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七章 王者荣耀之最强王者


本站公告

    一秒记住【小说网 www..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也许是忽然响彻的呼喊,那巨大的音浪,已经陷入半昏迷的颜雨峰,忽然动了一下,一直密切关注的孙明,顿时感应到了。

    “臭虫,臭虫,醒醒!”孙明大喊起来。

    很多往事,很多熟悉的面孔开始如幻灯片一样,在颜雨峰的脑海一帧帧闪过,那么清晰,那么确定。

    “臭虫,你说我们打球为了什么啊?

    “干嘛要为了什么?打球开心啊!”

    “你现在是全市当之无愧的第一,你想过以后吗?”

    “以后?没有!我只是想打球!”

    “你输过吗?”

    “输过,所以,我讨厌输!”

    “为什么要去美国?”

    “因为,我想打更强的比赛!”

    “后悔吗?如果不打球你就不会受伤,更不会可能将来成个残疾!”

    “很后悔,但更害怕没球可打的未来!”

    “你为什么这么强?”

    “因为我就是这么强!”

    “我叫颜雨峰,颜色的颜,暴雨的雨,山峰的峰!”

    陡然间,颜雨峰缓缓的睁开双眼,眼前一片白芒芒的,他转动眼珠,眨了眨眼睛,却依旧如此,于是,他动了动手,抬到一半,却忽然觉得眼前一亮。

    孙明揭开了毛巾,看到了脸色苍白的颜雨峰,后者也看到了他。

    两人对目,当看到孙明身穿的球衣,颜雨峰松散的眼神开始凝聚起来。

    颜雨峰终于想起昏迷前的事情。

    “比分多少了!”颜雨峰挣扎的坐了起来。

    “我们打平了!”孙明开始的喊道。

    甩了甩头,颜雨峰还处于半混沌之中,他茫然的看着四周,一片模糊,耳鸣炸耳,当听到孙明的回答,愣了愣。

    “原来,比赛还没结束……!”

    “扶我起来!”颜雨峰挣扎的去撑椅子,孙明连忙去搀扶。

    “别动!”商林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颜雨峰的面前,大声喝道。

    “教练!”颜雨峰定了定什么,才看清楚是谁。

    看着颜雨峰这个状态,商林更是下定了决心。

    “你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坐在这里,好好看比赛!”商林语气坚决。

    颜雨峰眨了眨眼,看着球场,一阵恶心感猛然涌到喉咙眼,不禁捂嘴弯腰。

    孙明手足无措,还是商林见多识广,蹲下身去,拿着毛巾递了过去,道:“想吐就吐这,吐了就舒服了!”

    颜雨峰干呕了几下,因为中午没进食,胃里空空,只吐出几口苦水,商林也不嫌脏,一折毛巾,又递过瓶水,对孙明道:“好好照顾他!”

    现在的紧张时刻由不得他分散精力和时间,转过身,再次把目光投在了球场上。

    其他人都一直紧张的关注球场,除了孙明居然没有人注意到颜雨峰的再次苏醒。

    “告诉我情况!”吐了之后的颜雨峰,明显感觉神智清醒了些,向孙明问道。

    孙明解释道:“清华附中投了三份,长风返身追了个三分,现在我们打平了!66平,还剩最后的三十八秒!”

    “38秒?”颜雨峰念道。

    “現在是那边进攻?”随即,颜雨峰急问道。

    球馆的声浪开始一波高过一波,孙明唯恐颜雨峰听不到,凑到耳边喊道:“清华附中!”

    他的话音还未落下,南看台猛的响起一片欢呼声。

    随后,颜雨峰就听到商林气急败坏的喊道:“叫暂停,快,叫暂停!”

