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无极城


本站公告

    第【149】章无极城

    魔界的空气蕴含着大量而丰富的灵气,清晨的阳光洒遍长势茂密的青草上挂着一串串晶莹的水珠,地上涌起浓黑色的滔天魔气,映在水珠上在白亮的阳光照耀下透着一股子怪异的光彩,既诡异又美丽!

    一阵敦实的走路声穿过齐人高的草丛,远远地传了过来,每道声音都仿佛战鼓一般响亮无比,片刻之间便来到草丛深处。

    “杀!”猛地一声暴喝传来,乌光闪烁间,墨绿色的液体突然喷出一米多高,随着咚的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传出,两道人影相互搀扶着从浓密的草丛中走了出来,正是张天扬和血魔二人!

    只见二人身上皆沾满了墨绿色的液体,腥臭的味道让二人连连皱眉,邓扬满脸愠怒的望着血魔,低喝道:“老妖怪,这便是你所说的捷径吗?我已经连续杀了二百一十三头怪兽,整整行走了一个月时间,却怎么还没有见到你所说的无极城?你不是说这条路是最近最安全的路途吗?”

    说罢,他的抖了抖身上黏糊糊的墨绿液体,脸上露出痛苦神色,低声骂道:“真臭,这怪兽的血液怎地这般难闻?”

    血魔静静地望着邓扬不断的跳动着,想要将身上的赃物抖去,待他安歇下来,才面露嘲笑,讽刺道:“这魔原之中虽说怪兽甚多,但都是普通妖兽而已,连一个普通人都可以杀死!如果你走其他的路,即便你身体再过强悍。此时恐怕也早已沦为那些凶猛地妖兽和魔兽腹中的食物了!”

    邓扬跳了片刻,虽然将那些粘在身上地赃物抖掉。但那股子刺鼻的腥臭味依然不断冲击着他有些脆弱的鼻腔,无奈的摇摇头,沉声问道:“我们还需要多久才能走出这鬼地方?看样子这里的魔原比起凡人界的那个还要大上许多!”

    似乎身上地腥臭味并没有影响到血魔,他面色冷静,双目中闪过沉思的神色,沉吟道:“按照我们如今的速度。没有一个月时间是无论如何也走不出去!哼,这就是你来我魔道捣乱的下场!如果你的力尚在,此时早已带着我飞到无极城了,又怎会受这种磨难?”

    在邓扬扬的抱怨中,血魔默然的接受了他也同样失去了力的现实,只是对他那强悍的身体略微有些惊诧。一路上旁敲侧推不断询问张天扬原因,却总是被他打着哈哈蒙混过去,使得血魔一路上表情总是有些郁郁!

    邓扬则毫不在乎的杀着妖兽,不断地讽刺现今虚弱不堪的血魔,丝毫没有打算将自己是如何炼制身体地方讲给他听!

    按照邓扬的想。一旦二人恢复力或者可以离开魔界,已是将他恨到骨子里的血魔定会寻他报仇。岂能将这种可以增加身体强度的方告知与他!更何况即使告诉他也没有丝毫作用,这老鬼又没有金龙的精血作为引子,如何能够炼制成!

    所以,每当血魔提出此疑问时,邓扬都会立刻转移话题,搞得血魔一路上极不郁闷!

    二人说着说着又开始互相讽刺开来。邓扬讽刺血魔此时弱不禁风的模样甚至连修真界地女子修真者都不如,血魔则骂骂咧咧说邓扬小人行径,偷偷摸摸跑到魔道来背后搞鬼……

    就这样,在太阳高高悬挂于天空中央晌午之时,二人已是顺利的走出了这片让他们饱受折磨的魔原!

    “一个月啊!”邓扬站在魔原外围,前方是一座千米高的山峰,回眸望向被自己抛到身后的草原,他不禁感叹道:“幸好我这里有一些丹药,否则你这个老妖怪岂不是早就饿死在里面,成为了众多怪兽果腹的食物了!哈哈……”

    想到这里。邓扬就禁不住的好笑,血魔老妖怪失去力之后竟是有了凡人的感觉。每日定然要吃些食物,否则便全身乏力无力前行!

    看着血魔一脸郁闷的模样,他面上的笑容愈加灿烂起来,成地穿越魔原,即将踏入魔界的城市地他此刻心中自是无比开心!任谁能够从这个阴森诡异,危险处处的魔原走出来,想来心中也定然高兴无比!加之想起血魔的狼狈模样,在血魔愤怒的目光中,他不禁捧腹大笑起来,声音在身后平坦的魔原中远远的传了出去!“

    被邓扬笑得有些气急败坏的血魔正待反口相讥,身后却猛地传来一声巨吼声,沉重的脚步声向二人方向传来,使得二人皆为一惊!

