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 笑眼里的小恶毒


本站公告

    深蓝天幕,一弯明月如钩,明澈月光下,树影层层叠嶂,留下了鬼魅的暗影,似一面屏障。

    “哎呀。”花好惊叫一声,成功吸引了那些守卫的侍卫。

    侍卫见是花好,客气地问:“花好姑娘怎么了?”

    “我把郡主赏给我的耳坠掉了,几位大哥麻烦你们帮我找找,最近郡主的脾气特别大,如果让郡主知道了,非赏我一顿打不可。”花好哭丧着一张脸,莹莹水眸里渗出的楚楚可怜几乎以假乱真。

    “确定是掉在这里的吗?”

    花好点头,暗暗回头看一眼烟水弥绕的花木丛,眼里泛起黠慧的光芒。她想起慕容盈之说过,云国的侍卫特别的单纯,不禁莞尔。

    月色陡然晦暗,遮住了暗影里的身影,刚好有风吹过花间,“沙沙”声淹没了稀碎的响动声,慕容盈之回首,朝花好露出明媚的笑容,偷偷溜了出去。

    夜风清爽,夹着浓郁的烤鸡味,慕容盈之看见凌天歌正乐滋滋地烤着山鸡,明灭的火光映在他俊朗的笑脸上,更显得他美艳绝伦。

    慕容盈之不由皱起了柳眉,她千辛万苦才溜出普华寺,他却在这边逍遥快活,怎么想都觉得自己像个傻瓜,心中越发地不甘。

    如水的月色映得她精致的脸青白寡淡,怒火自眼底窜起,暗讽道:“兴致这么好怎么不出去采花?”

    凌天歌薄唇微勾,露着戏谑的浅笑,轻浮地抬头看着慕容盈之:“不是有人自己送上来了吗?”

    慕容盈之狠狠地瞪他一眼,冷笑一声:“你除了爱淫荡的幻想外,还有什么长处?”

    凌天歌的眼底荡漾着轻微的笑意,在火光中来回地摇曳,潋滟浅笑:“你刻意提示我,是要和我今晚在这就洞房吗?”

    慕容盈之心中莫名一痛,月色融融,自柔和清辉中抬眸看他,飘逸如仙,俊美无寿。她不禁莞尔苦笑,凌天歌生就是人中俊杰,如果不是他那游戏人间的态度,或许对他,她会另眼相看。

    慕容盈之的俏脸红一阵青一阵,滑过一丝惋惜和羞愤,幽幽道:“今天刘夫人都去了哪里?”

    这才是她冒险出来的目的,慕容盈之告诉自己不要为了凌天歌这样的人而坏了心情。

    她是官,他是贼,她的义务不是教化他,而他也不是她能教化的,他们根本就是敌对的,又是不相干的。

    凌天歌的嘴角泛着柔软的涟漪,撕下一个鸡腿,狠狠地咬一口,明艳地笑:“真香,你要不要也来一块?”

    慕容盈之阴鸷地看着凌天歌津津有味地啃着鸡腿,冷眸渐沉如犀利刀锋:“我赌上青杨哥哥的前途,三更半夜偷溜出来,你居然还有闲情逸致在啃鸡腿?”

    凌天歌抹去嘴边的油渍,妖娆地笑:“林青杨后果如何不关我事,我啃不啃鸡腿也不关你事,你不领情就算了。”

    “凌天歌,我真是高看了你,我竟然会相信你。”慕容盈之沉沉地看着凌天歌,唇畔弯起复杂的一抹淡笑,愤然转身离去。

    慕容盈之眼里的痛色让凌天歌怔了神,他抬起那双漆黑炯亮的眸子,静静地看着慕容盈之,一阵喜悦窜过心尖,下意识地弯了唇角。

    慕容盈之在乎他,他在她的眼里捕捉了真切的惋惜,凌天歌为这一发现而心花怒放。

    凌天歌淡淡地笑:“你不是很想知道刘夫人去了哪里吗?”

