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离开魔界


本站公告

    第【164】章离开魔界

    他们到底有没有进入那迷雾森林啊,这已是整整半年却依旧不见有个鬼影子从那里出来,难道他们一直不出来我们便始终守在这里吗?”一名中年汉子满脸气愤地望着面无表情的于艳红,没有一丝头发的光秃秃的头顶上竟然绣着一直展翅腾飞的老鹰,在阳光照射下,那老鹰的头部闪烁着诡异的光芒,仿佛一对眼睛正在望着猎物一般锋利。

    只见他提着一把黑色小刀,轻轻的刮着没有一丝头发的头顶,将他那光亮的头皮刮得红亮红亮地,轻声嘀咕道:“谁知道他们是不是早已死在里面了!要知道这迷雾森林中除了大魔神外,可是从来没有人能够活着走出来的!”

    他这一唠叨,身旁的其他人也纷纷接言,纷纷抱怨着,毕竟即使是魔者,整整半年在这里守候着也不好过,连修炼都无专心!

    只见另外一名长相阴柔的白面男子猛地大声向一旁闭目修炼的于艳红问道:“于左使,我们要在这里等到什么时候?老子可是还要回去陪着我的那些美姬呢!那帮小荡货一日没了男人解火便胡乱作为,老子可不想被她们戴上了大帽子!”

    众人闻言,皆哈哈大笑起来,有的人高声叫道:“你这条淫蛇是自己的馋瘾犯了,想要回去找你的那些姘头解馋去吧。就凭你手中那些小娼妇,有哪个男人敢和她们胡作非为啊,那可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小狐狸精啊!哈哈……”

    那白面男子右手轻轻抚摸着下颚,故作深沉道:“老子岂是如你王顺天那般胡搞,名叫顺天,其实天早就被你给逆反了!你不是也养着数百名女宠吗?妈的,一个个拴着链子挂在脖子上,你也不懂怜香惜玉!”

    说罢,还瞥了一眼依旧闭着眼睛,仿佛对他们的对话毫无所觉的于艳红,轻声嘀咕道:“于左使比起我家里的那些小贱人可是漂亮多了!”他嘴角露出一道古怪的笑容。色迷迷的眼睛顿时瞄向于艳红胸间,不由得吧嗒下嘴巴!

    “给我闭嘴!”

    忽而一道冰冷至极的女声传来,众人皆面色古怪的闭上嘴巴,但脸上明显地抽搐显示着这道女声并没有真正给他们带来什么危机感,反而是觉得好玩才听从的闭嘴!

    于艳红那桃花般的面庞此时宛若挂上一层冰霜般,双目恨恨地盯着依旧用那色迷迷的眼睛望着自己的白面男子,冷漠说道:“白面蛇,如果你想走,没人会拦你。还有你!”她那秀气的手指指向最先发出牢骚的光头男子:“秃鹰,大魔让你们守在这里,谁想离开那就请自便!我是绝对不会阻拦你们的!到时候大魔找上门去,不要怪我于艳红不讲同道道义,一切都是你们自找的!”

    听她提起大魔,众人不由得噤若寒蝉,纷纷缩回头去。谁都知道大魔一旦发起怒来地下场,没有人敢轻易尝试去触怒他!

    那个被成为白面蛇的白面男子闻言。眼中闪过一道愤怒的神色,不屑的说道:“于艳红。有本事不要拿大魔来压老子,我白面蛇害怕大魔,可是却不怕你!来来来,让我们单打独斗。看看你于左使有何本事统领我们这些魔尊!”

    听他言语,众人皆面现不屑望着于艳红,纷纷鼓噪道:“于左使,你可是大魔身旁的红人啊。按理说你的修为可是不会太低,就与他白面蛇比试一番,教训下他吧!”

    那个光头男子也大声说道:“我们魔道可是实力为尊啊,于左使凭着漂亮的脸蛋便这么快就爬升到了大魔身旁,相信修为也会和脸蛋一般出色了,教训他!”

