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五九四章 各有算计


本站公告

    “我哪里是偷懒了,此事本就该由墨首领你出面,我若是出手,并不好。”岳凌海这般说着,随手布置一道禁制,隔绝了外界。

    康芒见状,知道火焰生灵等要事要谈,躬身准备退出去。

    “康副谷主,你也留下吧,这些日子也辛苦你了。”岳凌海说道。

    “多谢第一护法。”

    闻言,康芒大喜过望,知晓这段期间的表现,终于获得了岳凌海的认可。

    一直以来,在【炎息峡谷】中,康芒名义上是岳凌海的心腹,实则也就比其他门人要亲近一些。

    对于火焰生灵来说,【炎息峡谷】只是顺手建立的一个势力,用来探查外界,并不太重要。

    否则,岳凌海也不会,在灵肉合一之后,将【炎息峡谷】立刻转手送给了秦墨。

    【炎息峡谷】中的众多强者,对于岳凌海来说,都是可以舍弃的,根本算不得亲近的属下。

    这一点,康芒很清楚,也因此在这段期间,一直兢兢业业,处理【炎息峡谷】的内外事务。

    现在,终于获得了火焰生灵的认可,让康芒怎不欣喜若狂。

    “老岳,凭你的实力,在焱河两岸还有什么顾忌么?”秦墨笑着问道。

    “别说是焱河两岸,就算是这片地域之外,百倍的疆域,也没有让我畏惧的存在。”

    岳凌海摇了摇头,道:“不过,若是我出手,让这次计划的幕后者,察觉到我的存在。那大窟窿中的【焱灵石】的秘密,很可能就曝光了,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秦墨等微微一惊,追问缘由,煽动焱河两岸各大势力的幕后者,到底是谁?

    “还能是谁?黑日、死焱巨头与我都有交情,不会染指这片地域,寂淼巨头领地那边,以墨首领你现在的地位,谁敢来犯。剩下的不就是枯剑巨头领地那边了么……”

    火焰生灵冷哼一声,如此说道。

    一旁,康芒吓得一哆嗦,岳凌海三言两语之间透露的信息,着实是有些骇人。

    这位火焰生灵与两大巨头之间,竟是有交情,并且,秦墨等此去寂淼巨头领地,似乎也有着莫大的变化。

    “枯剑巨头领地,那个伏使者么……”

    秦墨目光一闪,脑海中浮现一个身影,正是此前,到【炎息峡谷】来,招揽秦墨的那个使者。

    “还能有谁,自然是那个跳梁小丑……”岳凌海冷哼一声。

    以火焰生灵的洞察力,在伏使者刚有行动时,他就已经察觉,也洞悉了其意图。

    不过,在岳凌海眼中,这些行动如同跳梁小丑,根本懒得理会,也觉得没有必要通知秦墨。

    并且,岳凌海也准备,趁着此次机会,将【炎息峡谷】中有异心的家伙都剔除出去。

    “不出百年,【炎息峡谷】就要跻身上游用处。”岳凌海说道。

    秦墨颔首,对于岳凌海的做法很赞同,既是如此,就让外面的那些势力再蹦一会,静观其变。

    “单是按兵不动,那是不够的,还要布出一些诱饵,将那幕后者直接引出来,一网打尽。”

    银澄则是眯着眼睛,说道。

    其余同伴都是点头,这种事狐狸最是擅长,就由其来办。

    ……

    焱狱长河上空,茫茫焰气升腾之间,一艘剑形战舰悬空,静止在那里。

    在战舰的甲板上,伫立着许多身影,为首的一个男子正是伏使者。

    在伏使者旁边,站着一个中年男子,身形魁梧,散发着凌厉无匹的气势,遥遥注视着远处的那片森林。

    “伏使者,你说【炎息峡谷】中真有冲界境之上的强者?”那中年男子开口,声音有着一种穿透力,刺穿了前方的虚空。

    “是的。屈统领,我可以肯定,而且,或许还不止一位。不然,何须请出您的大驾。”伏使者微微躬身,说道。

    中年男子微微颔首,道:“如果是冲界境之上的强者,确实要我来一趟,否则无法顺利夺取【邪森废土】。哼!【炎息峡谷】既然加入了寂淼巨头领地,也算不得焱狱长河的势力了,这片森林中的宝物自然也不属于他们。”