    王学超快步跑向技术台,边跑边做着请求暂停的手势,其实到了这个时候,技术台是随时关注双方教练席,王学超还没跑到跟前,技术台就按响了暂停的按钮,铃声响起,球场双方队员,往各自替补席走去。

    清华附中那一边,兴高采烈,全队满脸兴奋,就在刚刚,许胜完全没有受到被夜长峰当面**三分的影响,反而回身就打了夜长风一个长距离两分急停跳投。

    这是清华附中追身的反击,打得北阳完全懵了,还以为会是一个打满进攻时间的阵地战,却没料到,清华附中的当家球星,许胜在主教练离场后,忽然换了一个人,从死不攻,变成死也攻。

    许胜的改变,也瞬间将清华附中的攻击力,直接提升了一大截。

    作为攻击手,不仅是许胜,杨玉,王涛,都是一等一的好手,当这三个人游走在外线,给予北阳的压力,可想而知。

    尤其是当清华附中,主动提速,一改之前稳健的阵地战,不合理的出手的时候,更加重了北阳的防守压力。

    许胜连续几次出手,手感火热,越打越凶,越打越快,本身夜长风的单兵防守能力就属于中流档次,面对天赋身高满满,杀得兴起,自信无比的许胜,更是难堪。

    并且,之所以提速,无非就是看到北阳现在进攻乏力,没有稳定的攻击点,许胜在赌夜长风不可能持续得分,但是他自己却可以!

    我得分了,现在你要是得不了分,这个局面反复就顷刻能让北阳直接崩溃。

    这样的对决智商,商林看得清楚,很多在场的业内人士,同样意识到了。

    所以,当看到商林主动叫了暂停,所有关心,支持北阳的人,也稍微的松了口气,期待北阳的主教练能起死回生,妙手回春来改变此刻北阳的困境。

    也就在所有人的目光,再次集中到了北阳的替补席上的时候,大家都意外的惊喜发现,颜雨峰,居然苏醒过来了。

    陆迪按捺不住心中的雀跃,站了起来,对着下面不远处的颜雨峰就高喊:“嘿,小子!”

    颜雨峰回过头来,看清楚了陆迪,笑了笑,只不过苍白的脸色还是让惊喜的陆迪,顿时僵住了脸。

    不单单是陆迪,很多人都通过钻进来的摄像机给颜雨峰的特写,把他的此时的真实状态公布在所有人的眼里。

    没有丝毫血色的脸庞,额头眉角裂开的血口子赫然在目,心理稍微脆弱的,根本就不敢直视。

    颜雨峰无视所有人看来的目光,只是看着商林,开口道:“教练,我要上场!”

    商林眼中一道亮光闪过,清华附中的策略,他秒懂,但是他却没有牌去应对,本来这个暂停,他要做的就是加紧对许胜的包夹防守,放弃杨玉和王涛其中一人,这是一个赌博行为,但确实目前最适合的办法。

    当第一眼看到颜雨峰站在他的面前,那种狂喜,几乎让沉稳的商林差点没控制住,但马上,颜雨峰的脸色就让商林的心情冷却下来。

    以这个的状态,换颜雨峰上场,更是种赌博。

    但颜雨峰的下一句话,就让商林愣住了。

    “我可以的!”颜雨峰看着所有人,不单单是面对主教练,还有队友,自己的兄弟们。

    商林张开嘴,却找不出说辞来拒绝。

    “我可以的!”颜雨峰再次说道,他站直了腰杆,如果刚刚他给人的感觉,像是一只奄奄一息的病虎,那此刻,更像头受伤了重伤,却完全狂怒起来的虎王。

    “这个责任,只有我来抗,无论成败输赢,只有我可以扛,也只有我能扛!”颜雨峰坚定的说道。

    商林摇头想说话,却被颜雨峰再次打断。

    颜雨峰忽然抱住了商林,凑到了他耳垂边,轻声说道:“教练,你不要说了!以后的人生,还很长,无论谁来出手,都可能造成未来不可去除的可能。”

    “而我,是唯一相信不会被打倒的!无论什么结果,只会让我更加强大,更加坚强!”

