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1章 说走就走了


本站公告

    第四百七十八章说走就走了

    三百米的距离,那是什么概念?

    也许一般人不会觉得这有多远,觉得普通人里那些优秀的运动员还能把沉重的标枪投出去百十米呢,更何况是这世界上体力远超正常人类的格斗高手们!但只有身临其境的人才明白,当一个人把手里的重物瞬间扔出三百米外时,那究竟是何等可怕的一种爆发力!!

    尤其是在王越这样的人手里,那一颗小小的石头,这时候真的就好像是一发出膛的炮弹一样,不但在速度上毫不逊色,而且杀伤力和精准程度也让所有人为之咋舌。

    保罗的尸体直直的向前飞出三四米外,然后扑通一声,跌落尘埃,血如泉涌,一下就没了呼吸!!

    连带着,四面八方的巨大枪声也随之一顿!

    这些狙击手一个个的目力惊人,瞄准镜中看的比谁都清楚,强烈的震撼再一次如同潮水一般反复冲击着他们的心灵。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想象得到,王越竟然可以通过这样一种方法杀人。

    远在三百米外,只通过自身肌肉的力量,就活活击杀了他们中最出色的一个同伴!如果这不是亲眼目睹,他们甚至连相信都不会相信。

    而王越所做的这一切,明显也是心()中早有计较,一开始就打上了那三个金属圆筒的主意。

    沙林毒气尽管十分可怕,但现在对王越却没有任何作用,被精神力量包裹了全身的他就好像是穿了密封防护服的生化战士一样。

    这东西虽然是对方拿来对付他的,可现在却剧情反转成了他突围反击的有力武器。

    “保罗!”

    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同伴在面前死去,另一个方向上,性子火爆的莱恩,猛地一扬头,哀嚎的怒吼通过耳机穿进了所有狙击手的耳朵里。

    随后,枪声再次响起。

    一道道火光,从四面八方同时轰进了沸腾的烟雾中,顿时打的王越藏身之处,碎石乱飞,硝烟弥漫。

    王越一伸手,打飞了面前一片乱石,眼神里光绿油油的像是黑夜里一头游走在森林边缘饿极了的狼。这些人和死掉的那个保罗都是多年的战友同袍,生死的交情,眼见着他被王越一块石头砸的胸口通透,死无全尸,不疯才怪呢!

    而这,恰恰也正是王越想要的效果,“看你们还能怎么忍?等乱起来,先杀你个人仰马翻。”

    这几个狙击手,枪法一个比一个厉害,且最能隐忍,如果不能把他们心中的怒火彻底挑起来,自乱阵脚,那对王越的下一步行动显然就是个最大的威胁。

    所以,王越在杀掉一个保罗之后,紧跟着就又是就地一滚,贴地一个横扫,土石飞扬中,咔嚓一响,另外一个银白色的金属圆筒,就被他一脚踢上了半空,流星也似朝着莱恩的方向就飞了过去。

    结果,这一次环顾四方的狙击手们却已经有了防备,王越这依葫芦画瓢的一击,刚把金属圆筒踢出一百多米,下一刻砰的一声枪响,就有人迅速掉转枪口凌空打爆了这个金属圆筒。

    但这么一来,错有错着,圆筒中残存的毒液立刻被打的漫天飞舞,无数浑浊的液滴,雨点般的砸落在下面正向后撤退的血鲨战士头上。

    一时间,群情激奋,人群呼啦一声散开。

    这些人虽然人人都戴了防毒面具,但沙林毒气的液体在快速挥发后,却是可以通过皮肤毛孔和粘膜进行感染的。半空里掉下来的这个圆筒,几乎与就等于天降横祸,一下就让这些人成了“无辜的受害者”。

    与此同时,这边的王越也是身形不停,脚下连踩三步,一脚横飞,第三个金属圆筒就又被他踢到了另外一个方向。

    顿时,现场一片混乱。

    四溢的毒气,以常人无法想象的速度扩散着,很快就开始有人剧烈的咳嗽起来,皮肤红肿,呼吸困难。甚至就连远处的那些流派高手们,也因此而慌张起来。

    他们的功夫虽然都不错,但到底不是军人,没有纪律,一见到现场毒气四溢的景象,立刻一个个也不管罗德里格斯怎么约束,只是掉头就跑,上百人蜂拥而至顿时和入口处把守的大批军人起了严重的冲突。

