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归来的时刻,等待的人儿(终)


本站公告

    第二十六章,归来的时刻,等待的人儿(终)

    人界,一道金光划过天空,而此地,正是那曾经的婆娑国,鬼域之地,以前这里阴煞环绕,而此时,这里却大变了模样,至少在这里看到各种形形**的路人了,而这些人各个都是穴窍八门通达的样子,但是其中一股黑衣人却与大多数人不同,这些人身上居然环绕着一层阴煞之气,不仔细看绝对看不出来,而在人界,可以说大多数人都是以善意为本,不会产生这样的阴煞之气,而这些阴煞之气,显然是杀戮过多而产生的。/

    而此时那道金光刚好划过这天空,在这些人远处落下,这些人立即警惕了起来,拿到金光刚刚过去没多久,又是几道乌光划过,这几道乌光好似紧跟着那道金光的模样,当底下之人看到那几道乌光的时候,顿时脸色一变,随后也不知道施展了什么功法居然瞬间隐匿了起来,丝毫气息都没有透漏出来的样子。

    “旗主,影卫怎么会来这里,难道知道我们的计划不成?”十几个人中,全部都包裹黑袍之下。

    “影卫乃是乐土的特殊守卫,不会管我们的事情,这些影卫出来怕是追前面拿到金光的吧,看那道金光的样子,显然是有什么至宝在身,莫非是这人偷了乐土之中的至宝不成?”那旗主阴冷道,现在整个人界基本上都知道乐土是什么地方,影卫乃是乐土之人专门的卫士,而乐土更是人们心中的圣地,就连人皇轩辕都要让其三分,但是相对的就是乐土绝对不会插手人界的事情。

    “嘿嘿,旗主要不要宰了这几个影卫,看着几个影卫的修为,虽然说厉害,如果我们小心一些,要对付他们也不是不可能啊。”其中一个黑衣人道。

    “混蛋,我们现在的目的是推翻人皇的统治,没有必要去招惹乐土之人,我们有任务在身,如果有丝毫差池,圣主怪罪下来,我们都没有好果子吃。”那叫旗主的中年人道。

    “是,是,是”闻言,那人随后害怕道。

    而此时那几道乌光已经飞入了远处,但是那道金光却是躲在了这鬼域之中,看到如此,十几个黑衣人随即开始前行,不过也没有先前那么大摇大摆了,现在的鬼域除了北邙山,就连鬼城都已经空了,所有阴煞之物只要生出来,就被北邙山的轮回卫士抓入地府中去了。但是鬼域除了北邙山之外,其余地方现在都已经是妖怪和人族的灵石开地了。当年华香在这里种下古魂树,可以说将整个鬼域的土质都改变了,产生许许多多的灵石,这些灵石对于高阶修士到是没有什么大用,但是对于低阶修士那就用处大了,高阶修士食气而生,感悟天地根本就不需要这些灵石。而低阶修士大多数都是那些修为很难长进的人,所以灵石是他们最佳的选择了。

    “母亲这回抓不住我了吧,云龙叔叔教我的鬼域功法果然可以躲过影卫啊,这回我又可以逍遥自在了。”躲在枯树丛中的金光显现出本体,居然好似一个肌肤洁白如玉的孩子,而这孩子身上此时居然透漏出一些阴煞之气,气息不强大,好似一个低阶鬼物的修为一般。显然那几个影卫是来抓捕这小孩的了。

    这小孩看到那影卫走后,随即幻化身形,居然已经达到了半人高的大小,片刻狭隘笑呵呵的道:“嘿嘿,这千变万化之术我也会,母亲啊,母亲,这次看你还怎么抓我回去。”

    幻化成少年的小孩,随后走出了树丛之中,看了看远处,当看到那十几个黑衣人走过的地方时,这小孩脸色却是一变道:“阴煞的人怎么会到这里来?而且还是朝北邙山方向去?看来肯定有什么目的了。”

    这小孩眼中精光一闪,就看出了那十几个黑衣人隐匿行走的路线,这小孩之神奇简直乎寻常了。

    “肯定没什么好事了,轩辕叔叔的手下除了一百零八骑士其余的还都是饭桶,居然连个小小的阴煞组织都除不了,这几个家伙肯定有什么阴谋,看来我得跟着他们,也帮轩辕叔叔一些忙才好。”这小孩简直就机灵的紧,随后跟了上去。阴煞组织是人皇轩辕春一统人界,华香封神飞升之后出现的一个反和谐的联盟,这些人混在人群中,几乎很难辨认,一直到阎罗王于浩然炼制出照魂镜,这些人才显现出原形,这些人在华香飞升之后,可是让轩辕春头痛了好一阵子,后来影卫拿着照魂镜把这些人打击的不轻,在人界消失了一阵子,现在居然又出现了。

