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九章 做错了事,就要受罚


本站公告

    第三百四十九章做错了事,就要受罚

    西方的教会在一般人眼中,现在虽然已经成了一种精神上的象征,再也不复从前的辉煌荣光,但实际上,教会在西方的力量哪怕随着时代的变迁,有所衰落,可千百年的底蕴之下,即便是在现在仍旧是强大的可怕。

    尤其是在一些老牌贵族们的圈子里,对于教会的力量,仍旧是谈之色变,不说招惹,就是平日里连接触一下都是小心翼翼的。

    而以安妮的身份和地位,她知道的自然更多,也正因为如此,她才会在王越出发前,给他点明了劳伦斯,阿德和戴步齐那三个所谓军情局格斗教官的真实身份,为的也是让王越心里有个数儿,不要招惹的太狠了

    可现在,事实上却是王越不但把人家招惹的够狠,甚至连人家的命都折在了他的手里。对于这种结果,熟知王越脾性的安妮即便是事先已经有所预料,但真的听到这个消息时却仍旧是心里忍不住狠狠的一跳。

    因为,实在没有人比她更清楚那三个人的来历和底细了。

    出身教会,从小被精心培养出来的守护骑士,这三个人里任意一个,都有着近乎于大师级格斗高手的功夫,而他们能被教会委以重任,被派驻在军方居中联络,就更加说明了他们本身的优秀和出类拔萃……。

    但,就是这样三个人,现在却都被王越一个接着一个的活活给打死了

    深知其中于系巨大,试问,安妮能不觉得头疼?

    不过,面对着安妮尚还有些忧愤中的眼神,王越却显得一点儿都不在乎,只是微微笑了下,就把目光投到了自己的身上。

    死者已矣,再说什么都没用,况且王越从中得利巨大,只是这三个教会骑士死后给他带来的精神力量,就已经让剑器青莲的第三片莲花花瓣几乎充足了能量,如果不是现在人多眼杂,只怕他早已回神内视,把精神沉浸其中,进行第三次的身体改造了。

    只是这么一来,明显的又让安妮收尾的麻烦更大了一些,所以“心虚”之余,王越对于安妮的“抱怨”也不作声,只报以微微一笑,便把注意力放在了自己身上的伤口上。之前一番乱斗,他身上不管是衣服,裤子还是鞋子,几乎都已经破烂炸裂,几处伤口虽然流血不多,只是皮里肉外,几乎都是枪伤,有几处甚至还镶着子弹,伤口被肌肉紧紧夹着,里面似乎还有破碎的弹片。

    稍一用力,就是猛地一疼。

    当下一皱眉,伸手把前胸腰肋下方的两颗子弹随手拔下来,紧跟着肌肉一转,立刻就从剩下几处伤口中蠕动着挤出一块接着一块的黄铜碎片。

    这些弹片都是以铜和铅为主的合金铸造,质沉而脆,很容易在人体内和骨骼相撞时炸裂成无数的碎片,就算有高明的大夫开刀清理,但弹片上自带的毒素也会慢慢的侵染人体内部的组织,阻碍伤口愈合,时间一长就会化脓感染。

    过去几次战争里,之所以会死那么多人,其实大多数也都是因为这种伤势救治不及,后来感染死的,真正在战场上被一枪毙命的反倒是少数。

    也只有王越这种体质强度,可以短时间内不怕狙击**的狙击,就连子弹打在身上最柔软的肋下,也不过是入肉三分而已。至于那些碎在肉里的弹片,更是只凭借附近肌肉的挤压和蠕动,就轻易排出体外,只凭这一手就足以⊥这世上最高明的外科医生瞠目结舌了。

    不过,经此一战后,王越身外的伤虽然只是皮肉小伤,但除此之外,身体内部的伤势却要严重的多。现在虽然还不觉得什么,只偶尔有些酸痛的感觉,但偶一用力,不自觉间内脏就有种撕扯般的隐痛,显然是已经震荡五脏,伤及内部脏器了。

    还有最主要的就是他此时的体力已经消耗大半,精神萎靡,似乎将精神力量和格斗招式融合在一起的打法,对于精神和体力的消耗也比他想象中的要大许多。

    以至于,连场大战下来,他自己都觉得体内空虚,而这种感觉若是放在从前几乎是不可能有的

    由此一来,王越隐隐有些感觉,自己原来对于精神和格斗的理解,应该是有些想当然的流于表面了。这个世界的力量体系,显然是由它自己的发展规律的。他只凭自己的理解和想象,推断出来的那些东西,虽然不能说错,但明显也不是全对……。

