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 横扫


本站公告

    www.ttnab

    姬长空锁制住的聂若兰看着皇甫经纬、皇甫竹两父子也是眼巴巴的看着不敢妄动。

    要是几年前姬长空来鸠家只能够和鸠凌雪、鸠云峰这些小辈交手没有费格也没有实力和鸠无忌一战然而时隔几年今日的姬长空早非昔日可比就连鸠无忌在他手中也是转瞬被杀。

    如今鸠家所谓的高手在姬长空眼里根本排不上号了所有利用阴山特殊阴气修炼的鸠家人没有一个能够从他的手中逃脱只是一会儿功夫那些人便纷纷被杀侥幸未死的只剩下一些老弱病残了。至始至终皇甫经纬、皇甫竹两人都没有出手阻止只是脸色惊慌地望着他。

    很快地姬长空将那些鸠家该杀之人清理个干干净净这才别头扫了一眼神色畏缩的皇甫经纬一眼“皇甫经纬你是不是应该将聂若兰身上的元气锁解开来了?怎么难道你也想让我求着你动手?”

    皇甫经纬脸色难看一言不地走到聂若兰身旁在聂远山虎视眈眈的注视下出手将皇甫家独有的元气镭禁制揭开了。

    聂若兰手脚恢复了活动能力之后突然闪动到皇甫竹身旁伸手就朝着皇甫竹的嘴巴扇去。

    皇甫竹眼中满是森冷怒意不过因为姬长空冷冷地望着他他并没有敢作急忙准备抡身闪避。

    一股隐匿无比的气息骤然从皇甫竹背后涌动出那一股力量枣着一种酸麻人筋骨的力量令皇甫竹浑身一软手脚的活动能力大大受阻。

    就是这片刻的身形凝滞聂若兰已经闪电般来到皇甫竹身旁只听一连串清脆的“啪啪”声在皇甫竹脸颊上面响起等聂若兰反应过来前往阻止的时候皇甫竹脸颊已红肿起来神色狰狞地指着聂若兰咆哮:“贻人你敢打我?!”

    “打的就是你!”聂若兰不依不饶吵嚷道:“谁让你口出污言想要轻薄我的你这种个披着小王爷人皮的淫徒不知道玷污了多少女子我今天就替那些被你欺负的女子教训你!”“够了!”聂远山沉喝一声一把拽住聂若兰硬扯着她退到姬长空、邵康身旁。

    聂远山望了望铁青着脸的皇甫经纬嗫嚅了一下喃喃道:“王爷这个事情……”

    “皇甫竹自己不闪不避停在那儿让人打怕是自己理亏吧。我看这件事情没有什么好交代的纯粹是皇甫竹自己皮痒想要让人打上两下。”还没有等聂远山一句话说完姬长空扬声高呼的打断了他笑嘻嘻地望着皇甫竹。皇甫竹简直要吐血了。

    他自然知道在他想要闪避的时候背后突然诮咄来的那一股异常力量明显是来自于妲长空。眼看姬长空背后出手捣鬼之后竟然还堂而皇之地出言讥讽挖苦他这种感觉让皇甫竹难过的简直想要不自量力的和姬长空拼命。“你!!!”皇甫竹死死地瞪着姬长空拼命地想要说些什么却因为心中太过悲愤竟然一句话卡在那儿什么都不能够说出来。“竹儿!”皇甫经纬沉喝一声。

    皇甫竹喘着粗气心中不断地安抚自己要冷静一定要冷静这个时候在阴山不宜和妲长空交战不能够在这个时候动手绝对不能够中了他的诡计。“我们走。”皇甫经纬深深看了姬长空一会儿突然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皇甫竹恶狠狠地瞪了聂若兰一眼却有些不敢去看姬长空生怕看到他脸上的讥笑嘲讽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因而为自己带来更多的屈辱。“等等!”姬长空懒洋洋地轻呼一声。

    皇甫经纬强压着心中滔天怒火转过身子的时候脸色却平静异常淡淡地问道:“还有什么事情?”“青岩城的城主之位你没有变动的资格你所谓的四天期限也做不得数。”姬长空洒然一笑。

    皇甫经纬眼中的恨意并没有大过掩饰在聂远山、邵康两人的注视下皇甫经纬点了点头淡淡道:“青岩城的事情我不会再管了。话罢皇甫经纬再一次转身和皇甫竹一起头也不回地离开。聂远山、邵康一脸愕然望着皇甫经纬、皇甫竹两人消失的方向久久不语本来已经做好了受辱的聂远山没料到事情突然出现了惊天转机对他不屑甚至刻意言语侮辱的皇甫经纬在面对姬长空的时候却处处服软最后甚至表示不再去管青岩城的事端就这么灰溜溜的离开。聂远山、邵康回过头来就这么怔怔地望着姬长空满腹疑惑。

    “有什么事情我们下山到了青岩城再谈吧这里尸横遍地血腥味太重了一点。”姬长空知道聂远山、邵康两人还没有缓过神来一定有很多话想要问自己主动提议。聂远山、邵康两人木然点头和他一起往青岩城返回。阴山玄阴池皇甫经纬、皇甫竹两人走过来看了一眼在玄阴池旁边讲话的鸠凌雪、鸠云峰两兄妹一时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鸠云峰笑笑恭敬地问道:“皇甫叔叔我听到那边传来打斗声呵呵是不是你们出手教训了聂远山那个老家伙了?”

