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8


本站公告

    林黛玉对张野的第一映像相当糟糕。

    别看如今她才六岁,可是已经很有些大观园中“林妹妹”的雏形了……在这小心眼萝莉的眼中,张野这个超亲王不单长得平常,气质也平常,为人还甚是粗俗,倘若不是这会儿她还没见过刘姥姥,说不定便会以为张野是刘姥姥的亲生儿子了。

    原本黛玉看在张野位高权重,林如海更是再三告诫她对于超亲王一家不可无理的份上,便装成了小姑娘的模样,低着头索性不理会张野。

    可张野一见黛玉的那羞愤异常的小模样却更来了兴致。

    他老人家前世的时候便有一个极其恶劣的毛病……最是喜欢逗弄小孩,越是那些羞涩可爱、喜欢装小大人的小孩儿,他就越是喜欢将他们逗哭。

    每当看着这些倒霉的孩子或是带着倔强的表情坚持不肯落泪,或是直接哇哇大哭,他老人家便会极为恶劣的哈哈大笑,觉得分外有成就感。

    而整整一个下午,黛玉小萝莉便成了张野的“攻略”对象。

    张野这般不顾身份,没脸没皮的招惹下来,黛玉小朋友当真是忍无可忍一来,她本就个好较真的性子;二来,此时的“林妹妹”实在太小,对“隐忍”两个字没什么印象。

    在一旁看戏的张野一家就瞧着小黛玉一面抬起气红了的一张小脸,一面双眼含泪的冲着张野就是好一番反唇相讥。

    只不过这妹子实在太清高了,也太喜欢讲究个“雅致”,骂人也不会像凡俗之人似得,直接来一句“你乃乃”之类的玩意儿,反而全是引经据典、旁征博引、指东骂西的一篇“景秀章”……用薛宝钗的话来说,黛玉习惯了“用‘春秋’的法子、把市俗粗话、撮其要、删其繁、比方出来,一句是一句”。

    这可比“骂人不带脏字”还高了好几个境界,没有足够的学修养、历史造诣之类的学识。那压根就听不懂的。

    于是在林如海看来,不但是超亲王,即便是超亲王的一大家子的胸怀都实在了得,他们面对自家女儿那张“比刀子还厉害”的一张嘴从头到尾都不曾变色,甚至连脸上的笑容都不曾消减过半分。

    可见是超亲王和他的一家子还真将黛玉当成了自家的晚辈。

    但林如海哪里知道啊,不是超亲王和他一家子度量大,而是他们这些个活了无数年的神圣,哪里会关心人间区区几千年传下的学问和什么“历史”啊!

    黛玉越是那样“雅致”,张野和他们一家子就越是听不懂……只是看着小姑娘气急之后振振有词的模样,愈发的觉得可爱和有趣罢了。

    可见张野一家子如今恶劣到了何种地步!

    ……

    等到张野一家子再次启程的时候。他们的身边就多了一个气呼呼的“小林妹妹”。

    完颜瑞和贾雨村则早早的被张野打发报信去了……他老人家实是怕了各地官员热情的“接待”,为了不吃“接风宴”的亏,便让这两人赶紧上前招呼了官员和京城中的康熙。

    而他老人家更是痛定思痛之下决定继续“潜水”,船队的架势倒是没变,可是旗号却统统收了起来,一路是昼伏夜行。

    黛玉见状觉得奇怪,一日吃过晚膳和张野一家子闲聊的时候便故意了道:“……我看咱们倒不像是赶路,是做贼呢!”

    “怎么说?”

    “咦?不是只有做贼的才会晚上忙么?”,小黛玉见妞儿出声。假装惊讶的反问,那小脸上的神情更是活灵活现,似乎当真才发觉一般,直接就将女娲和后土给逗得花枝乱颤。笑个不停。

    张野也不好说他是怕了一路上官员的请吃,又想着和这小妞儿较真,便也装了大义鼎然的模样,道貌岸然的道:“哼!你这丫头知道些什么……本王是怕劳民伤财!”

    “嘁!”。小黛玉撇了撇嘴明显不信,再加上她又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性子,张嘴就道:“官府接待本就是朝廷规矩。哪里说得上是什么‘劳民伤财’?”

