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7 虚空的记忆其二(五)


本站公告

    少女慕琼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乖乖女”,她一直老老实实的待在学校里并不是因为校规校纪,而是因为她自己将“离校外出”这件事判定为无意义。 但在亚当-扎德那针对性满满的策略之下,少女慕琼对离校外出这件事的必要性重新考量之后,便连拐都不用拐,甚至都不需要亚当在前面领路,自己直挺挺的就走出了校门。

    校规校纪?判定无意义。

    某种意义上来讲,少女慕琼在心态上和杨老师很一致。两人都少有显露在外的高人一等,但那种我行我素、不因任何外力而打扰的超然,实则却是另一种绝对意义的骄傲。

    但少女慕琼和杨老师之间却存在一个最大的区别少女慕琼是空灵,杨老师是通透。杨老师是在滚滚红尘中摸爬滚打许久之后,通达本心、洞彻天心,对各种鬼蜮伎俩可谓是洞若观火。若有人对他下套,一般二般的套路那是决然不管用的。

    但少女慕琼不是,她不懂人心。

    所以她轻轻松松就被亚当拐了出去,并且完全不明白那冲着她笑的很得意的家伙,到底有什么意图。

    但她也有自己的一套。而这一套,让这一次拐带行为,变得非常的不顺利。

    “在过去的十五分钟内,你扭头冲我牵拉面部肌肉达二十二次,累计时长七分四十四秒。”不懂就要问,还没走出去多久,少女慕琼就对着亚当直挺挺的开口了:“说出这种举动的目的所在。”

    “咳咳”亚当-扎德差点没被呛着,连忙矢口否认:“没,没什么目的……”

    “不,除了病症行为,每一种行动都有目的。”少女慕琼从包里拿出来一本书哗啦啦的准确翻到了某一页,冲着亚当扎德指了指书上的一句话:“若真的没有目的,那么说明你刚刚表现出来的是精神病前期征兆。”

    亚当不由立时气结:“喂,你这什么书啊!”怎么我瞬间就成精神病了啊!

    “心理医学专著。”少女慕琼把书捧在眼前,目光诚挚的如同小学生看着游戏攻略宝典:“这本书在人类心理医学方面的见解,很有参考价值。”然后她又抬头看向对方,面容整肃认真:“我提议你应该去疯人院接受专业诊断,有必要的话我推荐你进行电击治疗。”

    【我勒个去!】杨绮差点没在精神世界中笑出声来。年轻小伙子一个劲儿的冲女孩笑怎么办?请去接受电击治疗~

    笑了几下就给整到疯人院去了,亚当-扎德那满脸表情简直精彩的无法描述。他张大了嘴,又是不可置信,又是瞠目结舌,最后发现少女慕琼平淡如水的眼眸里似乎认定了她的判断,立刻果断的猛然摇头矢口否认:“不是不是,我确定我不是精神病!”

    “你有心理医生行医资格证么?”

    “呃……没有……”

    “那你没有资格判定自己没有精神病。”少女慕琼直接忽略了亚当的自我判断,她掏出一个伦敦地图,目光认真的在地图上找着什么。那目光让亚当心口一寒:“喂,你在找什么你不会是在找最近的疯人院吧?”

    “正确。”

    “我才不要去什么疯人院!!”苍天啊大地啊,我就是好不容易拐带成功,心里高兴而已啊!话说我今天还精心准备了那么多的节目,我容易吗我!

    “这什么破书!人类的心理怎么可能这么简单的就被一本书描述透彻?而且这个写书的家伙也不是什么降世圣灵,他写的就是真的吗?不行不行,不能听信他的!”

    少女慕琼面露沉思,然后竟然点点头:“观点无误。原作者不能自证自己绝对正确,所以这本书不能完全信任。”

    “是吧是吧!”亚当扎德长长吁了一口气,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随口说道:“科学工作者不能偏听偏信,需要全面采样、全面研究之后,得出的结论才能接近真理。不盲目、不冒进、有耐心、有信心这才是真正的科学精神。”

    亚当松气之中,随口说了一句话。但没想到,对面的少女的双眼竟然一下子就亮了起来。好似动漫中“咔嚓一下脑后有雷霆劈过”一般,少女慕琼竟然有种拨云见日、醍醐灌其头,语调中竟然出现了第一种活生生的语气。

    “你的观点很有启发性,你很厉害!”

