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我叫谢波


本站公告

    “师兄,那年轻人始终跟在我们身后,已经整整一下午了!”石头郁闷地看着邓扬躺在依依怀中,享受着葱葱玉手递到嘴里的水果。

    邓扬微微一笑,打击般说道:“怎么?石头,是不是羡慕你师兄我?如果羡慕我就尽快也找个老婆!”

    看到石头臭着一张老脸,邓扬得意笑道:“修真界可是有着很多的美女哦,这次的新人大赛中会有很多各门各派的漂亮女弟子,到时候看上哪个,跟师兄说,师兄一定帮你搞定!”

    石头:“&::#8226:#¥%¥#&::#8226:…”

    “好了,不和你开玩笑了,如果真的看上哪家女子,一定要告诉我,我帮你把她抢过来!嘿嘿!”不待石头抗议,邓扬随即大声喊道:“喂,那少年,你跟在我们身后一个下午了,累不累?如果方便请过来一叙!”

    **********

    望着眼前带着羞涩笑容的俊美少年,邓扬瞪大双目,似乎很难和前世那整日围绕在自己身边唠叨个不停的**联系到一起。

    被邓扬以异样的目光注视,少年似乎有些局促不安,面带紧张的说道:“我不是有意要跟着你们的,只是我要参加修真界新人大赛,必须由此经过……”

    “啊…”没等少年说完,依依便惊讶的叫道:“原来你也是去参加新人大赛的,我们也是去参加新人大赛,正好同路!”

    看来依依对这个羞涩少年很有好感,***,就算前世我欠你的,但如果你敢抢我老婆,**,你绝对死定了!一股酸味弥漫在邓扬周围,见到故人的喜悦完全被这股淡淡的醋酸味冲走!

    少年似乎并没有意识到一旁邓扬正以一种警惕的目光注视自己,听到面容姣好,带着清新纯净气质的依依说话,不由得兴奋的直搓手。

    “原来你们也去参加新人大赛呀,那真是太巧了!今天中午感谢你了,如果没有你,我真不知该怎样脱身!”

    哼,还记得我,邓扬微笑着点头,心中对他的敌视去了甚多,轻声说道:“大家都是修真者,互相帮忙是应该的!”嘿嘿,帮一个小忙,却换来一个忠心的小弟,值了!邓扬心中恶意想着,脸上却始终挂着和蔼的微笑。

    少年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掉入了某人的算计中,满面欢容望向依依,柔声说道:“我叫谢波,五行门传人!”

    “你好,我叫石头,这是我的师姐柳依依,今天帮助你的是我的师兄邓扬!”沉默的石头移到想要靠近依依的谢波面前,双手抱拳挡在依依的身前。

    谢波眉毛一扬,随即笑道:“很高兴认识你们,能与你们一路同行是我的荣幸!”

    邓扬哭笑不得看着神采飞扬的谢波,这个家伙真能顺竿上爬啊,还没有邀请他,竟然自己就提了出来。

    石头也没头紧皱看向邓扬,反正他看上的是你的老婆,我可不管。

    邓扬微微颔首,轻声道:“欢迎你加入我们的队伍,不过既然与我们同行,那路上就要听从我的安排,如果你觉得受到约束,随时可以退出!”

    先把丑话说道前头,反正你这个小弟我是收定了,前世对你照顾不佳,今生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于你!

    心中恶意地想着,脸上却始终挂着温暖的笑容,邓扬自重生后,心机日深,越来越具备枭雄的潜质了。

    四人点起篝火,围着通红的火堆坐成一圈,邓扬慵懒地躺在依依丰满地大腿上,惬意的望着深幽的天空繁星点点,感叹道:“修真者的梦想就是荣登仙籍,但这茫茫修真界又有几人能够真正突破天地桎梏,抵挡住漫天的雷火洗礼,从而飞升呢?”

    想到自己前世已达到度劫中期的修为,配合神兵天怒宝刀堪与三劫三仙一拼的实力,竟然被那恐怖地天雷劈的形神俱灭,邓扬幽幽地吐了口气。幸好老天有眼,让自己重新回到过去,否则自己死的还真不甘心呢!

    依依葱葱玉手拨弄着邓扬的头发,轻声说道:“得道成仙是修真的最终目的,但比起荣登仙籍,人生其实还有很多的事情可以去做,可以得到欢乐!”

    明亮的眸子在闪闪火光中散发出深刻的爱意,望向躺在自己大腿上的邓扬,心中暗道:自己的快乐源头就是师兄了,如果没有他,就算得道升天自己也不会有快乐的!

