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猜测


本站公告

    第一百六十六章猜测

    毕竟军队是属于国家的暴力机关,是纪律部队,是要始终令行禁止,受不得任何其他因素于扰的。各地的流派,教授出大量的优秀学员,再把他们通过自己的关系网,送到特定的军队中去,那么等这些人里有人慢慢掌握了兵权,有了地位,那还能不能政令通行了……。

    你到底算是个军人,还是一直都当自己是个流派中人。

    即便,这种事情到现在还有真正的发生过,但到底是拥有这个可能。而一旦有了这个可能,这种事情就肯定要遭人猜忌,放在某些人的眼里,就是肉中钉,眼中刺,不解决是绝对不行的。

    不管在哪个世界,力量都代表着权利,而对一个国家或者一个组织而言,不论这种力量有多大,只要不被掌握在自己手里,那就永远都不安全。

    事实上,林赛菲罗这一失败,也让“军方”插手整个北方格斗界的计划,遭受了一次重大的打击。

    由此带来的损失,几乎一下子就抵消了他们之前所做的一切。

    再想接着按照计划开始,那基本就等于从头开始一样。

    更何况,军队里也从来都不是铁板一块。在属于他这一方的势力里,再要想找出一个如同林赛菲罗这样的合适人选,已经不太容易了。

    林赛菲罗实际上是个很纯粹的人,这次之所以会代表军方参加集训丨说到底还是为了追求他的武道,想要以一己之力和各流派的高手相互切磋实战,找到能让他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的机会。

    结果,谁也没有想到,他的第一战就遇到了王越,路还没有走,便折戟沉沙,倒在了擂台上。

    在这之前,甚至从来没有人会想到王越能有这么棘手。

    以至于连林赛菲罗都不是他的对手

    但这么一来,王越也等同于是从“后台”被人彻底推到了“前台”,暴露在所有人的目光之下。

    甚至就从现在的这一刻起,他的存在就成了某些人计划中不得不除去的一块绊脚石

    很多事情,都会因此而发生巨大的变化。而且不管他愿不愿意,未来将要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肯定都会给他带来极大的麻烦。

    王越正也是深深的知道这一点,所以在他击败林赛菲罗的这一刻,在他的心里始终没有一丝一毫感到胜利的喜悦。

    这就是典型的“形势不由人”哪怕是他,在没有拥有足够的实力之前,也要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不断的“受制于人”,在妥协和被妥协中,一直的走下去。

    而这些显然也都是他目前,没有办法解决的事。

    林赛菲罗的失利让很多人都感到了一种压力,但军人就是军人,随着林赛菲罗一起走进赛场的那些人,很快就全都反应了过来,紧跟着就看到那个头发花白的老人低声吩咐了几句,这些人立刻就各司其职,一一忙碌了起来。

    有人负责对外传递消息,也有人专门负责林赛菲罗的抢救治疗。

    林赛菲罗毕竟还是个军人,虽然已经败在了王越的手下,但只要他能不死,就有足够被人重视的价值。何况,要是因为抢救不及时,真要让林赛菲罗死了,不管事后怎么说,这对军方的名誉都是一个打击。尤其是对那些至今仍效力在军中的流派学员们,军方对待林赛菲罗的态度如何,也在一定程度上左右着他们的情绪。

    “哎”看见林赛菲罗被抬走急救,场中把这一切过程都看的最清楚的雷克斯,也不由皱着眉头,叹了一口气。但自始至终,他都没有任何想要插手的意思。

    林赛菲罗虽然出身合气圆舞流,但这次代表军方参赛出战的举动,显然就是在合气圆舞总部的高层中间,也分歧巨大。

    合气圆舞虽然一直以来都和黑天学社交好,但这也并不代表他们就一定会赞同黑天学社和军方之间的合作。更多的人,其实都在报以观望的态度,不到必须要站队的时候,合气圆舞是不会轻易表达出自己的最终态度的。

    所以,这么一来,林赛菲罗的举动,当然就不会讨好了。

    更何况,当初他离开合气圆舞去参军的事情,也有一些不好说出来的内幕,也是因为于此,林赛菲罗事实上与合气圆舞流现在的关系其实并不太融洽。

    这些东西,都让雷克斯的态度有些“微妙”的转变。

    再者一说,林赛菲罗和王越一上场,就打的激烈,转眼便进入了白热化,最后一下,更被王越一记十字手震碎了胸骨和锁骨,断裂的骨头倒插进心脏,这么重的伤势,就算能够不死,以后治好了,想要恢复到以前的身体状况,功夫肯定也会大打上一个折扣。