    集训的决赛虽然刚刚结束没有多长时间,但在场的流派该走的其实也都走的差不多了,剩下的这一百多人大多也都是站在黑天学社这边,亲近军方的人。原本都是听从罗德里格斯这位大剑师的指派,就等王越那那边万一一冲出来,马上就上去配合温莎的人进行围攻。

    但现在,现场乱成一团糟,谁也没想到军方为了对付王越居然连沙林毒气弹这样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都给用出来了,更没人能够想到最后这一下,竟然又发生了这样的变故。

    毒气迅速扩散,眼看着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要把整个空间都笼罩了……。

    “该死的,这些家伙都是格斗高手,又都是友军,我们的兵在不能开枪的情况下,根本就挡不住他们的冲击!通讯员,赶快给我向费-加隆上校请示。”

    惊慌的人群在混乱开始的一刹那,奉命把守入口处的一个上尉军官立刻就发觉了不妙,眼见着面十几个战成一排的血煞战士,只是一个照面就被几个流派高手轻而易举的推开,然后不得不把枪口对准这些人进行对峙的时候,他整个人的心也都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难道那些该死的参谋在制定计划的时候,就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一种可能发生么?天啊,那可是毒气弹……”

    古德里安这次调动军队,对王越进行围剿,可谓家底进出,但凡在坎大哈军港进行休整的血鲨战士几乎倾巢而出,动用人员上千,但安排在这里的却只有二十个小队,有二百六七十人。其中就将近有一百多人守在这个唯一的出入口处,单论人手倒是正好和那些亲近军方的流派中人相差仿佛。

    只是大家现在既然是友军,同站在一条船上,血鲨部队的人就也不能像对待以前的敌人一样,碰到这种事情马上就开枪射击。于是这么一来,双方之间的力量对比就很快的分出了层次。

    至少这些能在这里参加集训的流派中人,一个个都是名副其实的格斗高手,不但体力充沛,而且技巧过人,个人的武力值远超血鲨的特种兵。尤其是在对方一时间还不知道可不可以开枪的这种时候,稍一犹豫,最外面一层防线就被汹涌的人流瞬间冲破了。

    但此时此刻,那些血鲨战士暂时所能做的就只能是持械威慑,几十号人枪口一致对外,大声呵斥着不让对面的人继续前进。

    与此同时,前方混乱的军队也开始迅速整顿后退。只不过这些军人听命行事,进退有度,除了刚刚一开始被毒气惊吓,有些慌乱外,随着人群中的几声大喝,立刻便也平静下来,随后一个个小队汇聚在一起,撤退的十分有序。也和后面乱成一锅粥似的流派中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出身于北方四省各个流派的高手,虽然年纪和这些血鲨战士都差不多少,更精通搏杀的技巧,但在团结协作,彼此配合,以及快速反应和打击上却根本无法和真正的军队相比。

    历代以来的格斗流派,因为掌握着强大的武力,所以向来都十分受到当权的政府忌讳,尤其是过去的几百年间,由此而引发的冲突更是层出不绝。因此真正能够传承到现代的流派,要么是本能的远离军队,要么就是刻意交好,但却绝对没有一家再敢让自己的学员在学习格斗术的同时进行相关的军事化训练的。

    因为个人的武力再强大,也不过是一盘散沙,怎比得上正规军的令行禁止,团结铁血。

    是以,在这短短的几分钟混乱里,血鲨战士受到毒气伤害的人随人也有十几二十多个,但却多是因为一瞬间的惊慌失措,耽误了时间而被毒气从皮肤黏膜伤害到的。

    不过,沙林毒气虽然威力巨大,且恶毒无比,但深陷其中的这些战士却也各个都是经验丰富,上过战场,神经强大的军中精锐。遇到这种突发事件,也有一整套的应对流程。所以,短短几分钟后,这些人就有条不紊的冲出了毒气笼罩的区域。连带受伤的那十几个同僚也一起被拖了出来,竟是连一个人都没有当场死掉。

    而同一时间,王越也已经在十几秒内,借着这一场混乱,纵观了全局,目光所过之处,一个个的将那些对他威胁最大的狙击手给找了出来。眼见到整个场地的人都不由自主的乱了起来,入口处的已经汇集了大量的人群。

    等待已久的机会,终于出现在眼前!

    吼!

    王越的喉咙里面突然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咆哮。气沉丹田,吐气开声,直震得四下里烟尘激荡,如被风卷,就好像在一口深不见底的井口下面猛地传来了一声如同牛吼般的蛙鸣。声音虽然低沉,但却穿透力极强,莫名之间,震撼人心。

    苏门六合拳中,从来不立文字,只代代口口相传的“金蝉锁气法”。也是唐国道家老母宫一脉,调息炼气,从而达到长生久视的无上法门!