    “对,教训他!”所有人一齐大声呼喝着,声音传出老远。

    于艳红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极为精彩!耳中不断传来一众人鼓噪地声音,加上白面蛇面现不屑望着她,使得她大为气愤,差点就忍不住答应与之打斗一番。

    可是,身为女子天生的缜密心思却让她不敢轻举妄动,她如今只是个七级魔王,虽说在魔界之中算不了什么,但以女子之身在短短千年时间便修炼到如此程度也甚为不易。感受着白面蛇身上不断散发出属于强者地气势,魔尊的气势,于艳红不由得面色极为难看。

    她心知这些人都是修为较高桀骜不驯地魔者,这番闹腾无非便是寻个理由教训她一番而已。毕竟这些人中属她的修为最低,却偏偏被大魔任命为这些人的头领,而这些人自是心中不服。这些日子来,他们每日都要寻些事情与她为难,只是没有今日这般激烈而已。

    望着身旁近三十名魔者面色兴奋地鼓噪着,于艳红真恨不得上去将他们全部干掉,可是,她没有那个实力!这些人之中她的修为最弱,也只能是强自忍耐!

    想到这里,她极为怨毒地望了白面蛇一眼,突然换作一副盈盈笑脸:“小妹自知修为不如白面蛇大哥,这比试还是算了,如果各位想要离开,自行离开便是,小妹绝不阻拦!”

    见她如此模样,一群人不由得皆是一怔,面面相觑片刻,不禁大为扫兴地向一旁走去。白面蛇和秃鹰也轻声嘀咕着:“这臭娘们还挺识趣,妈的,竟然没有教训到她,算她走运!”

    于艳红肺子都要气炸了,双目恨恨地盯着二人转身离去的背影,真恨不得手中有把神器立时扑上前去将二人干掉。

    ……

    又过了半日,魔界的晌午时分太阳极毒,即便是在这秋日里也毫不例外。三十名魔者纷纷坐在树荫下,避着烈日地照射,有一茬没一茬的互相聊着女人,聊着进入森林中的那些毁掉无极城根基的凶手们!

    虽说魔者本身的修为早已过了寒暑不侵的地步,但是能够节省一分力自然不会浪费,白面蛇坐在一颗大树下面,双目怔怔地望着天上的酷日,轻声骂道:“也不知道那些人能不能活着出来,天魔神保佑,一定要让他们活着出来!”

    一旁秃鹰摸了摸光亮的脑门,望着白面蛇一脸怨怼的模样,不由得疑惑道:“老蛇。你求天魔神保佑他们做什么?这些人可是毁掉天魔神成

    极城的凶手啊!”

    “你个笨蛋!”望着秃鹰满脸迷惑地样子白面蛇泛着青光的拳头击在了秃鹰厚实的胸膛上,发出沉闷的砰的一声:“老子祈求天魔神保佑他们能够出来,就是为了让我亲手折磨他们!让老子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受了半年罪,不好好招待他们一番,怎么能解我怨气!”

    秃鹰恍然大悟,也一脸凶狠的说道:“没错,妈的,害得我在这里守着,连个娘们都没有。一定要好好折磨他们一番!”说罢,扫了一眼面无表情的于艳红,低声说道:“她应该不算娘们吧!”

    白面蛇面露嘲笑,随即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狞笑道:“听说他们之中有个极美地娘们,待老子将他们捉住,玩过瘾后送给你玩玩!”

    秃鹰一愣。随即大摇其头,粗声说道:“我老秃不玩别人剩下的东西。又不是什么天仙可人,如果是仙子。与你一同玩玩倒是不错……呃!”

    话还没说完,只见正前方通往迷雾森林道路上的扭曲的空间突然一阵颤动,一行人从那里走了出来!秃鹰眼珠子差点凸了出来,嘴巴长张得极大。口水流出老长,喃喃道:“我日啊,真的是仙子啊!”

    说罢,狠狠一拳砸下。身旁传来一声惨叫,却是那白面蛇也正流着口水望着一行人之中的两个女人,没有留意秃鹰那硕大的拳头砸在他地大腿上!

