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一章 一语成谶


本站公告

    第三百二十一章一语成谶

    王越一拳打出去的力量有多么的可怕?以他的功夫,尤其是现在,经过剑器青莲的不断整合之后,不论是他的身体还是他的功夫,无时无刻不在快速的提高着,随手一击的力量,轻轻松松就能达到数吨之巨更不用说是在这种他一心一意想要杀人的情况下了。

    而范尼斯特,虽然他的反应也是一等一的快,甚至在躲避不及的同时,一瞬间就起了拼命之心,但毕竟双方的实力差距实在是有些太大了。任凭他的腿功如何狠辣,这一突然甩出小腿之后,整个人就已经彻底没了任何的退路和防

    下一刻,啪的一声,破空发出的厉啸声,一下被王越的另外一只手隔开。

    戛然而止

    他最后的努力,也只能在这一刻画上了终止符。

    他的身子原本就在向一侧倾斜歪倒,而这一下双方因为手脚碰撞,带来的巨大反震力,更是让他的身体加快了失去平衡的速度。而且,王越这一格挡的力量也实在太大了,以至于在他的小腿被高高架起的同时,王越的那只拳头就如同是一列穿过隧道的高速列车,根本不受任何的影响,一拳就砸在了他的胸口上。

    砰

    范尼斯特只感觉到自己的胸口突然一震,然后整个人的身体就不由自主的向后飞了起来,然后耳朵里便传来一阵咔嚓咔嚓的骨骼碎裂声

    满嘴的铁锈味抑制不住的从喉咙下面翻涌上来,一下就填满了他的口腔,范尼斯特紧闭着嘴,本能的还不想吐,但随之而来的扑通一声,他的身体重重的摔在地上。

    然后,大口大口的暗红色血液,就从他的嘴里喷了出来。

    转眼,浸透了整个胸口。

    一招之间,又是一个照面的功夫……。

    范尼斯特这个由军队一手培养起来的格斗天才,实战能力甚至比起当初的林赛菲罗还要强一点儿的高手,就在双方一个接触之后,转眼就倒飞了出去,血染尘埃。

    而就也在这瞬间里,当刺鼻的血腥味迅速的扩散到整个空间的时候,除了王越一个人之外,在场中几乎所有人都没有想到,他们两人之间的交手竟然会以这样的结果落下了帷幕。

    简直就是立分生死血淋淋的残酷……。

    哪怕所有的人早就已经在心里有了一些准备,知道范尼斯特不可能是王越的对手,但包括劳伦斯,阿德和戴步齐这三个教会骑士在内的所有人,却的确都想象不到,以范尼斯特的身手居然会连王越一招都接不住

    要知道,他可是当初军方为了填补林赛菲罗擂台失利后,才紧急从北方边境线调过来的。而经过这一段时间的相处,这里每一个人都也知道他的厉害,要不然他又怎么能代表军方闯入最后的决赛?

    但事实往往就是这么残酷。不提范尼斯特在出手前,他的信心究竟有多么的强大,只是王越刚刚和他说过的那些话,当时所有人也都觉得他太狂了,居然还想站着不动让范尼斯特来打……。

    可是结果,偏偏就正如他之前所说的一样。范尼斯特果然也是无法逼退他半步,然后他紧跟着就“死”了。

    这样的交手,形式急转直下,简直是铁口直断,一语成谶。

    实在是太诡异了

    “只要能把我逼退半步,那就算你赢了。可是反过来,你要是做不到,那死的就是你了。”王越的话还言犹在耳,可事实也恰恰正是如他所说一般。他说过的话,现在都已经成了事实。

    与此同时,站在劳伦斯几个人后面的安德烈-舍普琴科的手也是猛然一紧,握在剑柄上,冷汗淋淋:“难怪他能在那种形势下还能活下来?难怪他敢一个人来挑战?只不过就是一个月而已,可这个家伙的功夫就已经远远超出了任何人的想象之外……。可是,谁能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哪怕是已经事先在各种资料上,看过了王越这一段时间的所有战例,甚至就连半个多小时前,武田真司和孟菲斯,雷克斯三个人的死,他都已经在第一时间内,知道的一清二楚了,但口说不如身逢,耳闻不如眼见知道的再多,也抵不上现在的亲眼所见