    下一刻,他身形一挺,一个进步,眨眼时间,就在原地绞起无数的沙石尘土,劲风一催,恍如黄龙,再看时,尽管头顶上的照明弹,此起彼伏,不断爆开,但王越整个人的身影却已经彻底消失在了所有狙击手的瞄准镜中。

    不管从哪个方向,四溢飞扬的尘土就好像是沙尘暴一样,遮蔽了所有人的视线!

    然后,王越脊背一扭,双足分踏,前后开合,再一步踏出去,顿时声如霹雳,崩拳如箭。

    一拳就将他面前的一块巨大青石,打的凌空飞起,刹那间便砸出一百几十米外,将一个血鲨战士的上半身轰的粉碎。而后,这大石也应声而裂,脑袋大的几块碎石,四下乱飞,转眼间就把周围的几个人砸的骨断筋折,狂吐鲜血。

    王越这发力一崩,用的同样是当初击打温莎时的“连环崩”运劲,但蓄势待发之下,力道爆发的更为猛烈,一两百斤的一块巨石竟然被他生生砸出去一百多米,而且速度快如雷霆。轰在人身上就好像被炮弹炸到了一样,登时四分五裂。就连碎石飞射也仿佛战场上的弹片乱飞,沾到了就伤,挨着了就死,一块石头的杀伤力竟然足以波及方圆十几米,威力简直大的恐怖。

    而在瞬间隔空轰死轰伤这一群人后,王越也并不停歇,只脚下接连踩动,吐气如雷,砰!砰!砰!砰!竟然又是连着六记崩拳发力,连环击出。

    刹那间,烟尘弥漫的中心区域,就仿佛是有什么东西突然爆炸了一样,六块巨石,势如连珠一般飞将出来,破空之声,呜呜厉啸,却是四面开花,一下就把刚刚好不容易冲出了毒气笼罩区域的那些血鲨战士的队形,整个打烂了。

    一时间,巨响连天爆裂,密集的人群就像是被保龄球快速突进撞翻击倒的球瓶一样。数不清的人体残肢,被瞬间抛上半空,人仰马翻中,血肉飞溅,碎石如雨溅射,咻咻咻,好似子弹出膛。

    眨眼过后,地面上就凭空多出来了几条完全由人类血肉铺就的通道!!

    而这一下,就紧紧跟在毒气蔓延之后,攻击之猛烈直如九天霹雳,雷霆横飞。一百多号全副武装的精锐特种兵,转眼间就被打的七零八落,死伤无数,伤亡之巨大就像是刚刚经历了一场真正的战争。

    “我的天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直隐藏在远处黑暗阴影中的费-加隆,眼睁睁的看着面前发生的一切,一双眼睛瞬间充血凸起,面色狰狞的好像刚从地狱里爬出来的魔鬼。这一切的变化虽然就只是在一眨眼的功夫,但对他这位现场指挥官来说,却如同刚刚经历了一场无比可怕的噩梦一样。

    而且,他也根本不明白,事情到底是怎么发展到现在的!明明三颗沙林毒气弹已经顺利发射到了正确的位置,也亲眼看到了目标被毒气所覆盖,按照正常情况下,不应该是事情到此就要划上圆满的句号了吗?

    一个人类,又怎么可能在这样封闭的空间里抵御住这样浓度的毒气侵蚀呢?

    ………………?

    还有那刚刚炮弹一样轰在人群中间的那些大石头,又是怎么一回事?

    身经百战的费-加隆,惊愕的失声大叫着,整个人的脸上青筋暴露,浑身乱颤。

    就在这时,好像是这一幕惨状生发出的杀气已经引起了冥冥中某些存在的关注,空旷的场地中也不知道从哪里就卷起了一阵恶风,顿时吹动了尘烟毒气,弥漫在了整个空间,但也同时让原本几乎密不透风的中心区域显露出了一片残垣断壁。

    “哎呀,不好!目标不见了……。”

    还是那些狙击手的精神冷酷,时刻观察四周,大风刚一席卷而过,立刻就有人在专用频道中发出一声惊呼,“莱恩,小心,目标正朝你的方向冲过去……,但他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我瞄准不了,我瞄准不了……。”

    急切的呼叫声中,紧跟着又夹杂着几声巨大的枪声轰鸣,然后再所有狙击手的瞄准镜里就赫然发现了王越的身影,竟是无声无息间,已经穿过那一片尘土飞扬的地带,迅速的靠近了“莱恩”所在的方位。

    而他的速度是如此之快,以至于竟然逃过了他们十几个人的目光交叉封锁。等到再发现时,人便已经距离莱恩藏身之处,不足百米了!