    在这种情形下,救或者不救,对于雷克斯来说,结果都差不多。

    以他对于林赛菲罗的了解,如果真的到了那种情形,不能再追求他的武道了,那他说不定自己都会给自己来个于脆的了结。

    活着不能追求自己想要的,那就不如死了。

    与此同时,休息区里的哈罗姆契的脸色也变得十分难看,铁青中带着一股子惨白的颜色,没有一丝血气。就那么静静的坐在椅子上面,手指头死死的捏在一起,因为用力过度,使得骨节都隐隐有些发紫了。

    这个王越不但在擂台上打死了霍根班德,而且又杀了要给霍根班德报仇的姬玛和足足四五十号兄弟会的学员,以至于一日之间,就几乎把塞伯坦兄弟会在坎大哈城建立的分部,彻底的连根拔起来。

    这本来就是生死大仇,是任何调节都没有用处的。但当哈罗姆契亲眼见到了王越和林赛菲罗的这一场搏杀之后,他整个人的心思就已经瞬间向下沉了下去。

    虽然已经最大限度的高估了对手的武力,但事到临头,他才发现自己原来还是低估了这个王越。

    林赛菲罗是死还是活,这和哈罗姆契没有半点的关系,可把林赛菲罗打的不知生死的王越却是他一心要杀的人。但现在亲眼见到了王越的厉害,哈罗姆契这个老杀手对于王越的必杀之心,顿时就开始了动摇。

    或许自己再年轻三十年,凭借巅峰时刻的暗杀术,还有可能对王越造成致命的威胁。

    “或者,我应该再去联络一些帮手?就是不知道,从前的那些老伙计,现在还剩下几个了?”他的脑袋中急速的转着一个个的念头,不断的思量着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把王越除掉。而且还不能正面搏杀,只能刺杀

    “看来,我们还是低估了这家伙的实力,照这么看,那件事情肯定也和他脱不了关系。而且安迪学长到现在还没有回来,只怕真的已经是凶多吉少了。合气圆舞和我们黑天学社一直以来都是四大之一,这个林赛菲罗的资格够老,名气够大,他在合气圆舞的时候,就算是龙格尔也要一直被他压着,翻不过身来,要不是后来不知为什么跑去参了军,只怕现在北方第一青年高手的名头早就是他的了……。”

    “可是,现在居然连他都败了,这个王越简直太出人意料了。”梅勒安站在角落里面色凝重。显然全程观看完了比赛的他,到现在也是难掩心中的震惊,说话的时候,不知不觉,语气就有点发飘,似乎有点六神无主,发慌了的感

    缇雅这时候也看的脸色一阵发白,显然有些受惊过度。

    “他怎么能这么厉害……?梅勒安……你看到他是怎么一下子就变大了么……?我怀疑我的眼睛应该是出了一些问题……。”

    “你没看错,他的确是忽然‘变大,了。”梅勒安舔了舔有些于涩的嘴唇,在说话的时候,不知为什么嗓子就有些于哑了:“这家伙明明没有掌握什么太奥妙的格斗技巧,但他的力量,爆发力和速度,还有临场应战的反应能力,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就是那么一拳一拳,毫无变化的强攻硬打,就把对手所有的技巧全都破开了。而且,能让身体在一瞬间里膨胀到这种地步,那他的筋骨肌肉和韧带,到底又是有多么的强健和坚韧啊”

    “这个家伙真是个怪物根本不能拿常理去揣测,他的格斗术看着简单直接,没有什么变化,但也正因为是这样,以他的力量和速度,才能碾压一切的技巧。不过我曾经见过铁十字军的一些精英人物,但不管是谁,就算是一些赫赫有名的大师级高手,单凭力量也达不到他的这种程度。难道说,除了铁十字军的格斗术之外,他还另有别的传承?不是有情报说他的父亲是出身于亚西亚唐国的一个大家族么?对,一定就是这个样子了……。”

    “不他用的的确是铁十字军的格斗术。而且是最原汁原味的”梅勒安正说话的时候,忽然就听到身后有一个声音突然传了过来。

    顿时吓了一跳,连忙和缇雅一起回过头来,同时一只手已经按在了腰间的剑柄上,脊背的肌肉瞬间绷得紧紧的。——-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