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25章不讲道理的破局


本站公告

    陈谏书的司马昭之心是路人皆知。

    但严格说起来,即便是高青云他们三个都没有想到陈谏书会在这次市委常委会上如此坚决果断的要求撤掉山投中心。

    即便他们和陈谏书非常熟悉,听到这样的话都感觉很意外。这有点不对劲啊,换做以前的陈谏书是不会这样强势和着急的,肯定是会徐徐图之。

    这样做分明是有被逼迫的嫌疑,莫非有人在背后给陈谏书出谋划策?

    最关键的是,即便高青云也不认为这种建议能通过。

    你提出来的建议要是说能通过是最好的,可明知道会被否决还要提出来那就是自取其辱。

    按理来说,像陈谏书这样老谋深算的人,是不应该犯下这种低级错误的,可现在这样算怎么回事?

    “我不同意!”

    几乎在陈谏书话音响起的同时,徐炎这边便毫不犹豫的反对,他凝视着陈谏书的眼神,冷声说道。

    “陈市长,你刚才的建议,我觉得有些鲁莽和片面。你说富裕林业是因为山脉经济才搞成这样的,那么我想要请问,咱们市委市政府有谁下达过明确的政令行文,要求富裕林业关门停业整顿的吗?有吗?”

    “呃…现在没有并不代表以后没有。”陈谏书有点语塞道。

    “哈哈!”徐炎怒极反笑,带着一丝蔑视的说道。

    “现在没有并不代表以后没有,陈市长,你不觉得自己说出来的这话何其可笑!因为莫须有的事情就让富裕林业折腾出来这种动静,对咱们有凤市逼宫,这个富裕林业的胆子也未免太大了!”

    “他还将咱们市委市政府的威严放在眼里吗?咱们不追究他们的责任就够抬举的,现在还敢如此兴风作浪,混淆视听!”

    “至于说到什么领事馆的电话,恕我直言,这是咱们有凤市内部的事,和领事馆有关系吗?这个领事馆的手伸的也未免太长。”

    “手伸得长不要紧,让人无语和失望的事是我们有些同志,还非要就人家伸出来的手谄媚的围上去赔笑。”

    “就这事,我不觉得领事馆有什么权力质问,别说只是一个领事馆,就算是大使馆又如何?即便是他们国家又能怎样?”

    “还当现在是以前吗?以前咱们华夏积弱被欺,现在谁要是还敢蔑视,统统给我们滚蛋!”冯成峒毫不犹豫的接话。

    这已经不是单纯在含沙射影,分明是意有所指。

    徐炎和冯成峒两人的发言,瞬间就点燃了整个会议的气氛,任谁都没有想到,市委常委会还能这样开,都没有缓和的余地上来便是这样疯狂的狂轰乱炸,这是要进行刺刀战了吗?面对这种反击,陈谏书其实早就心里有数,所以淡然说道:“你们说的都有道理,但不能否认的是这事现在脑袋很大,大到已经惊动到省里面,全民皆知的地步。”

    “要是说不能就这事很好处理,会严重影响咱们有凤市的招商引资形象。徐炎同志,你分管的是公安局,冯成峒同志,你做的是组织部的工作,真要是严格说起来,这事和你们有很大关系吗?”

    “没有吧,没有的话你们是能当甩手掌柜,我们市政府呢?最后需要背负责任的不还是我们吗?”

    “陈市长,你说这么多,我想要请教下,这事归根到底罪魁祸首是谁?”苏沐突然发话问道。

    “罪魁祸首?”陈谏书愣住。

    “没错,就是罪魁祸首。你现在这样怒气冲冲,无非就是因为一件事,就是富裕林业将事情闹大,影响到有凤市的形象。可我想要知道,富裕林业这样做真的能影响到咱们有凤市招商引资的形象吗?”

    “一家做事这样不规矩的外企,做出这种事来,首先要追究的不是罪魁祸首是谁吗?咱们在这里争斗辩论有意思吗?”苏沐手指敲击着桌面肃声说道。

    “那依书记的意思,罪魁祸首是谁?”陈谏书稳住情绪缓缓问道。

    “第一是富裕林业,这家外企鼓动媒体胡乱报道便是在闹事,在挑衅咱们有凤市的权威地位和公信力,是赤果果的违反相关法律,是必须要严惩的!”

    “第二就是剑铃县县委县政府的失职,在山脉经济规划书这事上,没有能清楚的向所有企业表达清楚。”

    “要知道山脉经济规划是咱们市委常委会上通过的决议,这是不争的事实。既然通过就要执行,要是说遇到点麻烦就消极怠工,不是做事该有的态度。”

    “陈市长,你说的要撤掉和取消山投中心,在我看来就是无稽之谈,像是这样不责任的话,请你以后不要再说了。”

    苏沐波澜不惊的话语中释放出一种强大的自信,望向陈谏书的眼神带出一种不容置疑的权威,就在陈谏书有心辩驳的时候,他的话随后紧接响起。

    “市委常委会通过的决议是有法律效力的,是省委省政府都会认可的。要是说前边刚通过,后面就撤销,何来权威和公信?”

