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蛊惑


本站公告

    第【133】章蛊惑

    今日只交换三件宝贝,三把下品灵器!”望着眼中露盼的散修们,邓扬也不废话,直截了当说明:“现在请随我进入客栈,由我挑选够资格换取灵器的宝贝!”

    说罢,转身向内行去,也不管后面那些微微发呆的修魔者们跟没跟来,径直穿过前院来到自己的院子中!

    挥手一道龙力将昨日所布的阵关闭,他不想被人发觉这里还设置了阵!

    数十道身影鱼贯走到他的面前,邓扬有些惊讶的望着其中二人,竟是陈萱儿和昨日恳求他将辟尘珠交换的女子!

    如今众人有求于他,自然以他为尊,所有的目光都齐聚向邓扬,场面甚为安静,都静静地等待着他拿出三件灵器来!

    邓扬微微一笑,右手在腰上的青色布袋中掏出三把长剑,随手撇在地上!这个毫不在意的动作看的众人一阵心疼……

    无论是修真界亦或是魔道,以飞剑为器的修炼者是最多的,一方面由于剑乃是最好炼制的灵器,当然,这是指灵器!一方面则是因为它比较容易掌控和修炼,攻击力也甚为强大!

    望着修魔者们贪婪的目光,邓扬也不拖沓,三下五除二挑从他们手中挑选出三件宝贝,扬声说道:“今日交换到此结束,明日还有三件宝,如果你们找到合适的宝贝可来这里寻我交换!”

    ……

    “你们怎么还在这里?”没有换到灵器的修魔者带着失望地神情急匆匆离去,交换到灵器的自然欢天喜地地离开这里。邓扬见陈萱儿和昨日那女子并没有随之离去,不禁有些诧异的问道。

    “老大。我已经为你准备了一处院落,今日是专门请你前去观看一番!”陈萱儿昨日获得中品灵器,此时说起话来神采飞扬,美目涟涟望着邓扬!

    “好,我此刻无事,正可以随你前去!”邓扬面色平淡答道。

    见他同意。陈萱儿又有些为难的说道:“可是…我父亲想要见你一面!”

    ……

    邓扬略微沉思,淡淡点头道:“那我们走吧!”

    刚要抬步前行,却见到陈萱儿身旁的女子面现焦急,张口欲言,不禁面色一沉道:“我是不会将辟尘珠交还与你的,死了这条心吧!”

    女子面色黯然,双目中带着恳求的神色,一张鹅蛋脸显得楚楚动人!

    邓扬摇了摇头,不再理会与她,举步向客栈外走去!

    所有地长老都住在长老会的后院。尾随着陈萱儿向内走去,邓扬表情很是平静。从昨日与她交换宝,便已经预料到今日的情况。所以,他眼中微有得意!

    这是一个独立的院子,按照陈萱儿解释,长老会每位长老都有这么一处独立的院落,僻静的小院中一个年轻人正在打扫着落叶。正是那日与她决斗的冷无痕!

    “贵客来临,欢迎之至啊!”不待陈萱儿呼喊,苍老的声音便从房内传出:“萱儿快快将小兄弟带进房来,我要好好打量下他!”

    陈萱儿微微一怔,随即翘起嘴巴,向内走去。

    邓扬微笑望着陈萱儿撅起的小嘴,也不多言,向冷无痕点头致意后,便随之进入!

    刚刚打开房门,一位老人已经在门口等候。陈萱儿见此,乖巧地说道:“父亲。我去为你们泡茶!”

    老人缓缓点头,仔细打量着邓扬,忽而目中精光乍现,柔声说道:“小兄弟请坐!”

    邓扬笑着点头,轻笑道:“不知二长老将在下召唤至此,有何贵干?”

    二长老面色忽沉,冷声说道:“你来我散修城交换宝,究竟出于何种用意?”强烈的威压随着他地话语,立即扑向邓扬。

    “说出来怕吓倒你!”邓扬面色不变,言语极为狂妄,似乎根本就没有感觉到三劫散仙身上所发出的恐怖威压。

    “大胆!”二长老猛然一拳击向邓扬,整个房间都随着他地一拳而颤动。

    邓扬随手拂开二长老的拳头,以他如今的修为,岂是一个三劫散仙可以应付的,只见二长老蹬蹬蹬连退三步,双目中露出不敢置信的神色。

    “我想二长老如果只是因为询问此事而召唤在下前来,那么我们就没有继续谈下去的必要了!”邓扬毫不客气地说着,转身欲向门外走去!

    “邓兄慢走!”二长老身影一动,立刻挡在他的面前,眼中带着一丝惊讶,沉声问道:“似乎你知道我为何招你前来?”

    邓扬也不言语,脸上挂出一丝自信的笑容,双目紧紧盯着二长老苍老的面孔。

    ……

    “确实,我招你前来别有原因,如果你感兴趣,就坐下来一谈如何?”望着眼前这年轻人自信的笑容,二长老心知自己无将之击杀,只看他随手一拂的威力,如果真正打起来,自己能不能活下去都是个问题!

    所以,言语间多了分客气!

    这时,陈萱儿拿着茶壶向内走来,二长老眉头微皱,上前接过她手中茶壶,挥手示意她离开!

    邓扬平静的望着这一切,待陈萱儿将房门关上后,才淡淡说道:“我可以帮助你夺取大长老的职位!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件事情!”

    “你说什么……?”二长老显然被邓扬突然冒出来的话语吓到了,连忙布置了一个隔音阵,沉声说道:“我已经是散修城的二长老,权势通天,又深得大长老信任,岂能有如此想!”

    苍老地面孔带着愠怒,双目狠狠地盯着邓扬平静的表情,只是双手却极为镇定地摸着茶壶的动作出卖了他地心思!

