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3章 成佛成魔(完结章 )


本站公告

    我跑进楼道的时候,耳边不断传来王大鹏歇斯底里的怒骂声。当我每跑下一个楼层,他也随之降落高度在窗外紧追不舍,巨大的翅膀剧烈地拍动,间或有打斗的声音。

    我也不知跑了多少楼,我刚跑过的过度层窗口猛然破碎,原来王大鹏撞碎玻璃冲了进来,我一愣之下抬头看了他一眼,王大鹏双眼血红,一骨碌爬起来张牙舞爪地俯冲向我,我二话不说埋头继续跑,在狭窄的楼道里,王大鹏的翅膀发挥不了优势,也只能是亦步亦趋地狂奔,就这样跑过两层楼道,小黑用同样的法子撞进来,他测准距离堪堪让我过去,把自己当做子弹截击王大鹏,来了个凌空搂抱,二人在地上滚了几滚,王大鹏出拳将小黑打飞,小黑身子掉出窗外,手中一抖混天绫把王大鹏也拽了出去……

    仗打到这个份儿上,所有人都在拼命!

    当我踉踉跄跄冲出电视塔时,哪吒刚好像一只被击落的鸟儿一样掉在我面前,他肩膀上的旧伤再次被撕裂,伤口恐怖,鲜血不住地喷涌出来,李靖和吕洞宾急忙赶上救护,哪吒脸色惨白,但是面容安详。

    小黑和杨戬见状也落到地上,分左右护住哪吒,众人同仇敌忾地瞪着王大鹏,毁掉九州鼎我们算是已达成心愿,我们知道接下来才是真正的决战,只是对我们而言最好的结果就是和王大鹏同归于尽,当然,最正常的结局就是我们全军覆没!

    王大鹏并没有追击,他落在我们对面十几米的地方,眼神空洞、喃喃自语道:“就差一点了,就差一点我就成功了,你们这些人为什么就不能顺顺利利让我赢一次呢?”

    杨戬冷笑道:“王大鹏,现在你只有两个选择,要么等着佛祖来收拾你,要么在人间循规蹈矩做个长着翅膀的普通人,伴随着生老病死,等你到了常人六七十岁的年纪,你会面临衰老、病痛、虚弱的纠缠,你这叫作茧自缚!”

    我忍不住道:“主要是你一没医保二没养老,年纪大了也没人管你,国家对你这种长着翅膀的主儿,恐怕过了七十岁公交也不对你免费!”

    王大鹏忽然眼神发亮道:“不对,九州鼎毁了,还有娃娃和小强,只要你们两个肯帮我,我还是能把天补住,到时候我们三个平起平坐,整个人间都是我们的!”

    我笑道:“听起来很有诱惑力哟。”

    王大鹏火热道:“那是因为现在我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你们应该能感受到我的诚意——这世界上没有永恒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我们的利益是一致的,你们再也不用担心我出尔反尔了!”他一边说一边情不自禁地靠近过来。娃娃低声道:“小强我问你最后一遍,你改不改主意?”

    我低笑道:“我甄廷强除了偶尔答应读者们爆发做不到以外,说话向来算话!”

    娃娃道:“那就没的说,咱和他拼了!”

    吕洞宾道:“小强你和娃娃先走,我们留下来拖住王大鹏!”

    我不满道:“宾哥把我当什么人了?”

    吕洞宾道:“你没明白我的意思,你和娃娃跑了我们或许还有一线生机,咱们要就这么和他拼了等于白送命!”

    我和娃娃对视一眼,李靖道:“别想了,快走,带上六公主!”

    我背起哪吒一溜烟钻进车里,娃娃则拽着刘小六随后赶到,我快速换挡狂踩油门,我们的车怪叫着蹿上公路,王大鹏视我和娃娃为最后的救命稻草,飞扑向汽车,迎面等着他的是杨戬等人的奋力还击!

