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五章 联合


本站公告

    峰峦如聚,波涛如怒,山河表里潼关路。望西都,意踌躇。

    伤心秦汉经行处,宫阙万间都做了土。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灵宝、陕州一线通往潼关的道路上,再次迎来了大军行军的队列。浩浩荡荡的兵丁,自东向西,沿着蜿蜒狭窄的道路向着潼关方向急进。红色的、白色的、黄色的、铠甲旗帜形成一道道五色斑斓浩荡的洪流,从东望不到西,从西望不到东,一面面各营各镇主将的认军旗帜,在烈烈西风中翻滚不停,仿佛一片旗海浪涛一般。

    步兵、马队、骑兵、辎重、炮队,将黄土高原与沟壑之间的道路填塞的满满当当的。

    东端的一座原上,八色军旗下,数百骑精锐战士,正肃然看着下方火红色的河流经过,这些骑士个个身披斗篷,里面是长身棉甲,棉甲上密布着粗大的铜钉。棉甲外,更是人人套着一件南中所出精钢胸甲。将这些精锐士卒个个看上去仿佛铁甲包裹起来一般,给人以一种强大的压迫感。头上长长的避雷针铁盔,在阳光下闪耀着金属的质光,随着阵阵西风掠过,各色盔缨扑簌簌的上下左右飘动。。

    在他们身后不远处,一杆绣着曹字的织金大纛高高竖立原上,刚刚被摄政王多尔衮以顺治皇帝的名义发下圣旨晋爵为贝勒的曹振彦意得志满骑在一匹白马上,他同样是身披双重甲胄,带着弓箭与宝剑,罩着披风,正专心看着脚下山道上那成千上万的兵马滚滚向前的宏伟壮观场面。

    天际线上,一抹残阳如血,太阳慢慢西斜,脚下更是人马如潮,曹振彦心中不由得一种豪情充溢胸腹,忍不住来到原边。以便更加近距离的观察这壮观的一幕。他刚刚因为击败了大顺军新军部队,一举收容了数万兵马,将这些前明军和前大顺军变成了为大清冲锋陷阵的军队而被多尔衮加封了贝勒爵位,并且特旨加恩他领郡王俸禄使用郡王服色仪仗,谁都看得出来,只要他再打几个胜仗,比如说拿下潼关,攻破大顺的都城西安,他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晋位为郡王了!

    “打进潼关,升官发财!拿下西安,加官进爵!”

    他身边的护卫们突然暴雷也似的发出齐声大吼,居高临下的地利,让这吼声便是在车马喧嚣的行军大队之中也听得清清楚楚的。

    下面的道路上不知道是哪位总兵的队伍正巧经过,听到这口号声,队伍当中立刻沸腾起来。毕竟,曹振彦便是一个最好的榜样,一个原本是包衣奴才身份的人,就是因为能打能拼,肯为主子卖命,几年间从掌旗鼓牛录章京迅速变成了眼下的贝勒,不久之后的郡王!顿时,营伍之中,不论是长枪兵还是刀盾兵或者是火铳兵炮队,几乎所有的兵卒军官,都举起手中的长枪大刀,向原上的曹振彦纛旗方向欢呼。

    “曹贝勒万胜!”

    不知道是哪个军官带头,队伍当中爆发出雷鸣般的吼声。他们早就听自家的大帅们吹嘘过了,潼关后面的八百里秦川,在孙传庭在陕西主政时便和南中一样推行所谓的新政,大量的种植棉花,百姓富庶,府库充盈。就算是李自成打进陕西,这关中平原也是大量的种植棉花等物,不但种植棉花,更是在李闯的暴政之下强行召集丁壮兴修水利,将原本荒芜湮灭的诸如郑国渠等水利设施渐次恢复,让这八百里秦川重新又出现了天府之国的景象。

    只要打进潼关,随便打下哪座城池不都是任凭咱们大抢特抢?