    “旗主,后面有人跟着,修为还不弱。”一个黑衣人突然传音给那旗主道。

    “我知道了,看来今天我们逮到一条大鱼,不过现在先不惊动他,我们的任务是去幽冥地府救出那被封印在血海之人,等到了血海再说。”那旗主了然道。

    “大鱼?此人是谁?”黑衣人问道。

    “人界主宰,华香之子。”那旗主说完,随后向北邙山而去,其余黑衣人都是一惊,要是今天他们能够将华香之子给抓了,圣主肯定很高兴。

    “可是旗主,要是这小子通知于浩然怎么办?”黑衣人再次问道。

    “呵呵,据我对这小子的了解,这家伙最喜欢逞英雄,所以他断然不会通知于浩然的。”那旗主解释一声随后道:“前面就是北邙山轮回之地,我们混进去。”

    说完,这几人好似用了什么秘法一般,身体被一股神秘气息给包裹了起来,随后缓缓的向轮回之地走去,那轮回之地的守卫居然丝毫没有觉。

    过了片刻,十几个人瞬间进入了幽冥地府之中,看到如此,后面的小孩顿时大喜道:“这些家伙果然有阴谋,等我将他们抓住了亲自交给于浩然叔叔好了。”

    此时这小孩心里想的完全就是如何在于浩然面前炫耀,而不是通知于浩然,殊不知他的这点想法早就被人界个猜了个透彻。

    而此时,在人界,两道身影诡异的出现在了仙都国之上,这两人正是妖叶韵与华香了,华香神念顿时掌控一切的所在,仙都国的一切,乃至整个人界的一切都在华香的掌控之中了。

    “叶韵,你好像忘记告诉我什么事情了吧。”华香一脸微笑道。

    闻言,妖叶韵一笑道:“我忘记恭喜你了,你现在做父亲了。”

    “父亲!我的孩子,紫衣受苦了。”华香是什么人?他现在可是神仙,一进入人界他就感应到了他的血脉,乃至这所有事情的前因后果,就连他儿子的性格他都是了如指掌。

    “这小家伙,还欠缺磨练啊。”掐指一算,他知道这孩子在今天有一劫,而且还会牵扯到一些因果,但是华香却没有打算现在去救他。

    “你不打算救他么?他可是你的孩子啊。”妖叶韵也是掐指一算,随后知道了这其中的一切。

    “混沌三万年,人界三百年,他经历三百年出世,乃是天灵之体,什么功法没有他学不会的,天生就比所有人高一阶,他的心气很傲啊,记得我的母亲曾经说过,不经历一番严寒怎么能得到梅香扑鼻呢?所以啊,这一次的大劫,就让自己去体会吧,也让他知道什么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不然以后他成不了大气。”华香缓缓道,当听到母亲两个字的时候妖叶韵脸上却是一红。

    “别人对孩子都是万般宠爱施加于一身,而你却是如此,真是怪的很,怪的很啊。”妖叶韵虽然明白华香的想法,但是心中那股母性的慈爱却容不得她这么做。

    “母亲的宠爱那是应该的,但是作为父亲,却应该尽职尽责,各掌其责吗,如果两人都是宠爱的话,那些宠爱却是害了他的一生。”华香随即道。

    “好了,我们去乐土吧,看来人界已经走向了预期的道路。”华香说完,瞬间消失在了原地,随后出现在了仙宇山,而此时仙宇山中仙乐袅绕,可谓是真正的圣地。

    “好一个乐土。”一旁的妖叶韵却是赞叹道,这里比之仙界都丝毫不让。

    华香只是点了点头,随后直接无视这乐土的大阵,穿越了进去,层层楼阁宫宇,处处鸟语花香,最适合形容这里。

    而此时,在乐土一座楼阁内,三位女子坐在一起,攀谈着什么,此时突然门外一道声音传来道:“禀报圣母,圣子在鬼域方向不见了踪影,我们探查不到他的气息。”

    闻言,三女顿时一惊,随后偏偏紫衣的女子说道:“嗯,我知道了,下去吧。”

    此三人不正是紫衣,灵儿,与华若兰又是何人?听到如此灵儿却是笑道:“这孩子真是调皮啊。”

    “孩子吗,都是这样的,我看啊,他肯定是去找他的阎罗王叔叔去咯。”华若兰接口道。

    “哎,先不管这孩子,在地府也不会出什么事情,不知道为什么,我今天心里总是不平静,好似有什么熟人要来了一般。”紫衣却是道。

    闻言,灵儿赶忙问道:“紫衣姐姐,莫非是华香大哥要回来了不成?”

