一举消灭人形状态下的‘蚩尤’魂魄,否则经历数千年‘蚩尤’将会再次重生。”

    轩辕剑?听到这里,我就感到好笑无比。“轩辕剑”确实已经出现了,甚至早就出现了,只不过一直处于被诅咒状态。而想要解除诅咒,那么只能收集齐“蚩尤”的各部分身体,用它们来解除诅咒。

    可是另一个方面却是,这种行为把“蚩尤”推上了重生的道路。这不是相互矛盾的事情吗?解除“轩辕剑”所受的诅咒那是为了杀死重生的“蚩尤”;而解除“轩辕剑”诅咒本身却是让“蚩尤”有了重生的机会,这不是很搞笑的事情吗?

    现在我几乎是将这个目前无法肯定是不是轩辕“黄帝”的话当成了纯粹的废话。不过我的这种态度转变并不会影响这位仁兄的发言:

    “解除‘轩辕剑’诅咒的方法,那就是以‘九天之水’浸洗九九八十一天……”

    听到这话我有点懵了。怎么回事?解除“轩辕剑”诅咒不是需要“蚩尤”的完整身体吗?怎么现在又变成了用“九天之水”浸洗?

    解除“轩辕剑”诅咒需要“蚩尤”的完整身体这一点,好像是师父告诉我的。回想一下,好像当时师父并没有确切地表示“轩辕剑”要用这样的方法来解除诅咒,而是说了“传说”两个字。

    传说?我靠!还真是传说呢!既然这样,“九天之水”有又是什么东东?

    仔细地听着轩辕“黄帝”接下来的话,却发现其中没有半点关于“九天之水”的内容,好像这个“九天之水”很长见似的。若是真地如此的话,那么当时黄帝自己怎么不顺便将诅咒解除了?

    想到这里,我不由地在心中暗骂起来。什么不好,居然学别人说一半留一半,这叫我怎么找“九天之水”?

    等等,我要找“九天之水”干吗?解除“轩辕剑”的诅咒?别开玩笑了!

    刚才我已经探测过了,整个“轩辕古墓”范围之内没有“轩辕剑”的任何气息,我估计啊,“轩辕剑”在之前已经随着“青龙神将”的死亡而灰飞烟灭了。毕竟受诅咒状态的“轩辕剑”连一把普通的神器都不如?在那种程度的打击下能够留下灰来都已经是奇迹了。

    既然“轩辕剑”已经消亡了,我再找“轩辕剑”干什么?再说了,我也不用害怕“蚩尤”的重生,因为既然已经知道了“蚩尤”重生的方法,我就可以彻底地将它的头颅和双臂封存起来,保证它们拥有不可能聚集在一起。

    不过最后轩辕“黄帝”所说的那句话却是让我眉开眼笑:“有缘人,你既然能够来到这里,那么在实力上肯定已经达到了仙人的级别。为了能够让你完成消灭魔神‘蚩尤’的重任,接下来我将会传授你广成仙师留下来的成神之法……”

    我几乎要晕倒了。“成神之法”,若是真地学成了这些东西,这个游戏世界还有什么能够阻挡我的东西?

    可以想像在我学成的那一天,自己将会横扫天下的威风模样。可是下一刻,我又想到了自己在达到那种高度之后的无聊景象,游戏世界不再存在能够和我一战的又或者玩家,自己就会像“独孤求败”一样孤独寂寞。

    或许,到时候我真地会将“蚩尤”复活,让他当作自己的敌人,让自己好好地战上一场,而这好像也契合了轩辕“黄帝”所说的预言。

    在那一刹那,我面对了游戏以来最重大的一个选择,心灵却是一片的迷茫。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