    苦笑着对视一眼,血魔低吼一声:“跑!”二人撒开脚步不要命地向前方的山上爬去!

    “想不到我笑一下也能引出来怪兽,哈哈,这里果然好玩!”虽然被怪兽整整追杀了数千米,直到二人攀上封顶,庞大的怪兽才目泛凶光,依依不舍的望着二人半晌才极不甘心的转身离去!但邓扬心情还是非常之好,尤其是当转身望向下方时,被龙啸天弄到魔界来的郁闷一扫而空,心情大好!

    山风不断吹打着二人的身体,邓扬一只手紧紧拉着被强烈的山风吹的摇摇欲坠的血魔,放声长笑,眼中带着奇异的光芒俯视着山脚下的巨大城市!

    血魔此时也双目微微迷离的打量着眼前的城市,面上带着一丝怀念的神色,一言不发!

    极目远眺,只见山脚下一座雄伟的城市平地而起,层次分明的建筑,宽厚高大的城墙,如同蚂蚁大小来来去去拥挤的人们……等等,无处不显示着这座城市的繁华!

    “如果没有来到魔界,打死我也不会相信只懂得修炼和杀戮的魔界竟然会有如此雄伟大气的城市!”凝视片刻,邓扬长叹一声。收回目光拉着血魔找了块巨大地石头坐了下来!

    眼前这座城市让他心中很有种意外的感觉,以他地想。魔界定是遍地杀戮,遍

    ,遍地简陋的粗劣地方,只懂得不断增强实力的修魔修真者一般,需要修炼心境,需要良好美丽的环境呢!

    可是。当站在山顶俯视着下面极为大气被血魔称为无极城的城市,他才发觉错的厉害!

    看到邓扬一脸感触很深地样子,血魔撇撇嘴巴,不屑道:“有什么好吃惊的?这里面绝大多数都是凡人,自然会将无极城建的宽阔大气,如果你能够去魔界至尊的至尊城,才真正的会让你大吃一惊!”

    说着,眼中忽然闪过一丝强烈的恨意和煞气,看情形是想起了他被魔界至尊封印的事情。

    邓扬猛地转头,正好望见血魔脸上的表情。不由得好奇的问道:“说了这么久,我到现在还不知道魔界的实力划分和几个至尊地名号。趁着下山之前,你先讲与我听,免得下山之后露出马脚!”

    血魔面部一阵抽搐,定定地望着远处,沉默半晌,方淡淡说道:“魔界的实力划分与仙界大至相同。最底层地自然是那些平民,这些人要从练气开始一直修炼到度劫。度劫之后分为天魔、魔王、魔尊、玄魔乃至魔神!”

    他双目之中再次闪过仇恨的目光,狠声说道:“每个境界分为九级,只有到了魔神之境才是真正的魔界至尊!整个魔界在我被封印之前共有五位魔神,如今……恐怕只有四位了!”

    “魔界怎么会有平民?这么说仙界也有平民存在了?”听到血魔的解释,他微微诧异的抬起头来,本以为只有凡间才会有平民的存在,却不想这魔界,高高在上象征着权利和地位地界面也会有平民的存在!

    血魔淡淡点头,面上露出讽刺的神色。嘲笑道:“魔界和仙界都有平民的存在,这里原本便是那些平民的地盘。只是被他们强行占有罢了I怜千万平民沦为这个界面最下等的阶层,不但受到那些魔者的歧视,甚至还要被压迫着去采矿!”

    邓扬面色微变随即又平静下来,弱肉强食,哪里都一样,沉默片刻,轻声问道:“五大魔神当初应该有你一个位置吧?其他四大魔神都叫什么?”

    似乎被他说到了伤心处,血魔双目赤红,面色极为愤怒,恨声说道:“哼!自然有我,如果不是刑天和长风两个小人暗中害我,岂能沦落到如此地步?”

    说罢,狠狠地一拳击在石头上,鲜血顿时迸出,点点血滴如同绽放着的红色花朵铺在了光洁的石面上。

    血魔仿佛没有感觉到疼痛一般,又似乎完全沉浸在仇恨的回忆之中,阴狠飘渺地声音不断传入邓扬的耳中:“当年我地修为在五大魔神之中是进境最快,同样也是最高深的,也正是因为我修为绝顶,所以没有提防刑天和长风,最终被他们卑鄙的暗算封印……刑天,长风,你们等着,待我恢复全部修为定取你们性命!”