    “怎么会,这感应不像,如果是华香回来,我应该能够感觉到他的气息才是,上次于大哥已经说了现在仙界的事情不是一时半会能够解决的,我就是担心啊。”紫衣遥望乐土之外,那里是华香飞升的地方,已经三百年了,可是现在却毫无音讯,但是她知道,当初送他离去之时,他就知道会有今天了,所以她并不后悔,只是豆儿孩子吵着问父亲的时候,她不知道该怎么去回答,她只能带他去轩辕帝国,看着那伟岸的圣像,自豪的告诉孩子,这就是他的父亲。

    “嗯,不会是孩子的事情吧?难道他会出什么事情不成?”华若兰警惕道,但是他想了想,地府是于浩然掌管,又会出什么事情呢?

    “看来是我多疑了,紫衣姐,要不我去地府看看孩子,将他接回来如何?”事实上,这孩子还没有名字,紫衣当时生下这孩子的时候,就说要等着他的父亲回来给他起名字。

    “若兰,不必了。”紫衣还没有开口,而此时一道熟悉的声音传到三人的人中,他们三人瞬间呆立了,随后向声音的源头看去,那熟悉的身影,微笑的脸庞,一缕沧桑感蕴含其中,好似经历了万般磨难一般,三女都是盯住此人,好似怕等下就失去了一般,好似以为这是在做梦一般。

    良久,紫衣缓缓向前,两人相拥一起,混沌三万年,华香经历了三万年,而人界三百年,紫衣经历了三百年,紫衣甚至有些不敢相信,当她闻到那熟悉的气息的时候她的手脚有些无措的样子,不知道说什么,也不知道该做什么,此时无声胜有声。

    “你受苦了,紫衣。”紧紧的相拥,华香缓缓道。

    “不,不苦,只要你能够回来,我什么都愿意。”紫衣脸上浮现出泪花,这位曾经的魔女,现在却是碧水柔情。

    而此时华若兰,乃至灵儿却没有丝毫醋意,当她们看到后面的妖叶韵时,脸上都是一惊,这模样完全和华香的母亲一摸一样啊,她们自然知道华香母亲模样了,虽然没有亲眼见过,但是华香曾经用玄水镜描绘过他小时候的情景。

    而此时紫衣也是觉了妖叶韵的存在,脸色疑惑的问道:“这是,母亲?”

    紫衣的语气有些不敢确信,但是华香的母亲早已经转生了,现在出现在这里难道是华香带回来的不成?

    听到如此,华香微笑一声,随后看了看华若兰两女,随后将自己在仙界的一切都解释了一变,尤其是在混沌中的一切,听的是众人眼界大开的样子。

    “见过天道”知道了妖叶韵的身份之后,三女都是施礼道,她们想不到这人居然回是天道。

    “三位妹妹不必多礼,按理说,应该是我向你们行礼才是,尤其是紫衣妹妹了,华香现在是混沌神仙,比我还要高一阶呢。”妖叶韵却是说道。

    听到华香,三人都是满脸的不可置信,直到华香点了点头,三人才相信了,原来这一切都是事实。

    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四个女人就一桌牌,四然很快是相处融洽的样子好似亲姐妹一般,完全把华香置之于度外了,搞的华香心里就纳闷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三女才停止了攀谈,可是此时华香却是说道:“嗯,是时候了。”

    搞的三女都是一愣的样子,片刻才道:“什么事情啊?”

    “也该去看看我儿子了。”华香一脸深情的看着紫衣道。

    而此时紫衣才恍然大悟过来道:“你怎么知道?”不过想到华香现在的修为,紫衣却是道:“哦,他现在应该在地府,我们现在就去吧。”

    “不然,不然,他现在在血海之中。”华香缓缓道。

    闻言,紫衣却是大惊,随后道:“血海,怎么到血海去了,这孩子难道…….”

    看到如此,华香没有开口,妖叶韵却是将这一切都解释了一遍,搞的三女将华香是臭骂了一顿,说什么哪有父亲这样对待孩子的,明知道有难,还要说什么磨练,磨练。

    就连妖叶韵此时都不赞同华香的想法了,随后既然遁光一闪,消失在了乐土之中向地府而去。

    ………………..

