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怒意


本站公告

    刚刚进入大殿,邓扬便发现依依与逍遥一脸紧张的从广场一边向大殿方向跑来。

    “把所有的弟子全部看管,不允许任何一人走脱!”

    连续两道传音止住了二人的脚步,此时他重新站在了大殿内。

    只见那些傀儡在指挥者苍松逃离后,有的发狂攻击同伴,有的木然站在原地,还有的倒在地上盘蜗着,失去了指挥的傀儡显然乱了。

    见到邓扬站在大殿门口,大部分傀儡皆不再混乱,似乎脑海中还残留着苍松的命令,地冲了过来。

    邓扬早已做好了准备,见那些傀儡冲了过来,眼中泛起浓重的悲伤和哀愁,身体缓缓下蹲,脑海中再次浮现叶无涯那一拳的影像。

    深吸一口空气中的灵气,丹田内小龙猛地张口喷出一道龙力,顿时充斥在整个右臂。

    此时他的心中无尽的伤悲,眼前这些没有了意识的傀儡曾经都是紫玄的弟子啊,他怎么也想不到夜汐竟然如此狠毒,如此无情。

    宛若羚羊挂角,又仿佛天马行空,邓扬右拳极为缓慢地击了出去。

    白皙的拳头缓缓向前,邓扬面色渐渐苍白,隐隐的风雷声传来。他的全部心神完全晋入到古井不波的状态,眼前只有一个拳头。

    强烈的威压从大殿中传出,站在广场上的弟子纷纷运起真元力,艰难地抵挡着压迫心神的压力。

    轰……

    突然一声巨响传来,一道衣衫褴褛的身影冲出大殿,而承载了紫玄千万年心血的古朴大殿轰然倒塌,化为一堆瓦砾。

    邓扬站在依依身旁,有些无力地靠在依依的香肩上,煞白的脸上挂满了让依依心疼的疲惫与悲伤。

    嗖的一声,一道赤红色身影从天而降,正是追杀夜汐回来的大长老。

    “邓扬……”

    望着邓扬满脸的疲惫,全身漆黑的模样,大长老面现愧疚,内心极为惭愧。

    邓扬勉强笑了笑,微微摆手,示意他不必说出来。

    大长老感激地点点头,心中也暗松了一口气,如果将大殿中他不明是非便袒护夜汐的事情讲出,恐怕他也没有脸面再继续担任紫玄派的大长老了。

    “邓扬,下面该怎么做?”逍遥也震惊于夜汐的手段,不由得咋舌望着邓扬的古怪模样。

    大殿的坍塌让广场上数十名弟子颇为惊愕,很多不明其理的弟子皆怔在了当场。再看到全身漆黑,衣衫褴褛的邓扬及站在他身旁的大长老等人,更是心中纳闷,这究竟演的是哪一出啊!

    “将所有弟子检查一遍,如果发现有修炼魔道的弟子,一律废除修为,送回世俗界!”看到邓扬无力的样子,大长老沉声吩咐着逍遥。

    夜汐所使用的邪道让他感到了一丝危机,堂堂紫玄掌门竟然会修炼魔道的,这本身就是很大的问题。况且如今门派中的弟子大部分都是夜汐一手培养的,难保没有人会与夜汐一样,贪图威力巨大而去修炼那邪恶的。

    “邓扬,你去休息吧,剩下的事情交由我和逍遥来处理!”想了想,大长老有些惭愧地说道:“那两个畜生跑的不见踪影,我没有找到他们!”

    邓扬面色一沉,没有说话,拉了拉依依的胳膊,示意她搀扶自己离去。

    剩下的事情自然由大长老和逍遥来解决,邓扬不愿理会也不想理会,整整七天都与依依在后山游玩,直到大长老二人完全将紫玄肃清后,派人召唤,才结束了这难得的闲暇时光。

    看到一身蓝色长衫,神采奕奕地站在面前,大长老显然有些吃惊。那些傀儡的威力他是亲身经历的,如果那天不是邓扬奋不顾身的冲了过去,硬生生打开一道出口,如今他恐怕连骨头渣子都被腐蚀的一点不剩。

    而他竟然一点伤痕都没有,白皙的脸庞透着异样的光泽,似乎比之七天之前还要亮泽。大长老仔细地打量着眼前这个平凡的少年,在他的心中邓扬依旧是个少年,心中震撼他在全身粘满了腐蚀性的黑色液体后,竟然没有一点伤害。

    邓扬被大长老的目光看的有些发毛,不由得轻轻咳了一声,将沉思的大长老惊醒过来。

    其实大长老在惊讶什么,邓扬心中完全明了,并不是他没有受伤,只是他恢复的快而已。

    那天被依依扶到房间后,便吩咐依依在门外守候,不许任何人前来打扰。脱掉已经成为条条的长衫,邓扬觉得全身的皮肤仿佛被千万根细针在扎着一般,痛的他直冒冷汗。

    在依依关上房门之后,邓扬运起九天诀,全身突然迸发出赤红色火光,正是三昧真火。

    整整花了一天一夜的时间,方将那股刺痛化去,而他的身体经过再次炼制后竟然产生了巨大的变化,似乎要晋级了!

    余下的四天,邓扬心情大好之际便与依依把臂携游,将儿时的美好记忆重新温存了一遍。

    由于大殿被毁,众人只得将议事的地点移到大长老的房间之内,所以坐了六人的房间显得有些拥挤。

    邓扬轻轻一笑,径直走到大长老面前,躬身行了一礼,然后才打量着房中多出来的两人。

    一个年轻的男子,略微白皙的脸上犹挂着稚气,一个漂亮的女子,看起来比那男子稍稍成熟一些。

    “这二人是紫玄新一代弟子中的佼佼者!”看到邓扬打量着二人,逍遥笑着介绍道:“他叫叶子鹤,是我的关门弟子!子鹤,这是我们的新掌门,你叫邓师叔。”

    年轻男子微微一怔,随即不卑不亢地给邓扬行了一礼,站到一旁后,眼神中带着感激的目光望向逍遥。

    “这位是夜汐的大弟子,名叫陆小沫!”

    夜汐的弟子!邓扬闻言面色顿时沉了下来,双目泛起怒意望向名叫陆小沫的女子。

    房间的温度立刻降了下来,一阵萧索的杀气从他的身上传出。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