    想想攻进潼关之后的美好前景,这些刚刚投顺清军的明军官兵们无不是士气大振,个个加快了脚步。

    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行军队伍当中点起了火把,起初还是寥落如晨星一般,转眼间星星点点便在队伍当中蔓延开来,一条巨大的火龙出现在了山间,火光伴着巨大的声浪,在山间回荡。

    看着山道上那条张牙舞爪的火龙向西面的潼关猛扑过去,围在曹振彦身边的博洛、苏克萨哈、遏必隆等人不由得收起内心那点对曹振彦的鄙视不屑了。一来三人鲁山宝丰兵败后,曹振彦作为一军统帅没有趁机刁难他们,反而在多尔衮面前为他们说情,三人只是分别得了类似革职留任、降级罚俸,免去本兼各职,军前效力自赎这类的处分。二来,看到曹振彦不花费一文钱一粒米,只是在军前命手下护卫们吆喝了几声便将士气煽动的如同野火一般暴烈,这点本事,却不是他们能有的。

    “大将军果然好手段!”博洛不由得发自肺腑的称赞起曹振彦来。

    “就是!大将军英明!”遏必隆和苏克萨哈也竖起大拇指表达对曹振彦这手能得士之死力的手段表示钦佩。

    “诶!这不算什么!三位不要谬赞了!不过,倒是有一件事要和三位商议一番。”曹振彦在家奴的侍奉下从马背上跳下来,走到自己的临时帐幕前,有随军的笔帖式取过一份文稿来,曹振彦浏览了几遍表示同意,随手递给了博洛。

    “我军攻取潼关后,某家打算上奏摄政王爷,在陕西关中地区行圈地令,三位以为如何?!”

    攻下潼关后,在陕西有名富庶的八百里秦川推行圈地令?!曹振彦的这句话,就像是方才在行军队伍前的那句口号一样,顿时让博洛遏必隆苏克萨哈这些满洲八旗亲贵们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起来。

    八百里秦川啊!饶是这些八旗满洲亲贵们都是出身辽东,对陕西和关内其他省份不熟悉,但是,架不住身边有熟悉这些地区的人啊!什么晋商八大家,什么降顺清军的王朴等人,还有在北京城归顺了大清的那些大明忠臣们,他们可是对这些地方都很熟悉的!这关中地面,可是从秦皇汉武时期就是有名的富庶所在,这几年又是修水利开水渠,又是种棉花的,更是富庶得很!咱们打进潼关,命手下的儿郎奴才们骑上好马打上旗帜,只管去奔跑便是!圈在咱们旗帜马蹄之内的土地人口便都是咱们的!

    清军入关定都北京后,几十万的八旗兵丁眷属也随之进京。为解决八旗官兵生计,决定强占北京附近的土地,遂下圈地之令。顺治元年十二月规定,近京各州县汉人无主荒地全部予以圈占,分给东来诸王兵丁人等。顺治元年顺治帝“设指圈之令”,“命给事中御史等官履勘畿内地亩,从公指圈。其有去京较远,不变指圈者,如满城、庆都等二十四州县无主荒地,则以易州等处有主田地酌量给旗,而以满城等处无主地不给就近居民。

    “凡民间坟墓在满洲地内者,许其子孙随时祭扫3年。”所谓“履勘”,事实上即不“履”,也不“勘”。而是“跑马圈地”,马力所至就是“从公指圈”的范围。圈地主要有三种形式:一是将近京肥沃土地圈给清贵族,另外,圈山海关以外地让农民耕种叫“圈补”;二是原来圈占地离京太远,或因“碱盐不毛”地,来补还近京被圈农民叫“全换”;三是凡明王室所遗留皇庄各州县“无主荒田”,一律划归满洲贵族和八旗官兵,叫“圈占”。

    根据上述命令,旗人携绳骑马,大规模地圈量占夺汉人土地。很多农民田地被占,流离失所,饥寒迫身;同时又强迫汉族农民“投充”(即依附于满族贵族),补充其壮丁队伍。有些汉人地主为求得政治上的庇护,还带地投充。土地圈占后,八旗贵族和官员、兵丁,按照各自地位高低及所属壮丁多少,分得数量不等的土地。其大部分落入了贵族和官员之手。圈地主要在近京三五百里内的顺天、保定、承德、永平、河间等府

