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重振士气


本站公告

    第【160】章重振士气

    邓扬在空中蓦地暴喝一声,布满了金光的右拳顿时出影,每道光影都击在龟甲兽背上中心位置,击在了同一个地方!

    众人只听到‘噗’的一声,绿色的液体猛地从龟甲兽的后背喷出,形成了一道数十米高的绿柱,看起来极为壮观漂亮!

    而邓扬则脸色苍白落地,右手已是血肉模糊,虽然有龙力始终保护着,但龟甲兽背上的甲壳实在坚硬,瞬间击出数百拳的冲击也使得他右手经脉眼中受损!

    千落雪连忙扶住略微有些过度而摇晃的他,一颗香气四溢的丹药便送到他的嘴边,邓扬嘴巴一张,立即吞了下去,也不理龟甲兽如何,径直盘膝坐地调息经脉。

    ‘嘶…嘶…’仿佛漏气的声音从龟甲兽伸的极长的脖子中传出,它的嘴巴也张的极大,似乎喘不过气来,不停的发出这种古怪而诡异的声音!

    小杰等人一脸紧张地死死盯着它那仍在喷着绿色液体渐渐扩大的绿色圆柱,也张大了嘴巴心中只有一个想……邓扬的强悍的太过变态!

    其实邓扬刚才在瞬间击出数百拳并不算什么,这一点除了木头以外,甚至连千落雪都可以做到。只是如果敢于对着连天怒一刀都砍不破的坚硬甲壳瞬间击上百拳……

    小杰摇摇头,心中咋舌道:“打死我都不会这么做的!不待百拳打完,自己的胳膊连同手掌恐怕早已成为了一堆肉泥了!”

    想到这里,不由得多看了两眼一直坐在地上调息着的邓扬,目光中闪过一丝钦佩和一丝复杂的神色,这家伙进步太快了!他心中暗暗想着,如果能够招揽到纾解大魔手下,那么卢彦宫的实力定会大增,而他自己也会因为举荐有力受到大魔的奖赏吧!

    但打量了一眼守在他身旁的千落雪后,小杰努力摇了摇头,将这个想甩出脑海。单单凭着邓扬如此强大的实力和日益千里的进步速度。他需要投靠别人吗?

    恐怕只有无魂大魔神才能够使得他心甘情愿臣服吧!

    轰……随着一声巨响,漫天灰尘掀起,使得原本便灰暗无比地森林中看起来更加模糊和阴森,再不去想这不切实际的招揽,小杰挥动着衣袖,将灰尘全部吹到前方那一片他们还没有去过的森林之中!

    周围再次清晰起来,肉眼可见那龟甲兽此时已是僵死多时,背上的绿色液体也越来越低,顺着青灰色的甲壳汨汨流下。再不复刚才那壮观的血柱景象。可怜这防御力极其强大的龟甲兽竟然被邓扬以如此变态的方式杀死,如果它的身体在邓扬拳头击上之时哪怕能够挪动半米距离,如今也不至于到了这般地步,也正是因为邓扬那强悍地变态的身体及本身龙力深厚强大,才使得它没等躲避便被他干掉!

    血魔阴沉着脸望了邓扬一眼后,冷声说道:“胡杰,你四人去给我把这龟甲兽的甲壳剥下来。老子要拿它炼套盔甲,这般硬的东西练出来的盔甲一定坚硬无比!”

    小杰四人闻言不禁面面相觑。勉强点点头,缓慢地向嘴巴尚在一张一合的龟甲兽旁小心走去。心中皆苦笑着望向倒在地上的庞然大物,微风吹来,一股奇臭无比地味道传入四人鼻中,小杰等人差点呕了出来!

    问到看到龟甲兽那恶心的模样。饶是他们见多识广,满手血腥也不禁眉头大皱,心中暗骂这龟甲兽为何不带点香气,这般腥臭简直能把人熏死!

    血魔他们是万万不敢骂地。虽然至今仍不知道血魔的真实身份,但解大魔在离去时曾经慎重严肃地交代他们一定要用自己的性命保护好老祖。加上平日里血魔自身无意间散发出来的气势和日常行事,小杰几人再笨也能猜到分毫。

    更何况连纾解大魔都要恭称‘老祖’的人物,能是普通人吗?

    运起魔元力,闭住呼吸,小杰四人每人占了龟甲兽一方,同时低喝一声,手中宝泛起各式各样地光芒由龟甲兽张大的口中进入到它的体内,如同绞肉机一般,龟甲兽那‘娇柔’的身体顿时化为一道道血丝纷纷从坚硬地甲壳之中向外飞出,每每飞出半米就立即被强劲的力化为了飞灰随风消逝,不到一顿饭的夫,龟甲兽的本体就只余这个从前可以看到后面的甲壳留在原地。而它的此时已是全部化成了灰烬,消失于灰蒙蒙的空间之中。

    恰在此时,邓扬也调息完毕,长啸一声,盘坐在地上的身体猛然拔起,挥动了一下完好如初的手臂,在空中潇洒地转了个圈才落到千落雪身旁,满脸惊讶地望着胡杰四人。

    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又或许是因为这龟甲兽是邓扬杀死的,众人根本就没有权利进行处理,小杰四人纷纷垂下头颅,眼中闪过一丝赭色!