    只见他双手抱着大腿根,另一只脚猛地伸了出去,顿时将秃鹰踢了个狗吃屎,嘴中狠狠地骂道:“***秃鹰,你他妈砸老子作甚?”眼睛却直直盯着那个手腕上带着一串银色铃铛,走起路来叮叮当当响个不停地极美女子,嘴边再次流出晶莹的丝线。

    秃鹰爬了起来,嘴中咕哝了一句,也自知理亏,并没有上前计较,继续双目泛光盯着那美若天仙地女子。却见那女子清秀的瓜子脸上笑起来带着两个深深的酒窝,细长的眉毛挂在明亮清澈地眸子上,可爱的小鼻子笑起来微微皱着,极为动人。

    于艳红闻到声音,也睁开眼睛,这一看不要紧,这行人不是大魔让她守着的那群人还能是谁!尤其是那个看起来很平凡,但笑起来却带着一股子让人害怕的邪气味道地年轻男子,于艳红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他那诡异地细针刺入到白方丹田之中的样子。

    还有那年轻男子身后的英俊男子,此时的他看起来更为英俊潇洒了,一举一动之间带着无穷的魅力,仿佛能够吞噬人的目光一般的深邃眸子让人不敢直视!

    “他们就是大魔交代要擒住的人,就是他们将无极城的根基给毁掉了!”于艳红蓦地尖叫一声,声音中充满着惊慌失措,因为她看到那个年轻人那邪气的眸子正望向自己,他的脸上挂起了一丝古怪的笑容!

    她一脸惊慌地望着年轻男子,尖声道:“快点给我杀了他,他叫邓扬,是他杀了白方师兄的!”

    不错,那个笑起来带着一丝邪邪的味道的青年男子正是邓扬,而他的身后自然是千落雪众人。在他没有走出那扭曲的通道之时,便已经发现了有三十人在森林外面守着,尤其是当他第一个跨出那令人恐惧厌恶的通道时看到于艳红那熟悉的桃色脸庞,心中便已经猜想到是那个毕方大魔派来追杀他们的人。

    只是,他并不担心。脸上挂着招牌式的邪气笑容,淡淡打量着这些看起来应该是上水宫的精英们,笑道:“劳烦众位等了这么久,在下实在心中难安啊!”

    说罢,径直朝着这些人走了过来,每跨出一步,便是百米距离,给人的感觉甚为诡异。

    眨眼间,他就站在了于艳红一行人的面前,眸子中带着一丝玩味望着三十人面色各异杀气腾腾的魔尊级高手。

    “你便是那毁掉无极城根基的凶手?”白面蛇缓缓站起身来,再次瞟了一眼千落雪那全然不带一丝烟火气的面容,闪过一丝贪婪的神色。

    邓扬仿佛没有看到他的表情一般,轻笑道:“不是毁坏,是无意中破坏了无极城的根基,邓扬心中实在愧疚啊!”

    血魔等人紧跟在邓扬身后,见他言语。也不插言,皆安静地立在一旁,似乎在看戏一般,任凭他微笑着与白面蛇说着话语。

    能够修炼到魔尊境界的魔者哪个不是人老成精地人物,看到邓扬等人见到他们脸上依旧极为平静,并没有露出丝毫惊慌失措的表情,便感觉到事情有点不太对头,纷纷暗中运起魔元力,提高了警惕。

    白面蛇听到邓扬的话语。不由得硬是强迫着自己的眼睛从千落雪的面上转了过来,望着邓扬那淡定的表情,略微诧异道:“见到这些魔尊在此,你难道一点都不怕吗?我们可是专门等着你们出来,擒拿你们来了!”

    邓扬嘴角微微翘起,眼中闪过一道戏谑的光芒,似乎很是惊讶的说道:“哦?原来你们是专门等着抓我们的。我还以为你们是听闻我们将要离开这里,专门来送行地呢!”

    他拍了拍自己的胸膛。好笑的说道:“见到这些魔尊,我……为何要怕呢?”

