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他还差多少?


本站公告

    眼前白光一闪,二人抬眼望去,顿时说不出话来……

    眼前是一片白茫茫的空间,自己仿佛站在虚空之中,周围全部被袅袅而上的白雾笼罩,阵阵仙乐缓缓升起,白雾慢慢散开,正前方出现一条红绸铺就的道路,似乎在欢迎二人的到来。

    二人踏上红绸,没等抬起脚步,脚下的红绸就已经缓缓而动,将惊愕地二人带向前方。

    邓扬已经坐在宽大舒服的椅子上,小口品尝着摘自云雾山的极品仙茶,好笑地望着二人面带惊愕不解神色来到自己面前。

    挥手示意一旁服伺的婢女散去,轻声说道:“关于这里的事情,等我们出去时再道与你二人,现在先品尝美味!”

    言罢,拿起手中筷子,不理二人不解神色,夹起桌面尚冒有热气的菜肴,狼吞虎咽吃了起来。二人本一肚子问题想要邓扬解答,听他说话,也就暂时放回心中,拿起筷子,夹了道菜,放入嘴中……

    好吃,二人吃了第一口后心中赞扬,虽然二人年纪尚小,均不到二十岁,这在修真界中连孩子都算不上,要知修真之人的根本目的就是为了荣登仙位,永生不死。

    虽然绝大多数人都无度过天劫的洗礼,但多年地修炼却可以使其活得很久,所以包括邓扬,三人的年龄在动辄以百年计的修真界中只能算是刚刚起步的孩子。只是邓扬重生后竟然将前世的力带到了今生,所以他才能在十六岁就达到了元婴初期。

    依依和石头二人年龄虽小,但身为炼器为主的门派弟子,整日与火打交道,经常会捉些动物烧烤,玄天派的大长老就是有名的美食家,所以二人自幼受长辈熏陶,对于食之一道可以说是见解颇深。

    待吃到第二口时,石头和依依欢呼一声,再不理刚才的疑问,一心扑到消灭满桌美食的战斗之中……

    邓扬却浅尝辄止,一反开始时的吃相。好笑地看着二人狼吞虎咽,暗自感叹,还是年轻好啊!

    其实依依和石头心中的疑问邓扬自是明白,只是这重生之事,连邓扬自己都没有搞明白,又怎敢贸然相告。况且即便是邓扬实话实说,也不见得二人就会相信,反而徒惹众人猜疑和烦恼。

    来到凌霄阁,邓扬是早有预谋的。早在重生后的那天,心细如发的他就已经将这所有的事情计算清楚。

    前世的自己是在这里遇见好兄弟谢波的,前世的多疑使得谢波为了救自己被蜀山派的青年高手杨瑞残忍杀死,既然自己回到了过去,当然要改变谢波的命运。

    看了看天色,邓扬看向大快朵颐正拍着肚子坐在椅子上的石头和依依二人,不由得失笑,柔声说道:“喝点茶水吧,这里的茶水可是正宗的云雾山仙茶,对你们的修为很有好处的!”

    待二人喝完面前的茶水,邓扬方唤来刚才领路的妖冶女子,轻声说道:“结帐!”

    妖冶女子并没有接话,只是满面惊奇地望着邓扬,似乎惊讶于他这么快便要结帐。

    邓扬微微一笑,充满爱意的眼神投向正看向自己的依依,仿佛在说,你们的服务我知道,但我已经有了心爱的女人!

    妖冶女子也将目光投向依依红扑扑可爱的脸蛋,轻笑道:“共两枚上品玉石!”

    邓扬毫不在意地手掌又是一翻,一枚极品玉石蓦然出现在手心,随手扔给女子,淡淡说道:“剩下的给你!”

    说罢,不理妖冶女子放光的眼睛和满面的感激,牵着依依的小手,带头走向一旁闪闪发光的阵中,白光一闪,消没不见。石头紧紧跟上,腹诽着师兄的大方和重色轻友也消失在了阵之中……

    三人一前一后出了大门,站在雄伟的楼阁前方,刚要离开,却听见这安静祥和的气氛中陡然出现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哼,没有玉石还敢学别人在这里张扬,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正凝神思想的张天扬瞳孔陡然一缩,面现喜色,缓缓转过头来,向声音处看去,只见一个年轻人正被凌霄阁的一护卫模样的人推搡着,教训着。年轻人低着头,仿佛态度很是恭敬。

    看到年轻人的温顺样子,那护卫仿佛更加指高气昂,骂人的声音又大了几分,似乎在向四周越聚越多的人炫耀着自己的威风。

    邓扬面色一变,双目之中露出愤怒的目光,脸上却挂着纨绔子弟的笑容,一步三摇地缓缓走到那护卫面前!

    “啪…”一记耳光打在眼神中犹自露出不敢相信的护卫脸上,怒声道:“敢对我的朋友不恭敬,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如果你凌霄阁是这样对待客人的,我想以后我们一定不会再来了!”

    由于那名护卫的嚣张姿态,旁观众人均被其惹起一丝的不满,只不过碍于凌霄阁的地位,不想与之计较,如今邓扬这一耳光简直打到他们的心里去了,周围修真人士纷纷鼓掌。

    “欠他多少玉石?”邓扬回过头来柔声问向年轻人,眼神中带着一丝极其隐秘的激动。

    年轻人怔了半晌,方反应过来,脸上带着不敢置信问道:“是问我吗?”

    邓扬微微一笑,轻轻点头。

    年轻人羞涩说道:“共两枚中品玉石,我并不知道这里的饭菜这般昂贵!”

    邓扬赞同点点头,这里的饭菜的确很贵,手掌一翻,一枚上品玉石出现在掌心,随意地抛给愤愤站在一旁的护卫,不屑说道:“剩下的算是打了你一巴掌的赔偿!”

    淡淡朝年轻人打个招呼,拉着尚在震惊和不解中的依依施施然飞上天空,瞬间飞离。

    “靠,有异性没人性的家伙,又把我丢下!”石头低声叨咕着,也驾起他那独特的大戟飞上天空,迅速追赶而去!

    年轻人犹豫一下,同样驾起一把飞剑掠到空中,稍一停顿,朝邓扬飞离的方向迅速追去。

    一场闹剧就这样结束了,旁观众人期待的大战并没有出现,纷纷散去,只剩下被邓扬打了一巴掌的护卫尚自不敢相信收捧着那枚上品玉石,矗在那里发着呆……

    “那个少年很有个性,竟敢在这里肆无忌惮的打护卫,去查查他是什么来路,这么年轻就达到元婴期可不是一般门派能够调教出来的!很有意思啊!哈哈…”站在三十三层房间,一个披着长发,相貌年轻声音却苍老无比的魁梧青年大笑着看向邓扬离去的方向,身后一位年纪苍老,满脸褶皱的老人恭敬点头,一闪身不见了踪影。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