    而血魔却不理会几人在想着什么,嘟囓了一句,快步走到那厚重的甲壳旁,手中戒指一闪,那甲壳顿时失去了踪影,被他收入了储物戒指中了!

    “邓扬,老子要了这壳子炼制盔甲,你没有意见吧?”他骂骂咧咧说道:“如果老子力还在,哪里还需要炼制盔甲用来防身,哼!待我寻到混沌石……啊,混沌石!”

    正说着,被他收入戒指中的甲壳原来所在的地面上猛地升起一道灰色光芒,拳头大小的光芒一闪即没,向着树林深处方向飞去!

    血魔连连跺脚,看到胡杰等人依旧傻愣愣的望向那灰光消失的望向,不由得破口大骂:“你们这帮小子还愣着做什么?快去追!”说罢,每人上狠踢了一脚,硬生生将四人踢了出去!

    而邓扬和千落雪则微微一怔便早已消失在前方,寻找了这么多天,好不容易才发现混沌石的踪迹,他们岂能如此轻易放过。

    见众人都飞速追去,他一把扛起仍在昏迷之中的木头,低喝一声,身影向前奔去!

    邓扬一手拉着千落雪,一手着天怒风驰电掣紧追在灰光后面。两旁树木倒退,渐渐成了模糊一片。那灰光仿佛有灵智一般,察觉到后面的风声,竟是猛然加速,如离弦之箭一般一下子便将张天扬和千落雪甩出了老远。

    邓扬见此,不禁低声咒骂了一句,龙力突然在体内强力运行一周,身体顿时化为一道虚影向前追去!

    嗖……

    就在他拉着千落雪追出百米的时候,右侧突然传来一道极为凄厉的破空声。黑色光芒倏然袭到他的身旁,使得他仓促下差点抵挡不住!

    竟然能够侵入身体百米之内而不被自己时刻放出的神识发现,这人一定修为极高!邓扬放开千落雪的柔荑,心中暗自一凛,但脸上却不动声色的低喝道:“是谁?滚出来!”

    滔天地声浪顿时将他右侧百米内的树木全部折断,同时也将胡杰等人吓了一跳,纷纷站在张天扬的身后。双目警惕的望向四周!

    ……

    邓扬仔细的搜索着附近,竟是没有丝毫人影出现过的痕迹。不由得心中骇然,看来这偷袭自己的人修为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略微沉思一下,沉声说道:“小杰,你四人继续追踪那混沌石,我和落雪带着老鬼随后跟来!”

    见邓扬魔尊级的修为都无发现丝毫痕迹。小杰等人自是也发现不了,听到邓扬言语,连忙点头,身影一闪。便向前继续追去。

    被这突然出现地偷袭打扰,混沌石早已不知去向,待邓扬带着血魔等人赶上时,小杰四人正皱着眉头四处搜索着,显然没有寻见那灰色的光影!

    血魔恼怒的扫了小杰一眼,却也心知不怪他们,只得无奈的长叹一口气,垂头丧气的坐在一颗大树的下面,再也没有说话的兴致!

    “邓扬,刚才那人地力非常高!”千落雪眉头紧蹩,面带忧虑的说道:“看来他是故意扰乱我们,不想让我们得到混沌石!”

    邓扬点点头,面色微微黯然,轻声叹道:“刚刚偷袭我地不一定是人,你体内的银龙不是说这里有着许多无想象地强大存在吗?或许是怪兽也说不定!”

    说着,一股抑郁之气从胸口升起,心中思量,如果不是人,那就郁闷了!堂堂的人竟然还没有一只怪兽修为高,这是自信越来越强大的张天扬所不能接受的,同样也是众人所不能接受地!

    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小杰等人面色都带着一丝难看。几人都是魔者中的佼佼者,千百年苦修下来,自以为已是步入了高手行列,如今却连一只偷袭的怪兽都发现不了,这对他们的自信心造成了严重地打击!

    见气氛渐渐沉闷起来,邓扬强打起精神,沉声喝道:“我不相信怪兽的修为会超过人,哪怕它们现在比我们强大,也不过是千万年累积沉淀下来的结果而已,我们人类乃是万灵之长,区区怪兽,总有一天我们会超越它们!”

    看了一眼垂头丧气一脸郁闷坐在树下的血魔,他面色一沉,责骂道:“亏你这个老家伙曾经还是霸绝四方的豪雄,如今受了一点点挫折便摆出如此颓唐姿态,还不赶紧打起精神,找到混沌石,小爷还要回家!”