    车子在剧烈颠簸,刘小六紧紧抱住哪吒,哪吒这时已经陷入昏迷,刘小六不住哭叫着哪吒的名字,我和娃娃均感黯然,看他伤势只怕够呛,我使劲回想附近最近的医院,娃娃道:“王大鹏追上来了!”我探头一看,就见天上有个巨大的黑影正在紧追着我们的车极速飞行。

    刘小六愕然道:“我表哥他们难道已经……”

    娃娃观察了一下道:“杨戬和小黑在后面——小强,王大鹏想抓住咱俩,什么也顾不上了。”看来王大鹏并没有把杨戬和小黑看在眼里,他现在急于抓我和娃娃,压根不屑和杨戬他们缠斗,杨戬他们速度上不占优势,只能是干着急跟在后面,这就形成了王大鹏追我们,而杨戬等人追王大鹏的局面。

    刘小六抱着哪吒,一边哭一边喊,眼泪大颗大颗地滴落,我死死把住方向盘,灵机一动道:“小六,你的仙女泪……”我想起胡局长和林海的战友都是被刘小六的眼泪所救,这玩意可谓疗伤圣品,只要没断气就有希望。

    刘小六悲伤道:“不行的,仙女泪对神仙不起作用。”

    我只有绝望,想想也是,仙女泪要是连神仙也能救,那天庭就不会如此狼狈,到时候组织刘老六七个闺女一起看韩剧,收集来的眼泪足够让天庭战将开挂。

    这时有个弱弱的声音道:“谁说不管用,我感觉好多了……”

    我们一起惊喜道:“哪吒?”

    哪吒在刘小六怀里微微睁开眼睛,虽然还是很虚弱,但肩膀上的伤口着了眼泪正在缓缓愈合,刘小六吃了一惊,破涕为笑道:“你吓死我了!”

    我呵斥她道:“不许笑,哭!”

    刘小六咧了咧嘴,为难道:“我一高兴哪还哭得出来?”

    我森然道:“想想林海在外面有人了!”

    刘小六表情僵硬,看出来她正在努力构想那悲惨的一幕,最终泄气道:“还是哭不出来。”这姑娘是个直性子,玻璃心与她无缘,换句话说,就算林海真的劈腿她第一想法也是持刀问罪,暗自啜泣这种弱鸡事情干不出来。

    刘小六无奈道:“我还是打瞌睡吧!”她瘪瘪嘴打个呵欠,最终还是把眼泪勾下来了。

    哪吒仰视着刘小六,忍俊不禁道:“你这副样子实在惹得我想笑。”

    刘小六“呵欠连天”道:“这也就是现在的我,以前让我出这种怪相还不如杀了我。”

    哪吒的好转让我们终于有了一丝希望,娃娃道:“我明白了,哪吒虽然还在神位,可已经有了人的感情,仙女泪大概只对这种感情能起作用。”

    我撇嘴道:“你这解释也太牵强了,哪吒以前也不是那种冷血混蛋。”

    正说话间,我们车前一声巨响,一根水泥电线杆子笔直地插在我们正前方的路上,我拼命转向堪堪绕了过去,娃娃抬头看天,王大鹏已经从路边拔起第二根杆子作势欲投。娃娃苦笑道:“我们成了浅水里的鱼了,王鸟人要用标枪扎咱们呢。”

    我急中生智把脸探出去大叫:“傻波依,你真把老子扎死就更没戏了!”

    王大鹏闻言一愣,硬生生把准备投出的电线杆改为温柔地抛出,标枪瞬间变成了收费站的栏杆……王大鹏一滞的工夫又被杨戬和小黑两人截住厮杀在一起,李靖和吕洞宾早不知道被甩到哪去了。

    我再一打方向盘飘移而过,问娃娃:“现在我们往哪跑?”

    娃娃想了想道:“去地下迷宫!”

    “没错!”躲避天上的捕猎鹰肯定是往土里钻安全,那里是最好的选择。我利用杨戬他们拼命换来的时间,调头疾奔人民公园。

    经过一夜大战,天色已经不知不觉地大亮了,当我们仓惶地赶到还是一片围起来的建筑工地时,就见这里居然已经站满了人——或者说,是妖!

    在我们左手边是九灵元圣带着七个蜘蛛精、百眼魔君、黑熊怪以及白衣秀士和如意真仙等人,右边则是白锦儿带着黄风怪、奎木狼、青狮白象、虎鹿羊三仙和机灵鬼伶俐虫有来有去等老妖小魔,两边排开阵来,也不知是在谈判还是争论着什么。我管不了许多,从车里把哪吒抱出来道:“来几个人帮帮忙!”