    于艳红在邓扬站在她的面前时。面色一直极为冰冷,眼中闪着惧意,不知在想着什么。如今听到邓扬戏谑的声音,想起白方的惨死。不由得尖声怒喝道:“邓扬,你杀了白方师兄,我要杀了你为他报仇!”

    白面蛇一把拉住蠢蠢欲动的于艳红,低声喝道:“臭婆娘。不想死滚远点,少来挡着老子地好事!”猛地给秃鹰打了个眼色,秃鹰会意将一脸激愤的于艳红拉到一旁,双手紧紧箍住她那起伏地胸膛,硬是不让她冲上来。

    “扬兄看起来年轻的很哪!也似乎……有些过于自信了!”白面蛇上下打量着邓扬,眼中闪过一道警惕地光芒,口中却淡淡的说道:“你们这些人中只有你一个魔尊级,难道你一人可以对付的了我们二十多名魔尊吗?”

    看来白面蛇在这些人中的地位着实不低,虽说平时打闹嘻嘻毫无顾忌,但是一旦到了关键时刻,他一

    却没有人插言。

    “我看不如这样吧,扬兄破坏了无极城地根基,这罪名是难以逃脱了!即便是到了大魔神那里也是死路一条!不如你自裁吧,只要你死了,你的朋友们都可以活下去!”望着千落雪那沉鱼落雁般的面容,他忍不住舔了舔略微干燥的嘴唇。

    “放屁!白面蛇,我们是纾解大魔地人,你敢将我们如何?”小杰见白面蛇如此嚣张模样,再也忍不住愤怒,猛地站在邓扬身边,怒声骂道:“如果你们敢动天扬一根汗毛,我保证纾解大魔定将你们轰成肉泥!”

    “嗯?胡杰,你不好好在卢彦宫做你的缩头乌龟,跑到这里作甚?奇怪了,迷雾森林里竟然能够活着出来,你这家伙还真是命大啊!”见小杰站了出来,秃鹰随手将于艳红撇到一旁,还顺便在她那高耸的胸脯上狠狠摸了一把,气的于艳红双目通红!

    他闻着手中似乎带着于艳红体香的香气,一脸蔑视的望着气的全身发抖的小杰,桀桀笑道:“怎么,你想和老子干一架?凭你一个小小的魔王,老子一只手就可以像捏小鸡一样把你捏死!”

    “光头,你的脑袋真漂亮,借我玩玩吧!”张天扬伸手拦过气的想要上前拼命的小杰,目光示意他站到后面去,眼中闪过一丝杀意望着秃鹰。

    原本他并不想这么快便大战一场,在迷雾森林那鸟不拉屎的地方半年多除了蛟以外,还没有见过一个活人,好不容易见到这许多人,他还想好好和他们玩上一番!

    可是那光头竟敢侮辱自己的朋友!邓扬眼中精光爆射,望着油光铮亮的头顶绣着一只展翅的老鹰,心中杀意凛然。

    这许多年来,他的心中早已将这些人视为自己的朋友,就连血魔,如今只要不是关乎正道的事情,他也会尽其所能帮助与他。对待朋友,邓扬只有一个信念,敢于冒犯者,一律杀无赦!

    身影瞬间消失在原地,在那些魔尊还没有反应过来时。一声惨叫已经响彻四野,而邓扬则站回了了原地,用他那白皙的手正轻轻摩挲着尚自滴着鲜血的光头。

    只见那颗人头上,一双不敢置信的眼睛圆瞪着,嘴巴微微张开的样子可以看出,这秃鹰也是没有任何反抗的机会便被张天扬用鬼神莫测地手段扭下了脑袋。

    白面蛇以及他身后的一众魔尊级高手当场怔住,一脸骇然地望着面上依旧带着邪气笑容的邓扬,心中惊骇他是如何将魔尊级的秃鹰脑袋扭了下来,却没有受到丝毫抵抗!

