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一百七十七章 可能会死的那种危险


本站公告

    墨夜站在原地没有动,四周遍布着一根根光柱,每一根光柱都闪动着星星点点的微光,有光影在其中快速飞掠不断变换。

    “你能看见吗?”

    墨夜指着光柱对卡莉斯问道,此时的她尚未完全从记忆体验中抽离而出,略显恍惚,“那些闪动的光影。”

    卡莉斯摇摇头,在她的眼里这些光柱不过只是放大版本的日光灯而已“我知道这些记忆光柱装载着不同人的记忆。”

    墨夜却不敢再轻易的尝试碰触其中任何一根光柱,她不希望立刻又被卷入另一次记忆体验之中。

    “多长时间?”

    小七很快反应过来墨夜问的是她进入记忆体验的时间,回答道“不到一滴沙。”小七指了指墨夜胸前挂着的沙漏项链。

    在记忆体验中经历了十几段不同的人生,现实中仅仅只过去了一滴沙不到,也许仅仅只有一分钟或者更短一些。

    放眼望去这里的光柱没有一万也有八千,密密麻麻,如果每一根记忆光柱里都记录了关于万年前那段历史的不同信息,难道自己要体验成千上万人的人生记忆?

    即使精神力再怎么强大,这样用精神力直观体验的视角次数多了之后难保不会出问题。

    人格分裂,产生幻觉那都算是轻的,沉迷其中无法自拔醒不过来那可就糟糕了,墨夜并不打算冒然再次尝试。

    卡莉斯看看四周的光柱,视线回到墨夜身上,“我不知道执事长是否有这个权限,我从来没有试过,不过我可以进行查阅。”

    墨夜等着卡莉斯进一步的解说。

    卡莉斯抬手招出光屏,手指在光屏上点动几次,两人面前出现一副全息光幕。

    数十上百万个小方块密集排列在光幕之中组合成一个可以转动的球体。

    “这些是我可以查阅的历史信息。”

    卡莉斯说着转动球体,“彩色可见的部分代表可以打开,那些灰色的显示锁头标志的方块则无法打开,它们超出了我的权限。”

    “我此刻虽然拥有督察委员会的最高指挥权限,这种权限属于危急时刻的临时权限,许多常规功能并不具备,主要针对战场指挥而设,除非执事长死亡,我顺理成章接任最高权限,否则当他返回彼得斯城,我的权限会被自动解除。”

    卡莉斯的手不断在光幕上滑动,拨动方块组成的球体旋转,“我们并没有太长时间可以浪费等待,我在城网的安排并不能困住执事长太长时间,他终究会回到彼得斯城,到时候他打算怎么对付你就不是我可以阻止的了。”

    “你想要做什么?”

    墨夜至今尚未弄清楚卡莉斯的目的。

    “当你打开彼得斯城,因为你是唯一拥有星钥的人,自然会成为最高权限者,解锁彼得斯城的时间回溯,停止刷新,让彼得斯城重新不如时间流动的正轨,我不想要再继续这毫无意义的永生,这就是我的愿望,多么简单,与你来说并无任何坏处。

    你答应我,我就告诉你该怎么打开彼得斯城。”

    卡莉斯看起来很诚恳,说的很有道理也极有说服力,可是墨夜直觉这人并没有说实话,一个陌生人无故的示好意味着她有所求,如果她说没有或者要求极低,那肯定是骗人的。

    至少不是实话的全部。

    卡莉斯隐藏了一部分关键信息,可墨夜并没有其他信息来源,普通的执事对于这里一无所知,精神力核心上的印记具有极强的控制作用,包括高级执事在内,知道内幕的一定少之又少。

    “既然只是想要打开彼得斯城,执事长为什么执意想要拿到星钥,即使违背使命也在所不惜?”