    不得不说,邓扬的一番话语的确起了不小的作用,听到他的话后,众人皆面色一振,纷纷打起。

    “回家……回什么家?我的家在山里……很深很深的大山里面!”忽而从血魔身旁传来一道呻吟,一颗大头从他的身后探出,一脸迷惘的模样仿佛刚刚睡醒一般!

    邓扬侧头望去,正是刚刚舒醒过来的木头,见他此番模样,不由得一怔,随即失笑着摇摇头。

    而胡杰四人也是面色古怪,似乎想笑却又不敢笑出声来,只得苦苦忍耐一般,憋得极为难过。

    千落雪则面带惊喜,失声叫道:“木头,你醒了,快运查看一下,你的身体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

    木头一愣,随即默默运起,听话的在体内循环一周,茫然的摇了摇头:“落雪姐姐。我的身体没有不舒服的地方,只是……”

    他的面色带着一丝奇怪,一丝惊喜,又有一丝迷茫的说道:“我好像直接跨越了合体期,到了度劫初期了!”

    ……

    “啊……”众人沉默半晌,千落雪忽而尖叫着跳了起来,大喜道:“你突破了?直接跨过了合体期?太好了!”

    说着,身影一闪便来到木头身旁,一道银色龙力从她的手中射出。毫不费力地沿着他地肩膀进入到他的经脉之中。

    只见他体内和他一模一样的小人全身毫光四射,一道道粘稠至极如同水银一般的魔元力在经脉中缓缓流动,每运转一圈,都会壮大一分。

    那长的和木头一样的魔婴也张开柔嫩的嘴巴,一吞一吐将进入到他体内的天地灵气转化为精纯的魔元力流入丹田之中!

    千落雪那清澈地眸子越来越亮,一只手搭在木头的肩膀上,心中极为高兴。木头身体内的情况此刻极好,只看那栩栩如生的魔婴和隐隐的一道虚影漂浮在魔婴身后。便知道他已经初步凝聚了元神,达到了度劫初期。

    想到木头没有受到心志被夺的伤害。千落雪兴奋的都要上去亲他一口,她一直担心地事情没有发生,郁积在她心头几天,使她极为难过的预想最终没有化为现实。这是多么令人振奋地事情啊!

    邓扬也一脸微笑望着雀跃的千落雪,心知她此时高兴异常,自然也为她地高兴而高兴着,只有血魔不屑的撇撇嘴巴。低声不满嘟囓着:“不就是度劫初期吗,老子一拳就可以打的他形神俱灭!”

    胡杰四人一阵无言,心中暗想这老祖也真是脾气怪异,愣是跟一个孩子较什么劲啊!木头在他们眼中无非就是个孩子,听到血魔的言语,不由得都哭笑不得。

    兴奋了好一阵子,千落雪才面色微红跑到邓扬身旁,小心翼翼地看了他一眼,见他没有异色,才微微吁了口气。如今她心中邓扬所占据的位置越来越重,同样对于邓扬也越来越关注,所以生怕他见到自己如此兴奋的模样而不高兴!

    望着千落雪的可爱模样,邓扬微微一笑,对着木头说道:“木头,你如今修为大进虽是好事,但也正因为如此,也是一件不利于你修炼地事情!”

    他话中的含义很明显,除了木头以外,在场的众人皆是修炼老手,自然毫不费力的便理解了。木头原本的修为太低,加上他虽然道心通彻,不沾一丝杂物,一直以来修行速度都极快,就造成了根基不牢的问题出现!而这次修为大涨,自然的,他的根基会变得更加虚浮,如果不能眷进步,便会向当年田语轩一般,遇到一点小问题就控制不住身体中那强劲无比的力,严重的甚至爆体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而木头的资质也确实不凡,略微思考一下,就明白了邓扬话中的含义,一脸认真的说道:“木头一定会控制进度,打好基础再继续修炼下去!”

    孺子可教也!邓扬暗中点点头,对这个虽然憨厚但领悟力超强的家伙第一次有了些许好感。

    血魔此时也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根本不存在的灰尘,面现不耐望着邓扬等人,沉喝道:“不要啰嗦了,抓紧时间上路,我们早些寻到那混沌石,早些离开这鬼地方!妈的,连一丝阳光都见不到,真是难过!”

    邓扬轻笑颔首,不再言语,与千落雪对视一眼,猛地运起龙力,身体化作一道道虚影出现在众人前方。身后血魔等人紧紧跟随,清凉的微风拂面而过,被木头一打扰,众人磨灭的士气顿时高昂了许多。

    就连那原本有些灰绿的高大树木在他们的眼中也显得生机勃勃,再不复刚刚进来时的那般诡异模样。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