    女娲和后土等人也是不懂其中究竟,便一齐看向了张野。

    张野闻言却是有些出神,楞楞的盯着小黛玉便想起了黛玉的性子……若不是这小妞如此不接地气,她往后也不会被骗去了林家的家产,甚至连“嫁妆”都赔给了贾府,自己还混得那样凄惨了。

    一想起了“黛玉焚稿”的情形,张野便忍不住长吁短叹,有心想要救她,可又想着继续看一出真人演绎的大戏,一时之间便感觉两难了!

    “爹爹,你怎么不说话?”,妞儿就比黛玉只大了三岁,这些天相处下来便和黛玉玩得极好,此时见张野的表情便好奇的问了道:“可是林妹妹有什么不妥么?”

    听了小妞的问话,张野才猛然惊醒了过来,瞅着妞儿很的紧张黛玉的模样,便在心中暗自叹息了道:罢了,便给林黛玉一次机会吧……只当是补偿她的上一辈子!

    黛玉其实就是“四大美人”之一的王昭君转世,所以她才会和昭君一样多愁善感、一样的多才多艺……。

    而她这一辈喜欢伤秋悲月的性子也多多少少受到了上一世生活的影响。

    据记载:昭君字嫱,南郡人也。初,元帝时,以良家子选入掖庭。时,呼韩邪来朝,帝敕以宫女五人以赐之。昭君入宫数岁,不得见御,积悲怨,乃请掖庭令求行。呼韩邪临辞大会,帝召五女以示之,昭君丰容靓饰,光明汉宫,顾景斐回,竦动左右。帝见大惊,意欲留之,然难于失信,遂与匈奴。生二子。及呼韩邪死,阏氏子代立,欲妻之,昭君上书求归,成帝敕令从胡俗。遂复为后单于阏氏。

    瞧瞧,昭君明明美得都“光明汉宫,顾景斐回,竦动左右”了,美得皇帝见了都大惊,后悔着想要将她留下来,可偏偏因为清高的性子不愿意贿赂宫廷画师毛延寿,以至于“入宫数岁,不得见御,积悲怨”。

    而这还仅仅是她杯具人生的开头……

    后来“及呼韩邪死”。他儿子“阏氏子”当了单于,这小子也看中了昭君的美貌,都不在意此时的她已经“生二子”,依旧“欲妻之”。

    可昭君究竟是汉家女儿,哪里受得了先嫁老子再嫁儿子这般没有伦常事情,所以她“上书求归”,想回汉朝,便写下了著名的。

    书中道:臣妾幸得备身禁脔,谓身依日月。死有余芳。而失意丹青,远窜异域,诚得捐躯报主,何敢自怜?独惜国家黜涉。移于贱工,南望汉关徒增怆结耳。有父有弟,惟陛下幸少怜之。

    这短短的一篇当真是字字血泪,更加是“昭君怨”的真实写照。

    明明不过是“禁脔”。却还得咬着银牙说个“幸”字,却又因为“失意丹青”而“远窜异域”,更是忍着屈辱用她自己的身躯来“报主”这样的结果对于一向骄傲、无辜的昭君而言是何等的悲惨?

    可即便如此。她也是不敢“自怜”更是没有办法“自怜”。

    如今老单于死了,匈奴这里一团混乱,“国家黜涉”,昭君自己只好一边做着女工消磨日子,一面天天“南望汉关”,深深觉得“徒增怆结耳”……是的,昭君想家了!

    最后那句“有父有弟,惟陛下幸少怜之”则是昭君极其委婉的说出了自己的要求:她还有老父亲和弟弟,还有家人,希望皇帝能够稍稍可怜可怜自己,发发善心,让自己回去,她想落叶归根啊。

    结果,满心期盼的昭君最后只等来汉成帝冷冰冰的三个大字,冷血的让她“从胡俗”……

    张野是没亲眼见过那一刻的昭君,可是只凭着字他便能猜到大致的情形,应该是绝望吧……绝望得都忘记了怨愤!