    至少,他现在接触的力量层次还算不上这个世界最顶尖的,哪怕是如同苏明秋这样的东方武道大高手,他现在也只不过是刚刚摸到了一点儿这种力量的边儿,对于精神和武术之间的融合,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说到底,还是他没有一个系统的学习过程。功夫再厉害,再霸道,多半还是仰仗了体内的剑器青莲,并不是他一点一点自己练出来的,所以自然就少了那种脚踏实地的领悟和理解

    “看来以后要注意这一块了……依仗外物固然可以勇猛精进,但功夫不到,领悟不够,那也只是相当于拔苗助长。以后真要碰到了绝顶高手,只怕这就会成为我身上最大的破绽了”

    王越一边处理身上的伤口,一边心有所思,所及身上肌肉换换缩小,恢复原状,又接过安妮早就让人准备好的一套衣裤穿上,虽然不太合身,但总比这样乞丐也似的走出去好。

    最后又看了眼前面的训练室,王越这才微微的松了口气,彻底把紧绷的状态放松了下来。

    劳伦斯那三个教会骑士绝对是和他一个层次的高手,否则一般人根本打不动他,更别说震荡内腑让他受伤。要不是王越的身体实在是太强横了,力大无穷,还有精神力笼罩四方,可以作为自身格斗最有效的补充,不要说是三个人车轮战,就是一对一,他能最后活下来也要看运气。

    教会的守护骑士都有秘传的格斗技,因材施教,各有不同,再加上心无旁骛,虔诚信仰,也让他们的实战能力比外面同级别的高手更加厉害。哪怕是面对全力以赴的王越,爆发的时候也能够轻易破开他身体的防御。

    而且,要不是他们一上来,就看轻了王越,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以至于失去了三人联手的机会,估计这一战,王越就算能活下来,后面也绝对逃不过兰帕德的狙击和安德烈的杀手。

    “这次算是出了一口恶气……,不过也是彻底和军方翻脸了,还有黑天学社以及罗德里格斯那个老家伙。他的女儿被我教训丨了一顿,虽然留了一条命,但他却肯定不会领情接下来难免就要是一场恶战……,这样我也要尽快找机会看看那第三片花瓣里到底蕴含着什么力量了?”

    王越大致的估量了一下自己因为这次挑战,招惹的对手到底有多难缠。军方虽然势大,但现在有安妮在前面顶着,短时间内倒也不怕有太大的变化,相比之下倒是黑天学社让他更加忌惮一些。

    一来,因为安德烈-舍普琴科的死,这一家势必就会更加仇视自己,日后用什么手段,怎么报复都是题中应有之意。而在这其中,又尤以罗德里格斯那个老家伙最是难缠,不说他这人原本就杀伐狠辣,不怎么讲究身份,直说这人今天在离开的时候,去向就始终成谜。

    哪怕是因为有阿道夫先生的那一封电报在先,给了他以极大的震慑,可现在他有了缇雅这个借口之后,王越几乎都不用多想,就也能肯定这位黑天学社的剑术大师,一定是不会放过自己的。

    而军方和黑天学社这些人勾结在一起,对自己又是狙击围杀,又是调派高手坐镇,最后还请来罗德里格斯来为难自己,唯一的目的无非也就是让自己不能参加最后的决赛。只是现在,一切似乎都倒了过来,这两家一下子吃了这么大的一个亏,以后不管怎么办,双方之间都也成了死敌。

    就算一直有安妮在中间斡旋,恐怕也不是长久之计。

    “为今之计,还是要先离开这里再说……。”王越心中越想,就越觉得可笑,“来的时候只怕谁也没想到最后我还能活着走出一号营地吧不过,越是出人意料的事就越容易引起背后那些人心中的愤怒,越是觉得胜券在握,到时候失败的打击才会越大,就是不知道当那位古德里安将军听到这个消息后,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呢?”

    “是恼羞成怒,悍然出兵来抓我?还是,间接驱使黑天学社排出高手来杀我?但不管怎么样,总有一天我会去找你算账的。”

    王越的心思从来都够狠,虽然怕麻烦,但麻烦真要自己找上门了,却也绝不会有半步的退缩。古德里安将军虽然是这个国家的百战老将,手握一方重兵,在军方中有极高的威望,但这些都不是王越放过他的理由

    不管将军还是普通老百姓,对王越来说事实上也没有本质的区别。

    做错了事,就要受罚—————————————————-

    (书网)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