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简短培训


本站公告

    “自己人?”崇胜被这个词雷到了,好嘛,打了半天又是自己人了,自己人就自己人吧。“好,你说自己人就自己人,不过,我这顿打可不能白挨,”

    “就说你想怎么样吧,”赢瑶看到崇胜有些不肯善罢甘休的样子也知道自己有些冲动了,不过崇胜就是个毛头小伙子,就算不肯善罢甘休,能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

    “我”不能白挨还能打回来吗?崇胜敲敲自己的脑袋,有了主意。“我得打回来!”

    “啊,打回来!”赢瑶瞄了瞄左右,刚才可是石头瓦块,刀枪全部出动了,这要是打回来落到谁头上都会死人的,就算是自己也得伤筋动骨。“你是不是男人啊!你现在又没事!你还打回来,你你要是个男人就被在这里斤斤计较,磨磨唧唧。”为了让崇胜不动手赢瑶用尽了浑身解数,讲出了一大堆理由,像连珠炮一样要把崇胜再次整茫然,然后通知大家赶紧闪人。崇胜还不过是个外乡人,还能把他们都找出来啊。

    “自己人就别说这么多了!”崇胜快步走进姚静伸手就在他头山狠狠的弹了几下,当然崇胜没有用全力,那样真的会死人的。看着赢瑶痛叫的样子,崇胜觉得很过瘾,“好吧,扯平了。”

    “啊,这样就扯平了?”赢瑶正在用手摸自己刚才被弹的有些痛的脑袋就听到崇胜喊扯平了,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

    “不够!”自己绝对亏了,崇胜想着又砸了赢瑶几个脑瓜崩。

    “够了!”赢瑶捂着脑袋跑开了,崇胜满足的笑了笑,对了,自己好像忘了什么事情。“喂,等等!”崇胜追了上去,很快就拦在了赢瑶的面前。

    “你又要干什么!”赢瑶怕怕的捂着脑袋,直翻白眼。

    “只是想跟你了解一些东西,你好,我叫崇胜。”崇胜笑笑,伸出了手。

    “赢瑶。”赢瑶一手捂着头一手跟崇胜握手,样子有些滑稽,不过保险起见自己还是挡着点好。

    “你怕头痛就不怕手痛吗?”崇胜好笑的看着赢瑶。“放下吧。”

    “哦,”赢瑶想想也对,自己似乎真防不住这个,讪讪的放下了手,“对了,你不是说你叫天火吗?怎么又叫崇胜了?”

    “不行吗,我想叫什么就叫什么。”崇胜双手抱胸,高傲的说道。

    “行,你想叫什么就叫什么吧,说吧,你想学什么?我觉得你已经不需要学了,就刚才你用出的那招我都不会呢。所以咱们还是回见”赢瑶一边说着再次离开,崇胜这个人虽然他父亲是以礼相待,但是到底什么背景自己可是不知道,万一在说错话自己又得拉着弟弟去陪训了。上一次自己因为不知道对方的来历结果把对方打成了猪头,然后自己和弟弟被老爹训成了大头。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自己犯错父亲都让自己和弟弟一起被训,母亲的说法是让弟弟尽快成才,不要犯和自己一样的错误。

    “喂喂喂,我想学的不是多复杂的东西。就说一下我有多厉害就行了。”崇胜赶紧叫住她。

    “你很厉害,非常厉害,比我厉害,知道了吧。嘿嘿嘿”赢瑶一边笑一边再次转向离开。

    “你”崇胜有些无语了,自己有那么见不得人吗?这丫头怎么老躲着自己,不要拒绝别人的好意,也不要强行让别人接受你。好吧,我去问问别人。崇胜瞄向了下一个目标,这个目标是刚才打自己打的最狠的,不过自己没什么伤,他应该是有点实力,知道一些东西的,所以崇胜向这个年轻人走了过去“小子,我有点东西要问你!”

    崇胜到了什么地方很快就被赢鐵知道了,因为这个镇并不大。而对崇胜采取什么态度,赢鐵则是更快的决定了,崇胜是什么来历一定要保密,对崇胜则是想尽一切办法拉拢。能够用什么办法拉拢呢?人能够好什么呢?酒色财气而已,崇胜只是一个毛头小伙子而已,对这些不可能有什么免疫力的,就算有,也不会太高。回想起第一次跟这家伙见面的时候这家伙对于吃似乎没什么抵抗力。可是光凭吃这未免有点太简单了,年轻气盛似乎感情是一个可以利用的地方。“纳凯,这家伙最早出现在什么地方?你们跟踪了五天,应该知道他最初出现在什么地方吧。”

    “回禀大人,我们最先看到天火是在鐵镇西南,所以崇胜很可能是从莱克森林那边过来的。”

