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 都是套路


本站公告

    嗯,首先,我们必须要承认,这个记得应该叫芭什么萨的兽人小姐姐,以兽人的体型标准大约是有点娇小玲珑型的吧,但以人类的审美观来说绝对是高挑健美,不见臃肿而毫无美感的肌肉,只有如猎豹一样充满力量和速度感的流线型体型。另外,如果真的把她脸下半截的地包天和獠牙去掉,就算是以精灵的标准来说也绝对算得上难得的美人。</p>

    遥想当年啊,自己可是和对方过了几招呢。在陆希的映像里,这个除了龅牙以为都是美女的兽人萨满小姐姐,原本是个很洒脱很有份儿的小姐姐呢,如果不是没什么时间交流,陆希说不定还很乐意对对方多聊上几句了。搞不好双方非常地有共同语言,能成为很好的朋友也说不定……嗯,这么仔细地琢磨一下,当年我和这兽人小姐姐过招的时候,可是颇花了一番力气才取胜了呢。这个年纪的黄金6阶,比上次见面的时候实力还提升了一档,而她也依然是那样一个完全有资格称自己为“天才”的优秀萨满。放在任何一个时代,都是最优秀的佼佼者。</p>

    ……当然,若因为是身负神血,那有这样的天赋也并不奇怪。毕竟这就是如此这般的阶级固化的世界啊!文明历史已经有六位数了还在万恶的中世纪打转。在这个世界,天才鲜少会是从石头缝里钻出来的,大多都会有个很牛逼的祖上之类的。说起来都让人心酸呢。</p>

    然而,陆希表示,所有正常意义上的“天才”,在本主角这个挂逼面前都远远地未够班啊口桀口桀口口桀桀!在这种黄金高位都只能打辅助的高能级的战斗上,区区一个金6,若贸然随意参与进来,大约也只能当个炮灰了。看看那边那两个和她同水准的半人马吧,只敢远远地躲在后面放冷箭。</p>

    不过,若这位萨满小姐姐真的被神降了,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p>

    众所周知,所谓的“神降术”其实有三种。</p>

    一种是凡人以施法信徒的身体乃至于灵魂作为媒介,完成其对其余位面和次元的观察乃至于干涉……说得直接一点,便是以燃烧信徒为代价降临自己的力量。这一点非常好理解。在当初的赫纳斯战役的最终关头,他所做到的便正是如此。</p>

    另外一种是神祗将自己的神魂降临于信徒身上,通过信徒的身体来施展力量。我们都知道,神祗要穿越世界和次元之间的障壁的动静还是很大的,尤其是像灾厄之王这样直接被主物质位面所排斥的深渊之主。如此一来,他完全可以通过这种方法跑到主物质位面来浪上一把。凡人信徒的身体,当然不可能发挥出神祗全部的实力,但毕竟是真神,一旦附体,实力暴涨也是必然的。只要那个凡人信徒不会是个痨病鬼半残废,怎么着也是能表现出接近甚至达到传奇以上的战斗力出来的。</p>

    这样的神降术,因为算是真神下凡的一种,于是又被称呼为“圣者降临”。</p>

    被神魂附身的凡人信徒又被称为“圣者”,这当然没问题。</p>

    当然了,在更多的时候,神祗也只是通过这个方式短暂地降临一下,向主位面的信徒们传达自己的意志。对于不朽的真神来说,这种神降毕竟有点不太安全。他们利用凡人的身体作为自己存在于主物质位面的依托,某种意义上也是将自己的命运和凡人的身体放在了一个天平之上。这个时候,若是神降者忽然嘎嘣地一下死于非命,结束其命运的伤害,也将以灵魂打击的形式,成规模地直接反馈到自己身上。这对附身在自己身上的神魂的打击也是非常明显的。</p>

    说起来,因为附身的神降者被砍了然后就此糊里糊涂陨落掉了的倒霉蛋,在以前也不是少数了。即便是拥有伟大神力的主神级存在,也都讨不了好。具体情况可以参考某位妖艳贱货男女莫辨攻受皆可而且不但是碧池还是小三的深渊大魔王,它因为不知道性别所以只能用这个当年不就这么被奥鲁赛罗老师这么玩了一次吗?连同自己神降者的躯体,被封在圣水中泡了几天几夜,虽然最终还是脱离了,但那种舒爽的感觉,估计就算是那位本世界的天字第一号大魔王也得做上好久的噩梦了吧?</p>

    至于最后一种,大约可以算作是介于两者之间的一种妥协吧。神祗会将自己一部分灵魂分身的碎片赋予信徒身上,却并不会夺取其身体完全的控制和支配权。如此一来,神降者在保证了自由意志的同事,意识海中也拥有了神力的投影,当然也能一定程度地共享神祗的知识乃至于力量。</p>