    白锦儿一见哪吒浑身是血顿时脸色大变,冲上来关切道:“三哥,三哥你怎么了?”

    哪吒勉强一笑道:“还好,死不了。”

    刘小六道:“你快带小强和娃娃去你的迷宫里避避。”

    我忍不住问白锦儿:“你们这是干什么呢?”

    白锦儿偷偷一指九灵元圣等人道:“他们一早过来说要加入我们,可是在待遇方面还没谈拢。”

    百眼魔君一挥手道:“什么还没谈拢,照这样下去根本就谈不拢,我们九老是什么身份?怎么可能在你手下干活?我们既然来了,那这就得我们说了算。”

    如意真仙道:“况且我们也只是答应先来这里看看情况,干不干还两说呢。”

    虎力大仙咆哮道:“放屁,这地方白总和我们经营了多久才有这样的规模,你们一来就想当老大啊?”

    原来九灵元圣如约把手下们都带来见白锦儿了,但是两拨人为了谁做主吵起来了。这些人身份各异成分复杂,但是经过长时间的生活战斗已经形成了两个阵营,自然是谁也不服谁。

    我跳在一个石墩子上使劲一挥手道:“都别吵了!王大鹏就要打过来了!”

    群妖顿时一阵耸动,我继续说:“你们想跑的现在就可以跑,但是我希望各位能遵守和我的约定——不要再反水!”

    九灵元圣底下的群妖毕竟才刚脱离王大鹏不久,个个心惊肉跳道:“九老,咱们快跑吧!”

    九灵元圣默不作声。

    这时天上传来王大鹏的声音:“你们想往哪跑?”他双翅张开滑翔而下,像头大鸟一样立在工地围墙的栏杆上,见我和娃娃都在,又洋洋得意起来。接着杨戬和小黑也从天而降,众妖自落入凡间以来大多是第一次见这样的场景,不禁个个畏缩。

    小黑一眼扫见了白锦儿,上前捏了捏她的脸蛋道:“鼠妞,你哭什么?”

    白锦儿失色地看看他又看看哪吒,小黑对哪吒哈哈笑道:“看来咱们两个都命大,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白锦儿下意识道:“三哥,你很久没叫我鼠妞了。”看来她和哪吒以前关系就不错,鼠妞是哪吒给她起的昵称。

    哪吒微笑道:“幸好还有一个三哥记得你这个外号。”

    这会李靖和吕洞宾也气喘吁吁地赶到了,见哪吒无恙也是欣喜异常。

    王大鹏慢悠悠地整理了一下翅膀道:“这是你们的叙旧会吗?听着,我只要娃娃和甄廷强,不干其他人的事,当然,若有谁想插手也可以,不过得先问问自己有没有这个本事?”

    如意真仙期期艾艾道:“老大,我们怎么敢和你作对呢?”

    人群里冲出个人道:“三弟!”却是青狮精,他和白象精加上王大鹏原本是结义的三兄弟,其后因为孤掌难鸣被我们招安到了白锦儿手下,谁也猜不透他这时候出来是什么目的。

    青狮精走到王大鹏脚下,愤然道:“三弟,我和你二哥替你卖命被人围攻的时候你在哪里?就算你当时不方便出手,怎么这么长时间也不来看我们?”

    王大鹏斜睨了他一眼道:“你们不是在这待得挺舒服吗?”

    白象精出列拽住青狮精的胳膊淡淡道:“大哥你怎么还想不透,人家压根也没把我们当兄弟。”

    杨戬和小黑挡在我面前,李靖小声道:“小强,你和娃娃快进迷宫里去。”

    我摇头道:“事到如今再躲着也没什么意思,咱们跟他做个了断吧。”

    这时九灵元圣忽朗声道:“鹏兄,我有句话要问你。”老头上前一步道,“当初你邀我和你一起起事,说的是从此以后过无拘无束的日子,如今你成功在望就把我们弃若敝履,难道一开始你就是骗我们的?”