    邓扬纤长的手指轻轻弹在光头上。发出铮铮的响声!一身白衣如雪,看起来极为干净的他此刻手中正手中抓着一颗尚自流血的人头,这幅情景极为诡异,让人望之不自觉的便是头皮发麻!自然也将白面蛇等人当场震住。

    手指弹在那鹰头上,极为清脆地响声在此刻传入众人耳中却是那般的刺耳,邓扬笑道:“这光头摸起来感觉不错,尤其是弹着的声音实在清脆。不错不错!不枉我费了一番心思!”

    此刻白面蛇等人望向他的眼神简直就像是看到了魔鬼一般,面上皆露出惧意。于艳红更是瞄了一眼刚刚还摸着自己胸脯占自己便宜的秃鹰。虽说刚才心中诅咒了他千万遍,但此刻见他死的这般凄惨。不由得胃里一阵翻滚,顿时跑到一旁呕吐去了。

    “现在你们谁还来阻拦与我等?”邓扬眉头微皱,随手将秃鹰的头颅抛向一旁,面色顿时冷了下来。寒声说道:“谁阻拦我,我便杀谁,光头就是你们地榜样!”

    说罢,径直向这群上水宫的高手之中走了过去。身后血魔也极快地跟了上去。

    白面蛇等人见他们过来,皆面现矛盾,阻拦吧,一时之间却是被邓扬那极为血腥地手段个镇住了,只看他如此轻易便将魔尊级的秃鹰干掉,谁敢保证一旦出手阻拦会不会被这看起来面带善良实则心狠手辣地家伙取了脑袋当球踢。

    可是不阻拦吧,毕方大魔派自己等人前来就是为了将这几人捉住,如今眼睁睁看着他们从自己身边走过,却窝囊地不敢出手,一旦被毕方大魔知道,那么这些人都要受到严厉的惩罚!

    于艳红恨恨地望着白面蛇等人,看到他们脸上的矛盾表情,心中大为快意,自己修为低下,回去无非是受到大魔的责骂而已,况且有那个人在一旁帮助自己,怎么也不会受到太大地惩罚。可是他们就不同了,这些隶属于毕方大魔统领的各地首领,回去后轻则被剥去权利,废除力,重则连命都会丢了!

    邓扬走的极慢,应该说是不疾不徐,他就这么踱着方步,每走到一个魔尊面前就笑着望一眼,直到那魔尊让开道路,才轻轻点点头,继续向前走去,仿佛一点都不担心这些人群起而攻之一般,就这么大摇大摆走着,极为嚣张。

    很快就行到了白面蛇面前,应该是白面蛇突然拦在了邓扬面前!二人并没有动手,白面蛇眼中闪烁着惊疑的目光死死盯着邓扬那冷冷地眸子,他只觉得这个年轻人所带来地压力使得他心惊胆颤!

    就这样,二人相互对望着,周围的魔尊们见此也纷纷围了上来……邓扬依旧面无表情,只是那双眸子中杀意渐盛!

    白面蛇被邓扬那没有丝毫感情的冷漠目光看的毛骨悚然,一道冷汗顿时从额头流了下来,感觉到越来越重的杀气传来,身不由主的向旁边一闪,让面色平静的邓扬走了过去!

    只是,紧跟在他身后的千落雪却敏锐的发觉他的脖子上已是布满了一层冷汗,而他的后背也渐渐渗了汗水,明显的一团汗渍出现在眼前。

    ……

    白面蛇等人最终还是没有阻拦,只是因为不知怎么搞得,那秃鹰双目圆睁的光头正放在他们面前。那带着不敢置信,带着极度恐惧的眼神似乎在告诉着他们,这个年轻人不敢惹,谁惹了,谁就死定了!

    眼睁睁看着一行八人的背影逐渐消失在远处,忽然传来了极为整齐的叹气声,众人一愣,面

    半晌,才犹有余悸地抹了把冷汗。

    “**!”白面蛇忽然大骂一声:“老子横行千年,从来没有今天般恐惧。就算见到大魔也没有这个年轻人给我的恐惧来的强烈!真他妈见鬼了!”