    而此时,冥河血海之中,无数的原罪巨魔被正在围攻着三道人影,这三道人影,一道是一个小娃娃,另外两道却是于筱苒和华素羽。

    “于姐姐,素羽姐姐,我们被困住了,你看现在怎么办吧。”不断的接退那些原罪魔,小娃娃露出原形随后道。

    “你个小家伙,都和你说了几百遍了别叫我们两个姐姐,要叫小姨,小姨,难道不知道么。”一旁的于筱苒手拿炫音琴不断的击退这些原罪魔随后道,显然对这小家伙叫姐姐的事情感到很无奈,这小家伙不知道怎么的,除了华若兰之外,其他人他碰到就叫姐姐,从来就不论什么辈分不辈分的。

    “小家伙,不可以叫我姐姐,也不可以叫筱苒姐姐,不然华香大哥回来了我让他打你屁股,还有以后不可以来这么危险的地方来听见没有,要不是这原罪魔都被压制了实力,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们怎么向紫衣姐姐交代啊。”华素羽也是无奈道。对于这个调皮有顽皮的家伙她是无可奈何,他总是能够让你苦笑不得,惩罚他吧,他说是惩恶扬善,一大堆的歪道理。

    “好,我不叫,我不叫,不过筱苒姐姐,素羽姐姐…….”

    “………….”于浩然华素羽…..

    看到两人面容不善,小家伙立即闭上了嘴巴,随即嘿嘿一笑道:“筱苒,素羽,对不起吗,我不是故意叫的吗。”

    闻言,于筱苒和华素羽彻底没脾气了。

    “额,我不是现了他们十几个偷偷摸摸的才进来的么,不过这血海中到底封印了什么人啊。”小家伙继续纠缠道。

    闻言,于筱苒,和华素羽却是不信道:“十几个人偷偷摸摸的?我们怎么就看到你一人进来了?”

    “真的啊,要不然我真不会进来这里了,而且还是那阴煞组织的人。”小家伙解释道。

    而此时突然,远处有飞来一道遁光,这道遁光犀利至极,几个原罪魔瞬间就被斩杀,一道声音随后传来道:“哟,小家伙,原来是你啊,你怎么进血海来了,筱苒素羽,快快出去,于大哥马上就到。”

    “哇,婉儿姐姐你也来救小家伙了。”闻言,华素羽和于筱苒只得叹了一口气,来人正是萧婉儿,听到这小家伙的话,萧婉儿却是微微一笑。

    随后走到这小家伙的身边,说道:“素羽筱苒,先帮我们挡一挡。”

    闻言,于筱苒和华素羽相视一眼同时道:“好嘞。”

    随后只听见一股杀猪一般的叫声响彻整个血海之中,就连正在破除封印的黑衣人都是一惊的样子。

    “放开我,放开我,在不放开我我告诉阎罗王叔叔去。”只见此时萧婉儿双手正牵着小家伙的耳朵就不放手,任由小家伙拍打都是丝毫理喻之心都没有。

    “放过你可以,但是以后你在敢叫姐姐,那你就应该知道下场了吧?”萧婉儿脸色一冷,随后威胁道。

    “好,你,你,你先放开,我保证以后再也不叫了。”小家伙脸上露出一阵狡黠之色随后道。

    闻言,萧婉儿才嘿嘿一笑,拍了拍小家伙的小脑袋瓜子道:“知道姐姐厉害了吧。”

    “……………..”华素羽

    “……………”于浩然

    可是就在此时,小家伙手中突然浮现出一道惊人的气息,随后化为一道青光在于筱苒三人未注意的时候,直接飞向了血海深处,只听到小家伙好似获胜的声音一般传来道:“筱苒姐姐,素羽姐姐,婉儿姐姐,小家伙告辞了,嘿嘿……..啊…….救命啊…….怪老头,放开我,怪老头,放开我,放开我………….”

