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千四十二章 自我修复


本站公告

    小乾坤疆域的割舍,所带来的并不单单只是疆域不完整的问题,还有自身底蕴的缺失下跌。



    若是杨开刚刚晋升七品那时候这般做法,极有可能会导致品阶跌落,从七品跌回六品去。



    不过之前服用过一枚上品世界果,这两年又炼化了数套七品资源,七品的底蕴他已经有不少了,倒不虞有跌品的风险。



    如此想来,碧落关这边赐他一枚上品世界果,一来是因为他功劳不小,权当赏赐,二来也是为了这一刻做准备。



    而拖了两年才让他献出天地泉,可能也有这方面的考虑。



    让杨开关注的并非自身小乾坤的缺损,而是世界树子树的异动。



    此时此刻,小乾坤中的世界树子树竟在哗哗作响,一道道肉眼无法看清的玄妙力量自那子树之中弥漫出来,朝小乾坤缺损之地涌去。



    这一过程完全不受杨开控制,他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了。但当子树涌现出那玄妙之力的时候,他的痛楚明显得到极大的舒缓,仿佛酷热之中遇到了清泉。



    不但如此,他冥冥之中还有一种感觉,子树此刻的异常,对自己大有裨益!



    只是感觉,不好断定。杨开并没有第一时间将玄牝灵果服下,又免钟良担忧,便开口道:“大人不用担心,弟子无碍。”



    说着话,站起身来:“弟子先回去了,闭关修复小乾坤可能需要一些时间。”



    钟良见状自不会阻拦,颔首道:“也好,不过记得回去之后将这玄牝灵果赶紧服下。”



    “是!”杨开正色颔首,行了一礼直奔关内,很快便返回住处。



    虚空中,钟良目送杨开离去,转头又看向丁耀。



    此时此刻,丁耀一身天地伟力跌宕,不时地,便有一道道劲气自体内喷薄而出,融入虚空中。



    正如杨开炼化世界树子树一样,他如今要炼化天地泉,就非得先剔除属于杨开的杂质,毕竟他将那属于杨开的一大块小乾坤疆域都吞噬入体了。



    这一大块疆域中蕴藏了杨开的一部分底蕴,对他来说毫无益处,反而有害。



    不过他的修为比杨开高,而且那被杨开割舍出来的疆域并不大,杂质自然也就不多。



    前后不过数日功夫,便已一切处理妥当,待他睁眼之时,气息似比之前更加凝练。



    钟良见状,开声吐气:“恭喜丁兄,如今既得天地泉,至高有望!”



    对他们这些八品来说,所谓的至高自然便是九品。



    碧落关八品开天数十位,之所以决定让丁耀来接手天地泉,不单单是因为他的实力出众,更因他当年晋升开天时乃是直晋七品,如今的八品并不是他的极限,有生之年,他可是有望九品老祖级别的境界。



    与之相比,钟良等人虽然实力亦都不俗,但潜力却已经都耗尽了,八品巅峰是他们能达到的最高成就。



    丁耀晋升八品已经数千年了,在这个境界上浸淫岁月悠久,但距离九品还是有很些差距。



    若是能得天地泉,无疑会缩短成就九品的时间。



    闻言丁耀道:“至高之事还有待磨炼,你我皆知,倒是如今既得了天地泉,总不能枉费那小子一番苦心。”



    钟良顿时有些不好的感觉:“你想做什么?”



    丁耀咧嘴一笑:“那小子送我天地泉,我且回他一份大礼!”



    这般说着,身形晃动,化作一道金光,瞬间远去。



    钟良站在原地脸色变幻了一阵,忍不住跺足唾骂:“莽夫,十足的莽夫!”



    话虽如此,他却没有去追,因为他知道追也无用,丁耀既已有所决定,他是万万拦不住的,而且以丁耀的实力,此事应该不会有太大风险。



    密室之中,杨开盘膝而坐,一边炼化七品资源修行,一边关注自身小乾坤的变化。



    玄牝灵果他并没有服用,因为他想看看,那子树的异动会给自身小乾坤带来什么影响。



    若是服用了玄牝灵果,待小乾坤修补完全,子树的异常可能就会消失不见。



    时间流逝,小乾坤的变化越来越明显,原本因为缺损而导致不完整的小乾坤,竟开始慢慢自我修复起来。



    这让杨开吃惊不小。



    直到此刻,他方才明白子树的异动到底会带来什么样的结果。



    这子树居然能修复破损的小乾坤!换言之,他即便不服用那玄牝灵果,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世界树的子树居然还有这功效?



    算上之前发现的能加快修行速度的效果,这世界树子树给他带来的好处已经有五件了!