    王大鹏面对这样直截了当的质问终究有了些不自在的表情,随即森然道:“这也怪不得我,要怪只能怪你们三心二意朝秦暮楚,九州鼎在你们手里几次三番差点被夺,我还能信得过你们吗?不过说来也正常,你们就算重回天庭也都有人收留,起码你还能继续回去给你主子当坐骑。”

    九灵元圣愣了半晌,自嘲道:“归根结底,是我们的出身让鹏兄瞧不起了。”

    青狮精插口道:“他连我们都瞧不起,这有什么稀奇的?”

    王大鹏作色道:“废话少说,不想死的就滚在边上!”

    白锦儿昂然道:“虽然我出身低贱,但是义父义兄待我不薄,你想伤害他们得先过我这关。”她回头对黄风怪等人道,“李靖哪吒是我父兄,但今天的事与各位无关,如果我出了意外以后迷宫就靠各位了。”

    黄风怪犹豫了片刻,对着王大鹏远远一指道:“你打开忤天监把我们放出来就是为了给天庭找麻烦,可你问过我们的意见没有?我们流落人间,大神们见了我们也打,人类见了我们也打,不管你们谁得势,总归是我们跟着倒霉!”

    伶俐鬼精细虫和有来有去等人嘀咕道:“是啊,我们很冤啊!”

    王大鹏愕然笑道:“现在连你们这种小角色都敢声讨我了?”

    羊力大仙摸着他那几根稀疏的胡子道:“我们是小角色,可也是需要被人尊重的,你把我们当炮灰连句交代都没有可不行!”

    王大鹏眯着眼道:“怎么,你们还想跟我斗?几百年修炼个人形不容易,你可想好了!”

    虎力大仙道:“无非就是死而已,你和杨戬这些大神一个比一个来头大,你们可以不入轮回,我们这些小妖精迟早还是要死的,与其憋憋屈屈熬个几百年一千年再死,不如来个痛快,反正我们这段日子也开心过了,捡的就是赚的,我们也不亏!”

    白锦儿感动道:“你们不用为了我这么做的,我义父已经答应一切既往不咎,从此以后你们就作为普通人留在人间,也不用再回忤天监了。”

    鹿力大仙道:“你有你的义父,我们有我们的道义,既然大家是一个团体,我们也不能让你一个小姑娘独自拼命!”他嘿嘿一笑道,“咱们这里头虽然畜生居多,可畜生也有畜生的准则,再说能修炼成人,谁也不是白给的!”

    杨戬颇受震撼,忍不住对白锦儿等人道:“我杨戬以前瞧不起你们,今日请受我一拜!”说着冲对面深深鞠了一躬。

    王大鹏怪笑一声,像看到了什么可笑的事情。

    百眼魔君问九灵元圣:“九老,我们怎么办?”

    如意真仙道:“我们就两不相帮好了。”

    九灵元圣沉着脸道:“混账话,不管是当人还是做妖都要讲究个恩怨分明,金翅大鹏背叛我们在先,我们得跟他要个说法!”

    七个蜘蛛精咯咯笑道:“九老说什么我们就做什么!”

    我忍不住道:“你们的笑点能不能高点——这有啥可笑的啊?”

    九灵元圣对白锦儿道:“白姑娘,老夫起初对加盟你这里有疑虑,只因唯恐你是那种攀附权贵之辈,并不是真的要和你一争长短,此刻一见再无顾虑,如果我们还能活着的话,以后就全凭你关照了。”

    白锦儿急忙道:“九老言重了。”

    王大鹏懒洋洋道:“看来接下来的事就简单多了——我只要把你们都干掉就是了。”他话音未落猛的向九灵元圣掠去,这是王大鹏的聪明之处,哪吒重伤之后杨戬和小黑对他构成的阻碍已大不如前,他决不能再让我们组织一个铁三角来对付他,所以他首先就是要解决九灵元圣这个新加入的力量!

    九灵元圣猝不及防被王大鹏撞得凌空飞起,但老头也是身经百战之人,身子在半空中一探,向王大鹏发出一声狮吼,王大鹏还不怎样,正下方的白衣秀士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七个蜘蛛精一起露出小蛮腰,七道蛛丝从四面八方把王大鹏缠了起来,那边黄风怪和虎鹿羊三仙接二连三地冲上,又接二连三地被王大鹏用翅膀打飞,那些坚韧的蛛丝在他眼中混若无物,他在原地一个旋转就把围攻他的人打得七零八落,就像一只冲破了蛛网的野兽,身子挂满丝线前突后击,凡是迎面碰上之人根本没有一合之将。

    杨戬苦笑一声道:“小黑,看来还得咱们亲自上啊。”

    小黑一跃向前道:“走!”