    “不好”于筱苒两人此时在知道,原来这小家伙说的是真的,真有人潜入了地府之中,可是此时已经晚了。

    “婉儿,通知于大哥,我们去救小家伙。”于筱苒随即道。

    闻言,萧婉儿才脸色一变,知道事情严重了,随后说道:“小心些……”

    “你个怪老头,你个丑八怪,你是谁,放开我,放开我……”而此时在血海深处,一道强大的气息突然那浮现整个血海,也不知道那几个黑衣人施展了什么手段居然将血海中的萧穆然给放了出来。

    “嘿嘿,小娃娃,你身上的气息好熟悉啊,好似在哪里见过呢”一身血泡的萧穆然冷冷道。

    “嗯……..居然是逆子的气息,看来你和逆子的关系不浅啊,哈哈哈,现在他在仙界对抗几位大神,如果我将他的儿子杀了,相比他知道之后会痛不欲生吧。逆子,我也让你常常丧子之痛”萧穆然冷哼道。

    “逆子?你知道我父亲?你是谁?你到底是谁?”小家伙也不笨,居然猜出了一些什么。

    “我是谁?哈哈哈,我是谁,我是你父亲的父亲,你说我是谁?我告诉你,是你父亲将我囚禁在这里,你父亲杀掉了我们全家,你父亲将我的其他几个儿子都杀了,你父亲就是个叛门的败类,你父亲就是人人得而诛之的混账,哈哈哈哈哈。”萧穆然抓着小家伙随后冷笑道。

    “什么…….不,不可能,我父亲是个人界的主宰,是大英雄,谁都比不过我父亲,你污蔑他,你污蔑他,你污蔑他…….”小家伙不断的摇头,在他眼里父亲是个大英雄,人人都敬仰额大英雄,所有人都是这么说,可是他感觉到了,这个怪老头的身上和自己有一样的气息,一样的血脉,他内心矛盾了,难道自己的母亲骗自己,还是这个怪老头在说谎。

    “哈哈哈,我没有必要骗你,我事实上就是你的爷爷,华香,想不到你也有今天,你将我囚禁再次,那我就让你常常丧子之痛之痛。”萧穆然突然改变了想法,他本来想要杀掉这个小家伙的,但是他改变了,他想到了华香,如果能够让他的儿子背叛他的话,那么这无异于是对他最好的打击。

    “住手,萧穆然,放了他。”而此时,突然于浩然等众人出现在了血海之中,看到神情有些迷茫的小家伙,他知道出事了。

    “叔叔,他真的是我爷爷么?他真的是被父亲囚禁在这里的么?”小家伙从小到达都没有哭过,但是此时却是眼泪花花的留下来了,看着这抓住自己的老人,随后问道。

    听到如此,于浩然有些犹豫的模样,而此时于筱苒等人更是焦急无措的样子,他们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对,他是你爷爷,也是你父亲囚禁在这里的。”于浩然实话实说道。

    刚一听到此话,突然,小家伙身上爆出一股无语伦比的气势,这股气势比之于浩然还要强大。

    “啊……….你们都骗我,你们都骗我………”小家伙只是瞬间就挣脱了萧穆然的手掌,反而将萧穆然给抓了起来,随后化为一道遁光就要消失在血海,而此时雨啊好哦然他们更是惊呆了,他们想不到小家伙居然会爆出如此强大的气势。

    可是就当他们要消失的那一刻,突然一道恐怖的威压,瞬间降临到了血海之上,小家伙瞬间被禁制在了原地,四道身影随后飞出,当看到来人的身影之时,所有人都是一阵惊讶的样子。

    “华香……”

    “华香大哥……”

    众人都是震惊了,而此时华香还来不及和大家叙旧,华香走向了被禁制住的萧穆然与小家伙,当看到华香之时,小家伙只感觉此人身上勃出一股亲切的感觉,而他刚才也看到他和自己母亲亲昵的样子,他自然想到了这就是他的父亲。

    “这就是我的父亲么?”小家伙脑子里想着,看着华香的微笑,却是那么的亲切,同样透含着一股威严。

    “逆子,你居然来了,想不到,小家伙,这就是你的父亲,那个穷凶极恶之徒,你可以亲自问问他,看看我说的是不是真的。”此时萧穆然已经是孤注一掷了,他知道华香回来,那么他就已经失去了任何反抗的机会了。

    “父亲…….”小家伙叫道。而此时所有人都看着华香的举动,现在的华香给他们的感觉太奇怪了。

    停下脚步,华香缓缓的点了点头,随后道:“你有什么要问么?”

    得到了答案,小家伙居然无悲无喜,随后才道:“是你将爷爷囚禁在这里的么?是你将爷爷的一家都杀死的么?”

