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6 重逢之时


本站公告

    人员到齐后,邓布利多请出了巴蒂克劳奇,后者当着所有人的面,在火焰杯前宣布了魔法部对于这一届三强争霸赛的规定。

    当巴蒂克劳奇说出这次的争霸赛只允许年龄超过十七岁的学生参加时,礼堂顿时响起一片不满的嘘声,尤其是韦斯莱双胞胎兄弟,不停的喊着狗屎狗屁等词眼。

    然而众人的不满并不能改变什么,魔法部才不会因为几个学生骂几句就改变初衷。

    于是,好好的新学年开学典礼变成了菜市场,最终在吵吵嚷嚷中结束。

    清晨,明媚的阳光透过茂密的枝叶,在地面洒下星星点点的光斑,让本以晦暗为主调的禁林多了一抹亮色。

    踢踏踢踏,马蹄声由远及近。

    一匹雄健的纯白色独角兽迈着矫健的步子,犹如一阵风朝着霍格沃茨行去。在它的背上,法辰半眯着眼睛,似乎是在假寐,身子却在起伏中稳如泰山,身后的白色披风在风中狂舞,猎猎作响。

    “桑尼,慢一点,我的披风都要被吹掉了。”法辰睁开眼,有些无奈的拍了拍独角兽的脖子。

    “唏律律~”这匹名叫桑尼的独角兽就像它的名字一样,个性格阳光,却很是有些顽皮,晃着脑袋嘶鸣一声后,不但没有减速,反而跑的更快了。

    法辰笑着摇了摇头,随它去了。昨天夜里,他几乎把禁林转悠了一遍,不仅搜集了很多魔法材料,还顺便去了一趟独角兽的栖息地,重新挑选了一匹独角兽并签下了契约。

    因为路西法是可以成长到神兽级别的魔宠,自然要跟在本体身边。而法辰作为分身就只能退而求其次,重新找一只潜力比较好的独角兽来当宠物了。

    而他挑中的对象,就是这个正在撒欢的家伙。桑尼还没有成年,成为法辰的魔宠让它第一次离开族群,所以这么兴奋是在所难免的,法辰自然也不会生气。

    实际上独角兽当魔宠的作用并不大,更遑论以法辰实力也用不到魔宠在战斗时帮忙,他只是纯粹的比较喜欢独角兽这种神秘又美丽的生物,所以才契约一只用来代步,而且培养宠物的过程,也能为闲暇的生活增加点乐趣。

    桑尼的速度非常快,如果不是因为在树林里障碍物太多,它全速之下甚至可以超过音速,只能说魔法生物的天赋都比较变太。

    渐渐地,周围的树木越来越稀疏,这是已经到了禁林的边缘了。

    法辰再次开口让桑尼慢下来,这一回它没有继续玩闹,听话的放慢了速度,小跑着出了禁林。

    法辰抬头望了一眼不远处的城堡,默算了一下时间,离上课还早,便驱使桑尼走向林边小屋。

    “嗯?”法辰眉头忽然一挑,因为他看见在自己小屋门前的台阶上正坐着一个人,而且还是一个女生。

    对方此刻正在酣睡,一手撑着脑袋,半靠在石砌的扶手上,身体略微有些摇晃。褐色微卷的长发有些散乱,白皙精致的俏脸上也有着难掩的倦容。

    似乎是梦到了什么,女孩那对好看的细眉微微皱在了一起,这一幕让人一看到就会情不自禁的感到心疼,生出一种想要把她抱入怀中小心呵护的冲动。

    “佩内洛?”法辰在看清楚女孩的面容后,不禁愣住了。即使女孩的面容比起以前有所改变,他也依然一眼就认出了这个给他留下很深印象的女孩子。

    只是法辰有些奇怪,她为什么会在这里。两年前佩内洛转学去了法国的布斯巴顿的时候,还特地跑来这里跟断辰道别。

    法辰记得,那天也是这样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佩内洛就守在小屋门口,本尊断辰则骑着路西法从禁林归来。佩内洛在对断辰深情告白后,还留下一个充满遗憾的吻。

    而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如今他骑着桑尼从禁林归来,佩内洛也还是守在小屋门口,只是跟上一次不同,这一次佩内洛明显是守了一夜。

    看着眼前这个消瘦单薄的身影,法辰的心隐隐有些触动。

    或许是被马蹄声吵到了,佩内洛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然后就看到了端坐在马背上,让她日思夜想了整整两年的人。

    依然还是那飘渺的气质,依然还是那俊逸的摸样,如同两年前的那个早上,在清晨金色的阳光下,如同归来的王子。只可惜那时的她不是公主,现在,她依然不是,可她想要成为他的公主,哪怕付出再大的代价。

    曾经,佩内洛以为自己离开了霍格沃茨,离开了那个人,就可以渐渐忘记这段不曾开始就结束的感情,可是后来她发现,事情并没有像她想的那样,时间越久,对那个人的思念就越浓。

    其实在这两年间,她都有回来过,可那时的断辰早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没人知道他去哪了,也没人知道他是否还会再回来。

    为此,佩内洛感到无比懊悔和遗憾,然而上天却好像跟她开了一个玩笑,就在她快要绝望死心的时候,居然又听到了法辰回归的消息。所以这一次佩内洛发誓,无论如何自己都不能再错过了。

    “德雷克先生...”佩内洛颤悠着站了起来,可能是因为坐的太久,无力的双腿让她并没有站稳。

    眼看着佩内洛就要摔倒的时候,一双手将她轻轻扶住。

    “胡闹!睡在这很容易生病的。”法辰的语气满是责怪,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佩内洛这么不爱惜身体健康,就觉得生气。

    佩内洛愣住了,她在这里守了一夜,听到的第一句话却是责怪。可法辰又明显是在关心她,佩内洛不知道自己是该为此感到委屈还是开心,也或许两者都有吧。

    察觉到自己说的话可能有些重了,法辰正想说点安慰的话来补救,佩内洛却直接扑进了他的怀中,紧紧抱住了他。

    “德雷克先生,我好想你...真的好想你...”