    众人默然,白面蛇所说的正是他们心中所想的。只是如今这年轻人,这些破坏了无极城根基的凶手就这么施施然从他们地眼前嚣张的离去,先不说丢了自己的脸面,单是大魔那里该如何交代都够他们头痛的了,不由得纷纷叹着气,心中暗自琢磨着该如何逃避大魔的惩罚!

    邓扬一行人刚刚离开这些魔尊的视线,便猛然加速,以极为疯狂的速度向前掠去。整整向南飞行了数百里,才放慢了速度。

    “他们没有追来!”邓扬落在地上,也不顾那地上满是灰尘,一坐在草丛中,解开衣襟,不断擦着冷汗,心有余悸地说道:“好险!如果刚才我不是用尽了所有龙力将那个光头干掉。这群魔尊一起攻向我们,此刻定是难以逃脱!”

    千落雪心痛地上前帮着他擦着后背上的冷汗。娇嗔道:“那你也不应该用那么恶心的方吓唬人啊,随便将那光头杀了便是。竟然还拿着人头在手中把玩!”说着,看了一眼邓扬纤长干净地手指,不由得打了个寒噤,嗔怒道:“以后不许再这么做了。恶心死人了!”

    邓扬嘿嘿一笑,也不言语,任凭着千落雪帮他擦着汗水。

    血魔满脸感激的看着邓扬,嘶声说道:“今次谢谢你了。如果没有你,我恐怕就要被迫暴露修为了。一个大魔神如果动用力,天地都会产生异兆,这样不待我的计划实施,就已被那两个家伙发现了!”

    小杰四人也是一脸赞同地看着邓扬,眼中皆闪过一道感激的目光。

    整整半年,血魔用那混沌石以及邓扬和千落雪的金银精血,在诡异的迷雾森林中已是完全恢复到了大魔神的状态,甚至比之从前犹有过之。如今地他,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即便是纾解和毕方两个大魔同上,也不够他一个巴掌拍地!

    要知道千万年来整个魔界一共就出了这么五个大魔神,相当于仙界的仙帝地大魔神乃是整个魔界最强的人物,同时也是整个魔界的统治者!天魔神已经成神,轻易是不会干涉魔界的事情,当然,有些事情还是会引起他地关注,甚至会给予一些小小的好处,比如……

    血魔已经成为大魔神的事情是不容置疑的,单单在迷雾森林中,已是成为大魔神地他散发出来的气势,就使得邓扬连吐了三口血!气的邓扬跳起来指着血魔的鼻子就是一顿臭骂!

    而小杰四人也在血魔成为大魔神时引发的天地元气变动后,被血魔将多余的魔气硬生生以秘灌入他们体内,只需要数年时间,这四人都将会达到魔尊境界,尤其是小杰,如今如果不是强自压着体内魔元力,早已进入了魔尊境界!

    邓扬点点头,坦然接受了血魔的谢意,双目直直望着血魔,轻声说道:“我已是完全履行了承诺,我希望你也能够在以后履行对我的承诺,同时,你如今便要发誓,无论你将来会否成为魔界的唯一主宰,都要帮我阻止魔界侵犯我修真界!”

    血魔面色一整,立即举起右手,极为严肃的发誓道:“天魔神以及诸神在上,我萧远…血魔老祖今日对天发誓,与邓扬结为永生永世的兄弟,相互扶持,永不背叛兄弟情义……只要我活着一日,便不会带人侵入凡间,侵入修真界,同样,我也会尽自己的力量来阻止其他的大魔神进入凡间……!”

    ……

    所有人都一脸震撼地望着血魔严肃的发着誓言,尤其是邓扬,在听到血魔第一句话后,就完全傻眼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如今这个已是堪比仙界至尊的家伙竟然会与自己结为兄弟,更加没有想到自己心中却没有一丝反感,反而似乎还有着那么一点点的……欣喜!

    而千落雪却是满脸笑容望着邓扬惊诧的脸庞,同样被血魔第一句誓言震惊的她,醒转过来后便是大喜!欣喜若狂!

    血魔是谁?以前可能对于邓扬来说,血魔并不算什么I是如今,在用了混沌石恢复了力,吸了二人的金银双龙的精血的血魔却是大魔神!魔界的至高主宰大魔神!