    在疑问没有解开的前提下,墨夜无法立刻做出决定,在她看来,督察委员会这些人没有一个值得信任。

    “也许执事长大人想要的不仅仅是打开彼得斯城,他想要的更多。

    墨夜阁下,我知道你不相信我,换做我是你也会同样如此。”卡莉斯苦笑“我不愿意为了那些不重要的东西浪费时间和机会,如果你拼死反抗,最后可能是两败俱伤,谁也无法真正启动星钥。

    那就意味着我们所有人必须继续忍受时间回溯刷新,困死在这个时间节点上,谁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另一把星钥的存在,它又会在什么时候被异星人带进彼得斯城,我已经受够了,而你恰好出现在这个时间点,你想不到我有多么的高兴,墨夜阁下,你带来了打开困局的希望。”

    墨夜并没有因为对方看似诚恳的言辞立刻被打打动,而是问道“你们的计划不可能是在我出现之后临时制定的,如果我没有出现,你原本打算怎么做?”

    卡莉斯·杜晨执事没有立刻回答,她静静的望着星空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墨夜以为她不会回应这个问题时却开口平静的说道“没有什么东西是可以永恒存在的。”

    墨夜眉尾微微上扬,这简单的回答极为平静,可却让她想到了飘着厚厚浮油的滚烫老母鸡炖汤,表面上看起来没有丝毫热气,一口喝下去的话内脏可能被烫熟。

    “彼得斯的魔方,你们那里不是有这样的传说吗?”卡莉斯看向空间站外的星空“墨夜阁下,当你打开魔方的时候,得到的不一定是你想要的结果,墨夜阁下你想清楚了吗”

    墨夜眯着眼微微仰头看向卡莉斯,这个高个子女人的脸部线条紧绷,看得出她很期待也很紧张,“我以为你希望我立刻同意。”

    “当然,也许我内心也不是百分百的笃定,我的记忆开始于彼得斯城开始刷新运转的那一天,再向前发生过什么我并不清楚,每当想要回忆的时候总会有声音告诉我不可以这么做。

    就像你之前看到的那样,我会反应剧烈的晕倒。

    请不要受到我情绪的影响,你才是星钥的拥有者,你有决定权。”

    卡莉斯脸上的微笑带着一丝犹豫和疑惑“我能查看的资料中涉及星盟历史中许多灾难,可并不包括你说的那道黑线,不可否认的是我却觉得那道黑线极为眼熟。”

    “也许在我被遗忘清洗的久远记忆中它的确曾经出现过,可是因为某种原因关于它的记忆被洗去了。”

    卡莉斯转动球体,随意的点开其中一处小方块。

    方块被放大拽到了全息光幕的中心位置,就像是一段被播放的影片。

    这一段记录了一场规模巨大的星球撞击,一个星系,七颗生命星球相继被流星撞击,相互碰撞的星球引起了这一带剧烈的星空风暴。

    “当这些巨大灾难发生时,幸运的话可能被彼得斯城发现,被接到彼得斯城居住,保存这个文明的传承,每一个方块都代表一场灾难,也许是战争,也许是自然灾害,它们可以被彼得斯城注意到意味着至少达到了文明灭绝的程度。”

    “当然,这些都发生在很久很久很久以前,至少在我的记忆之中,彼得斯城上一次出现异星人已经是......”卡莉斯停顿了许久,耸耸肩“抱歉,我也不清楚那到底是多久以前了,按照你所在的星盟标准历计算的话,可能是一千多年以前。”

    “等等,你说什么,一千多年以前?”

    这个时间点对于墨夜来说实在有些敏感,一千多年以前不就是奥斯维德消失不见的时候吗,布莱德老师也是那之后离开地球没了音讯。

    “那个异星人出现后很快又消失了,我之所以记得是因为他并非通过常规渠道进入彼得斯城,而是自行架设了空间通道,不过他的空间通道并不稳定,在到这儿之后没多久便离开了。”

    “你记得他长什么样子,有记录下影像吗?”

