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种田生活记(08)


本站公告

    “野娃。”刚踏出门外的子芍远远便见著韩宓独身一人立在河田中翻著土壤,连忙拿起自家放置一旁的锄头往她的方向走去,神色有些紧张的站在她的几步远前,叫喊道。

    韩宓停下手上的活,抬头看向她,淡笑道:“子芍,少见你到午旬才下田干活啊。”

    子芍愕了愕,微微皱眉,担心的问向她:“野娃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了?”

    韩宓呆了一下,觉得奇怪,问道:“子芍怎麽说?”

    “还末到鸡鸣呢……”

    韩宓愣了一下,连忙抬头看了看天色,天空之上不知在何时阴暗了下来,倒也真象是天刚亮,低下头看向一旁在树荫下假寐的宁水枲,再次一愣,回神,无奈的摇头,顿感有些哭笑不得。

    “当真是不舒服了……”病在心头。韩宓对於这种倒计时回到过去,说不心颤是假的,这种感觉让她好象做什麽都是虚假的,到头来什麽也不是。

    子芍听了紧张了起来,说道:“傻丫带野娃进城找大夫。”

    韩宓一时无语,看著她满面的担心神色,想了想,点头道:“也好,谢谢子芍。”

    子芍听了脸上一红,拿在手上的锄头无意间摩擦著,见韩宓神色怪异的看著自己後立即醒悟,连忙随手扔掉手中的锄头,说道:“野娃,我们早点进城,免得到时回来太晚了。”

    她又不是真的去看病,进城找大夫那她真的是有病了。韩宓偷偷在心诽,口上说道:“那麻烦子芍带路。”话落,也随意把手中的破锄头丢在干巴的河田上。

    一直在一旁假寐的宁水枲这时抬起头,记了韩宓一个白眼,懒洋洋的站起身,脚步一顿,灵活的跃起,跳到她的肩膀上,在她耳边低声的说著:“比别人多活了几个时辰,你该知足了,阴险的女人。”

    韩宓愕了愕,侧头看著近在眼前的狐狸,笑道:“看来你只有怒气冲天的时候没脑袋外,其他方面倒是精明得很。”

    “野娃在说什麽?”子芍皱了皱眉,疑惑的看著她对著肩膀上的狐狸低语,心道:看来野娃病得厉害,难道烧坏脑袋了……

    韩宓连忙禁声,转头看向她,带笑道:“天气闷热得很,说胡话……”

    子芍听了,脸色沈了沈,静默一会,眼神一闪,看著她,语气坚定的说道:“野娃不怕,傻丫一定会带你到城里找到好的大夫来医治好你的病,就算……医不好,傻丫也会照顾野娃一辈子!”

    韩宓傻眼,宁水枲也不免被雷著。韩宓回神,神色尴尬的干笑道:“子芍在说些什麽糊涂话,再呆著不走的话,天色暗下了。”

    子芍顿觉自己说了什麽惊骇世俗的话,瞬时通红了脸色,干巴的应道:“哦、嗯。”连忙转过身走在前带路,不忘提醒道,“野娃小心泥路上的水坑啊。”

    “嗯。”韩宓淡淡的应了一声,看向肩膀上的狐狸,“你也要跟著进城?”

    “要时刻盯紧你,直到能亲手取走你这条贱命!”宁水枲抬头看著走在前的子芍,低语讽刺,“果真是妖女!”

    韩宓的嘴角抽了抽,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再看了看他,好奇的问道:“为什麽你会变成狐狸?还使不出法术?与哈莱国的结界有关吗?”

    “……将死之人用不著知道得太多。”宁水枲很高傲的昂首,不肖的看向一旁。

    切,了不起。韩宓忍不住在心中咒骂,暗骂了几句後,心情又好了起来,满心的期待进城的时刻。

    宁水枲见她满脸喜庆,看著眼红,哼声连连:“既然这般想进城,之前为什麽不独自前往,偏要带上一个傻女人上路。”

    “……因为我不知路往哪走。”

    “……”

    这几天的时间不知皇城中有何异样,能否再与乏之见上一面呢?真希望能与皇上见上一面,自他出生那一天,这十多年来也不曾相见过,不知他现在长成什麽个样子呢……韩宓突然想起与韩子柬出生那一日相见的情境,那时的他,五官皱皮,那眼耳口鼻合在一起倒象她前生在电视里头看的外星人,那个丑得……眼角抽了抽,心中开始自我催眠:男大十八变,长大一定是个大美人……一定是。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