    重新站直,颜雨峰看着商林。

    两人彼此对视着,这一刻,仿佛时间停止,被凝固。

    “给他包扎好伤口!”商林终于明白了颜雨峰的苦心。

    他无法拒绝,就如颜雨峰所看透的,这个时候,让谁来投?

    夜长风?

    假如没进,这带来的影响,直接将影响未来他的职业生涯。

    其他人,都会慢慢沉寂,成为一个平凡的人,让谁来承担所有人的遗憾?

    谁能肩负?谁能抵御心灵上的自责?

    他只是教练,而不是球员,他上不了场,这个时候,自己能够怎办?

    篮球就是如此,再全能的主教练,在危急关头,也只能是依靠强大的球员来完成最后的那一步。

    颜雨峰!

    好样的!

    商林这一刻,真的算是完全被自己的弟子征服了。

    什么叫舍我其谁?

    这不是王霸之气,这要比这个,更为珍贵和信服。

    高原撕开创口贴,一个,两个,三个,直到第四个,才把伤口完全贴住,光头的鲁花,拿出了备用的发箍,递了过来。

    “也许戴上这个会好一点!”鲁花说道。

    颜雨峰笑了笑,伸手接过,准备戴上,却被高原挡住。

    “我来!”高原沉声说道。

    颜雨峰放下了手,所有人都围在他身边,商林也放弃了布置战术,他明白,颜雨峰就意味了一切,这一刻,一股无比庄重的感觉,在每一个人的心中油然而升。

    看着高原,认认真真的把发箍给颜雨峰戴上,将伤口完全遮挡,只余出创可贴的边缘部分,这一刻,颜雨峰乱蓬的发型,配上这个红色的发箍,陡然让他变得不一样。

    “很帅!”夜长风第一次很服气的说。

    摸了摸头箍,即使没有镜子,颜雨峰还是笑了笑,他看着每一个人,道:“抱歉了,耽误了一分多钟!”

    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才觉得更合适,每个人,都只能无言的注视着颜雨峰。

    暂停时间结束的铃声,突然响起,颜雨峰却再次笑了起来。

    “我们是什么?”颜雨峰忽然轻声问道。

    “勇士!”几乎是本能,所有队友都喊了起来。

    “我们要什么?”

    “战斗!”

    “我们要什么?”

    “胜利!”所有人都声嘶力竭的大喊起来。

    “不!”颜雨峰面对所有的人。

    “我们要冠军!”他这样说道。

    “勿需多言,冠军!”颜雨峰转过身,高举起右臂,大踏步走进球场。

    全场当看到颜雨峰再次登场,猛然分贝拔高几倍,仿佛谁在每一个人的嘴上,放了个扩音喇叭一样。

    此时此刻,颜雨峰的出现,宛如救世主,低落,绝望,被一扫而光。

    许胜死死的盯着颜雨峰,就在这一秒,许胜突然心静了。

    然后在后一秒,就炸开了。

    那种空灵幽寂直接转换到火山爆发的感觉,简直让许胜无法自己。

    “好啊!就等你了!”许胜轻轻的说着。

    他是在对自己说,不知道为什么,之前内心那丝小空荡荡的情绪,忽然就没有了。

    人生能有几回胜?

    人生哪有几回争。

    许胜不愿意在最后,失去那种无人对唱,棋逢对手的失落。

    他要踩在对手的头颅上,站上至高的唯一的地方。

    来吧!

    许胜抿嘴说着,他擦去额头的汗珠,转身走向自己的防区。

    颜雨峰站在底线,接住莫峰发出的底线球,他抬起头,看了眼计时器,还有最后的三十六秒,理论上,北阳可以耗尽三十秒的进攻时间,但是这样的话,就留给清华附中一次绝杀机会。

    说心里话,这样的结果,绝非稳当。

    如何是好?

