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四六章 只可意会


本站公告

    星玦这一次的更新,非常强势,堪称流氓,一反之前推广时的和蔼可亲,天下无数星玦用户尽皆傻眼了,连连惊呼自己看走眼了?

    原来你是这样的星玦!

    在更新过后,用户尽皆登上星网,在长生界中默默地点赞这条留言。

    好吧!其实这一次更新的东西很少,不过半盏茶时间不到,就更新完成了。

    好些人登上星网,甚至都没有发现究竟更新了什么?

    有少数心思敏捷的,就想到之前听说悟星仙子回归,是不是又有了什么新的计划。

    顿时,一群人就涌往了赤水的空间主页去。

    直到去了才发现,悟星仙子的主页并没有任何变化,她历练归来所发的那条消息依然挂在最顶端,而她公布的高额悬赏截止期限也还未到。

    难道不是她?

    又有一小掇人,坚定地认为自己的猜测没错,转而又去了新学堂。

    文馨就是其中一个。

    因为顾前辈临行之前所言,文馨费尽了心机,耗费了一大笔资源,终于提前预订到了一个星玦。

    真正使用了星玦过后,她才知道,顾前辈之前所说,并不是作假,且还说少了。

    这哪里仅是一个通信工具,这简直是给他们开了千里眼,开了顺风耳,特别是对他们这些缺乏信息渠道的下界修士来说,简直不亚于是福音般的存在。

    她之前为什么会栽在那两个贱人的手里,不就是因为她知道得少吗?

    她眼还瞎。

    是,她是嫉妒着赤水的好运,但与此同时,因为相同的身份,她也将对方视作了自己的榜样?抑或者是指路明灯?

    也因此,之前星网上的那些流言,她看了也甚是气愤,又生出一种同病相怜之感。

    就算对方站得再高,也终因为身份,而被别人诟病,诬陷,瞧不起。

    就像她出门在外,别人一得知她是下界修士,立即就退避三尺之外,心怕她趁机黏上去,巴着他们不放?

    其中苦楚,她已深有体会。

    因此,她现在也不爱出门了,她先是在新学堂中,学习了悟星仙子留下的所有课程。

    学费很便宜,有那个学员礼包,她甚至都没有花什么灵石。

    但学完后,所受到的震撼却是无与伦比的。

    原来,对方是这样想的?

    原来,看待同样一个问题,还能有这么多种角度?

    文馨不得不承认,之前的自己,眼界太窄,思维又太过僵化狭隘,与对方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她不由又生出些自惭形秽之感。

    有了星玦之后,她已经极少再想到那两个贱人了,那只会让她心中充满了暴虐的情绪。

    她现在将注意力放到星玦之上,期望能更了解赤水,那会让她感觉到一种温暖又积极向上的力量,与她心中未灭之道相契合。

    就说此时,她进入了新学堂,因为每日都要来看看,所以她极快就发现,新学堂里出了一则公告。

    公告有些长。

    文馨立即凝神细看,她期待的终于来了,赤水要出手了吗?

    就见公告的前半部分,告之为了响应此次星玦的更新,新学堂也设计出了独一无二的勋章,对应大家在新学堂学习,所达成的成就。

    勋章一经点亮,会显示在身份名片的下端,不可屏蔽,不能隐藏,对所有人可见。

    文馨盯着这一段看了很久,仍然无法意会其中的意思。

    她能感觉到,这是赤水对当前乱象所做出的应对措施,但她却仍然看不懂,这些勋章设计得是很精致,但又能有什么作用?

    能让现在那些散布谣言的人闭上嘴吗?

    能将那些背后使坏的人揪出来吗?

    能让那些骗子悔改,将所骗取的资源还回来吗?

    不能吧?

    那么小的一个勋章,又是挂在名片的最下方,如果不是特意去看,几乎下意识就会忽略的吧?

    文馨都快糊涂了,好不容易才想起,公告还没看完呢?

    再往下一看,却不是说勋章的事儿了,而是公布了一张密密麻麻的黑名单。

    看长短应该是星网序号,只不过又全都被屏蔽,她看不清其中具体的数字,只知道大概有那么多人。

    在黑名单末尾,赤水也申明,这是个人恩怨,不牵涉到星玦,黑名单内账户里的星石,包括之前学习了课程,所花费的星石,都将全部退还,从此成为新学堂的拒绝用户。

    文馨就有点懵。

    这就是赤水的反击?

    如此软弱无力,就像是一个……笑话?

    与之前满满的期待相比,这不由让她大失所望,难道是自己将她想得太美好了?

    其实对方和自己一样,也是一个凡人?