    而这一番目睹之下,安德烈-舍普琴科这一位黑天学社曾经的年轻一代第一高手,终于也生出了几许心慌意乱的感

    一个月前,王越在擂台上击败了林赛菲罗,他不怕。因为他相信自己的剑术更可怕

    一个月后,王越单身一人悍然杀光了军方的刺客,他也不怕。因为有些东西连军方自己都不知道,有关于影子杀手的事情,除了亲身经历的王越之外,但凡见到过影子杀手的人都已经死光了,所以事后消息传出来,他也只当是王越的运气好,提前得到了安妮的接应。

    但现在,眼看着功夫并不比自己差的范尼斯特就这么被王越一拳打飞,安德烈-舍普琴科却是真的怕了。三十天前,他还自信可以面对王越一战而胜,三十天后,将心比心,他现在却连出手挑战的勇气都大大的打了一个折扣。

    功夫这东西,不论是徒手还是用剑,差一分就是天地,而且签了生死状后的搏杀,也绝不是擂台挑战,那是一上场,就要分出生死来的。范尼斯特的实战能力很强,经验比他还丰富,但是就是这样一个人,在面对王越的时候,虽然悍不畏死,却仍旧是要付出自己的性命来。

    实战不是请客吃饭,一上手,不是你死就是我活。虽然年轻的一代,血气方刚,都自命不凡,也喜欢通过挑战高手来证明自己的实力,可是这种挑战却都是要建立在功夫相差不多的前提上的。

    尤其是像安德烈-舍普琴科这样年轻的剑术高手,即便是要挑战对手,肯定也要事先调查好一切的,不然万一一脚踢到了铁板,那可是真的会死人的。

    就如同王越这样的人,心狠手辣,平常和他交手,如果不是特殊的情况下他都绝不会对任何人手下留情的。更何况是现在,双方已经签了生死状,摆明了是要各自拿命来赌的。

    所以,这时候的安德烈-舍普琴科,他心里受到的震撼,想想也是可见一斑了。

    而同一时间,就在安德烈心神暗暗不宁的时候,已经受了他的指使,对王越暗中展开围堵的那四个各流派的年轻高手,也都心慌意乱的凑到了一起,结成了一个防御的圈子。

    他们毕竟是靠的太近了,范尼斯特这一败,王越再要出手,首当其冲就是他们几个,而且这时候他们想退也都晚了,因为王越的眼睛已经把他们全都锁定了。

    “可惜,你们的心现在已经都乱了。范尼斯特的失败让你们开始不自主的怀疑起自己来,不然,你们四个联起手来,倒也不是不能和我好好的打一场。”

    王越站在原地,脚下原先怎么样,现在还是怎么样,果然是纹丝未动。只是说话间,语气里多了几分可惜之意。

    如果说王越在这一次出手之前,星环流,飞鹰流,飓风门和极北极真派的这四个年轻高手,还自恃不凡,有心要联起手来和王越争一争高下的话,那现在眼见王越一个照面就打得范尼斯特口喷鲜血,生死不知后,几个人唯一剩下的心思就是一心一意想要怎么在王越手下活下来了。

    或者于脆就当看不见他们,转而却找安德烈-舍普琴科那些真正的冤家对头。

    而他们心里这种强烈到了极点的思想反差,就好像王越前一刻还是人,大家还能平等相待一下,可下一刻就已经变成了杀人不眨眼的大魔王一样,那自然就只能是有多远就跑多远了。

    “不过,你们也不用太害怕。虽然已经签了生死协议,你们肯定都是要死的,但死在我手里总比死在别人手里要快一些的。就像是你们的那个同伴一样,他要不死在我手里,日后肯定也是要做炮灰的。“

    王越的目光在面前这三男一女四个年轻人的脸上依次掠过,神情淡然,明明是说着人家的生死性命,可言语间的口气却像是和朋友在一起聊天一样。声音安静祥和,显然也是根本没有放过这几个人的意思。

    这四个人和他之间虽然连认识都不认识,双方都是第一次见面,但既然他们的门派和军方交好,又让他们参与到了这件事情了,那不管无辜不无辜,王越当然也都没有轻易放过他们的道理。

    换句话说,这些人其实也是来杀他的。如果不是他的功夫够高,那反过来,他们在帮助军方的同时,想当然的也肯定不会对王越有任何的怜悯之心。

    所以,这时候,当王越这一句话说完的时候,对面那四个人的神态似乎也变得平静了不少,或者是已经想开了,或者他们在惊慌之后,还是选择了相信自己。

    总之,他们四个人凑在一起的同时,也在慢慢的向后退着。

    十几米外就是军情局的三位教官,他们相信只要自己再靠近一些,等到自己一方的人赶过来,王越对他们的威胁就会降低到最低。—————————————————-

    (书网)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