    “单单为了补偿你的上一辈子,我便赐予你一次机缘,能不能把握的住就看你自己了!”,回忆完黛玉的前生,张野再看向依旧疑惑的小萝莉的时候终于下定了决心。

    “黛玉,你知道哪些官员接待本王需要多少的花销么?这些花销的钱又是怎么来的么?”张野终于缓缓的开了口,盯着林黛玉很是认真的问道。

    小黛玉还是第一次见到不是嬉皮笑脸的张野,只是看了一眼便觉着心口一紧,有些喘不过气来,倒不是张野的气势如何凌厉,而是一种说不出的古朴苍凉……就好似上苍突然睁开了眼睛,在怜悯着众生一般。

    “我……我不知道。”黛玉是真的不知道,她不知这一刻该如何面对张野,也不知道此时眼前之人究竟还是不是原来那个“超亲王”,甚至都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语气和他说话,此时的小黛玉完全不见了骄傲,终于露出了小女儿家的本心,慌乱之间就差哭了出来。

    张野道心一动,气势不知不觉稍稍微露,不但吓坏了小黛玉,便是悟空和妞儿也很有些不知所措。

    “大哥,你还不快收了气息!”后土见状,连忙上前悄悄拉了张野一把,对着不解的张野打了一个眼色,嗔怪道:“你看看,吧黛玉都吓成什么样子了……想要教孩子好好说就是了,何必如此买弄个神通?”

    说罢,后土又到了不知所措的小黛玉面前,缓缓的蹲下身子,温柔的将她抱在怀里,柔声道:“黛玉不怕啊!你伯伯是为你好,想要教你道理呢!”

    黛玉被后土抱住的时候,单薄的小身子先是微微一紧,但片刻之后便融化在后土温暖的怀抱之中。

    她极为贪恋这样的怀抱,这样的气息,似乎比她记忆中母亲的怀抱还要温暖,还要温柔,还要安全……,让她的眼泪也不知怎地就夺眶而出,怎么忍都忍不住。

    听了后土的柔声细语之后,黛玉一面将自己的小脑袋埋在后土的胸前,一面由着心中的感觉撒娇了道:“才不是……伯伯就是欺负于我呢!”

    女娲见黛玉这般的样子心都软了,自家的小妞儿从小都是走“彪悍”的路子,何曾有过这般小儿女形状?

    当下,女娲更是狠狠的瞪了“不争气”的妞儿一眼,也上前拉过了黛玉。笑道:“对的,你伯伯就是欺负你小呢!咱们这就问他要个说法,不然便都不理他了,好不好?”

    一句话说完,张野还没反应呢,妞儿却不乐意了,撇了嘴,故作不屑的道:“哼!大娘娘最偏心了……都不认女儿了!”

    女娲早就恨着没从妞儿身上感受到养“软妹子”的乐趣,所以也就不理她。黛玉虽然有些不好意思,可是她舍不得如今这般的感觉啊需知女娲乃是人族始祖。实打实的“圣母娘娘”,身上的气息自然比后土更加能够吸引人族。

    若是说后土的怀抱让刚刚丧母的小黛玉贪恋的话,那么女娲的怀抱简直就让小黛玉和吸毒似得上瘾了,当真是欲罢不能!

    后土倒是不像女娲那样“偏心”,她原本就是巫祖,习惯了巫族之人豪爽直接的性子,觉得小妞这样“彪悍”未尝不是遗传了巫族之人的脾气,比起女娲更是偏疼小妞三分。

    此时见妞儿委屈,便笑着学了女娲的样子。也将赌气的妞儿抱了起来哄个不停。

    于是张野就见着自家两个老婆一人抱着一个粉妆玉砌的小女娃坐在自己的身旁,两大两小四张俏脸在灯火照耀下美得是惊心动魄,更是差点晃花了他老人家的“钛合金狗眼”。

    唯有悟空这个石头里面蹦出的猴子当真是铁石心肠,全然不解风情。对这一切不但视如无睹不说,反而还有心思细细琢磨起刚才张野的问题。

    “俺们一家不过五口,便是算上黛玉妹妹也不过区区的六个人,吃穿住宿能用的了多少?嗯……打一个人每天一千两银子算。再加上些零碎,顶天也就是六万两?”,猴子想了许久才觉得大致不差了。于是一面算账,一面回了张野的问题:“至于这六万两是怎么来的……呃,俸禄肯定不够的,那些官儿也不会破家招待咱们,少不得要打打秋风,即便贪污也贪不了多少吧?”