    而此时,和她一样,有着相同感受的,大有人在。

    甚至还有人公然在长生界里发消息,讥讽悟星仙子也就这点志气了,怕是不敢得罪世家大族,胆怯了吧?

    更有那不知是好是坏的旁人,在其中煽风点火,只将这股邪风越吹越烈……

    司空和仁也同样傻眼了,他此时所在,正是族里用来禁锢犯错弟子的囚狱。

    说是囚狱,但环境也还可以,就是被限制了人身自由,不能出去而已。

    囚狱里,司空和承手捏着星玦,看到了赤水所发的公告,顿时就是哈哈大笑,用看傻子的目光对司空和仁二人道:“你们也看到了吧?就这么一点手段,连挠痒痒都算不上,你们居然还怕她报复?”

    司空和仁二人:“……”

    司空和俊抹了抹脸,突然有了和明依一样无话可说的感受,他侧头对和仁道:“我们走吧!”

    司空和仁默默点头,他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司空和承见他们准备离开,不由大叫急道:“你们给二长老禀报一声,现在可以放我出去了吧?”毕竟赤水处决已下,落棋无悔,他们也没有理由再关着他了。

    二人都没有理他,直到出了囚狱门,二人对视一眼。

    司空和俊才问道:“仙子这,究竟是什么意思?”

    司空和仁:“……”

    你问我,我问谁去?我心里这还有一个大疑团呢?

    他现在倒也想直接问赤水去,可是赤水早有所料,直接屏蔽了所有人的消息,联系不上啊!

    而且此时消息已然炸开,无数得知消息的用户登上了星玦一探究竟,他们还要忙着回去维护星网呢?

    就见,整个长生界,都像沸腾了一般,每一息间都有无数条留言生成。

    百里修言忙得是满头大汗,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心性如何的差呢?

    八字胡掌柜在一旁也是忧心忡忡,牵扯到悟星仙子,这件事,关注的人太多了,就算星盟提前通知了他们,仍然感觉吃不消?

    另一方面,他也有些担心悟星仙子,毕竟也是老交情了,其又是尊上所关注的人,他自然不希望她有什么闪失?

    他在去向尊上汇报情况之时,还尤想不通,而喃喃自语:“奇怪!这次更新,居然没有预先说明更新内容,这不像是星盟一贯的作风啊?”

    “当然不像,这应该是她的主意。”

    百里似是想到了什么,唇角微动,忽然觉得这事越来越有趣了。

    “啊?”八字胡掌柜却转不过弯来,“她能驱使得动司空家?”

    在他想来,司空家要架空赤水,是轻而易举之事,此时还没有,那就是她的剩余价值还没有被榨干?

    他太熟悉世家惯有的套路了。

    说完他才意识到自己问了句傻话,这事实不明摆着吗?

    “即是她的主意,那后面怎么又弄出来一个不伦不类的公告,这不是雷声大雨点小,凭白让人看了笑话吗?”

    “雨点可不小!”百里就摇头,“你怕是都没有仔细看那则公告吧?”

    八字胡掌柜几乎是立即又将那则公告拉出来,从头到尾细看了一遍,又看了一遍,最后盯着那句不可屏蔽,不能隐藏,对所有人可见那里,沉默了。

    良久,他才扯了下嘴角僵着脸问道:“尊上,你说我要不要将我匿名的那个号,也送去新学堂,将那些个所谓的勋章点亮了?”

    勋章精不精致,漂不漂亮,他完全不在乎。

    他现在脑海里就只有一句话在不停地回响: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知道这句话有多可怕吗?

    他甚至都想不通,赤水的脑子究竟是怎么长的?

    她怎么就能这般举重若轻的,恍若润雨无声的,甚至用绝大多数人现在都无从察觉到的方式,将自己的报复施展得如此彻底?

    之前那种感觉又袭上心头。

    八字胡掌柜现在也很迷茫,他见过赤水不是一次两次,当赤水站在他面前,他也就觉得普通平常,但再细看她的行为手段,感觉已经不能用高山仰止来形容了,哎妈!好可怕!

    最后一句,是现在星网上的流行用语。

    不过现在,这句话已经在长生界中刷屏了。

    好些反应了过来的修者在下面刷着同一句话,而且还不只是刷一次,好像不多刷几次,都不足以表达他们内心那强烈到无以言喻的感受?

    又有无数没反应过来的人看着这一幕,满脸茫然。

    我是谁?我在哪儿?发生了什么大事儿了吗?为什么我不知道?

    就有那匿名的直接就问了。

    然而得到的回答相当玄乎: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若是再问,就没声儿了。

    那些人似乎有着非同一般的默契,继“哎妈!好可怕!”之后,又刷起了一句话:星网,要变天了!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