    卡莉斯思索了一阵,摇手遗憾道“我并没有和那个异星人有过直接联系,唯一与他近距离接触过的人只有执事长。”

    墨夜对督察委员会的执事长再次生出了一些好奇,可是对方的敌意让墨夜没有其他选择。

    “在彼得斯城,你们的执事长是否无法采取暴力伤害方式。”

    “你想要在彼得斯城与他对峙?”卡莉斯笑出了声,看着墨夜的眼神就像是面对一个调皮的自以为是的孩子“墨夜阁下,文明等级的差距远不止是你目前所看到的这些,我没有判断错误的话,你来的那个地方那颗星球的文明等级绝不会超过五级,你知道它与彼得斯城之间的差距鸿沟有多深吗?”

    卡莉斯·杜晨用笑容克制的表达她认为墨夜不自量力的看法。

    “主人,她说的很有道理,高级文明的作战方式,武器装备,很可能会超出想象。”小七深以为然,就怕自家主人做傻事。

    说完小七还不忘补充道“可即使如此,主人,我依然相信你是最厉害的。”

    墨夜并没有气急败坏的反驳。

    手腕上的符文石板一直在震颤,它正受到召唤。

    墨夜并没有太多时间思考,在正运转投入使用的那个彼得斯城内,帝都星压在城市上空,浓雾封禁区域的空间裂缝,下坠的淡银色光线,空间乱流引发的空间漩涡,整个城市乱成一团。

    “如果任其发展当天亮的时候时间节点刷新回到起始位置,帝都星还在吗,那些混乱不会因为时间刷新而停止?”

    墨夜脑海中有太多疑问。

    “一部分。”卡莉斯·杜晨并没有犹豫太久便开口说道“这样的情况是第一次发生,当下一个循环日开启的时候会发生什么从来没有先例,也许与彼得斯城融和的那一部分帝都星时间也会随之刷新。”

    而彼得斯城不断循环的时间节点之初并没有那些忽然出现的人,也就是那些闯入者,很可能会消弭于无形之中。

    亦或者与彼得斯城的市民一样陷入同一个时间节点循环之中,这其中涉及到的理论知识太过广泛深奥,法师阁下一无所知就连小七也只能看个皮毛,连蒙带猜的分析之下得出的结论被称之为‘猜想’小七都觉得有些不太好意思。

    无法确定,从未发生过,这样说辞并不是卡莉斯推脱而是一个让人无奈的事实。

    “你应该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永动机,即使理论上存在,可在实际运用能量的消耗即使依靠转化也必然有损耗流失,无论将损耗流失的量控制在多么小的范围,经年累月的叠加之后也会成为一个无比庞大的数字,而每一个意外的发生都会导致彼得斯城的运转消耗不必要的能量,这在运转程序中会被自动判定为需要被消除的bug,这是它的系统设定。”

    也就是说与彼得斯城空间融合的那一部分帝都星在下一个循环日开启的一瞬间就可能被判定成是bug而被系统清除,至于到底是怎么一个清除法,以彼得斯城的文明高度,无论是哪一种力量体系都足以碾压帝都星,这是绝对有可能发生的。

    墨夜并不会为帝都星的损失或毁灭而觉得可惜,可如果阎安和半月他们也在帝都星上,她无法确认他们是否属于被清除的bug范围,或者说这样的清除会带来怎样不可预计的后果。

    墨夜不愿意冒这样的险。

    “我并不是故意恐吓你,彼得斯城的运转系统有极强的自主性,不是人为可以轻易改变的,距离下一个循环日开启已经不剩多少时间了,最后的结果会是怎样谁也不知道。”

    帝都星可能不会受影响,也可能就这么被消除一大半,剩下的那一半想也知道不可能还能继续保持稳定,一颗不稳定的星球之上还能不能有生物活下来实在难说。

    “墨夜阁下的同伴还在那颗星球上的话必然非常危险,可以的话通知他们尽快撤离才好。”

    如果可以联系上还需要其他人提醒?

    小七闻言也很是焦急,“怎么办主人,我演算了三遍,将所知信息数据录入演算结果非常不乐观,半月和阎安团长如果在帝都星上生存概率小于千分之一。”

    这样的数据结果已经小七尽可能乐观设想后的结局,严格来说就是九死一生,很危险。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