    “六万两?贪不了多少?”,张野极为鄙夷的瞅了猴子一眼,道:“悟空,都说你胆大包天,如今我才晓得那都是旁人胡说八道比起大清的官儿,你可算得上是胆小如鼠了。”

    后土女娲和妞儿可都是晓得猴子是何等的无法无天,听张野居然说什么“胆小如鼠”顿时便大吃一惊。

    小黛玉虽然不清楚猴子的身份,可她终究是“心比比干多一窍”的林妹妹,只是一看众人的神色便猜出大概,也忘记了张野才“欺负”了自己,惊奇道:“王爷伯伯,难道咱们的用度真的能超过一天六万两么?”

    “别说什么六万两了,便是十万两都打不住……咱们扬州虽然只呆了一个晚上,可是光那一顿‘接风宴’便吃了十七万两的银子,都足够打造好几尊和我一模一样的银像了!”

    四女都是全然不通经济的,更是视这些黄白之物为粪土,听完之后除了觉得有些多了之外便没了其他的反应。

    可是猴子却怒了!

    他可是陪着唐僧取过经的,又因为他脑子灵活,所以一路之上都是他在管着几个人的衣食住行,好生体验了一番凡人生活的艰辛,更是习惯了精打细算。那个时候,他常常恨不得将一分钱当成两份使……若非窘迫如此,他也犯不着装神弄鬼,只为骗了猪八戒好不容易才攒起来的区区几钱银子了。

    “欺人太甚!莫非官儿给咱们吃的是龙肝凤髓么?”猴子大怒之下一巴掌就将他身边的茶几拍了个粉碎,让吓了一跳的黛玉觉得又惊又奇,她万万没想到超亲王的世子居然有这样好的武艺。

    张野见状,更是火上浇油的笑道:“虽然不是龙肝凤髓,可是比龙肝凤髓还要值钱多了……光是一盘子鸡丁便足足好几千两呢!”

    这话一出,连黛玉都忍不住了:“什么样的鸡会那样值钱金子做的么?”

    “切,你这小人儿知道什么?”,张野见黛玉终于感兴趣了,更是来了兴致,当场就卖弄了起来:“一来,咱们吃的鸡都是极品的乌鸡;二来,养乌鸡的法子也非同凡响。这些鸡可都是吃人参、何首乌、茯苓之类的药材长大的……你们想想,单单是这些药材就要多少的银子;三来,做菜的时候,厨子只取了这些乌鸡上几两最细嫩的肉,旁的地方全部弃之不用,所以那一盘子鸡丁可是杀了十几只鸡才凑齐的呢!”

    众人都听完,无不是瞠目结舌,惊得都说不出话来。

    “你们居然还当真了?”,张野第一次听林如海说起这事的时候,也没比此刻的众人强上多少。可是这会子见了众人的表情。他老人家却仿佛自己很是见多识广一般,继续道:“别的你们信也倒罢了,可是让鸡吃药材这样的事情你们也信……不晓得是药三分毒么?”

    “那就是说鸡不值那么多的钱?”,小黛玉终于明白自己又被无良的超亲王给耍了,可是还有一些想不通,便蹙眉问道:“可是他们为何要这样说呢……即便王爷伯伯知道了,他们这样也不算是什么大罪吧?”

    “自然不算什么大罪!他们不过是借着我名头,变着花样的骗银子罢了……只不过最后的恶名和因果都得让我背着呢!”

    对银子没兴趣的女娲和后土却对这样的因果清楚得不能再清楚了,其中的业力足以让地仙有陨落之危。闻言之后不由大怒,异口同声的冷哼了一声:“其心可诛!”

    见小黛玉和妞儿琢磨了许久还是没想明白,张野只好给她们解释了道:“呵呵,还没明白么?这就是一套骗钱的把戏要知道。那些个官儿款待我的银子可不是他们的俸禄和私房钱,全都是和百姓摊派来的,像鸡之类的玩意儿在他们口中越是值钱,他们赚得也就越多……只是可惜了我的名声和那些家破人亡的百姓啊!”

    “王爷伯伯。何以说‘家破人亡’?”黛玉本就聪明,听完之后还是有些不信,忍不住惊问了道。

    “怎么不会‘家破人亡’?”。张野似乎看不见黛玉惨白的小脸,很是理所当然的道:“一盘子鸡就几千两银子,其他的加在一起更是十几万两……扬州城也不过十几万人,去了那些个官员、豪绅、举人、秀才等等不用缴纳赋税的,平均摊派到每个人头上也有好几钱银子你知道平常一户人家一年用多少银子么?”

