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本站公告

    畑依娜的娃娃音和可爱的脸蛋再加上原本就是明星,让她在学校里的人气指数大大飙升,除了总是趴着睡觉的那男生,其他男生都在为她欢呼,而女生们则开始嫉妒,在学校里同学们马上分成了两大帮派,‘依娜派’和‘爵士派’,这样有意义吗?哎,受不了了!

    据我从其他同学那里得到的质料,总是趴着睡觉的男生是本校校长的儿子,畑少佐,听说他就是当初和我一样是以满分进入学校的,也就是老师说过的那个男生,我看同学们在介绍他时眼睛里都泛着桃心,他应该也是学校的风云人物之一吧。

    叮铃铃……

    下课后教室里只有我.畑依娜和畑少佐,这种气氛好尴尬啊。我愣愣的看着窗外,原来,窗外的风景很好啊,我们教室的窗外刚好是对着学校花园里的喷水池,周围的花坛里都种满了各种颜色的玫瑰,如果从上面看就像是彩虹一样,让人轻盈。

    “Qiroun,我家新开设了度假村,在海边,你最喜欢的不就是海边吗,和我们一起去玩吧!”

    “Qiroun,明天是我生日你会来吧,如果你来,我会高兴疯的。”什么声音,好吵啊!有提到我哥。我顺着声音看过去,差点没让我笑喷出来,哈哈,哥,你也算是风云人物啊。

    其实我哥真的是很受欢迎,有的时候连我都会幻想,要是他不是我哥是我男朋友就好了,他啊,太帅了。

    “我是不介意,但是如果我妹妹也去的话那就太好了,你们,懂我的意思吧,呵呵!”哥说着就看向了我的方向,等等,什么叫‘如果我妹妹也去’,他的妹妹,就是我啊,天啦Qiroun,我跟你没完,我还是你妹么,你就这样利用我。

    哥的话音刚落,他周围的女生都跑开了,也因为这帅哥的一句话,在还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走廊里充满了噼里啪啦的脚步声,整栋教学楼开始剧烈震动,不知情的人们还以为是地震。

    还是赶紧跑路吧,我可不想变成“卷卷心”,刚跑出教室没多远那群女生就已经到教室门口了,她们应该没看到我吧,躲哪儿呢?

    这里还真大,果然是贵族学校,真是大得不像话,兜了一大圈后我已经不知道我现在在什么地方了,走廊的最里面有一扇大门,我走近看清门上的介绍牌‘影放室’,那就是多媒体咯,进去看看。

    啪,“哇”,原来不是多媒体,是电影院,额!好大啊,都可以开演唱会了,我要考虑一下以后要不要在这里开演唱会,好大的舞台,这里的地理位置真好!

    “咔”,踩到了什么,咦?是项链啊,这个项链我好像见过,不对,不是好像,而是我本来就有一条一模一样的,就在我脖子上,项链上的吊坠是白色天使翅膀,但是只有一半,翅膀上刻着寻的字样,这项链自我记事起就挂在了我脖子上,我问过妈妈这项链为什么会在我脖子上,妈妈说这项链是我未来老公送我的,因为是特制的所以世界上也只有两条,另一条是黑色的,所以这是情侣项链。可是为什么我会在这里捡到另一条,谁掉在这里的,哪那个人是不是就是我未来的老公啊,他也在这里读书吗?啊……好多疑问啊,谁来回答我啊……

    哒哒哒……是脚步声,不能被发现,如果是刚才的那些女生就惨了。幕布?对,躲在幕布后面。

    幕布后面刚好可以清清楚楚的看见台下对着门的角落,进来的是位男生,穿着黑色的毛线长外套带着棕色爵士帽,他像是在找什么东西,一直弯着背在观众席里来来回回的找,是在找项链吗?‘呯’,什么声音?顺着声音的方向看过去,一个男生正在把踢到的颜料瓶扶起来,哈?他…他是…畑少佐,他怎么会在这里,我都没有发现他其实就蹲在幕布旁的道具堆里。

    “你?”我指着他表示惊讶。

    “嘘。”他把食指放在嘴前,然后又指指观众席,以示我不要发出声音看外面。

    刚才进来的男生好像听到了声音,正往这边走来,怎么办,要被发现了。

    “啊,你,唔…”在我担心被发现时,畑少佐把我拉到了道具堆里,本来是要让他轻点的,话还没出口就被捂住了嘴,他用遮道具的布盖在我们身上,这样就不会被发现了吧。

    哒哒哒……脚步声在一步步逼近,啪,又有人进来了。

    “哥,快点,时间到了。”嗯?听这低音是个男生啊

    “好,知道了。”哒哒哒哒哒,脚步声音慢慢变小,是走了吗,啪,又是一声关门声,看样子是走了。

    “呼终于走了,差点没被吓死。”终于逃过一劫,出来后我突然觉得空气好好啊。

    “你怎么会在这里啊?”畑少佐拍着身上的灰走下舞台。

    “这句话应该我问你吧,你怎么会在这里?”看着他悠闲地在观众席里坐下,好像没发生过什么似的,我就没好气跟他说话,是谁害的我要这样躲啊。

    “因为教室里来了很多女生,觉得吵,所以就来了。”女生?看样子是我害他不得不躲出来的,可是我逃出来时也没见他啊。

    “你看着我干嘛啊?”我盯着他的眼睛看不出是在说谎。

    “我在看你的眼睛,看你有没有说谎。”

    “我的眼睛?谁告诉你看别人的眼睛就可以验证有没有说谎?”他饶有兴趣的瞪大眼睛问我,弄得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了,我带着他异样的目光走到他旁边坐下。