    “要是说咱们都能出尔反尔,你拿什么来要求全市人民群众和各行各业的企业家还相信你呢?”

    “所以就这次事件,我的态度很明确,必须依然相关法律法规,坚决给予严惩不贷!”

    “富裕林业不是想要靠着这种混淆是非的态度威胁咱们有凤市市委市政府吗?好,那咱们就好好的调查下,据我所知这个外企从年前就该续约,可拖到现在都没有签署合同。”

    “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却能一直这么运转到现在,你们不觉得问题严重吗?”

    “如此严重的问题,杰斯顿这个总裁是脱不开干系,而负责这事的剑铃县县委县政府能够推脱掉责任?”

    “各位,我在先前和该县刘建民同志的谈话中,他曾经直截了当的表态,说不同意山脉经济在剑铃县发展。”

    “当然,他要是能说出点门道来,可以,我能够理解,但我恼怒的是他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在没有对发展规划了解的情况下就这样胡说,这是我最恼怒的。”

    “鉴于此,我认为刘建民已经不适合继续留任,他年龄也差不多到点了,干劲不足,开拓精神欠缺,不如给有闯劲有干劲的同志让路吧。”

    “此外,就县长董福坤同志的问题,我也认为必须严加惩治,一个不能够贯彻市委市政府政令的人,是没有必要留在这么重要的位置上。”

    “因此,对剑铃县的领导班子我认为进行这样的调整是很有必要的:刘建民提前退二线,董福坤调离,前往省委党校学习,另行任命。”

    全场寂静,一片震惊。

    陈谏书更是气得脸色苍白。

    苏沐你也未免太专横了吧?怎么能这样做事?我不过是想要就这事进行研究,你倒好,非但不同意,反而是强势的拿下剑铃县的两位主官。

    你难道不清楚这样做将会给剑铃县带来什么样的动荡不安吗?

    你这种行为简直就是在给自己树立起来绝对的敌人,这会让你四面皆敌的,你确定要这样疯狂做事吗?

    孙中信同样恼怒的很。

    董福坤毕竟是他提拔起来的,而现在苏沐一声招呼都不打,就要这样调离,直接送往省委党校学习。

    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很难猜吗?什么另有重用?都已经这样还重用个屁,只要你苏沐永远不离开有凤市,董福坤还想要有出头之日?

    苏沐,你这是想要拿剑铃县杀鸡儆猴吗?

    刘守木也恼怒但却还算能容忍。

    刘建民折腾出来的这摊事,他在听到的时候就觉得不保险。

    刘建民是疯了还是傻了,怎么能当着苏沐的面说出那种话来。你连山脉经济规划书都没有琢磨透彻,你凭什么反对?

    你这样的反对除了给自己招惹麻烦,还能有别的事情吗?你说所有人都会反对这事,简直就是荒谬的很。现在看看,报应来了吧?徐炎却是神采飞扬,真是痛快,就该这样做!

    什么狗屁的刘建民狗屁的董福坤,不听招呼就应该这样。一个不能贯彻上级领导意志就撤掉一个,一窝不贯彻就撤掉一窝。

    这样的事就算陈谏书和孙中信告状告到省里去都站不住脚跟,你让省领导怎么想?

    他们都是在体制内深浸的人,能不清楚政令颁发却被下面阳奉阴违是什么样的后果吗?

    相信经过这次事情后,有凤市其余县的那些主官们都应该战战兢兢起来。

    畏惧有时候并不是坏事,它会成为督促你做事的力量源泉。

    又是这样!许晴仙面对这样强势的苏沐,心中颇多感慨。

    自己是站在苏沐这边,但在站过来的时候,就应该会想到自己面临什么事情。她对苏沐的强势是心知肚明的,可这也未免太强势。

    像是这样的行为,难道说就不怕彻底激怒陈谏书?

    这个市长要是恼怒起来的话,同样是会掀起一场狂风骤雨的,他是绝对会带给有凤市一场地震的。

    何况现在还牵扯到孙中信。

    就在许晴仙的忧虑中,陈谏书这边果然是哗啦着将椅子推开,蹭的站起身,怒视着苏沐带着几分怒气的说道:“苏书记,就你这样的处理意见我是绝对不会赞同的,我认为这事必须得到圆满解决,否则咱们有凤市的工作就难以展开。”

    “所以说就这事我会上报到省里,请省里就这事做出裁决。今天的市委常委会是我提请的,我现在要离开,你们继续吧!”

    陈谏书说罢,转身就风风火火的走出会议室。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