    黛玉的脸色愈发的白了,可是还倔强的摇了摇头。

    “一户中等人家一年二十两银子便足够了,而贫穷的人家一年也就是五六两……突然之间问这些人要几钱银子,他们哪里凑得上,少不得要砸锅卖铁,那再穷一些的人家呢……若不是我走的快,只怕吃的不是酒菜,而是在吃人肉,喝人血了!”

    黛玉虽然清高,可这不代表她就不够善良,再加上原本就很有些洁癖,此时再一听张野说得这般血淋淋的,哪里还能忍受的住?

    众人就见着她急忙跳出了女娲的怀抱,冲出大门后扶着甲板上的栏杆,一面哭一面吐了个稀里哗啦。

    经过这一晚的事情之后,好记仇的小黛玉好几天都没理睬张野,不过每当船队停靠的时候,她总会跟着小妞和猴子溜了出去,然后带着许多零食、玩具和书籍回来。

    等快到通州的时候,黛玉已经知道许多她平时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事情。

    就好似她知道了银子还有成色这样的事情;知道了根据银子的成色,一两银子大约能换一千或者是八百左右的铜钱;还知道了一只鸡蛋不过是三五钱,一个包子一钱,一碗好吃的鲜肉混沌顶多十,一本装订精美的书籍大约一两银子等等。

    但最重要的还是生活的不易!

    黛玉一路看来,才猛然之间发现:原来世间不是所有的人都和自己一样富足,不是所有的人都不需要看中银子,往往几钱或者是几两银子就是天堂与地狱之间的距离,甚至是生与死的差别。当“清高”和“生命”同时被放置在小黛玉心中的天平之上的时候,“清高”的那一端终于轻飘飘的高高翘起,就好似一根无足轻重的羽毛。

    见小黛玉如此受教,“龙心大悦”的张野终于不介意拉未来的“林妹妹”一把了。

    “丫头,你可知道你外祖家的鹌鹑蛋多少钱一个?”,自打张野沾染上赌博的毛病之后。他老人家也就越来越俗,三句话中几乎至少有一句和银子相关。

    黛玉原本正是因着这些缘故很看张野不起,不过这会儿她也被张野“带坏”了,甚至不自觉之间便认同了自家先生的告诫……超亲王看似粗俗鄙陋,实则却是大智若愚、深藏不露的绝顶人物,平日里装傻卖呆不过是他老人家在游戏风尘而已。

    因此一听张野问的这样奇诡,便猜着必然又是有什么说法了,也就顺着张野的意思笑问道:“伯伯问的奇怪,我又从没去过外祖的家,如何能够晓得这些……莫非当我是顺风耳么?”

    张野见她终于又和自己说笑了。差一点便要热泪盈眶了,心道:没想到这丫头居然比我老人家还小心眼,当真几天都不理我……这年头,欺负小孩子也不容易了啊!

    “一两!”

    “一个一两银子?”黛玉吃了一惊,以为自己耳朵出了毛病,见张野笑眯眯的点了点头,微微一沉吟便又问了道:“伯伯,那你可知道外祖家有些什么出息?”

    张野本就是想提醒黛玉,此时见她终于问道了点子上。便也不瞒着她:“能有什么出息?不过就是些庄子和店铺,再加上些个俸禄罢了。自从你贾琏大哥娶了王熙凤那丫头之后,庄子和铺子倒是比以往好些,一年大约能有个一两万左右的银子……这是不算庄子上自家的产出。至于俸禄就没有多少了。你二舅舅贾政的官儿太小,也就是几斗米和百十来两银子;你大舅舅好一点,他那是降等袭爵,究竟数目我也不清楚有多少。只是晓得亲王也不过一年一万两而已……”。

    刚说到这儿,张野便见着小黛玉秀眉一挑,斜瞄了自己一眼。顿时就尴尬了道:“我是例外,不稀罕那些个俸禄好不好?”

    众人一见张野和小黛玉这般的模样,便晓得好戏又开始了,连忙命船上的下人安排好椅子、茶水和点心之类的东西,准备好了一面吃吃喝喝,一面围观。

    也不知道怎的,张野居然和黛玉相当的有默契,只要看表情便能知道彼此想说什么,每当这个时候看他和黛玉“表演”就好似在看双簧似得。

    果然,就见着小黛玉又一撇嘴,张野便怒道:“老子还用靠贪硒家,我在赌场里面赢来的钱都比皇帝的国库还多。”

    黛玉转头看向了后土和女娲,然后冲着张野微微摇头。

    “你什么意思?赌博赌得家破人亡才是败家子……我那是叫‘发财致富’!”