    小家伙的话语有些冷,而此时萧穆然更是冷笑,他倒要看看华香该如何回答,华香此时也知道,自己如果说谎,那么这个儿子将会一辈子都恨自己,而且自己怎么解释,他都不会相信,无论谁去解释他都不信。

    “是的,是我杀的,是我囚禁的。”华香的话让所有人都一惊,就连紫衣也是如此。

    “不,孩子,事情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紫衣想努力的辩解。

    “不,我不要听,你们都骗我,你们都骗我………”此时的小家伙眼里充满了仇恨的怒火,华香好似看到了当年的自己。

    “哈哈哈哈……..”萧穆然冷笑。

    可是此时,华香却是摇了摇头,随后神念一动禁制了一切,时间,空间,乃至现在未来。

    大雪的夜里,一声婴儿的啼哭声,响彻仙宇城的平民区,小家伙只感觉自己好似进入了另外一个时空一般,身边站着的就是自己的父亲,这个在他心里已经穷凶极恶之人,他没有说话,只是指了指生的一切,好似让他看一般。

    随后场景不断的变幻,这个孩子长大了,可是却不知道父亲是谁,看到孩子的母亲之时,小家伙顿时感觉是如此的亲切。

    随后所有的事情都呈现在了小家伙的面前,从萧家,到华香的离去,这一切的一切,都呈现在了。

    “傲然独立冬夜绽,誓要梅香覆雪寒,我身虽死情犹在,待得终身永不悔”少年在悬崖之边,立下誓言。

    小家伙看了看自己的父亲,脸上有些羞愧,他知道这个少年就是他的父亲,随后的画面不断的流转,不断的变化,一直到华香的复仇,直到遇到自己的母亲,那么集万千宠爱于他一身的人。

    所有画面流转完毕,所有一切又消失在眼前,时间空间,乃至现在未来,又开始了继续,当小家伙再次醒悟过来的时候,他脸上的愤怒已经消失了,以前他心目中的父亲又回到了他的心中。

    “孩子,如果我做出了那样的事情,请问你如何抉择。”华香微笑着,缓缓问道,所有人都是奇怪,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情。

    而此时,小家伙却是犹豫不绝的样子,当他回想到少年在山崖上朗诵那诗词的时候,他眼中出现了一丝决绝之色。

    “如果我的父亲作出了那样的事情,我将会是同样的选择,大义灭亲。”小家伙说完,随后缓缓的跪在了地上。

    “爹………”一声叫到了华香的心口之中,华香神念一动,小家伙瞬间来到了华香的怀中。

    “孩子,我的孩子,我华香的孩子,哈哈哈哈,我的孩子……..”此时的他,才表现出了一个父亲的喜悦,唯有萧穆然脸色冷厉,但是他知道他完了,而此时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娘亲。”小家伙,随后跑到了母亲的身边,紫衣随后抱住小家伙,紧紧的抱着,不愿意松开,好似害怕瞬间就失去了一般。

    “萧穆然,你我因果早已了结,现今你不知悔改,那么你已经没有存在在这个世界的必要了。”华香话语一落,顿时萧穆然整个人化为一吞血水,融入了这万千血海之中,不分彼此的样子。

    看到如此,华香脸上却是一冷随后道:“阴煞组织?万千世界,和谐同掌,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华香话音刚落,顿时他的话,犹如一张网一般,撒向这世界的各处,好似真正的天网一般,要扫净人世间一切的邪恶。

    缓缓的牵住儿子的小手,众人望着这一家人的背影,都是疑惑无措,都不知道法身了什么事情,片刻才跟了上去。依稀可以听到一对父子的对话。

    “爹,你真的是整个世间最强大的存在了么?”

    “嗯。”

    “爹你一见到娘亲就调戏了她么?”

    “…………”

    “这个问题拒绝回答。”

    “小气,爹,那是不是奶奶啊…….”指了指妖叶韵,小家伙问道

    “你可以叫他小姨。”华香回答道。

    “我要叫姐姐……我长大了也要和爹一样,找这么多漂亮的老婆”

    “…………….”华香

    众女脸色绯红…

    “爹,我还没有名字呢,快给我起一个吧。”

    “在你眼里爹是和什么样的人?”

    “大英雄……..”

    “好吧,那就叫华英雄吧…….”

    “好啊,好啊,华英雄,灵儿姐姐,筱苒姐姐,素羽姐姐,婉儿姐姐,小家伙有名字了,对了还有那个,奶奶,还是姐姐的……….”小家伙全然不知道他已经将众女都给得罪了个遍,于是一声杀猪似的喊声,震惊了整个人界,搞的人界大叹,是不是哪里有猪妖出世了………….

    (全文完)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