    (嗯,说好的节操和骨气呢?怎么还有汉族地主带地投充的?就这么甘心情愿的去当别人的奴才?大概也是为了要在当地当土皇帝,庄头,就像红楼梦里的乌进孝乌进忠兄弟两个庄头一样,别看在贾珍面前低三下四的三孙子样,在他的一亩三分地上也是跺跺脚四方乱颤的人物。)

    既然能够在京畿地区圈地,那么,多年来为流贼所屠戮残害的八百里秦川之地,为啥不能将那些无主之地圈占了呢?也好让这些土地充分发挥他们应该有的作用,为大清朝廷提供军粮,当然,首先是要给八旗亲贵们提供足够的钱财以供他们采购南边来的各种奢侈品。

    想着潼关背后那丰饶肥沃的八百里秦川即将在自家的马蹄下变成自己的庄子,博洛和遏必隆等人无不是眉飞色舞喜不自胜。但是,到底是曾经在历史上成为辅政四大臣的人物,苏克萨哈的政治头脑要比遏必隆、博洛二人精明得多。他不仅仅想到了这样一个措施固然可以激励眼下的清军士气,让他们在财货田地的巨大诱惑下可以不计伤亡的疯狂猛扑潼关,可以拿下潼关背后的任何一座城池,但是,圈地,也会伤及另外一些人的利益。而这些人却是此时的清军所必须要拉拢的。

    这些人就是陕西地区的官绅大户们。

    当年,就是他们上下其手翻云覆雨,将在陕西埋头苦干推行新政编练新军的孙传庭逼出了潼关,去和李自成决战。为的便是要对抗他一心一意推行的新政,当然,你恢复和兴修关中地区的水利设施咱们是欢迎的。因为,水渠修好了,自然是要优先灌溉咱们的土地了。有水,自然咱们田地里的收成就多,没水,咱们可以把那些穷鬼们手中的田地弄过来。可是,你孙聋子推行狗屁的一体当差一体纳粮就不对了嘛!于是,这才有了孙传庭含恨出潼关,兵败豫西的一幕。

    苏克萨哈是想到了就说,对于这些人的嘴脸和能量,他也多方有所耳闻。若是因为圈地而同此辈冲突起来,逼得他们投向了李自成或者是明朝、南粤军阵营,那么,对清军平定陕西有百害而无一利。

    “大将军,若是在秦川推行圈地之法令,固然是全军上下欢呼雀跃,我八旗勋贵兵丁欢喜。可是,秦川之地的官绅士民又当如何?据奴才所知,此辈素怀忠义之心,久为闯贼欺凌胁迫,对闯贼可谓恨之入骨。望我王师前来,可谓如大旱之望云霓,婴儿如望保姆。若是我军甫一入秦川便行圈地之法,不免寒了此辈的心。”

    苏克萨哈的话,半文半白的,遏必隆和博洛没有听得太懂。但是,曹振彦却听得很明白。苏克萨哈担心,一旦在陕西关中地区进行圈地,势必会有侵占当地官绅利益的情况发生,这些人利用好了,可以帮助咱们迅速平定陕西地区的李自成部队,但是,如果我们操之过急,同他们的利益冲突太过严重,那么,势必会将他们推到李自成或者是李守汉那边去。就算是他们持中立态度,那对我们也不是什么好事。最起码,可以争取的盟军没有争取到!

    听完了苏克萨哈的话,曹振彦的脸上浮现出了赞许的神色。曹振彦虽然不知道苏克萨哈这厮在历史上多次在关键时刻站队站对了,最终爬上了辅政大臣的顶峰。但是,就他刚才所表现出来的担忧,就足以看出此人在政治方面的才干。知道要拉拢尽可能多的盟友!