    王大鹏双翅一展把青狮和白象砸倒,翅尖在九灵元圣胸口扫了一下顿时划过一道血痕,这对大翅膀不但能帮助他上天入地,而且是一对无坚不摧的武器。

    杨戬和小黑分左右接应九灵元圣,四个人又乒乒乓乓打在一起,只是这次我方的组合战斗力弱了不少,首先,杨戬和小黑已经是强弩之末,其次,哪吒参战时他和小黑心意相通,九灵元圣本事不输哪吒,但绝难形成配合,王大鹏瞬间就取得了明显的优势。

    李靖对白锦儿道:“锦儿,你带着小强和娃娃快进迷宫,你要答应义父,无论如何不能让王大鹏抓住你们!”

    白锦儿急道:“可是……我要和义父并肩作战!”

    李靖道:“拼命谁都会,能救命才是体现你价值的时候,你把九灵元圣和你的那些手下也一并带进去吧,他们何辜啊?”

    这时吕洞宾又对着王大鹏放了一个冰箭,随即笑道:“我法力用光了,李兄,咱们一会见!”他猱身加入战团,只不过这次只能靠拳脚了。

    李靖一推白锦儿道:“快走!”顾不上多说追赶吕洞宾去了。

    王大鹏一见吕洞宾却是分外眼红,他被吕洞宾用各种光彩夺目的小魔法足足射了半夜,虽然伤害有限,可着实憋气,吕洞宾自他身后奔袭而来他故作不知,冷丁回身用双翅狂抽,吕洞宾被打得腾空而起,人在半空就已昏迷,一条胳膊也不知是脱臼还是断了,软绵绵地耷拉下来,接着摔在地上。

    李靖情急之下端着宝塔把这宝贝当做一块板砖似的砸向王大鹏,王大鹏哈哈一笑又蹿到杨戬和九灵元圣面前去了,李靖这个天庭元帅在他眼里像不值得出手一样。

    这时有个女声愤怒道:“敢伤我师兄,我跟你拼了!”何仙姑、蓝采和、钟离权一同赶到,何仙姑双手捧出一朵荷花,凝神运法往前一推,那荷花渐行渐大朝王大鹏压了过去,蓝采和仍旧面带平和,自花篮中一挥,几十朵鲜花便飘洒在空中,钟离权的蒲扇摆动,将那些花朵送到王大鹏周边。

    这地三仙一来我深受鼓舞,八仙在天界地位虽然不高,可是战斗力还是强悍的,最主要的,他们作为地仙是可以使用一定法力的,这对僵持的战局来说无疑是不小的帮助!

    然而结果让我们大跌眼镜,只见王大鹏伸手从头顶拿下荷花在脚底踩碎,翅膀一扇将蓝采和的花瓣吹散,表情之轻松、手法之简单就像应付小孩子的恶作剧一样。

    别的不说,蓝采和的花瓣雨可是能抵挡住子弹的!到了王大鹏这连半毛钱的作用也没起,至于何仙姑的荷花,我都不知道它发挥正常的话有什么用,要说想靠它砸死王大鹏那也太无厘头了……

    何仙姑顾不得别的,一把抱起吕洞宾声泪俱下道:“师兄你怎么样,就算你不想娶我也不能死啊!”钟离权和蓝采和一起拥在吕洞宾身边,各抓住他一只手用法力强行替他疗伤。

    吕洞宾缓缓醒来尚不知身在何处,迷迷糊糊见何仙姑痛哭不止还以为自己就要死了,挣扎着道:“师妹……你知道当年我为什么不让你拜我为师……只认你做师妹吗?”

    何仙姑一愣,道:“都这时候了,你问这个干什么?”

    吕洞宾满脸柔情道:“那年……你才值豆蔻年华,论年纪论修行,我当你师父都是绰绰有余,可是……可是我怀了私心,要是让你喊我师父,那以后就万万不能娶你了。”

    钟离权和蓝采和对视了一眼,均感哭笑不得。

    何仙姑使劲摇着吕洞宾道:“那你可不要死啊!”