    各色的眼光亚当-扎德见得多了,但少女慕琼眼中那种直挺挺的认可,这一瞬间竟然让他有种耀眼的炫目感。仿佛长期生存在幽暗地狱中的生物,第一次直视太阳。

    亚当扎德迎着那双明亮的眼睛怔怔半晌,他的脸上一瞬间褪去了所有习惯的伪装色,只剩下一种隐晦难言的喜悦还有一点百般隐藏后依然泄露出的丝丝……羞涩。

    白皙的脸上微微闪过一点微红,亚当扎德轻轻扭头,躲开那双眼睛:“那个……呃……嘿嘿,知道我厉害了吧……”

    少女慕琼认真道:“经过了这一段时间的观察,我一直以为你只是在糊弄我,其实是在打着学术研究的幌子达到一些我暂时不清楚的目的。可是现在看来,你是个真正拥有科学精神的科学家。”

    “我!”所有小娇羞瞬间褪去,亚当扎德的脸就像暴走漫画一样噎了半晌,最后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总之……你信我就没错……”

    “好。”少女慕琼的眼睛,透亮的像稀世水晶:“从现在起,我相信你。”

    “………………”凝噎半晌,贵公子亚当扎德,总算还是像个吐槽役一样把心里话爆喷了出来:“为什么你总像个过山车一样,一下子弄得人很无语,一下子又弄得人很感动!转折要不要这么快!你到底让我怎么反应,谁能告诉我我到底该怎么反应啊!”

    这是亚当扎德,第一次拐带少女慕琼逃学出门。

    在心灵的世界中,杨绮看着这一幕,心情复杂起来。

    那个扎德,那个老扎德,在这一刻,看起来是真实的。

    从这一次开始,少女慕琼似乎一下子认同了亚当-扎德各种行为的正确性。她不再质疑他某些莫名其妙举动的动机和目的,也不再认为他需要去疯人院电疗。她只是跟着他走大街、过小巷,徜徉在美丽的伦敦街头,看过万花筒一般的花花世界。

    而亚当对少女慕琼的态度,竟然也悄然发生了变化。这种变化说不清道不明,如果说之前还仅仅是基于某种兴趣的接近的话,从这一刻起,亚当-扎德,竟然好似正儿八经的将少女慕琼当做了能够分享、共享的红颜知己。

    分享着他的心情,分享着他的看法,分享着他最真实的思维,分享着他那似乎丢弃已久的童趣。

    互相的相处不再刻意,而是变得自然而然。少女慕琼奇怪的口癖不再让他困扰,他似乎也不再觉得少女慕琼那直挺挺的语言逻辑有什么奇怪。一个最上层的名流贵公子,和一个来历成谜的奇怪少女,一下子变得和谐融洽。

    泛舟泰晤士河上,两人共乘一叶扁舟。

    波光摇晃,绿水荡漾,两人俱都神色专注的盯着河面。迷之沉默持续半晌之后男子豁然一声大喝猛然抬手拉起鱼竿,哗啦一声响,水下暗流涌动,鱼线一下子绷紧了。

    “哟,还挺有劲儿,看来是个大家伙啊。好,看我怎么把你弄上来!”亚当豪情奋发,正要挽起袖子大干一场,旁边蓦地伸出来一双嫩手,噗的一下两面夹击拍在他的脸上,把他的腮帮子捧的嘟的一下鼓起两个肉包。少女就像是要控制住一个标本一样,死死摁住了他满脸的肌肉:“说明,这种肌肉牵拉所代表的含义。”

    “这个、这个是兴奋!”亚当伸着脸,被挤压的嘴唇凸起,只能如同鱼嘴一样一咪一咪的开口:“快快,赶紧放开我,鱼儿要跑了!这是我第一次自己动手钓鱼,我一定要把这大家伙弄上来!”

    这一刻,他的兴奋,看起来是真实的。

    英格兰大歌剧厅中,两人坐在最豪华的包厢中。

    亚当穿着得体的豪华西装,少女也换上了符合场合的晚礼服。瘦削的少女穿起礼服竟然艳光四射,如同黑夜中的一颗星辰。男子半是偷眼看着少女,半是专心看着舞台。舞台上,著名曲目图兰朵逐渐进入高-潮。在《今夜无人入眠》的旋律中,戏中王子就要向图兰朵公主表白,而戏外的白马王子也不由得白日做梦、想入非非。想到妙处,忍不住嘿嘿直乐。

    噗!旁边再次伸出一双嫩手,死死摁住了他的脸皮,把他满脸的傻笑控制住,原滋原味的扳了过去。少女仔细观察着手中的标本,口中发问:“说明,这种肌肉牵拉所代表的含义。”

    “这、这这、这个是陶醉!这是我的陶醉脸!”男子眼珠乱转,慌张之中扯谎连篇:“听,这音乐多么优美,我是陶醉在艺术之中无法自拔而已!”

    少女双眼一眯,继续追问:“上午去美术展时,你为什么没有陶醉在艺术中?”

    上午去美术展的时候你还穿着学生装,哪有现在好看。亚当摸了摸良心口,诚实的解释:“因为,我爱音乐。”

    这一刻,他的陶醉,看起来是真实的。rw</br>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