    不过仔细想来,世界树以世界为名,纵然他融合的只是一株子树,那也是世界树。小乾坤归根结底也是一处乾坤世界,有子树在此,破损之处自会慢慢得以修复,当初他在星界种下那一株子树,可是连行将崩溃的星界都稳住了。



    而且看这修复的速度,好像还挺快,丝毫不比服用玄牝灵果差多少。



    子树这个好处对杨开来说倒是没多大用处,毕竟他也不会被墨之力侵蚀,不必去割舍自身的小乾坤,但因此省下一枚玄牝灵果却是实实在在,这东西在关内一直都是供不应求。



    回头倒是可以将玄牝灵果再还给钟良,放在战备殿那边让需要的人兑换去。



    数月之后,一道流光忽从天外而来,直落小院之中。



    察觉动静的冯英连忙出来查探,见得来人,连忙行礼:“见过大人!”



    来人赫然是丁耀,也不知他最近都做了什么,竟是杀气惊人,在冯英的观望下,似乎还察觉到丁耀近期有受伤的痕迹。



    丁耀负手而立,微微颔首,转头望了一圈:“杨小子呢?”



    冯英忙回道:“还在闭关之中,大人稍等,我这就唤他出来。”



    丁耀摆摆手:“既在闭关,就不必喊他了,等他出关吧。”



    冯英闻言道:“杨师弟基本上每半年出关一次,算算日子应该就在最近几日了,待他出关,我让他去见大人。”



    丁耀却一撩衣袍,在走廊边坐了下来:“不急,本座在这里等他。”



    冯英吓一跳,不知丁耀到底有什么事,居然亲自在这里等候,暗想杨开最近也没出什么纰漏啊,怎么劳烦这位东军军团长跑过来了。



    心里正这么想着,又有一人从天而落,赫然是钟良。



    冯英赶紧行礼,面露征询之意。



    钟良摆摆手,径直来到丁耀面前,上下打量他一眼,啧啧一声:“何苦呢?受伤不轻吧?”



    丁耀淡淡道:“在所难免,总归是值得的。也叫那些家伙知道,并不是只有他们能来打碧落关,老子心情好了就去搞他们一顿,心情不好了,也去搞他们一顿,嘿,让他们也尝尝被人打到家门口的滋味。”



    钟良嘴角抽了抽,早就知道丁耀接手天地泉后肯定不会安分,现在看来,果然如此。



    冯英在一旁听的云里雾里,完全不知两位军团长在说些什么,不过听丁耀话中之意,好像他在什么地方与墨族大战过一场。



    如今墨族可都是龟缩在虚空腹地中,这岂不是说丁耀军团长杀到墨族腹地去了?这个想法让她暗暗心惊,说实话,这么多年来,人族这边不是没有杀入墨族腹地过,上次碧落关这边便在老祖的亲自带领下干过一次,结果引来了墨族大军的全面反扑,爆发一场大战。



    但每次打入墨族腹地,都是老祖带队,如此方可保证行程的大体安全,丁耀虽是八品,但孤身杀入,毫无后援,也是担着巨大风险的。



    冯英不知丁耀为何会有这样的举动,却也不好多问。



    钟良扭头朝她望来:“傻站着干什么,没看到你丁师叔坐这,上茶啊。”



    冯英连忙应着,取出一套茶具来烹煮,考虑到丁耀有伤在身,她更是取出了自己珍藏多年的灵茶助他疗伤。



    丁耀喝罢,果然赞口不绝。



    于是等数日之后,杨开出关时,便看到了这神奇的一幕。



    小院走廊中,丁耀与钟良对席而坐,中间摆着茶桌,两人端着茶杯,你一口我一口地喝着,冯英便跪坐一旁,安静烹煮。



    杨开瞠目结舌,还以为自己看花了眼。



    钟良招手道:“来,喝茶,你小子有福,你冯师姐这雪上云顶可是极品灵茶,多少年不曾拿出来过了。”



    气氛好像有些古怪,杨开乖巧落座,冯英给他倒了杯茶水,他一边抿着一边给冯英打眼色,想问问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冯英只当没看到,杨开鼻子都气歪了。



    灵茶什么滋味,杨开没品尝出来,不过这东西确实对武者大有裨益,几杯茶下去,杨开感觉精神都通透了许多。



    丁耀总算放下茶杯,伸手在自己胸口点了一下,转过头,一口淤血喷出来,那淤血如血箭,直接在地面上打出一个坑洞。



    淤血吐出之后,丁耀精神明显抖擞了几分,冲冯英点点头:“多谢师侄了。”



    冯英敛衽一礼:“师叔严重!”



    丁耀又看向杨开,随手抛出一枚空间戒:“给你的!”



    杨开狐疑接过,神念往其中一探,脸色顿时大变:“这么多……”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