    其实我们都看出来了,吕洞宾只是受了点外伤,离死还有十万八千里,只不过他现在神智不清,而何仙姑又是关心则乱,所以这俩人伤天感地乱表白,不过倒是让吕洞宾把实话说出来了,他对何仙姑居然还是一见钟情……

    我走上去把吕洞宾扶起来道:“宾哥,你这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啊!”

    吕洞宾这会也差不多估摸出自己的伤情了,扶着脑袋坐在地上郁闷道:“我刚才都说什么了?”

    钟离权笑咪咪道:“该说的不该说的你都说了,其实你的心思以为为师不明白吗?”

    蓝采和道:“还以为是什么秘密呢,这话你喝醉了都跟我说过一遍了——你第一眼见师姐就爱上了她,所以不让她拜你为师。”

    我说:“现在师生恋也不叫个事儿了,但我没想到你还是怪蜀黍。”

    吕洞宾尴尬地问何仙姑:“你不会怪我吧?”

    何仙姑晕生双颊:“其实……就算你当年让我喊你师父我也是不肯的,因为……我也是一样的心思。”

    娃娃小声跟我说:“看见没,早恋害死人,他俩的事儿你找机会跟哪吒还有小黑说说。”

    哪吒强自支撑着要坐起来道:“把我的武器给我,我要继续战斗!”白锦儿和刘小六一起把他按倒道:“你不要命了?”

    哪吒着急是因为那边快要分出结果了——九灵元圣受伤之后不久就又遭受了重击不得不退出战场,小黑和杨戬现在是苦苦支撑,小黑一着不慎乾坤圈和混天绫都被王大鹏夺走,李靖也被一脚踹了个跟头,杨戬脸红得像要喷出血来一样,眼看就要支持不住了。

    王大鹏越打越是得意,忍不住叫嚣道:“天上地下,除了如来谁能奈我何?”

    有人一把撕破工地的围布走进来,懒洋洋道:“我一直以为你这人没羞没臊,原来还是有的!”来的这人满手满脸的浓毛,眼神沉厉,是六耳猕猴。

    王大鹏见了他也是一愣,怒道:“你来做什么?”

    六耳猕猴道:“我本来一直在外边不打算露面,可是听你说完这句话我实在是忍不住了,我来教你个乖,以后这种丢人败兴的牛还是少吹为好。”

    王大鹏愕然道:“怎么了?”

    六耳猕猴道:“你要说天上地下谁也不是你的个儿我还认你是条好汉,可是加上‘除了如来’这四个字那就太煞风景了。”

    我哈哈笑道:“猴爷说得没错,你说你除了如来谁也不怕,那不是相当于你承认你就是个二吗?”六耳猕猴这个毛病挑得很机敏,一般吹牛逼的格式都是“这村里我打架最厉害”,可你要说“这村里除了村东头的张三、村西头的李四、打铁的王五和卖肉的丁六打架就数我厉害”那就差点意思了。由此可见王大鹏确实是十分惧怕如来。至于六耳猕猴为什么出现在这里,我们尚不得而知。但从他的口气看,似乎是有意帮我们的。

    果然,王大鹏疑惑道:“你来这里干什么?”他微微哂笑道,“当年你和孙悟空本来是一般无二的本事,可现在一个成了佛,而你呢?这罪魁祸首都是如来,这里面你最应该跟我同仇敌忾才对!”

    六耳猕猴不以为然道:“我们兄弟的感情不用你挑拨,我来就是和你作对的,至于为什么你也不用问,我和人作对从来不需要理由,不过你非想知道的话我可以给你一个——我看你不顺眼!”

    王大鹏颇感意外,随即冷笑道:“有这么多人跟我作对,多你一个也不多!”

    六耳猕猴忽对杨戬道:“一会我动手的时候你可要机灵点!”

    杨戬听他话里有话,却不知道他具体指什么。

    六耳猕猴假意跟杨戬说话,脚下一蹿已经扑向王大鹏,王大鹏尚在留神对方要出什么招式,不料六耳猕猴双臂一张连他的人带翅膀都紧紧箍住,一边喝道:“杨戬,你还在等什么?”原来六耳猕猴早就打定了主意要用这一招两败俱伤的打法,他知道就算他加入战团也无济于事,索性一上来就不按常理出牌,这猴子刚烈如此,凶狠如此!