    某种意义上,这便相当于是大神把自己的力量借给你装逼,这其实是相当的福利了吧?如果你是那位神祗的信徒外加神降的当事人,岂不是得感动得稀里哗的从此献上一曲忠诚赞歌了吗?</p>

    实际上,很多神祗也很喜欢通过这个方式来维持自己在主物质位面的存在感,外加上刷刷信徒们的好感度和声望值。于是,这种神降术又被称呼为福利啊不,“神通降世”亦或是“圣者降临beta”。</p>

    总而言之,这就是一种用来宣称“劳资有背景”的极好方式;而兽人萨满小姐姐芭伽萨要求的,应该就会是最后一种了吧?更重要的是,据说她是神裔,哪怕是已经隔了很多代了,毕竟也是嗜血之王的血裔,对神力的融合度当然也是极高的。降临下来的“神通”,在普通的信徒手里或许只能发挥出一小部分,在她手里大概就会是绝大部分了吧?一个黄金6段的“普通杂兵”萨满,搞不好一次性就能越过传奇大关了呢。</p>

    真要是这样可就相当麻烦了啊!</p>

    已经化身为魁梧的半人马法身的嗜血之王,居高临下地看着单膝跪在自己面前,仿佛在用一生的骄傲诚恳地乞求着自己的兽人女萨满,沉沉地叹了口气:“就算是这样,你也是会付出代价的。甚至是,无法挽回的代价。”</p>

    这也是正常的。毕竟凡人的身躯和神的力量,有着规则等级的差距。如果仅仅只是普通的意志降临或放放小招数装逼也就罢了,但若是勉强使用一下强行学会的大招,神降者的身体便极有可能受到强力的反噬。</p>

    “我明白。”她平静地道:“但这也是我的选择。现在,我们所要面对的,或许会是百年来,整个奥格瑞玛最大的敌人吧,一个远远比斯特埃姆松还要强悍得多的敌人。这样的战场上若我无法参与其中,对于一个兽人来说,这是何等屈辱之事啊……”</p>

    “不不不,这一点都不算屈辱啊!所谓战争要让女人走开,危险的关头居然还要女人冲锋在前,岂不是说明男人都死光了?您必须要考虑清楚,如果真的这么做了,所有的奥格瑞玛的男人才是真正的屈辱呢!”陆希忍不住道:“喂喂喂,在场诸位这些奥格瑞玛的当世强者们,就不觉得愧疚吗?你们改悔吧!”</p>

    于是,回答陆希的便是这群奥格瑞玛顶级实力者们的又一次围攻。在那一刻,他们的攻击宛如突如其来的海啸一般,虽然并没有震天动地的巨响,但那气势却足可以让人心神震颤。</p>

    隆萨斯大萨满的闪电护盾化作了牢笼,兜头直接地罩了下来。那不仅仅只是闪电,大气的摩擦产生了致命的灼烧,同时也搅乱了附近所有元素的稳定。在雷电的牢笼笼罩之中,便是陆希这样超凡的施法者,要想施法所需要耗费的精神力和时间都之间提高了好几个数量级。而在这个当口,却看另外一边,牛头人大宗长手中的沉重铁杖也狠狠地砸了过来——这看上去似乎只是普通物理攻击似的攻击,但却直接引发了空间的震动和闭锁,封住了陆希身侧,让他再难以用空间跳跃之类的手段闪转腾挪。</p>

    兽人老剑圣穆罗也同一时刻发动了冲锋。他的身上覆盖着炽亮的白光,形成了规则级的自然护甲,让其不受到闪电牢笼的伤害。手中的宝刀——这也是整个奥格瑞玛氏族联盟的镇国宝具,七件深渊魔器之一的“苍白火狱”——上面燃烧着同样近乎于白色,甚至于无色的能量火焰,并不是十分的华丽绚烂。然而,那看上去颇有分量的战刀,却在空中拉出了一道灵动却又气势磅礴的轨迹,仿佛流星破月,力可开山,却又如长风拂面,轻盈无迹。剑刃未到,足可以撕开岩石、钢铁以及人体的锋利剑气,便已经离陆希的面门不过分毫而已了。</p>

    “这才像个样子!”陆希这样地一笑,然后任由三名奥格瑞玛的传奇强者,将自己的身体完全打穿。</p>

    “这……”老剑圣微微一怔。他的利刃刺穿对方的触感,分明地在告诉自己,这一次攻击是奏效了,兵刃已经完全地洞穿了对方的身体。如果换做是在平时,这样一次攻击奏效,便足可以让他自己宣告胜利了。</p>

    要知道,所谓的“苍白火狱”并非是魔器本身的名字,而是来自于历代大战下来,幸存者们对其恐惧的赞颂。那剑刃上燃烧着的苍白火焰,据说是来自虚空之王的混沌领域,只要对对手造成一点点,哪怕是最轻微的伤害,都可以开始对其造成持续的灼烧伤害。这是从内而外的诅咒伤害,从灵魂延伸到肉体的侵噬式灼烧,根本没有有效的防御手段。</p>