    虽说如今他刚刚恢复修为,尚没有适应这个已是失去了十万年的身份,但千落雪相信。凭着他的修为,凭着他地手段,不出千年,便可以完全将其他的大魔神重新踩在脚下!

    而到了那个时候,他还会认邓扬吗?他还会记得邓扬等人为了使他恢复修为,冒着生命危险闯入迷雾森林,极为艰难地与各种怪兽拼死相搏,伤痕累累的模样吗?

    如今血魔的誓言已是把邓扬放在了一个最好的位置,一个永远只受到保护和接受好处的位置。试想一下,有了这么个大魔神做后台,虽说在凡间,在仙界不会有什么好处,但是在魔界呢?

    况且即使在仙界,邓扬也一定会受到血魔的帮助的!千落雪转着她那漂亮的眸子,一丝邪恶地念头出现在脑海之中。嘴角闪过一道狡黠的笑容。

    天空之中蓦地出现一道红光,径直没入血魔的眉心处。这是魔界的最高誓约,是只有大魔神才能够发出来。才能够取得天魔神的认可的誓言。当然,如果违背了,即便是大魔神,天魔神也会将之打落凡间。使之再也没有机会回到大魔神的境界。

    可以说这个誓言是非常之重地,对于血魔来说,这道誓言简直就像一个紧箍咒,紧紧地将他锁在誓言的范围之内。一旦违反了誓言,结果就是永不超生!

    邓扬怔怔地望着满脸微笑地血魔,不由得回想起这许多年来他们不停争斗着,互相破坏着,互相愤恨着的经历,一股温暖地感觉蓦然从心中升起,面上同样展现出极为诚挚的笑容,没有丝毫邪气极为透彻的笑容:“大哥!”

    血魔眼中闪过一丝激动,猛地搂住邓扬,声音中

    悦的心情:“兄弟!”

    ……

    众人心情各异地望着这二人激动地神色,一股温馨的气氛弥漫于这草原之中。

    “老鬼做了扬哥哥的大哥,那我岂不是又多了位大哥了?糟了,以后不能再叫他老鬼了!”木头猛地叫了一声,面现苦色问向血魔:“老鬼,那我以后岂不是要叫你大哥了?”

    ……

    众人沉默半晌,双目直直地望着一脸苦闷的木头,忽然疯狂大笑起来!见众人大笑着,木头奇怪了一下,也跟着傻笑起来!

    “邓扬,我恐怕不能跟你去凡间了,如今我修为尽复还略有进步,我想找个地方潜修一段时间,将蛟送与我地礼物完全消化后再重新出山寻找那两个卑鄙小人报仇!”笑毕,血魔脸上带着一丝歉意望向张天扬。

    邓扬洒然一笑,傲然说道:“那是自然!大哥你如今怎么也是堂堂的大魔神了,很快便可以夺回失去的一切,成为这魔界最高的主宰,岂能还像从前那般,与我一起在凡间胡闹!”突然想起二人战斗的几场,望了一眼血魔的右胸,他邪邪笑着:“以后想要捏碎你的心脏恐怕没有机会了!”

    血魔脸色微红,微窘道:“你这小子,当初可是把我气的不轻啊!以后无论是在凡间还是进入仙界,都将是你独自面对困难的时候了,千万要记住,遇到打不过你的人,要狠狠地踩,遇到比你厉害的人,就快点逃跑!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啊!”

    古怪地望了一眼千落雪,血魔语重心长的说道:“你的缺点就是太过古板,虽然复兴紫玄是你最大的目标,但是也不能不要命,该享受的时候就要享受!否则,弟妹们该心急了!哈哈!”

    这下轮到邓扬大窘了,没好气的答道:“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怎么这些事情你还来教训我!”