    杨戬恍然,随手捡起小黑掉在地上的长枪,瞄着王大鹏的后心扎去!

    在六耳猕猴的全力搂抱下王大鹏短时间内也无法挣脱,眼看杨戬的枪就要扎中,没想到王大鹏的翅膀尖儿如同自己有灵性一样拐了一个弯抢先扎进了六耳猕猴的后背,王大鹏将重伤的六耳甩脱,一拳把杨戬打退了十几步。

    众人见状无不心寒,王大鹏之强远在我们意料之外,虽然他自认是个“二”,无奈我们这些人连二都不如啊。

    娃娃道:“要是他没有那对翅膀起码去六成功力。”

    我无奈道:“那又怎么样,难道你能把他翅膀掰掉?”

    何仙姑见状咬牙道:“实在不行咱们就跟他同归于尽!”

    吕洞宾苦笑道:“想得美,就咱们这些人哪个有本事能和人家同归于尽?”

    何仙姑道:“自从王大鹏出现以后我和师父还有蓝师弟知道可能需要法力来对付他,这段日子我们把周边供着我们的庙宇都转遍了,着实找来不少寄存下来的法力。”这也是他们地仙的好处,法力每次修炼到刚够升天就行,多出来的可以寄存在寺庙里,吕洞宾当初下界时就曾用过他存在吕祖庙里的法力。

    吕洞宾兴奋道:“真的?”

    何仙姑伤感道:“只是这么多法力如果要用就一定会引来天雷!”

    吕洞宾沉吟道:“这……”他自己无所顾忌,可是现在牵扯到何仙姑钟离权等人的安危,所以不禁犹豫。

    娃娃道:“我说句丧气的话,就算你们几个引来天雷也未必能把王大鹏怎么样。”

    吕洞宾泄气道:“是啊,哪吒小黑杨戬比我们强得多,也奈何不了那个鸟人。”

    娃娃道:“现在只有一个办法说不定有用!”

    众人道:“什么办法?”

    娃娃对钟离权道:“你们若肯把收集来的法力分给大家,让所有人一起施法,总比你们三个势单力孤来得有用。”

    白锦儿道:“可是这就意味着谁施法就有可能引来天雷,那是必死无疑的呀!”她本身的法力全在制造迷宫上,所以这句话她是替别人说的。

    虎力大仙一跺脚道:“这个节骨眼了哪还顾得上那些,咱要光挨打不还手迟早也是死!”

    白锦儿问众妖:“你们都肯吗?”

    众妖一起点头道:“拼了!”

    鹿力大仙贼忒兮兮道:“天雷这种东西也不是谁都有资格引下来的,咱们人卑言轻,反倒不用顾忌太多。”

    钟离权道:“你们都决定了?”

    众妖纷纷道:“决定了决定了。”

    何仙姑对娃娃道:“可是我们的法力怎么才能分给别人呢?”

    娃娃伸手道:“都给我。”

    地三仙把手搭在娃娃手上,娃娃道:“下面我就把法力化成情绪币散出来,大家拿多拿少全凭个人能力,千万不要蛮干引来天雷!”说着指尖光芒一闪,众妖也都伸出手来,至于谁拿了多少也就无法一一清算了。

    我挠头道:“怎么有种群里发不定额红包的即视感呢?”

    王大鹏见我们这边在发情绪币红包,神色大变道:“混账,有这些情绪币为什么不给我?”他大步朝这边赶来,如意真仙惊恐道:“他杀过来了!”

    青狮精张开血盆大口发出一声怒吼,看来他跟九灵元圣用的都是一个系统的法术,一股狂风将王大鹏卷裹在中间,王大鹏只得挥动翅膀以法力相抗。

    虎力大仙挥舞着十根利爪、羊力大仙露出头上的盘角一起冲锋,王大鹏微微愕然道:“你们都不要命了?”说话间百眼魔君也脱下上衣,数也数不清的眼睛睁开,阵阵流光溢彩射了过去。

    现在时间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