    鸠凌雪瞥了一眼皇甫经纬还有皇甫竹冰寒的眸子中带着一丝难以察觉的厌恶她也望着皇甫经纬、皇甫竹但却并没有出言相问。“你们鸠家……鸠家怕是……”皇甫经纬吞吞吐吐。

    鸠凌雪、鸠云峰两人脸色一变从皇甫经纬的神色中意识到情况有异鸠云峰心中一颤隐隐觉得有些不妙急忙问道:“皇甫皇甫叔叔怎么……怎么了?”犹豫了一会儿皇甫经纬咬牙道:“鸠家完了!”他一口气将刚刚生的事情向鸠家最有天赋的两个小辈描述了一遍。玄阴池旁突然传来两个悲恸欲绝的凄厉哭卢。

    “你们远远不是姬长空的对手他也不知道阴山还有你们两个在如荼你们现在冒然找他报仇那纯粹是送死!”眼见他们神色不对皇甫经纬急忙出言补充。“姬长空我誓报此仇!”鸠凌雪悲怆痛哭。嬲嬲青岩城城主府。

    门前两个守卫愁眉苦脸一直嘀咕着还在为聂远山担心。

    “咦!城主大人回来了还有姬长空。”其中一名守卫惊呼一声他仔细打量了聂远山一眼突然颓丧道:“城主大人一定在阴山遭受了不好的事情你看他那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明显是遭受了重大打击。”

    另外一个守卫也是一副心有戚戚焉的模样哭丧着脸点头:“看出来了城主大人定然在阴山被鸠无忌他们羞辱了看他的样子到现在还没有缓过神来呢。”

    “完了完了看来城主府真要易主了。这可如何是好我还当姬长空这小子过去了多少能够帮上点忙呢传言果然不可信那小子名气不小但是看起来还真是没啥用啊。”“哎是我们太高看他了城主完了我们也要准备离开了……”

    “你们这两个混球嘀咕什么呢?”聂若兰走在前面耳尖的听到了一些话板着脸哼哼道:“谁说我爹在阴山吃亏了我告诉你们鸠无忌那老鬼已经死了从今开始鸠家在青岩城被除名了皇甫经纬那老色狼也走了不会再管我们青岩城的事情你们两个混蛋不要乱猜测yo”“什么?”两个守卫大声惊呼满脸不敢置信。

    两人跟了聂远山多年自然知道以聂远山的实力明显没有将阴山鸠家灭门的可能性即便聂远山有这种力量以两人对聂远山性格的了解他也做不来这么赶尽杀绝的事情所以心中满是疑惑对聂若兰的话深表怀疑。

    “你们两个混蛋脸上什么表情不相信吗?”聂若兰恼了指着两人喝道:“你们等着吧最多今天晚上到时候谁都会知道鸠家完蛋了。

    话罢聂若兰仰着头趾高气扬地进入了城主府然而进入了城主府的聂若兰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抿嘴一笑躬身做了个丫的礼仪笑盈盈地说:“长空少爷请进。

    两个守卫忽视一眼心道小姐是不是在鸠家被打傻了怎么突然变得疯疯痈痛了小姐平日里一向大大咧咧从来不会对人服软这次表现为何如此古怪竟然有了点女儿家的羞赧模样了。奇怪真是奇怪小姐一点是受了太大刺激了。两个守卫暗暗笑道姬长空哑然失笑愣在那儿不知道如何是好。

    “长空进去吧别客气了今天要不是你出手我们能不能够安然从阴山回来都难说。”聂远山沉声道他和邵康两人站在姬长空身旁明显要让他先进去。

    姬长空无奈在聂远山、邵康两人之前一脸别扭地进入城主府待到姬长空、聂若兰四人进了城主府之后两个守卫才一副神魂震颤的模样两人忽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骇然。

    难道难道灭了鸠家的人是他?两个守卫越往深处想心中的惊骇越甚。城主府内。

    聂远山、邵康、聂若兰三人几乎是拥着姬长空进来还未等坐下来聂远山便满脸苦笑道:“长空这一次你是帮了我的大忙不过你也将皇甫经纬、皇甫竹两人给彻底得罪了我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皇甫经纬、皇甫竹两人怕你但却知道皇甫经纬睚眦必报他又是皇甫家的直系高手这或许会让姬家遭殃……”