    颜雨峰脑海快速思考,但刚刚从苏醒中过来,未免有些为人所难。

    除非快速进攻,在八秒内得分,因为即使打进了,追平甚至反超比分,最后的主动权,依旧还是在清华附中的手中。

    只有这样,才可以。

    人在思考,脚步却未停下。

    清华附中全面退防,缩聚在三分线内,只有许胜一人,站在三分线外,遥望颜雨峰的到来!

    定了下神,颜雨峰看了眼许胜,再抬头瞥了眼计时器,三十五秒。

    对于自己,颜雨峰从未失去过自信。

    这是数以万计的投篮和对抗,以及一次又一次,数不胜数的胜利堆积出来的自信。

    颜雨峰向前运球而去,在他的前方,许胜在恭候多时。

    一步,两步,第三步。

    颜雨峰的每一步都在做一个身体的调整,一个投篮的标准。

    即使是任何一个人,都看得出端倪,却奈何颜雨峰的这三步,做得太快,更加迷惑的是此刻的距离。

    那是距离三分线,还要三米远的地方。

    许胜惊了,恐了,但还是犹豫了,面对从内心深处早就承认比自己强的对手,他很难去准确判断此刻颜雨峰的真实意图。

    可当他看到颜雨峰双手抱球,托球举臂,整个身体开始上提,是真的不能在真的投篮时,已经晚了。

    就算是在面前跳投,如果是急停,都很难真的做到封盖,何况是此刻彼此的距离?

    “这是绝对不可能的!”许胜心中怒吼一声,连伸手都顾及不上,转身就去追看拨出的篮球轨迹。

    不光是他,整个球馆数千人都在这一刻伸长了脖子去望那翻滚的篮球。

    不光如此,每一个人都惊呆了,谁也没有料到,颜雨峰会这样去选择,就算是最沉稳的商林,当看到颜雨峰抬手抱球的时候,心瞬间冰凉一片。

    直播室里的三人,都没控制住,老头更是啊呀的脱口大叫起来。

    这声叫声随着篮球飞行的轨迹,拉得又细又长,直到篮球空心射穿篮网,才化为一声哇的大叫。

    “真是……真是强人自有强人处!”老头气息都没喘匀,就控制不住的赞叹起来。

    “这样的选择,真是……!”于佳都说不下去了,实在无法评价。

    徐基成倒是秒懂了颜雨峰的选择,不过也只是懂,却不认同。

    三人开始讨论接下来的可能,而在球场上,许胜和颜雨峰的口角之争,再次展开。

    “我等着你还回来!”颜雨峰尽可能的让自己显得很轻松,即使此刻的他,全身乏力,虚弱得连风都可能吹倒。

    许胜却还在失神,严格的是震惊中。

    他看颜雨峰的眼神,再次变了,无法相信,这样该有多么自信,才敢在这个关键点上,出手。无论之前是发生了什么,受伤是一定,可怎么越伤就越强?

    许胜无法理解,他的心态甚至影响了他听到颜雨峰的挑衅后的情绪变化。

    显得很麻木的点了下头,直到颜雨峰都走远了,许胜才意识到刚才自己好像很逊,丢了脸面。

    几秒前后,许胜的心态被夺,颜雨峰看似不合理,并且一旦没成功,简直就是把北阳推进深渊的投篮选择,得到了最大化的效果。

    69:66.

    这三分,怎么来追?

    许胜茫然,清华附中茫然了,他们的支持者,南看台也沉寂了。

    本能的去看替补席,才记起,老头早就不在,把胜负托付给了他。

    也许在申小四倒下去的那一刻,老头就已经不在乎输赢了吧。

    许胜忽然这样想道。

    留给清华附中的时间很充裕,但是,再次站起来的颜雨峰,却如大山一样,横在清华附中全队眼前,这座大山,如何去翻过?