    “从前有个人对我说,人的眼睛是最真实的,看眼睛就里的光会不会闪,就知道有没说谎。”这是好久以前的事了,我都不记得是谁跟我说的了,但是这个方法真的很管用,如果眼睛不敢直视你说明在说谎,如果直视了,但有点虚心的一眼就能看出来。

    “哪,你还记得是谁跟你说的吗。”这,他还真是难到我了。

    “说了你又不认识,干嘛要告诉你。”

    “呵呵,不是我认不认识的问题,是你不知道是谁告诉你的吧,切。”这小子会读心术吗能看透我的心思,还有,就算我说了谎也不要捏我的脸啊,可恶。

    “啊……放开你的手,很痛啊。”

    “我曾经也对一个人说过同样的话,现在也有点想他了。”我使劲揉着我可怜的脸颊,看见他从一脸的无所谓慢慢变成无奈。

    “那个人是谁啊,男的还是女的?”

    “女的。”看样子是女朋友。

    “是女朋友吗?”

    “恩……也算不上是女朋友吧,但是是一起长大的很要好的朋友。”原来是青梅竹马啊。

    “喂,别靠在我肩膀上啊。”他好像很疲惫,叹了口气靠在了我的肩膀上,我试着推开他的头,可他却抓住了我的手放在自己的腿上。

    “就一会儿,借我靠一靠。”听着他无力的声音还真不忍心推开他。

    “那,你女朋友叫什么名字啊?”

    “她叫小洛,这个名字我已经有很久没听到过了,好想她啊。”

    “恩,小洛?好可爱的名字,照你这么说,你已经和她分开很久了吗?”

    “恩,有10年没见面了。”他闭上眼睛,颤颤的说着自己的回忆。

    “10年啊,有这么久没见了,她有联系过你吗?。”从小一起长大却有10年没见过面了,不觉得有些残忍吗?

    “没有,也许她早已忘记有我的存在了吧。”在他的声音里我听到了许多悲伤的成分,不只悲伤,有想念、无奈、心痛,还有……不舍,是我的错觉吗,他闭着眼睛一脸的无所谓,可是心却像裂了一般回答着我残忍的问题。

    我不再继续问下去,因为我知道我继续问他心口的那道疤会重新裂开,也许已经裂开了,回忆着不想回忆的都是痛苦的。

    整间演播厅里非常安静,只听得到我们的呼吸声,可是,我却在我自己都没发觉的情况下极力掩住自己的呼吸声,听着畑少佐的呼吸声慢慢便得均匀我终于放松了,因为这时的他已经睡着,但愿他在梦里不要梦见恶梦般的她,也许对于他来说是恶梦,也是美梦。

    “唔……”没想到我也睡着了。

    “你醒了。”不是应该是畑少佐靠在我肩上吗,为什么这时候是我躺在他的腿上,在我的身上还盖着他的外衣,衣服上有淡淡的柠檬香,好清爽的感觉。

    “我怎么会……”我揉着睡疼了的头从他的怀里起来。

    “没想到我没睡着你倒是先睡着了,看你睡得挺香没好叫你起来索性就让你继续睡咯,不过5分钟后我就后悔了,我的脚啊,啊……痛。”他试着站起来可是长时间保持着一个动作使他的脚已经麻痹了。

    “你,没事吧。”

    “你说呢?”他轻轻拍打着自己的脚好让它恢复点知觉。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没想到我会睡着,还害你……受罪。”我竟可能的让自己的头低下去眼镜却偷偷的瞄着他的表情,可是头发的缘故看不见他现在的表情。

    “恩,我接受你的道歉。”

    没想到他竟然回答得这么干脆,我听她们说他可是个非常冰冷的人,对所有事都是一副无所谓的表情,要是有人得罪他了他可是会加倍奉还的,没想到他这么容易就放过我了?不过也对,我睡着了你大可叫醒我嘛,是你自己活该(-)。

    “哇,这么晚了,这个时候我还没回家我哥肯定急死了。”没想到我这一躲居然躲得天都黑了,知道现在几点了吗?21点了,虽说老哥常常整我但也是很关心我的,我现在都还没回家他现在铁定正在街上飞奔。

    “喂,畑少佐,我先回去了,拜拜……”说着我转身就往外跑,没几步我就看见我的周围闪过一道白光,接着传来了“咔嚓”的声音,我停住脚步转头看着畑少佐,现在的他正低头摆弄着手上的照相机,他刚才是在照我吗?不管了先回去。

    2

    因为老哥的原因当我走出校门时已经很晚了,我原以为老哥回家没看见我会很着急的到街上去转着圈圈找我,没想到……

    “哥,你怎么没回家啊?”

    老哥转过身看见是我飞奔过来一把抱住我,不过抱得也太紧了吧,我快喘不过气了。

    “哥,我……我快喘不过气了,放……咳咳。”我试着把老哥的手扳开,在我用尽力后我发现是不可能的。

    没错,我刚出校门就发现一个熟悉的背影焦急的东张西望,像是在等什么人,走近后我才发现原来是老哥,天很黑,看不出他脸上的表情,但从他的动作上可以看出来他很着急。

    “哥,怎么了,说话啊?”老哥一直抱着我,不吭声也不说话,慢慢的,世界都安静了下了,安静到我听见了哥的心跳。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心跳声开始平静下来,终于有了呼吸的感觉,哥松开他的手搭在我的肩膀上,定定的看着我。

    “哥……”

    “……”

    “你到底怎么了,你说话啊?”这样的他真让我着急。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