    邵康也是点了点头同意道:“长空皇甫家可是水云国真正的主人皇甫经纬现在没有对你动手可能是没有足够的把握等他下一次想要对付你的时候一定筹谋好了到时候你麻烦就大了。”只有聂若兰还是巧笑盈盈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姬长空在阴山以摧姬长空对了一分难以言喻的崇拜觉得他有能力应付任何难题。

    他能够在阴山令皇甫经纬知难而退一定是有对付他们的把握吧。聂若兰暗暗想。

    “聂叔邵伯你们不必担心。皇甫经纬虽然是皇甫家的人但是皇甫家并不是由他当家他根本调动不了多少皇甫家的高手来对付我们。另外即便皇甫经纬想要对付我们姬家他先还要过得了他上面长辈那一关否则一旦事情泄露他皇甫经纬只怕会吃不了兜着走!”姬长空毫不在意笑着宽慰两人。“怎么说?”聂远山愕然。

    “皇甫彤想要动我们姬家也要掂量掂量更别提他皇甫经纬了。”姬长空神态悠然“如今我姬家八卦天士有三个以后……只会更多渐渐地我姬家的力量已经不逊色皇甫家皇甫彤如果敢对付我们姬家只会让水云国遭受难以承受的重创她只会拉拢安抚不会动武你们放心就走了。”

    再过一段时间萧家那些人也会在轩辕谷附近驻扎姬家和萧家一旦形成呼应天下间敢对姬家动手的势力将会更加稀少即便是三大皇室家族这个时候怕也不敢轻举妄动正是因为如此姬长空才敢肆无忌惮地和皇甫经纬对着干。“三个三个八卦天士……”聂远山苦笑终于意识到为什么姬长空会这么有悖无恐了。

    聂远山没有料到当年自己只是善意对待姬长空却在不知不觉中赢得他的好感在他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姬长空给予他难以想象的巨大帮助这种帮助甚至出了他们萧家能够给予他的支柱。“大人还有一个贾家呢。”在聂远山心神茫然的时候邵康突然低声提醒。

    这一次对聂远山进行逼迫的大家族并不单单只有一个鸠家除此之外青岩城另外一个大家毖贾家也参与了此事联合起来对聂远山施加压力。

    “贾家?”聂远山满脸不屑讥嘲道:“没了皇甫经纬在青岩城我想象不出还有谁敢和我做对了。贾家只不过是见风转舵的墙头草而已他们见鸠家有可能取代我们这才在背后摇摇旗子他们不足为惧以后我自然会让他们因为此事付出一部分代价。”邵康点了点头不再多说什么。“长空云姨呢她-还在血雨山那边嘻?”聂若兰美眸亮亮地盯着姬长空问道。

    她和姬婉云关系很好这一次姬长空之所以会不惜得罪皇甫经纬这个小人帮助聂远山也是因为聂远山他们当年对姬婉云非常友好。

    笑着点了点头姬长空就血雨山姬家的一些事情和聂远山、聂若兰、邵康三人多聊了几句聂远山三人倒是对姬长空本人比较感兴趣不断地追问他离开青岩山之后的经历对于这一点姬长空只是捡一些能讲的说说。

    不知不觉间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姬长空见青岩城的事情基本上已经解决本打算告辞前往云梦大泽却被聂远山强行留下来非要他在运儿多住几日才准走。姬长空无奈只能够暂时留在城主府。夜里。

    姬长空在城主府内静心修炼这一段时间他先是从天山得到太虚秘录的下半卷获知了太虚幻境的奥妙旋即又和萧庶到了萧家拿到了姬家轩辕修炼的血龙大九式秘技除此之外他脑海中还有着关于奥罗神教的几种神奇秘技。

    再加上他在姬家藏经楼内翻阅的那些七七八八的秘技如今的姬长空脑海中容纳的东西实在很多这么杂这么多种天士秘技奥义他不可能全部修炼一边只能选取最为适合他修炼的来练习。

    其中太虚秘录和血龙大九式是必须修炼的两种力量奥义一样为修炼基础法诀一样为能够释放出狂猛力量的攻击方式然而越是厉害的力量越是深奥难以修炼这一段时日一直苦修的姬长空也没能够真正将任何一种力量弄清楚。

    尤其是血龙大九式直到今日他还只不过才将控制血液的奥义弄清楚血龙大九式他连一招都没有修炼完毕为了能够利用自身资源将潜力催出来他是一刻都没有停息。夜幕降临静心修炼的姬长空突然感觉到有人悄然接近。

    神魂放开了朝着外面游荡了一圈姬长空脸上有些Is然主动站了起来将房门推开来等候看来人的到来。

    过了一会儿聂若兰有些鬼鬼祟祟地摸了过来似乎还有些不好意思待到她现姬长空眼神明亮地在门前若有所思地望着她的时候聂若兰脸蛋突然红透了尴尬道:“你你还没有睡啊?我找你有点事情可以吗?”“没问题。”姬长空客气地笑了笑侧身请聂若兰进来。

    58xs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