    黛玉将他老人家上上下下打量了几次,直接两眼一翻,撇了一下嘴角,结果直接就让张野炸毛了。

    “什么叫‘不务正业’……我是在劫富济贫!”

    黛玉低下了小脑袋,长长的叹息了一声。

    气得张野直接就火冒三丈:“你替女娲和后土悲哀?我还替你悲哀呢哈哈,你马上就要掉进贾府那个大火坑了,等着被他们骗财骗色吧!”

    ……

    每次见着这般模样,围观的众人都忍不住对张野和黛玉两人佩服的五体投地,更对他们的表演感觉叹为观止。不论他们怎么学着看,全都没法子和张野一样,直接从小黛玉的脸上看出真真切切的字来……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心有灵犀”,而且还是一个大叔和小萝莉之间的“心有灵犀”?

    怎么越想,就越是觉得诡异呢!

    不理会围观“观众”们的不靠谱的猜测,又一次被小萝莉打败了的张野“大叔”却是恼羞成怒了,就见着他老人铁青着老脸,直接一甩袖子,丢下一句“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便怒气冲冲的拔腿而走,也不知道打算去何处发泄了。而黛玉见张野走了,也对着女娲和后土行礼告辞。

    转眼之间,刚刚还风起云涌的甲板上就只剩下了面面相觑的围观之人了。

    黛玉带着重重心思回了屋子,吩咐她的丫鬟,名叫雪雁的,给自己准备好纸笔,然后便让她守在外间。自己坐在书桌前皱着眉头写写画画起来。

    贾家一年收入翻倍算也不过五万两银子。可是一个鹌鹑蛋便要一两,一盘子按照五个算就是五两,一桌子四菜一汤(菜和汤等值),这就是二十五两,一天两顿便是五十两,一大家子就当两桌子,那就是一百两,一年下来光是吃饭就得三万六千五百两银子。

    就这,还不包括正常的礼仪往来、请客吃饭、祭祖典礼以及奴仆月例等等。

    所以不论小黛玉怎么算,都觉得钱不够花。

    “既然日子不是那样富裕。何必打肿了自家脸面,冒充胖子呢!”,算完之后,黛玉搁下笔忍不住长叹一声,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伯伯说我去了贾府便是入了火坑,我原本以为只是一时气话,此时看来怕是多半被说中了呢。”

    又过了一日,张野一行终于到了通州。

    因为张野来的隐秘。京城之中唯有皇帝才知道他老人家确切到达的日期。所以,在码头上迎接他们一家子的,便唯有微服出行的康熙和福全兄弟。

    几人寒暄完毕,张野便问了小黛玉道:“你是先和我们一家回府。还是让我安排人送你去外祖家?”

    黛玉见康熙好像找张野有事,又猜着他身份不凡,便有些犹豫。

    论本心,此时的黛玉更亲近张野一家。对于没见过面的外祖和贾府不但完全没印象,反而很有些厌恶。

    这一路走来,黛玉几乎脱胎换骨了一般。虽然依旧骄傲,但是却不再清高,更是对生计和人情世故有了些了解。正是因为有了这样大的改变,加上张野有意无意的“泄密”,黛玉便大致猜出了贾府的骄奢淫逸。

    若只是这样也倒罢了。

    最让黛玉心结难解的还是贾敏的丧事老太太岁数大了,不能亲自前来的确情有可原,可是贾赦和贾政这两个舅舅当真连参加亲妹妹的葬礼都没有功夫么?

    一个是挂着虚职的小官儿,“听说”成天就宅在家里,和一群没什么本事的清客附弄风雅。

    另一个则更是无所事事,除了和小老婆厮混,便是聚敛钱财,四处的搜刮玩物了。

    就这样的两个舅舅,说他们百忙无暇,谁能相信?既然他们对自家亲妹子都如此凉薄,自己在他们心中又有多少的分量?即便老太太当真是爱护自己,可是如今当家之人却是和母亲有宿仇的王氏……俗语还说:县官不如现管的,自己若进了贾府,只怕少不得会被刁难,再也过不得舒心的日子了。

    与其去了外祖家,还真不如住进超亲王家,然后时不时的去贾府看看外婆呢!