    邓扬从他的双手处收回目光。嘴角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轻声说道:“哦!那便算了。我

    二长老雄心壮志,想要将长老会置于自己的手掌之中堂散修城二长老,三劫散仙胆量竟如此之小,只限于想想罢了!”

    二长老苍老的脸上阴晴不定,邓扬的嘲讽让他极为不悦。但又毫无办,沉思半晌,面带怀疑地问道:“你凭什么猜疑我有夺取大长老职位的想?”

    邓扬微笑不语,自从他在决斗场见到这个老家伙后,便有这种猜测,没有任何根据,只是直觉而已!所以才拿出中品灵器交换陈萱儿手中的令牌作为试探,待刚才陈萱儿带自己前来此处,他便已经肯定的猜测到这个老家伙定是不甘处于大长老之下!否则又岂会在面壁期间,单独招自己前来商谈!

    再加上刚才他的那番测探。更是为了了解自己的修为,以修魔者的心性。如果刚才自己修为稍弱于这个老家伙,肯定会被他当场击杀!

    “如果你不能说出理由,我会认为你挑拨我与大长老之间的关系,立刻将你杀死!”见邓扬迟迟不答话,只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坐在那里,他不禁有些恼怒。眼中凶光闪闪!

    邓扬端起茶杯,啜了一口,好整以暇的说道:“老家伙,你认为只凭你能够杀地死我吗?”不理二长老渐变的表情,继续说道:“首先我可以发誓,我不是任何一方地人,只是一散修,一个普通的修魔者!也没有与任何一方势力有任何瓜葛,所以,你可以放心!”

    二长老脸色有些和缓。努力使自己声音变得亲切起来:“邓兄,我相信你!”

    邓扬点点头。严肃的说道:“如今散修城处境甚危,身为散修城的一份子,我自然要想方设要保护这里,所以才会倾尽自己的所有,抛出手中的宝!”

    二长老思索片刻,迟疑地问道:“你换取宝与保护散修城有何关系?散修城又怎地处境危险了?”

    他实在有些迷糊了,散修城如今在血魔老祖的掌控下,他可是魔道如今最强的人啊,又岂会有人敢于招惹?难道是魔影门!

    二长老心中一震,如果是魔影门拿散修城来开刀,恐怕的确有些危险!

    “我拿出宝来交换用意非常简单,当然是想给我们散修城的散修们增加些战斗力!另外也是想引起你们的关注,一举两得!”

    邓扬脸上依旧很是严肃,沉声说道:“至于危机,难道你们长老会就没有想到吗?千年大战还有五十年便到了,到时候一旦开战,散修城危矣!”

    二长老面色也沉了下来,他所想的是一旦魔影门前来袭击,以目前散修城的状况来看,不被灭城都是侥幸!魔影门的人凶残狠毒,又善于藏匿,让他心中微寒!

    “恩!什么?你说什么?千年大战?我们如何危险?”二长老纳闷至极,如果说魔影门来袭,那么危险是肯定的,但千年大战又与自己有何干系,哪次大战不死些人,这与危险不危险没有任何关系!

    “如果你是血魔,千年大战来临,你会如何安排人员?”邓扬循循诱导道:“定是先将一些与自己关系不深地修魔者放在前面,用来消耗修真界的力量!”

    二长老没有答话,一边听着邓扬地话语,一边心中沉思着!

    “而如今我魔道只有四方势力,血魔宗乃血魔的亲卫队,赤天教实力雄厚,魔影宗如今与血魔结怨……只余我散修城实力不强,人员又松散,如果我是血魔,定当先派遣散修城先头作战!”邓扬面带忧虑,继续说道:“而如果真的是这样,那我们散修城也就离覆灭不远了!”

    说罢,长叹一声,看起来极为担心!

    “你有什么解决办?”听邓扬说完,二长老也面色沉重,正如他所言,如果千年大战开始,打头阵的定是无亲无故,实力稍弱的散修城一众散修,到时候恐怕除了自己等人外,没有人可以在这等残酷的战斗中生存下来!

    他心中不禁惴惴,这些散修死了,散修城也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到时候自己等人定会被老祖收到手下,再也无有今日的地位和权势了!

    见他如此模样,邓扬心知刚才的言语起了作用,但心中也不敢有任何放松。三劫散仙,三千多年的修炼,虽然被自己的危言耸听一时镇住,但一旦给他时间思考,便知道自己的话中其实有很多的漏洞!

    想到这里,连忙笑道:“办只有一个,就看二长老敢不敢去做了!”

    “哦?你说说看,我有什么不敢去做的?”二长老有些郁闷,这个年轻人自从进门后便一再藐视自己,我堂堂三劫散仙,有多少事情不敢去做的,心中想着,脸上也现出一丝不满!

    殊不知他的此番表情正中张天扬下怀,只听邓扬神秘的说道:“脱离血魔的掌控,我们独自成一方势力,这样在千年大战中便可以与血魔协商,而不是被他指派!”

    啪……清脆的响声顿时传出,二长老有些呆滞的坐在邓扬面前,手中茶杯掉在地上摔得粉碎,面带惧色说道:“这岂不是背叛老祖吗?”

    邓扬摇摇头头,轻声叹道道:“我们本就被迫于他的武力才屈服与他,何来背叛一说?再说为了我散修城一众散修的命运,即便是背叛也是值得的!二长老难道不想成为一方之雄,将我散修城永远屹立与魔道之中吗?”

    二长老面现矛盾,喃喃道:“容我考虑片刻如何?这件事情实在太大,我要仔细考虑下才可!”邓扬知道今日此番言语效果已现,也不多言,遂告辞离去!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