    一阵强烈的山风猛然吹起,血魔英俊的脸上露出无尽的恨意,遥望着正西方虚空。

    邓扬听得一阵郁闷,问了半天,这个老妖怪却始终满脑子仇恨,也没有说出另外两个魔神是谁!望着血魔一副吃人的模样,不禁摇摇头,沉声叹道:“即便是你的修为全部恢复,恐怕也无报仇!千万年,刑天和长风两位魔神修为定是大涨,再说,你孤身一人又如何能够敌得过人家的千万属下?”

    血魔闻言一怔,随即面色大变,咬牙切齿的说道:“我定会让他们为当初暗害我封印我付出代价,哪怕神魂俱灭,我也要拉着他们一同陪我!”

    看来血魔已是将这二人恨到骨子里去了,邓扬无奈想着,面上露出严肃神色,郑重说道:“我不管你如何报仇,这些都是我离开魔界以后的事情了,同样我也不会参与进来!”

    望着血魔渐渐黯淡下来的神色,他沉声说道:“只是如今我们力短时间是无恢复了,我希望你要记得承诺,不要冲动去报仇连累了我!”

    邓扬心知血魔定不会放弃找魔神报仇。生怕这个老家伙一时冲动,反而连累自己命丧魔界。所以语气极为郑重!

    血魔默然片刻,同样沉声答道:“放心,我等了近十万年,又岂会在乎这短短百年时间,只要你履行诺言,待你离开魔界之前送我一滴精血。我定不会胡来!”

    “好,就此一言为定,老家伙,如果我发现你敢骗我,我会立刻掐死你!”一说到精血,邓扬心中就极为郁闷,一滴精血相当于他百年的修为,虽说不算什么,但就这样被他敲诈了去,实在有些不甘心。不禁恶狠狠地说着!

    血魔没有答话,默默站起身来。便带头向山下走去!

    邓扬也随之站起,像是想到了什么,忽然大声说道:“你要改个名字,否则别人问起,我总不能说你叫血魔吧?”

    略微自嘲笑道:“如果这样,还不如现在就一头撞死了痛快。省的被他们察觉后受你连累!”

    血魔前行地脚步微微一滞,沉默良久,才轻声说道:“萧远!”

    ……

    无极城依山而建,除了一条大路通向西方之外,偌大的城四周皆是高山,黑色方石累积的雄伟城墙远远望去气势极为庞大,将无极城的西面全部护住,城墙上来回行走着身着重甲的士兵,一派人间气象。

    邓扬凝视着眼前占地极广的城,比庆澜大陆任何一个城都要大上许多地无极城如同一头远古巨兽一般。远远地便散发出苍老而悠远的气息,高大厚实的城门大开。透过长长的甬道,可以看到城内人来人往,好不繁华!

    “我说老萧,你怎么会这么了解魔界?”沉默半晌,邓扬拍了下血魔的肩膀,眸子中带着好奇的神色轻声问道,按照血魔

    他在魔界可是高高在上的至尊级人物啊,却怎么会知座无极城呢?

    血魔面色闪过一道不自然的神色,扭了扭肩膀,挣脱了邓扬的手臂,显然不适应被他拍着肩膀的动作,冷声说道:“这里是我曾经潜修地地方,也曾经是我管理的地方,我又如何不知?”

    ……

    邓扬愕然,暗想这老妖怪怎地经历如此复杂,摇摇头不再言语,领先向城内行去!

    血魔也不再说话,长叹一口气,随着邓扬向前走去!

    “站住!缴纳入城税!”刚刚跨过大门,长长地甬道中站了近百名全副武装的官兵,手中兵器闪着白亮的光芒,杀气腾腾挡住二人!

    邓扬微微一怔,不由得张口问道:“入城税?难道入城还需要缴纳税钱?”却见血魔不知从何处掏出两块下品灵石,满面笑容的说道:“官爷,我这儿子不懂规矩,请您多多见谅才是!”

    说罢,将两块下品灵石递上,又极为隐秘地从衣袖中另拿了一块中品灵石塞入那看似领头的官兵手中!

    邓扬瞪大双目,死死地盯着血魔奸诈的面容,恨不得一拳把他地头立刻打爆,这个老家伙竟然占了自己这么大的便宜!