    “你未免把自己看的太重要了吧,没有你,我照样能知道她去了哪里。”慕容盈之顿足回首,明亮的漆眸怔怔地看着凌天歌,清丽的花颜有些微的恼怒。

    慕容盈之无法探究凌天歌是什么心思,他妖娆如媚,冷然如冰,温情似水,似乎一贯的主动权都在他的手里。

    “那你今晚又何必出来?”凌天歌微微勾起唇角,浮起一抹清凉的戏笑。

    慕容盈之眉目微弯,冰凉的眼底笑意全无,面色难看:“但愿你我今后永不相见。”

    慕容盈之忽然觉得心头有什么东西堵在那里,竟觉得失落,哀哀地拂袖离去。

    凌天歌忽然一把握住慕容盈之的手腕,换上玩世不恭的嬉笑,眼波轻转:“女人小气起来真是要命。”

    “你不是不想说吗?”慕容盈之冷冷地回眸,目光落在凌天歌的手背上,冷艳地淡笑:“凌天歌,我希望你记住自己的身份。”

    凌天歌讪笑,松开慕容盈之,晦深的眼眸忽然清澈如光,微微地荡漾着悠闲的笑意:“你不想听吗?”

    慕容盈之当然想知道,但她太骄傲,不能心甘凌天歌总是耍弄她。慕容盈之冰凉的幽眸紧紧地盯着凌天歌,蹙了秀眉:“凌天歌,你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凌天歌当然知道慕容盈之心里是怎么想的,她以为他把她当猴在耍,唇边忍不住泛起一丝趣笑:“刘夫人在江城有个儿子,她就是去找她的儿子。”

    慕容盈之骇然,说不出话来。

    “而且这个孩子和刘成是同母异父的兄弟。”

    刘夫人素来知书达理克守妇道,所以慕容盈之不相信她会做出这种龌龊肮脏的事情,可是凌天歌虽然玩世不恭,但是绝不是那种践踏别人清誉的人。慕容盈之忽然不知道自己该相信谁。

    慕容盈之定了神,面色如常:“你有什么证据吗?”

    凌天歌微微一愣,慕容盈之竟然没有义愤填膺地斥责他,他看着慕容盈之迷离的眸,忽然看不透她,虽然她大大咧咧的,可是几次交手下来,凌天歌发觉慕容盈之其实是个心智清明心思缜密的人。

    “没有。”凌天歌欣赏慕容盈之的冷静,唇边挂着一丝浅笑。

    “知道信口开河的后果吗?”慕容盈之的双眸明亮的像一片熠熠的星光,幽深地含着笑,言语里有浓重的冷凛。

    “相信我。”

    凌天歌不想辩驳,他忽然强烈地希望慕容盈之能够相信他,对慕容盈之他似乎已经萌芽了一种连他自己都难以掌控的情愫。

    “相信你就可以破案吗?”

    “我会找出那个人是谁,可是你要答应我一个要求。”

    “如果我不答应呢?”慕容盈之不想和凌天歌再有什么牵扯,他是个危险的人,和他靠得越近,她就越难自主。慕容盈之悠然扬唇:“把赌注下在你身上,你觉得这可靠吗?”

    凌天歌淡淡一笑:“你没有其他的选择,你可以不相信我,可是你应该相信,如果我要做任何事,任何人都拦不住我。”

    慕容盈之心惊,敛了笑意,幽深地凝视他片刻:“什么要求?”

    慕容盈之知道凌天歌并不是在吓唬她。

    刘夫人在江城有个儿子,这或许是假的,只是凌天歌玩弄她的一种把戏。可是万一要是真的,她拒绝凌天歌,凌天歌很有可能会做出一些让她意想不到的事情,到时候更加麻烦,刘成的案子已经拖了很久,她和刘成那么好,她应该让他早点安息。

    “想到了我自然会告诉你,你只要记得你答应我什么就可以。”凌天歌粲然微笑。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