    然后,十几个人同时扣动扳机,意图在这最后的关头阻止他的前进,但这时候王越身形连闪,啪啪又是连着三步飞踏而出,一百米的距离,竟然只是几个呼吸的功夫就被他一扑而至。紧跟着纵身一跃,手脚并用,人就像是一只巨大的猿猴,就那么直上直下的攀援如飞,一个跟头就跳上了莱恩藏身的狭小平台。

    结果,莱恩的反应也很快,蜷缩的身子就好像是一头猛然窜起来的大型猫科动物,在王越纵身跳上平台的一瞬间,他猛地纵身起来,巨大的狙击步枪朝前一刺,竟是当成了刺刀来拼。同时肋下夹住枪托,手指猛扣扳机,就要在近距离内把枪膛里的子弹轰进王越的胸膛。

    但是,就在他身形一动,朝前迅速扑出来的一刹那,王越人在半空猛地一扬手,一把碎石就劈头盖脸的打在了他的身上,颗颗好似子弹,顿时把莱恩整个身体打穿打烂的像是个漏水的皮袋。

    这一把石头,都是王越刚才在攀爬石壁的时候,顺手一把抓下来的,大小如同弹珠。随手一扔就是甩手箭的重手法,短距离内杀伤力惊人,委实也不比普通的手枪弹差多少。

    “哈哈,我就知道你们这里有猫腻,怪不得当初找你们没找到,原来都是躲在通风口里了!”

    王越一落地,脚尖一挑就把莱恩的尸体,踢下了平台,然后就看到之前在他藏身的地方露出来一个合抱粗的大洞。顿时就知道,这里面必然就是这处空间的通风管道!

    军方的这个基地原本就是秘密建立在群山环绕中的,附近几处山腹都被挖空固定,当成了储存战略物资的仓库,为了防潮透气,这地方当然就必须修建有专门的通风管道了。之前,王越改变行藏,以精神力幻术遮掩自己,在这里四处游荡时,就曾经废了不少功夫找这些管道。

    但可惜的是,当时也许是为了保密,所有的通风管道都被封闭了,王越又不熟悉这里的空间规划和布置,所以也就一无所获。而且他当时也非常奇怪,古德里安手下的这些狙击手到底去哪了?

    结果没想到,这些人竟然是就藏在通风管道里,并且直到要对他进行抓捕时,才从里面钻出来,差点就打了他个措手不及!!

    王越只觉得心中一喜,顿时就觉得满天云彩皆散,哈哈一笑间,他的身子陡的往下又是一缩,刺溜一声,灵蛇入洞般钻进通风管道,紧接着几颗子弹打在他曾经站立的地方。

    砰砰,碎石飞溅!

    紧接着!远处的人群中,温莎的奔跑如飞,几个起落就到了一侧的石壁下方,然后就看到王越的身影快速消失在管道中,她也连忙攀上平台,刚把身子朝前一探……。

    轰隆隆!

    霎时间,乱石如泥流飞泻而下,一下就把整个通道堵了个严严实实。原来王越这一冲入通风口后,立刻双手双脚交替踩踏两侧的石壁,双手如钩抓抠,整个人在人腰粗的孔穴中快速向上的同时,也没忘了脚踢手震,将所过之处的岩壁纷纷破裂开来,堵住身后的通道。

    这么一来,自是当即就断了对方的追杀!

    温莎身子向后猛地一退,只觉得胸口一疼,顿时又从嘴角流出血来,再看向眼前犹自倾斜而下的山石时不由恨得一阵咬牙切齿。

    耳边依稀还传来王越哈哈大笑的回响,“好走不送,咱们日后再见。”

    王越的声音透过岩石间的缝隙传入温莎的耳中,随后就渐行渐远,很快的便渺无声息,再也没有一丝动静。

    “马上通知古德里安将军,目标已经从通风口逃出。通知各分队严加封锁,搜查行藏,一定不能让这个人再跑了。”温莎听到王越临走前留下来的这句话,顿时也明白,这是对方在表明他的态度,只要今天不死,事后一定会报复回来了!