    况且,自己离开扬州的时候爹爹也交代了,说他已经将自己托付于超亲王一家,进京之后一切听超亲王吩咐就好。

    想罢,小黛玉萝莉便低着头悄悄的瞄了张野一眼,而张野一见她这般低眉顺眼的模样便明白了她的意思,只是这人当真可恶,居然直接咧开了大嘴,假作四处张望,恨的小黛玉差点咬碎了一口银牙。

    “他们这是……?”一头雾水的康熙看了半天都搞不懂这两人在打什么哑谜,只好问了女娲和后土。

    女娲和后土正兴致勃勃的看戏呢,闻言之后,女娲头都不转的道:“吵架!”

    “吵架?”

    康熙又打量了张野和小黛玉半天,最后忍不住掏了掏耳朵,心道:难道朕的耳朵真的成了“聋耳”不然,朕怎么就没听见声音呢?

    小妞和康熙关系极好,此时见康熙依旧不解,便上前拉了拉他的衣服,仰着小脸想和他说悄悄话似得,等康熙笑眯眯一把将她抱起,小妞儿“咯咯”一笑,便指着场面上的两人,在他耳旁小声道:“爹爹和林妹妹可厉害了,他们互相看对方的脸便都能猜到对方的心思,所以都不用开口了。”

    康熙一听也来了兴趣,眼睛一亮便问了小妞儿道:“那妞儿看的懂么?”

    “不懂!”,妞儿皱着眉,摇了摇头,很是遗憾的道:“只有爹爹和林妹妹懂,旁人都不行,顶多看出个大概而已!”

    康熙早就得到了通报,晓得妞儿口中的“林妹妹”便是林如海的女儿。只是他万万没想到,林如海的这个女儿居然如此讨张野一家的喜欢,更和张野如此的默契……呃,就好似那个做了几辈子的夫妻一般。

    康熙又瞧着张野和小黛玉“谈论”了半天,结果除了发现两人的表情变化个不停之外,便完全“听不懂”他们在说些什么。

    让康熙忍不住腹诽道:就你们这样的本事,不去军中做密探当真是可惜了哪怕你们当着别人面交换情报,别人也拿你们没辙不是!

    好奇之下,康熙一面抱着妞儿,一面忍不住上前几步,插进了旁若无人的两人之间,面对着黛玉,尽量和蔼的道:“林家的丫头,你可认识朕?”

    这不是问话,而是康熙在直接表明身份,不然你当康熙傻了么?

    果然,林黛玉一听个“朕”字便顿时大惊,双膝一弯,便要大礼参拜。可是康熙哪里会让她真的跪下啊,不说自己此时还是“微服”,即便是“不看”林如海的“僧面”,那也得看张野他老人家的“佛面”呢。

    “不必多礼!”,康熙抱着妞儿不好阻拦,便冲着身后打了个眼色,梁九宫便突然冒了出来拦着,等黛玉站好之后,康熙又笑道:“丫头,你刚才和超亲王是在做什么呢?不如同朕说说,朕为你做主,如何?”

    黛玉不晓得康熙压根就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只当他这个“泥菩萨”当真能管得住张野这尊“大佛”,便咬了咬牙,恨到:“王爷是在欺负民女呢!”

    “他如何欺负你了?”。康熙退到了黛玉身边,看了看志高气扬的张野,还是不明白。

    “他是想让民女求他!”

    张野笑眯眯的点了点头,又瞪了康熙一眼。

    黛玉激动了:“皇上,超亲王他大逆不道,他说就算您来了也不行!”

    “嗯?他如何说的?”

    黛玉顿时就郁闷了:超亲王太狡猾了,搞得现在只有认证,完全拿不出“物证”啊!

    张野一面窃笑,一面望天。

    大伙便又听小黛玉咬牙切齿道:“他说他等着看民女的好戏!”

    张野又低头,神情悲伤。

    “啊……不要拦着我,他居然诅咒民女,说民女死定了!”

    ……

    最后,被气疯了的小黛玉再也不顾什么“淑女形象”了,更不顾自家那单薄的小身板,拎着裙角跑到了张野的跟前,对着他就是好一番“拳打脚踢”,一边打还一边骂道:“可恨!可恶!可恼!让你以大欺小,让你为老不尊……”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