    没有人知道。

    商林偷看一眼后面的替补席,大家都在欢呼雀跃,一扫之前死气沉沉的样子,擦了把汗。

    刚才颜雨峰的超级不合理的选择,简直就是杀人。

    不进,杀了自己人。

    进了,杀了对面的。

    真是恐怖至极的选择。

    三十三秒,北阳把最后的机会,留给了自己,现在,难题给了清华附中。

    这个时候,主教练的存在,就显得至关重要。

    显然,清华附中的危机,来了。

    所有人的目光,再次回到了许胜身上,期待的,寄望的,祈祷的,各种情绪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这位少年身上。

    如果追平,就像颜雨峰那样,出手三分,那难题就给了北阳。

    如果只打两分,那么接下来就应该马上全场紧逼造犯规。

    视结果再考虑是赌三分,还是打两分。

    如果没有得分,也需要马上犯规,但是这个规,就犯得基本没有了意义。

    即使,还是必须去犯。

    篮球迷人的魅力就在于此刻,最后的几十秒,可以打得出十几分钟的真实时间来。

    无数的选择,都源于接下来的所发生的事实。

    许胜手心在出汗,他控制着篮球,这个时候,没有传递,篮球回归到最原始的对决当中。

    颜雨峰站在三分线上,他侧着身,也没有俯下去,就直直的看着许胜。

    但就是这样的防守状态,最可疑,最致命。

    许胜心中,无数的推测。

    他放我三分,又放我两分。

    他是赌我投不进三分,逼我突破?

    然后我该怎么办?

    突分,传给谁投三分?

    谁能有把握,谁能有一颗大心脏?

    许胜无法得到答案,强烈的自信心,告诉自己,只能自己来,但没有投进的后果,未免太恐怖,令他想都不敢去想。

    怎么办。

    怎么办?

    许胜在出汗,全身冒汗。

    时间在一秒一秒飞快的过去,颜雨峰保持这个姿势站在那,只有他自己知道,天知道自己还坚持多久。

    眼前的许胜已经出现多重幻影,强行醒来的后遗症,在加剧,在腐蚀他的身体,包括灵魂。

    许胜仿佛从沉睡中惊醒,他的视线看到了篮架上的倒计时,还升最后两秒。

    要投了!

    一定要投!

    投吧!

    能进的!

    凭什么他可以,我就不能!

    我可以的!

    一定可以的!

    许胜强行在给自己打气,在催促自己,他开始胯下运球,颜雨峰巍然不动。

    没有办法了!

    许胜银牙一咬,向前冲了一步,来到颜雨峰的面前一米之处,然后就像颜雨峰之前那个回合的复制版一样,三分线外强行干拔出手。

    颜雨峰没有张手,更没有回头,他看着远方,视线穿过了许胜的身体。

    远方白茫茫的一片。

    我还不能倒下,我一定要坚持到最后一秒。

    一定!

    我就算吓,也要吓死你们!

    我知道你们都怕我。

    怕极了!

    我的存在,就是胜利。

    无法剥夺的胜利!

    颜雨峰的思绪开始无法控制的漂浮,扶摇,一个个念头像泡沫样漂起,然后随机破碎,然后重新产生。

    忽然,他听到了球馆的哀嚎,同时也响起了欢呼。

    他分不清楚到底谁是谁,于是,颜雨峰努力的眯起眼睛,去看许胜。

    当他许胜灰白的脸。

    颜雨峰终于知道,他赌对了。

    但是,他不能倒下去,最后的几秒钟,还需要他。

    最后的三秒!

    全场最后的三秒!