    “莱克森林,十几年前那附近出现过凤凰,不会就是这一只吧?”赢鐵将自己的猜测告诉了纳凯

    “十几年前,”纳凯摇了摇头,这些事情他还真的印象不深,只记得十几年前森林里发生了大火,森林里冲出了好多野兽,险些把他们的村庄给毁了,不过也因祸得福,当初不死族三万儡渋出动将坚固的防御工事摧毁殆尽,人们不得不进行巷战,但是这些儡渋的比人类想象的要敏感的多,所有生灵在十米之内都躲不开他们的感官,而被这些只剩头颅没有变成骨架的家伙对很多伤害是无视的,眼看所有的人都要被这些不死族揪出来了,爆发的森林大火将很多野兽赶了出来,这些野兽只有一个意识就是逃离火源,而整个镇挡在了他们的脚下当然会被他们想尽一切办法毁坏,而这些儡渋见到来势汹汹的野兽就算知道他们不是为自己而来的,但为了不被这些家伙影响也得对这些家伙进行斩杀,不死族对人类的斩杀会带来人类的恐惧,但对野兽的伤害却会激发野兽的凶性,所以这些种群的野兽全部对斩杀他们的儡渋进行了铲除活动,而儡渋唯一有血肉的头被这些野兽重点攻击,迅速殒命,这些野兽将挡路的家伙铲除之后就继续他们的奔逃,藏身在地下的村民因此逃过一劫。而那时候纳凯只有五岁。

    “你那时候只有五岁,记不清也是很正常的。”赢鐵敲敲头,“不过你应该记得你父亲就是那时候死亡的。好了,你先下去吧,”而正因为纳凯的父亲死亡,家里失去了依靠从小纳凯就学着溜须拍马,以让自己能够少一些伤害,最后赢鐵看他还算机灵就让他跟着自己了。“这小子到底会喜欢什么呢?”武器,对了这个天火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这家伙似乎对武器比较喜欢,第一次见面夺了自己的武器到现在也没有还呢,说不定武器也是一个突破点。自己不仅是全镇的镇长,也是全镇最好的铁匠,或许自己可以弄一把让他感觉满意的武器。想着想着赢鐵又头痛了,对于人类来说一般的木棒和刀剑就可以了,可是对凤凰来说,它的爪子和翅膀已经不是这些东西能够伤害的了,有什么武器能够入得了他的眼?好像是有一件武

    器有些特殊,那就是自己的女儿手中那两把寒铁做成的刀,“来人啊,把小姐叫过来!”赢鐵对外边叫道。

    自己并没有怎么得罪这个崇胜啊,怎么老爹还是叫自己过去?赢瑶百思不得其解,她并不知道只有自己,所以老规矩,让弟弟跟自己去陪训。

    一走进父亲的书房,

    赢瑶就开始了说自己的老词“爹,我知道错了,下次我一定注意,一定不会让你再为我担心了”

    “你又犯什么事了!”这举动反而让赢鐵有些疑惑,脸色立刻阴沉了下来本来想跟女儿说些好话让她把武器拿过来,没想到这丫头居然又惹祸了,那就好办多了。

    “我不该惹崇胜,不该在还没有搞清楚的时候就胡乱动手,敌我不分。”赢瑶低着头说道,而弟弟赢勒则是忍着笑意继续看下去。自己的姐姐是个惹祸精,总是在外边惹祸,而且还老是欺负自己,只有在老爹面前才会态度放的这么低。而自己通常被爹一同叫过来“陪训”开始的时候自己听着这些话心中也很别扭,自己又没犯错,为什么还得陪着一起挨训,不过后来他平衡了,难得看姐姐显出弱势,自己就当看戏好了。

    “既然知道错了那就接受惩罚吧,”赢鐵沉着脸“从明天开始你的武器暂时由我保管。”

    “啊?”赢瑶惊叫了起来,然后一脸委屈的看着赢鐵“能不能换个条件啊?”

    “嗯?”赢鐵瞪了赢瑶一样赢瑶顿时低下了头,然后有抬起来讨价还价,“那我什么时候能够拿回来啊?”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下去吧。”赢鐵挥挥手将儿女赶了出去。

    “怎么回事?这不应该啊。今天怎么这么简单啊,”赢勒有些不能接受,“哎,姐!今天有问题啊。”

    “有什么问题!你觉得我被训的时间短是吗?”赢瑶满脸的郁闷,“你要觉得不够的话,进去让爹训你一顿好了!”

    满是梨花的院子当中,赢瑶像是要嫁女儿一样对来收取自己武器的卫兵喋喋不休的说道“我的武器可是珍贵的寒铁做的,你们一定要小心点啊。”

    “你们放到什么地方啊?能不能跟我说一下啊。”

    “你们可小心点,如果有什么损伤的话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求求你,让我跟去看看,我一定不跟我爹说的。”

    “小姐,你就别为难我们了好吗?我们也是身不由己啊,如果你真的想要回武器的话就去找镇长大人吧。”在赢瑶的疲劳轰炸下,卫兵满脸的无奈,无论是镇长,还是大小姐他们都不愿意得罪,他们是这个镇的功臣。

    “哼!”赢瑶咬咬嘴唇,随手一指院门,“走吧,趁我还没改变主意之前赶紧消失!”未完待续。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