    石头凝视着跳跃的火花,似乎在自言自语般说道:“我修真的最初目的就是得道,可是修为日渐高深,自己却日益迷茫,如今的自己浑然不知到底是为了飞升而修炼还是为了自己的理想而修炼!”

    “狗屁,在我看来什么成仙成道,都是飘渺虚无遥远的梦而已。人生一世,比起世俗界整日忙碌的人们,我们要幸福许多,毕竟我们只要凝结金丹就意味着还有一千年的寿命可以挥霍,所以只要活得开心,哪怕不能证道,也不算白活一场!”

    谢波的话语虽然偏激,却道出了问题的本质。

    邓扬三人听完谢波的话均陷入了沉默,是啊,虽然得道升天是每个修真者的最终梦想,但却不是全部的梦想,毕竟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爱好和理想,并不是所有的修真者都能够忍受孤独寂寞,耗费千万年的时间来苦修去追求那虚无缥缈的天道。

    众人皆陷入沉默,清朗的夜空似乎也感受到了众人的迷茫与苦闷,漫天的星星渐渐暗淡了下来。

    “师兄,既然人人都在追求那虚无的天道,那夜汐师兄抢夺了掌门职位也是为了追求天道吗?还有,二师兄培养弟子拉帮结派也算是追求天道吗?”

    头枕双臂,石头仰头望向无尽的虚空,微带苦闷缥缈的声音似乎在自言自语,又似乎带着一丝期待,期待着邓扬能够解答他困惑心中已久的问题。

    作为师傅临死前收的最后一名弟子,如今已经与邓扬同岁的石头在门派暂露头角,与依依同在十五岁就进入了金丹初期,这简直是修真界的奇迹,如果邓扬不是重生时前世的部分力转嫁到他的今生,恐怕邓扬就是拍马也追不上这天才横溢的二人。

    虽然入门最晚,但不代表石头就没有自己的思想,没有脑子,作为玄天的天才人物,石头很早就察觉了二位师兄的野心。虽然自己内心并不赞同他们的做,但一方面自己的资历太浅,根本对大局无能为力;一方面与邓扬感情虽深,却对其的修为着实失望,内心深处也有些期盼修为精深,心计高深的夜汐接手玄天,将玄天日渐坠落的声名挽回。

    枕着依依温暖柔软的大腿,邓扬听到石头的话语,沉默半晌,方幽幽问道:“其实…我是知道的,石头你内心真正支持的恐怕还是夜汐,对吗?”

    石头长叹一声,面向虚空的脸上挂着一丝苦笑,歉疚道:“是啊,我曾经几夜无眠,就是为了寻找自己内心深处的答案,结果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邓扬师兄,你的资质和修为实在太差,根本就难以承受一派掌门的重担,如果勉强担任,师兄你恐怕根本就无力去追寻天道,或许很早就会在门派之间的争斗中陨落啊……”

    邓扬转过头凝视仰望夜空的石头,半晌方吐出口气,柔声说道:“如今我总算明白了你的心意,石头,你知道吗?我真的非常感激你将我从那权利斗争的漩涡中拉出,如果没有你(舍弃性命救我)……”邓扬心中轻轻念着,感激地说道:“我恐怕也不会有今天这悠闲时光,更不会有现在的修为境界!”

    长吁口气,邓扬充满感情的说道:“正是因为有你们这些关心我的人,我邓扬今天才能够躺在依依的怀里,轻松地仰望着星空,思索着人生的意义……”

    似乎发觉自己说的有些多了,邓扬深吸口气,坚定地说道:“可是,一味的逃避并不是最好的办,只会让人觉得你好欺负,所有人都想去踩你一脚,所以…”

    邓扬顿了一下,带着不容置疑的口气说道:“如果想要继续快乐的享受这人生,无忧无虑地追求天道,我必须要努力修炼,要进入这权利的漩涡,努力…努力进入这漩涡的中心,进入权利的中心…只有这样,才能保证所有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安全快乐…石头…你明白我所说的吗?你能理解我吗?”

    仿佛在给自己即将开始掀起风暴找个理由,邓扬梦呓般沉吟着……

    **********

    ……

    “睡吧,明早还要继续赶路!”

    半晌,石头方淡淡说道,脑海中却浮现出一个孤苦伶仃的孩子四处流浪,漫天的风雪飞舞,衣衫褴褛的孩子无力地缩在街道一角,满腹饥饿的他瑟瑟地躺在路旁,想要在这寒冷的冬天获得一丝哪怕是一丝的温暖……一只洁白干净的小手,如同引路的天使般将自己带向那温暖的天堂……无论你要做些什么,我都会坚定地站在你的身边,哪怕是地狱!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