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零零八章 机缘


本站公告

    张天元以前收藏过许多与佛门有关的古董和法器。

    因此慧可禅师他自然是知道的。

    慧可禅师自幼志气不凡,为人旷达,博闻强记,广泛涉猎儒家典籍,尤其精通《诗经》《易经》,为人喜好游山玩水,而对持家立业不感兴趣。

    后来机缘巧合接触佛典,深感“孔老之教,礼术风规,庄易之书,未尽妙理”,于是开始栖心佛理,超然物外,怡然自得,并产生出家的念头。

    父母见其志气不可改移,只好同意让他出家。慧可禅师来到洛阳龙门香山,跟随宝静禅师学佛,不久到永穆寺受具足戒。此后遍游各地讲堂,学习大小乘佛教的教义。

    经过多年苦学,慧可禅师对经教已有充分的认识,但是个人生死大事,对他来说仍然是一个迷。

    三十二岁那年,慧可禅师回到香山,并放弃过去那种单纯追求文字知见的做法,开始实修,每天从早到晚都在打坐,希望能借禅定之力解决生死问题,这样一直过了八年。

    一天,慧可禅师在禅定中突然看到一位神人站在跟前,告诉他说:“将欲受果,何滞此邪?大道匪遥,汝其南矣!”

    慧可禅师知道是护法神在点化他,于是就将名字改为神光。

    次日,慧可禅师感到头疼难忍,犹如钢针在刺,剃度师宝静禅师想找医生来治疗,这时慧可禅师听到空中有声音告诉他:“这是脱胎换骨,并非普通头疼之症。”

    慧可禅师就将这一信息告诉宝静禅师,宝静禅师仔细一看,果然看见慧可禅师顶骨有如五峰隆起。

    于是对慧可禅师说:“这是吉祥之相,你必定会证悟。护法神指引你前往南方,分明是告诉你,现在少林寺面壁的达磨大师就是你的老师!”

    慧可禅师辞别宝静禅师,一路风尘去少室山,来到达磨祖师面壁之地,朝夕承侍在旁。

    最初,达磨祖师只顾面壁打坐,根本不理睬他,更谈不上什么教诲。

    但是慧可禅师并不气馁,内心反而愈发恭敬虔诚,用古德为法忘躯的精神激励自己:“昔人求道,敲骨取髓,刺血济饥,布发掩泥,投崖饲虎。古尚若此,我又何人?”

    慧可禅师有此认识,因此每天从早到晚,一直呆在洞外,丝毫不敢懈怠。

    这样过了一段时间,这年腊月初九晚上,天气陡然变冷,寒风刺骨,下起鹅毛大雪。

    慧可禅师依旧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次日凌晨天快亮时,积雪居然已没过慧可禅师的膝盖!

    这时达磨祖师慢慢回过头来,看了一眼慧可禅师,问道:“汝久立雪中,当求何事?”

    慧可禅师流着眼泪,悲伤地回答道:“惟愿和尚慈悲,开甘露门,广度群品!”

    达磨祖师却说:“诸佛无上妙道,旷劫精勤,难行能行,非忍而忍。岂以小德小智、轻心慢心,欲冀真乘,徒劳勤苦。”

    慧可禅师听到达摩祖师这一番教诲和勉励,为了表达自己求法的诚心和决心,他拿起一把锋利的刀子,咔嚓一声砍断左臂,并将断臂放在达摩祖师面前,断臂洒出的鲜血顿时染红了雪地。

    达磨祖师被慧可禅师的虔诚感动,知道慧可禅师是一个**器,于是就说:“诸佛最初求道,为法忘形,汝今断臂吾前,求亦可在。”

    达磨祖师于是为其改名,舍弃神光之名,从此改为慧可。

    慧可禅师问道:“诸佛法印,可得闻乎?”

    达摩祖师应道:“诸佛法印,匪从人得。”

    慧可禅师听后茫然,又说:“我心未宁,乞师与安。”

    达摩祖师则说:“将心来,与汝安。”

    慧可禅师沉吟良久,这才答道:“觅心了不可得。”

    达摩祖师正色答道:“我与汝安心竟!”

    慧可禅师听到达摩祖师这一句话,当下豁然大悟。

    慧可禅师开悟之后,继续留在达磨祖师身边,前后长达六年(或说九年),其后继承达摩祖师衣钵,成为中土禅宗二祖。

    正宗典籍之中,并未有记载二祖慧可化身乌佛的事儿。

    但在乌佛禅院的记载之中,却有明确的叙述。

    如果没有来这里之前,张天元恐怀疑这是外人捏造的,只为了提升乌佛禅院的名气。

    但到这里之后他就发现,或许传闻未必有假。

    因为这禅院之中,一股浩然正气充沛之极,如果不是二祖慧可传下来的佛院,怕不会这么厉害的。

    不去想这些,张天元和柳若寒往禅院中走去,禅院以前并不大,不过后来进行了扩建。

    现在各地都在搞旅游,自然希望将大量的景点聚集到一起。

    这乌佛禅院其实已经算是一个综合体了,里面还多了几尊别的佛寺的佛入住。

    面积也比以前扩大了十倍有余。

    虽然对这个事情,有人觉得好,有人觉得这是玷污佛门,但不管如何,这人气算是上来了,使得此处香火鼎盛,常年都有很多香客前来。

    当然有旅游的,不过更多的却是来祈福的。

    反正张天元和柳若寒进入乌佛禅院这段时间,看到的香客可真是不少,其中竟然还有许多老外的面孔。

    都说老外信奉上帝,其实也不尽然。

    看起来什么东西,也都不是一成不变的啊。

    张天元倒是没有祈福的想法,他来这乌佛禅院是为了寻找机缘的。

    所以带着柳若寒四处闲逛。

    不得不说,禅院之内有很多地方显得太过世俗化了,有一个大殿之中,摆放着大量的佛门纪念品,看起来像个旅游之地,实际上却根本就是小商品交易店嘛。

    几乎每个进入这里的人,都会买一两件东西,那玩意儿价还贵得不行。

    还有那烧香拜佛的,一炷香多少钱都是固定的。

    当然,佛也要吃喝,你不能让人家不收钱,但总让人觉得有些失望,少了真正佛门的清净之感啊。

    两人继续走,张天元是想直接找那乌佛殿的,据说乌佛殿,就是原来乌佛禅院唯一的佛,张天元来到这里,多半都是冲着它来的。

    然而无论怎么找,都不曾见到,这让他顿时有些失望。

    正欲离开之时,忽然胸前一直佩戴的玉山子发出了璀璨的光芒,射向一个方向。

    张天元知道这是机缘,于是也不顾柳若寒的劝阻,径直跑了过去。

    8)

    </br>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