    低头看着佩内洛埋在自己胸前的脑袋,还有胸口上传来的湿意,法辰苦笑起来。

    “又是本尊留下的锅啊,不过这次这个,或许...还不错...”他这样想着,也抬手将怀里的女孩抱住。这种时候,一个简单的动作就足以胜过千言万语。

    嗯...一股爱情的酸臭味!(╯╢□′)╯︵┻━┻

    葛莱芬多休息室;

    哈利跟赫敏两人并排坐在沙发上,前者在吃早餐,后者在翻看《魔典》。即便是成为了情侣,两人的性格还是没多大变化,从小吃了很多苦的哈利有时间就享受生活,而赫敏依旧是有时间就看书学习。

    哈利看四周没人,捻起一块饼干递到赫敏嘴边,赫敏张口吃下,眼睛却没离开书页。哈利眼珠转了转,狡黠一笑,再次送上饼干的同时悄悄的把脸凑过去,赫敏没有察觉,一侧头双唇就印在了哈利脸上。

    顺利偷到早安吻的哈利一脸得意,而赫敏羞红了脸,合起《魔典》就当武器跟哈利打闹起来,一时间休息室里都是两人嬉闹的声音。

    没一会,哈利跟赫敏倒在了沙发上,对视的目光让两人情不自禁越靠越近,当一次真正的长吻就要发生时,哈利愕然发现,罗恩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楼梯口,正一脸懵逼的看着他们。

    “罗恩!你听我说,这一切都是幻觉!”哈利爬起来,尴尬的解释到。

    罗恩抬手拧了一下自己的脸颊,疼痛告诉他这不是梦,更不是幻觉。罗恩如梦初醒,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大叫了起来:“哇!!我的天!!你们居然在恋爱!!!”

    赫敏一看就知道要遭,翻身跳起抬手就是一个遗忘咒甩过去,力求‘杀人灭口’。

    然而这一刻的罗恩却好像敏捷属性忽然满级似的,瞬间窜了出去,遗忘咒落空了,然后整个葛莱芬多分院响起了罗恩那鬼哭狼嚎大嗓门。

    “我滴妈呀!哈利跟赫敏恋爱啦!我最好的两个朋友居然恋爱啦!梅林的胡子!他们居然恋爱啦!!!”

    也不知道罗恩这家伙是受了什么刺激,就像疯了一样越喊越来劲。不断有人走出寝室,互相追问发生了什么事情,然后前扑后拥的朝着休息室涌来,整个葛莱芬多分院一片混乱。

    “哈利,怎么办?”赫敏慌了神,女孩子脸皮比较薄,一想到这件事要传遍整个学校,她就没了主意,心中更是恨不得把罗恩掐死才好。

    “不要担心,我们是正常恋爱,公开就公开吧。”哈利倒是淡定许多,他知道事已至此掩饰也没用了。再说了,跟着巴尔萨泽这两年,他已经学会了作为一个男生该有的担当。

    很快,一群人把两人围了个水泄不通,七嘴八舌的追问他们是不是真的在一起了。

    哈利也霸气了一次,没有说话,直接用行动给出了答案,抱住赫敏就是一个法式湿吻。啧啧,这个估计也是跟巴尔萨泽学的,那老不正经活了一千多年,泡妞的手段多着呢,天天抱着维罗妮卡各种腻歪。

    周围的人看到这一幕,纷纷起哄大叫,并送上祝福,那声浪差点把休息室的房顶都给掀翻了。

    “你总说我欠你一个正式表白,这样的表白可以吗?”哈利盯着赫敏的眼睛,嘴上挂着坏笑,实际心里也像打鼓一样狂跳个不停。赫敏满脸通红,躲在他怀里装起了鸵鸟。

    嗯...一股爱情的腐臭味!!(╯╢□′)╯︵┻━┻

    很快,上课时间到了,各个学院的学生熙熙攘攘的朝着的教室走去。

    今天早上的第一堂课,是葛莱芬多和史莱哲林合上的黑魔法防御学,两个学院的学生都有些小兴奋,想看看疯眼穆迪这个新来的教授会有什么新鲜的东西教他们。

    其实他们更期待的是法辰的课,只是课程时间还没有安排下来,所以只能耐着性子等着。这也是没办法,有了两年前的经验,学生们都知道法辰这位荣誉教授可是一个相当任性的人。

    上课的过程和电影中一样,小巴蒂克劳奇假扮的穆迪完全就是个疯子,居然在课堂上演示三大不可饶恕咒,把一群学生差点折磨的心理崩溃。尤其是纳威隆巴顿,整个人几乎都傻掉了,他的父母就是被食死徒用钻心咒折磨疯的,这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心理阴影。

    在下课后,大部分学生都跑去跟自己学院的院长告状,一时间,穆迪成了霍格沃茨受到投诉最多的教授,风头无两。

    ……8)

    </br>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