    顷刻间,她的声音传遍整个空间,脸色变得阴沉似水。同时心里怒火中烧间,蓦地就泛起了一股浓浓的苦涩之意:“没想到安排下了这么大的阵仗,还是被他给跑出去了,这家伙要是不死,只怕以后对我也真是个天大的麻烦了。”

    温莎站在平台上,静静的站了好一会儿后这才跳下地面,一挥手招呼了自己的两个手下,急急忙忙的奔了出去。至于这里的烂摊子,那则是古德里安自己的事情,和她无关!——

    一个跟头就跳上了莱恩藏身的狭小平台。

    结果,莱恩的反应也很快,蜷缩的身子就好像是一头猛然窜起来的大型猫科动物,在王越纵身跳上平台的一瞬间,他猛地纵身起来,巨大的狙击步枪朝前一刺,竟是当成了刺刀来拼。同时肋下夹住枪托,手指猛扣扳机,就要在近距离内把枪膛里的子弹轰进王越的胸膛。

    但是,就在他身形一动,朝前迅速扑出来的一刹那,王越人在半空猛地一扬手,一把碎石就劈头盖脸的打在了他的身上,颗颗好似子弹,顿时把莱恩整个身体打穿打烂的像是个漏水的皮袋。

    这一把石头,都是王越刚才在攀爬石壁的时候,顺手一把抓下来的,大小如同弹珠。随手一扔就是甩手箭的重手法,短距离内杀伤力惊人,委实也不比普通的手枪弹差多少。

    “哈哈,我就知道你们这里有猫腻,怪不得当初找你们没找到,原来都是躲在通风口里了!”

    王越一落地,脚尖一挑就把莱恩的尸体,踢下了平台,然后就看到之前在他藏身的地方露出来一个合抱粗的大洞。顿时就知道,这里面必然就是这处空间的通风管道!

    军方的这个基地原本就是秘密建立在群山环绕中的,附近几处山腹都被挖空固定,当成了储存战略物资的仓库,为了防潮透气,这地方当然就必须修建有专门的通风管道了。之前,王越改变行藏,以精神力幻术遮掩自己,在这里四处游荡时,就曾经废了不少功夫找这些管道。

    但可惜的是,当时也许是为了保密,所有的通风管道都被封闭了,王越又不熟悉这里的空间规划和布置,所以也就一无所获。而且他当时也非常奇怪,古德里安手下的这些狙击手到底去哪了?

    结果没想到,这些人竟然是就藏在通风管道里,并且直到要对他进行抓捕时,才从里面钻出来,差点就打了他个措手不及!!

    王越只觉得心中一喜,顿时就觉得满天云彩皆散,哈哈一笑间,他的身子陡的往下又是一缩,刺溜一声,灵蛇入洞般钻进通风管道,紧接着几颗子弹打在他曾经站立的地方。

    砰砰,碎石飞溅!

    紧接着!远处的人群中,温莎的奔跑如飞,几个起落就到了一侧的石壁下方,然后就看到王越的身影快速消失在管道中,她也连忙攀上平台,刚把身子朝前一探……。

    轰隆隆!

    霎时间,乱石如泥流飞泻而下,一下就把整个通道堵了个严严实实。原来王越这一冲入通风口后,立刻双手双脚交替踩踏两侧的石壁,双手如钩抓抠,整个人在人腰粗的孔穴中快速向上的同时,也没忘了脚踢手震,将所过之处的岩壁纷纷破裂开来,堵住身后的通道。

    这么一来,自是当即就断了对方的追杀!

    温莎身子向后猛地一退,只觉得胸口一疼,顿时又从嘴角流出血来,再看向眼前犹自倾斜而下的山石时不由恨得一阵咬牙切齿。

    耳边依稀还传来王越哈哈大笑的回响,“好走不送,咱们日后再见。”

    王越的声音透过岩石间的缝隙传入温莎的耳中,随后就渐行渐远,很快的便渺无声息,再也没有一丝动静。

    “马上通知古德里安将军,目标已经从通风口逃出。通知各分队严加封锁,搜查行藏,一定不能让这个人再跑了。”温莎听到王越临走前留下来的这句话,顿时也明白,这是对方在表明他的态度,只要今天不死,事后一定会报复回来了!

    顷刻间,她的声音传遍整个空间,脸色变得阴沉似水。同时心里怒火中烧间,蓦地就泛起了一股浓浓的苦涩之意:“没想到安排下了这么大的阵仗,还是被他给跑出去了,这家伙要是不死,只怕以后对我也真是个天大的麻烦了。”

    温莎站在平台上,静静的站了好一会儿后这才跳下地面,一挥手招呼了自己的两个手下,急急忙忙的奔了出去。至于这里的烂摊子,那则是古德里安自己的事情,和她无关!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