    只是此刻明显不是动手的时机,紧紧握着拳头心中琢磨着该如何教训他一番!

    见血魔如此有眼色,那领头将中品灵石塞进口袋,面上露出一丝笑容,官味十足的说道:“嗯……不错!官爷我很开心,喏,这是我城卫府的通行令牌,以后可以自由出入城门!”

    血魔卑微的笑着接过令牌,随即又隐秘的塞了一块灵石过去,媚笑着点头向前走去!

    邓扬张大了嘴巴,呆呆地跟在血魔身后,被占了便宜的怒火此刻完全被血魔这幅卑微的表情所代替,瞠目结舌的跟在他身后,心中怎么也不敢相信横行魔界横行凡间地万年老妖怪竟会如此低声下气的跟一个凡人媚笑着!

    而血魔则毫不理会邓扬地吃惊,依旧佝偻着身体如同凡人一般,随意的走上街道!

    穿过长长的甬道后,一道天光立时将眼前打亮,只见一条极长极宽的街道横立与面前,街道两旁商铺林立,路旁还有许多摆着小摊的平民在叫卖着!

    而甬道两旁则是两条幽深平整的小路绕着城墙向前延伸,不见尽头!

    “老家伙,竟敢占小爷的便宜,你活得不耐烦了?”邓扬蹩着眉头,恶狠狠的在血魔耳边说着,双目不断向四周打量,如同普通行人一样自然。

    血魔淡淡一笑,也不断向周围打量着,压低声音说道:“不要写这些平民官兵,如果他们手中的信号一旦发出,你我二人恐怕此时已是魂灭此地!”

    这时一队官兵横冲直撞从街道中央走来,血魔连忙拉着邓扬,二人就装作恭敬的站在路旁,待官兵走过,才缓缓向前行去。

    “无极城中住着数千名修魔者,单单是城主的护卫便有数百人,想想如果刚刚我不这样做,后果会如何?”血魔眼中闪过一丝狡黠,英俊的脸上看不出丝毫紧张的模样!

    “那你也不用冒充我父亲吧?再说我们外表看起来极为年轻,这般说怎会让人相信?”邓扬极不甘心,血魔是谁?是自己的敌人,如果有机会还是要杀了他的,如今人没杀,这个老家伙却先占够了自己的便宜,叫他如何甘心?

    血魔摇摇头,嘲笑道:“似乎……进入元婴期后的修炼者容颜不老吧!”不再理会邓扬,快行几步向前走去!

    ……

    邓扬心中大骂,但见血魔向前行去,也只好憋着一肚子气,心中思忖一会该如何教训他,闷闷的跟了上去!

    既然进入魔界就要按照魔界的规矩办事,同样,进入了凡人居多的无极城,自然按照凡人的方式生活!在血魔轻车熟路的带领下,二人沿着宽敝的街道前行一里,向右一转,便站在了一处客栈前!

    无极城的建筑不同于庆澜大陆,这里的房屋皆是由巨大的青石垒造,似乎是用力建造,除了城主府外,所有的房屋都是一模一样!

    墨绿色的青苔长满了墙面和青石铺就的路面,街道上行人很多,但却都极为安静,即便是讨价还价也都是悄声说话,生怕惊动了什么一样!

    这家客栈也同庆澜大陆甚至是修真界不同,幽深的巷子中一条笔直的道路通向这里,竟是没有大门,也没有名号!

    “想不到十万年没来这里,无极城竟然一点变化也没有啊!”站在巷子口,血魔沧桑的打量着周围,最终将目光放在这客栈的院子中!

    邓扬心中也颇为奇怪,按道理说一座城,即便是百年也会有些变化,可是如今见血魔一副回到自己家的熟悉模样,让他有些摸不着头脑!

    既然无极城凡人居多,那么凡人总是有寿命限制,一旦终老死去,那他所居住的房屋又岂会没有任何变化?再者,一家商铺或者客栈无论如何也不能经营数万年之久吧?

    “不用惊讶,这便是无极城的特色了!”似乎猜出了邓扬的疑惑,血魔感叹道:“这里的房屋都是我派遣手下用魔元力从数百里外的大山中采来青石建造而成,整座城市所有房屋构成了一套复杂的防护阵,既能防止外敌进入,又能保证所有的房屋受灵气滋润万载不腐!而这里的一切都是不能变化的……看来这历任的城主都严格地执行着我当初立下的规矩啊!”

    说罢,摆摆手,无比感叹的从巷子中步入到这没有门的大院之中!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