    血魔轻轻拍了下他的肩膀,叹了一口气,狠声说道:“如果遇到打不过的人,就别逞能,等老子成了魔界至尊,亲自去帮你干掉那些狗屁仙人,到时候也给你弄个仙界至尊当当!等到那时候,我们兄弟就分别是魔界和仙界的老大了!哈哈!“

    邓扬含笑点头,豪气万丈的笑道:“好,我以后的目标就是仙界至尊,总不能弱了你的名头才是!”

    紧接着温暖的目光望向面色复杂的小杰四人。他略微有些低沉的说道:“小杰…安静…呃,还有这两位从来不说话的兄弟,这些许年来谢谢你们地照顾了,邓扬无以为报,只有期许我大哥将来夺回一切后,给你们也弄个大魔当当!”

    小杰也脸色黯然,沉声说道:“邓扬,回到凡间要保重!虽然你的修为已是不低,但是仙界也会随谁随时派人下凡。还是要小心为上!”

    邓扬上前拍了下小杰的肩膀,又分别拍了安静和另外两个面上同样露出不舍的护卫的肩膀,叹了口气,转过头去。

    千落雪也是一脸伤感,拥了下安静,低声说道:“你要保重…”不待说完,便泣不成声!安静也眼中含泪。强忍着不流出来,哽咽道:“落雪姐姐。回去后要多保重!”

    经历了迷雾森林,千落雪与安静这两位唯一的美女早已成了极好的朋友。如今陡然分离,却是心中大为不舍。可是邓扬是一定要回到凡间的,毕竟他的愿望,他地理想全部寄托在紫玄派。

    而就此别去后。恐怕众人很难再有机会相聚了!从凡间进入魔界不容易,况且邓扬一旦回到凡间后,便会与蜀山派较量一番。更会与仙界较量一番,这样下去。他哪里还会有时间再来魔界!所以众人心中都明白,此地一别,或许会是永别!

    安静终于还是忍不住流下眼泪,猛地抱住千落雪失声痛哭,二女抱作一团,极为悲戚!

    邓扬也双目通红,偏过头去,不忍看到这样伤感的场面。

    血魔微微皱眉,沉声喝道:“你们两个小妮子,哭什么哭?又不是生离死别^得老子心里泛酸!好了好了,待老子把那两个卑鄙小人干掉后,就带着你们四个去凡间看望邓扬!”

    血魔这么一喝,二人顿时停止了大声哭泣,只是依旧抽噎着,四只手牵在一起难舍难分。

    “老子也舍不得啊!”血魔沉默了一下,突然仰天长叹:“不过男儿志在四方,如果邓扬不回到凡间,不与仙界争,他就永远不能领悟这***天道啊!”

    说罢,无力的挥挥手:“走吧,走吧,老子不愿看到这般情景,快点走!”

    一道裂缝突然出现在邓扬脚下,措手不及之间他便掉了下去!正欲大叫,怀中突然多出了一具温暖柔软的身体,香气扑面,不想便知是千落雪!

    “邓扬,你要用心体会生活,体会这世间的一切,只有这样才能够对得起蛟送你的礼物!对了,木头我来照顾了,你们不用担心!”

    一道细弱地声音传入耳中,正是血魔的声音,随后还有一道嘶哑地大叫声,正是木头悲戚的声音,只是,却已听不清楚了!

    这里仿佛是个隧道一般,邓扬搂着泣不成声地千落雪,四周一片黑暗,强烈的罡风撕扯着他的身体,连皮肤都感觉到一丝生疼!

    邓扬发出一道龙力,金光闪烁间,将千落雪罩在其中,眨眼间便如同出水一般,猛地冲了出去!

    碧绿湛蓝的天,如同大火球一般温暖着大地地太阳,身旁那朵朵白如棉絮漂泊着的云,以及下方如玉般在阳光下散发着白色光华的大山。

    二人自从离开那仿佛隧道一般的地方之后,身体下落地速度立时慢了下来,远远地望见一座高高的山峰上面刻着三个大字——紫玄派!

    邓扬望着下方的三个大字以及那耸立与云间的险峻而绝美的山峰,心中不知为何,极为平静。就这么抱着千落雪凭立在空中,声音中带着一丝激动,突然大喝道:“老子杀回来了!”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