    不过,曹振彦更不知道的事,苏克萨哈的死,也是和圈地有关。那是因为在多尔衮死后,两白旗失去了靠山,被两黄旗凶狠反扑。以鳌拜为首的两黄旗大臣勋贵们要求将两黄旗所圈占的土地同两白旗进行交换。理由是入关时所圈占土地,按左右翼次序分配,但因睿亲王多尔衮休住永平府,故将应属镶黄旗的永平一带地方,给了正白旗,而镶黄旗则被分在右翼之末的保定府、河间府及涿州等地区。如今多尔衮已经罪有应得了,那么,他在位时的恶政也要扳回来。将原应属于镶黄旗的土地物归原主。这就是有名的圈占旗地之争。也就是这场风潮,让苏克萨哈死于非命。顺便说一句,按照某包衣的家言,韦爵爷也就是在这场风潮之前入宫,认识了小玄子。

    “到底是额驸苏纳的儿子!果然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曹振彦先是夸奖了一下苏克萨哈,但是旋即将手指点了文书上的几行字,命随军笔帖式念给苏克萨哈听。

    “我大清八旗圈占土地,原本就是圈占无主之地和闯贼所占之地。若有闯贼所占之地,原系良民士绅所有,准许原主报请官府备案后领回耕种经营。”

    话虽然不多,但是内里包含的信息量极大。

    关中地区经过二千余年的耕作,哪里还有什么无主之地?所谓的无主之地是谁的?还不是那些平头百姓升斗小民的?!圈占无主之地,就是明白告诉陕西官绅,你们的土地咱大清是绝对不会动一尺一寸的!

    所谓的闯贼所占土地,大多数是当年在陕西的秦王一系所圈占的土地。从朱樉受封秦王开始,秦王府一系共有十一世十六位亲王,十五位郡王,至于说从镇国将军到辅国中尉的各种宗室亲眷那就不计其数了。如此庞大的一个集团,三百年来在关中地区占有的土地数目庞大。但是,从李自成击败孙传庭,攻克西安后,这许多的土地大多成了大顺军的官田,也就是曹振彦所说的闯贼所占据土地。这些土地,眼下大多数属于上好的肥沃土地,有水渠可供灌溉,种植着棉花小麦小米芝麻等作物。

    一面说我大清八旗只占无主之地和为闯贼所占之地,这就等于给陕西官绅吃下了一颗定心丸,放心吧!咱们不会动你们的一尺一寸土地的!

    不但不会动陕西官绅们的土地,而另一面,曹振彦更是很大方的邀请陕西官绅来分享击败李自成之后的胜利果实。“闯贼所占之地,原系良民士绅所有,准许原主报请官府备案后领回耕种经营。”只要你们跟我们合作,那么,被大顺军没收的那些原本为宗室勋贵太监们占有的田地,咱们可以一起坐下来排排坐分果果。

    于是乎,曹振彦的这份拿下潼关后,在陕西关中地区进行八旗圈占旗地的文书,已经演变成了大清八旗和降清官吏将领与陕西地区的汉族地主官绅们一起分赃的协议了!

    不但可以分享果实,曹振彦贝勒更是要恢复法律和秩序,要在陕西这块饱受流贼荼毒的土地上恢复万历优免则例来与民休息休养生息。当然,前提是要你们跟我大清合作,一起干掉我们共同的敌人李自成!在这个目的达成之后和执行过程中,你们的财产会得到我的保护,并且会分享到胜利果实。

    (写到这里,不厚道的作者又想起来一件事。如果一九三七年的日本人也提出类似的原则或是合作条件,比如说将日原则更加细化,保护江浙财团和四大家族的利益,那么,校长还会在从1937年到1941年不停的派人去和日本人进行停战和平谈判吗?日本人如果能够答应校长提出的恢复七七事变前的中日形势,校长还会在一个胜利接着一个胜利的情况下,一路向西,从南京到武汉,从武汉到重庆,从重庆准备转进到西昌吗?)8)

    </br>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