    北阳69领先清华附中3分。

    致命的三分。

    三秒,三分。

    高中这个级别,无法逾越的天河。

    商林叫出最后一个暂停,他在安排最终的上场名单,务必要罚球准,能运球的。

    最终,他定了下名单。

    颜雨峰,莫峰,夜长风,鲁花,项杰。

    “鲁花!你来运球,莫峰,你来发球,项杰,你去做第二接应点。长风,向前场跑,做好第三接应点的准备。”商林在快速安排。

    最后,他看向了颜雨峰。

    颜雨峰同样看着他。

    也许是师徒的心理感应,商林没说话,罕见的对颜雨峰露出了微笑。

    颜雨峰仿佛没有看到一般,转身上了场。

    他走向了球场的中央,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想去那个地方。

    清华附中全线压上,即使他们面露苦涩,还是忠实的做好了极端局面的应对策略。

    许胜来到了颜雨峰的身边,他看着自己的队友,一个找一个,各自分工站好。

    边裁,把球交到了莫峰手里。

    莫峰紧紧的抱着篮球,看着底线的鲁花,还有不远处的项杰。

    更远处另外一端的夜长风。

    最后目光,看在了背对着所有人的颜雨峰。

    边裁,举起了手臂,吹响了发底线球的哨子。

    颜雨峰站在那,望着前方,即使他现在什么都看不清楚,脑海陷入混沌,他还是固执的站在那。

    为了支撑住自己,他撒开两腿,叉腰站姿。

    忽然,他听到了山崩海啸般的呐喊,耳边却清晰的听到一个人在说话。

    “你赢了!祝贺你!”

    那是谁?

    颜雨峰想不起来。

    他转过身去,想看清楚是谁,却觉得天旋地转,无法控制。

    项杰,抱着篮球,在狂奔冲向颜雨峰的路上,他的身后,他的两侧,所有人北阳的人,都疯狂的向他追来。

    不!

    是向中圈冲去。

    那个北阳最强大,最至关重要,最无与伦比的少年。

    直播室里,于佳例行公事的开腔喊道:“祝贺来自江苏北阳市的北阳十二中,夺得2007年全国高中大赛总冠军!”

    “恭喜……!”他们两字还没说出,于佳猛的说不出话。

    项杰狂喜的表情,在刹那间,凝固,身后每一个的表情,仿佛被传染一样。

    惊骇欲绝!

    在他们的瞳孔里,那个少年,仰天倒去。

    那一刻,无数闪光灯,定格这个永恒的画面。

    蜂拥的人群,如同漩涡般席卷整个球场,在球场的中圈,也是最中心的地方,一个少年,与地板四十五角的仰天倒去。

    校园篮球风云全书完。

    后记:

    你真的决定去那吗?

    嗯!决定了!

    就因为,那个骗子教练是你的授业恩师?

    嗯!是的!

    我难道不是吗?我比他认识你还早了一年啊!杜克和他那所破烂大学,谁好谁坏,你看不出来吗?

    我已经答应了!

    更改!马上,你是2009全美五十强高中生,你知道你的价值所在吗?你以为杜克很好进吗?你知道我花费了多少人情吗?

    教练,你还记得那年我们夺冠的那天吗?

    你别跟我套交情,转移话题,快告诉我,更改决定,马上在这张入选通知书上签上你颜雨峰的大名!

    教练,那天我晕倒了,昏迷了三天,错了颁奖,错过了飞机,错过了拯救科鲁士高中,我们本应该在08年就杀进洲际锦标赛的,而不是现在。

    你想说什么,颜雨峰,就当我求你了,我麻烦你,不要任性了,现在是你人生最关键的时候,你选择正确了,NBA的大门,就敞开了啊!

    我错过了很多东西,那年初三,孙明问我,为什么选北阳十二中,我说,飞镖飞中的,其实我骗了他。

    我喜欢从弱走到强的那种感觉,从无到有,让所有人从怀疑变成信服。这才是我的人生,我打球的乐趣。

    我喜欢打球,打强者的篮球,扮演救世主的角色。

    我不信,我会在NCAA的总冠军那天,还晕过去。这样的事情,我不会再让它发生。我要弥补遗憾,对,遗憾。

    教练,对不起,飞机票我已经买好了!

    期待和您在赛场上的对决!

    走了!

    别看我的背影了,我是不会回头的。

    相信我,选择这条路,我从未害怕!

    因为,我叫颜雨峰。

    颜色的颜,暴雨的雨,山峰的峰!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