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对策


本站公告

    八人谈笑着走进邓扬的房间,高峰极有眼色的去找客栈的掌柜为五人安排房间。

    “老大,我们应该如何应付这一切?”刚刚坐下,吴蛮便迫不及待的问向邓扬,而依依则满面通红的坐在他的身旁,一副羞答答的模样让人无比娇艳动人。

    邓扬略微沉吟,轻声问道:“胖子,你说剑门有九成希望会搅乱修真界,有什么依据没有?当然他门中高手众多也算一条!”

    吴蛮肯定的说道:“剑门在如此之短的时间便从修真界之中冉冉升起,这其中肯定有古怪!并且门中拥有如此之多的高手,时间定是不短!但修真联盟为什么会不知道呢?不但不知道,还任其发展,抢夺其他门派的矿坑,只能说明修真联盟是知道的!”

    听到吴蛮的分析,几人皆陷入了沉默之中。

    是啊,剑门拥有的高手就算比起二级门派也不遑多让,想要培养如此之多的高手,所需要的灵石肯定数量极大,一两个矿坑根本无满足这些高手的需要,定是从其他门派中换来或者夺来。

    但修真界却从来没有传出有哪个门派需要换购如此之量的灵石,难道真的是修真联盟在搞鬼?如今的修真联盟数千年皆由蜀山派一手把持,所有加入修真联盟的门派可以说都不得不听命于蜀山派,那么就是说蜀山派在搞鬼了!

    吴蛮的一席话语让众人引发了连续的思考,房间中顿时沉寂下来。

    “照这样说来,剑门的背后应该有蜀山派撑腰!”石头没有理会刚才众人的调笑,沉吟着说道。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接触过剑门的弟子,我曾经回到过混元派一次!”吴蛮有些歉意的望着邓扬,轻声说道:“老大,你也知道,修真界加入其他门派本是不允的,但我们如今先是脱离了原来的门派后才加入进来,所以这一切事情必须征得我师傅的同意!”

    邓扬摆摆手,毫不介意的说道:“说抱歉的应该是我,如果不是跟着我,你们也不会收到其他门派的鄙视和唾骂!等我们将紫玄建立成为修真界第一门派的时候,你们就不用受累了!”

    几人皆点点头,面现坚定神色。

    吴蛮继续说道:“那是一个剑门的外围弟子,仅仅外围弟子,其修为竟然达到了元婴初期!最重要的不是他的实力如何,而是他的与蜀山派的甚为相似,都是剑修!”

    “我当时极为好奇,所以提议与那弟子较量一番后,你们猜我发现了什么?”吴蛮面带神秘,悄声说道:“我发现了蜀山派剑的影子!也就是说剑门应该是蜀山派暗中成立的门派!”

    一言激起千重浪,吴蛮的话语让所有人内心皆为一震。

    “那……剑门既然是蜀山派暗中的势力,为什么还要使之公开化呢?这样对他们有什么好处?”依依侧目望着一眼脸色有些难看的邓扬,轻声问向吴蛮。

    按照吴蛮的推测,剑门是蜀山派暗中的势力。如果是这样,就不应该也没有必要曝光,让整个修真界都有所提防。

    况且蜀山派千年来一直执修真界牛耳,暗中培养如此惊人的力量,如果说为了对抗魔门还能说得过去。如果是对付修真界,压根就是笑话!如今的修真界已经是蜀山派独自一家的天下了,哪有自己对付自己的道理,所以依依才提出如此疑问。

    吴蛮微微一笑,轻声答道:“这我就不清楚了,但修真界乱局即现是一定的!无论剑门是属于哪一方面的势力,都将对其他门派造成压力,以至于人人自危,最终导致整个修真界人心惶惶而产生大战!”

    依依摇了摇头,并不太赞同吴蛮的分析,但她又没有接触过剑门的人,所以只好暂时沉默。

    “不论剑门是不是蜀山派暗中培养的势力,如今这个门派已经强势崛起了,我们还是做好应对措施才是!另外,这也是我们趁水摸鱼的最好时机!”谢波满脸奸诈的望向沉默不语的邓扬,他早已经默认了依依与这个修为强大的人在一起的事实,如今只要能每日见到她就很满足了!

    邓扬沉默片刻,面色逐渐坚定起来,沉声说道:“剑门想要崛起就必须挑战修真联盟,到时候看蜀山派如何安排我们便会知道他属于那股势力了,现今没必要去猜测!石头…唔…还是谢波去吧,明日谢波返回紫玄,通知逍遥,如果剑门的人需要炼制宝,一律接下,但价钱方面要提高三倍!并且上品以上的宝一律不给炼制,恩,修真界所有的上品以上的宝全都停止供应……就说是我紫玄门中出了些问题,暂时停止炼制上品和极品宝!”

    谢波后背的伤势自从被邓扬不知涂了什么丹药后,竟然开始恢复起来,所以他的面色也越来越好。闻听邓扬的话语,点头,表示明白!

    “石头,那个千落雪便交由你对付,查探清楚她想图谋我们什么!如果能够虏获她的芳心……是最好,对,最好把她弄到手,这样我们就可以了解她身后的势力了!”邓扬嘱咐完谢波后,面上带着一丝奸笑,轻声对石头说道:“不过你千万要小心,别先把纯阳之身失了!”

    石头满脸郁闷:“#¥%#¥%”惹得众人又是一阵大笑!

    “至于那个上官问情……”邓扬沉吟片刻,说道:“我总觉得他不止是东鲁国供奉那么简单,一个在世俗界修炼的供奉,怎会如此年轻便达到渡劫期修为。况且,在如今世俗界灵气匮乏的情况下,修炼到度劫后期,简直就是妄想!”

    “我来对付上官问情!不知道可不可以?”一道弱弱的声音从洪娇身后传来,众人望去,不禁怔住,正是一直没有言语的叶娴儿。

    邓扬微微皱眉,沉声喝道:“娴儿,这是正事,岂能如同小孩子一般让你去胡闹,绝对不行!”

    娴儿小嘴一瘪,眼睛顿时红了起来。

    依依见状,连忙上前安慰,洪娇也回过身去与依依一道安慰娴儿。

    “上官问情由我来应付,咱们之中也就只有我可以完全压制住他了!”思量半晌,邓扬长叹一声,这些班底的修为还是太弱啊!

    此时高峰已将众人的房间全部安排妥当,邓扬见天色渐渐亮了起来,心知此时已快天明,轻声说道:“天快亮了,都去休息吧,明日我们去找上官问情!”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