    伏使者连连附和,眼中掠过冷厉之色,这一次煽动焱河各大势力的幕后者,正是他一手主导的。

    当初,【炎息峡谷】加入寂淼巨头领地的消息,被伏使者知晓后,他就知道上当了,被罗使者,还有死焱巨头使者先后忽悠了一通。

    随后,从种种消息中,伏使者也明白,之前小看了【炎息峡谷】,能让寂淼巨头领地的使者,这般不遗余力的招揽,这一势力中必定有冲界境之上的强者坐镇,说不定已经到了准上游的顶尖势力行列。

    此后,从寂淼巨头领地传来的一些消息,证明了伏使者的猜测,这让他越发恼怒。

    于是,便策划了这一场事件,要趁此机会夺取【邪森废土】。

    ……

    同一时间。

    在焱狱长河的另一处,有着另一艘战舰在焱河中行驶,这艘战舰很奇特,如同是火焰凝聚而成,有着一种虚无的质地。

    在战舰的甲板上,有着一群身影站立,同样在注视着【邪森废土】的方向。

    一群身影的最前列,乃是一位女子,身着轻铠,紧身的铠甲凸显出玲珑娇躯,有着一种冰冷而炽烈的矛盾气质。

    “汲使者,你是不是与【炎息峡谷】中的高层有什么交情,或者收了他们的贿赂,才这样催促本统领赶过来,帮【炎息峡谷】度过此次难关?”

    那女子开口,声音冰冷,却是散发着一种可怕的焰力。

    “车统领,我哪里与【炎息峡谷】有什么交情,只不过想阻止【邪森废土】落入他人之手。若是可以,咱们还能分一杯羹,我对【炎息峡谷】,可是半点好感也无。”

    在那女子旁边,站着的正是汲钟,死焱巨头领地的使者。

    说起上一次,汲钟出使【炎息峡谷】,虽然最后未谈成,但是,他倒是没有什么敌意。

    毕竟,寂淼巨头领土那边,开出的价码更高,【炎息峡谷】选择与罗使者缔结盟约,汲钟也就是有些不快。

    不过,买卖不成仁义在,当初在【炎息峡谷】,汲钟待得还是很愉快的。

    并且,对于秦墨,还有银澄,胡三爷等强者,汲钟相当看重,觉得【炎息峡谷】加入寂淼巨头领地,将来也不会差。

    况且,死焱巨头领地,与寂淼巨头领地之间,一向是相当友善,也不会为这样的事情闹矛盾。

    此次,焱狱长河地域的异动,汲钟知晓消息后,立时察觉到不对,嗅到了阴谋的气息。

    随后,汲钟则是探查到,此次焱河异动,乃是有枯剑巨头领地的影子,便是鼓动这女子车统领,前来这里。

    “车统领,你也知道,咱们领地中有规矩,不得染指焱狱长河地域。不过,这一次则不同,若能趁乱,拿一些好处,又能平息这里的异动,岂不是一举两得。”汲钟鼓动三寸不烂之舌,这般说道。

    “说起来是这个道理。”那女子微微颔首,赞同道。

    此时,甲板上忽有人惊呼,指着前方,【邪森废土】的方向,喊道:“车统领,汲使者,你们看那里。”

    只见,在【邪森废土】中,虚空忽然震动,出现一尊庞大身影的轮廓,矗立在天地之间,散发着一种浩然无边的波动。

    见此情景,众多强者都是心神震动,再一凝神看去,那一尊庞大身影又是模糊起来,似是要消失一样。

    “这是……,【邪森废土】中有一惊世遗迹要开启了么……”有强者惊呼。

    顿时,一道道身影飞掠而起,朝着【邪森废土】掠去。u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