    不管对手是谁,哪怕是真龙和天使,乃至于神祗,都一定会在苍白的火焰和剑气之中被烧成一堆渣渣……这便是“苍白火狱”的来历了。</p>

    我应该确实是刺穿这家伙了吧?剑圣想。然后,他看到老牛头人的铁杖也如期而至,直接砸碎了对方的肩膀、胸口乃至于半个躯干。</p>

    这应该便是死的不能再死了。</p>

    可是,身为一个身经百战的实力者的直觉却分明给了自己相反的反馈。</p>

    他看到面前这明明已经被自己洞穿心口,同时半个躯干都被砸得变形了的“人类”……应该是人类没错吧?可是,人类怎么可以把脖子转上个180度,还冲着自己“咔咔”地动了动嘴巴,生生挤出来这样一个惊悚的笑容呢?</p>

    好吧,老剑圣先生必须要承认,这家伙就算是用这么猎奇的方式微笑,其表现力也绝对堪称字面意义上的回眸一笑百媚生,哪怕是自己这个没什么品位和心境的人也不得不承认,自己一瞬间居然是真的被闪得心跳加速了好几秒钟。他顿时不由得怀念起了当年荒唐的青葱岁月,作为年轻时代就是奥格瑞玛诸大氏族瞩目的剑技天才,穆罗雷霆咆哮当然也是从来没缺过女人的,但最受他喜爱的,却是一个人类宠妾。好像是从哪个黑土丘陵的小国“打草谷”的战利品,还是个贵族家的千金呢。可是,再一次打麻将的活动中玩得太hgh了,自己就这么一不小心把那个可怜的小女孩给玩坏了……我勒个去!区区一个笑容就能让堂堂剑圣这般浮想联翩,难道不是细思还是恐极吗?而且,这样一个笑容竟然出现在这样一个场合,并且以这种方式出现,难道就不会让人背脊发凉吗?</p>

    穆罗撤剑后退。可在这一刻,正在微笑的,被捅了一个透心凉的,被砸烂了半边身子的陆希,他的身体就这样化作了光与热肆虐的源头,炽热而让人心悸的火焰化作了风暴向四面席卷而去。</p>

    老剑圣的步子再快,却也实在不可能快过爆炸的冲击波,不由得低沉地叹息了一声:“现在的年轻人,怎么动不动就玩这一手呢?做事也太不讲究了啊!”</p>

    “是啊,所以这才是我们这些愚鲁的武夫快要被历史淘汰的原因啊!”牛头人大宗长表达了同样程度的感慨。</p>

    隆萨斯倒是没有说话,倒是很快地给包括自己在内的三位传奇上了一个神威护甲。于是乎,爆炸的冲击波和火焰灼烧也都没有对他们形成什么太严重的伤害,但灰头土脸地被狼狈糊一身肯定是没法避免的。更重要的是,那些随着爆炸飞溅在他们身上的,依稀是血一样的物质,却如付骨之蛆一般沾在了他们的表皮上,仅仅只是一个不留神,各种猛烈的毒素便直接渗入了他们的身体。虽然对传奇强者来说,这些都远远称不上是什么特别致命的毒素,但却依然让他们狼狈不堪。</p>

    更让他们崩溃的是,那些从爆破中飞溅出来的血珠子,就像是有生命似的直接凝聚在了一起,再一次化作了一个毫发无伤的陆希。</p>

    “这是,血族的血分身?”牛头人大宗长惊讶不已。</p>

    “……就算是那些远古的真祖们复活,也不可能拿自己的血分身做炮灰用啊!”天灵萨满无奈摇头叹息。</p>

    “……呵,用剑之人,最讨厌面对的,便是这种连杀不杀得死,都不好确定的对手了吧。”老剑圣满脸都是头疼。</p>

    三位传奇都是这样了,其余那些“杂兵”们自然就更显得无所适从了。没看到了重新汇聚起来的陆希,都已经摆了好几个pose了,都没有人冲上去发动第二轮围攻吗?于是,觉得特别寂寞的陆希便伸了一个懒腰,看了看更远处的阿索格。这位金帐可汗很早之前就趴在那边当吃瓜群众了,这一点确实还是蛮讨人厌的。</p>

    “你自己不来?”</p>

    “鄙人不擅长战斗。尤其是在您面前。”金帐可汗微微一笑,这话说得完全地理所当然。</p>

    “还不如一个女人有气魄呢。”陆希又看了看那边的兽人女萨满小姐,然后耸肩撇了撇嘴:“奥格瑞玛的金帐可汗也真是越来越没标准了啊!”</p>

    很显然,他的嘲讽没有起到太大的效果,至少金帐可汗阿索格就完全是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可那边的兽人小姐姐或许是个不怎么太经得起激的人,再一次在嗜血之王的面前深深地匍匐了下去。</p>

    “那么,圣座,请您恩赐!”...</p>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