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2章 拳意入骨


本站公告

    第五百零九章拳意入骨

    王越摇摇头:“我的拳法和七叔你不是一个路子,练得再久,也不会有你那种原汁原味的感觉。【【,您觉得我进步快,那是最近要杀我的人都是高手,逼得我不得不进步,而且我要猜的没错,罗德里格斯那个老家伙就是你给打进医院去的吧?这个人的剑术很厉害,就算现在我和他交手,也许能杀了他,但最后肯定也是个两败俱伤的局面。”

    “不过,最近我的确也有点心得,想让七叔你帮着我品鉴一下。”

    说话之间,王越也不推辞,脚下朝前迈出一步,转过身来就拉出了个三七步的架子,然后目光一整,后脚蹬地,拳出口出,崩崩便打了两拳。

    但他这两拳,明明只是随手而为,看起来也并没有太过发力,一点儿也没有从前他练拳时刚猛的气势,但偏偏面前的空气被他这一打,登时就被震得荡起一层层肉眼可见的白色气浪,应手而发,宛如水面上泛起的一道白痕,刹那间便远及数尺开外。

    然后才紧跟着,发出砰砰两声大响,于无声处听惊雷!

    苏明秋一看到王越摆出架子,轻描淡写间就“举重若轻”,直打的虚空震荡,不由眼前顿时一亮。

    虽然早就看出来,王越的拳法进展神速,最近已经练到了换血的上乘境界,但看出来是看出来,真要看到这王越一伸手时表现出来的气息,饶是苏明秋心里已经有了一些准备,却也仍旧让他是再次吃了一惊!

    “举重若轻。发之似不甚用力,而力已透十分!刚虽刚矣,却又不失其柔,就好像是大匠运锤,生生把一块铁锤成了百炼精钢,你这两记崩拳,借身发力,和从前比起来,不但更加刚猛了,而且内蕴阴柔,所以同样一分力现在却能打出足足三分的效果来。厉害,真的很厉害!果然是让又我大吃一惊!!”

    苏明秋把外衣脱下来,拽下脖子上的领带,一边看,一边细细的品味着王越拳法里的味道,眼中一亮过后,立刻就也通过这两拳,大致摸清了现在王越功夫的境界。

    “口为呼吸之门户,舌为一身之总枢,口吸五气入内,则五脏兴焉,为养生之本,吸月窟以养真阴。”王越随手打了两拳之后,似乎突然间也是心有所感,“南洋的那个安布罗,一身的功夫都是出自蛇灵道中秘传的大蟒气,他虽然死了,但和他交手之后对我的启发却很大。尤其是这一句‘吸月窟以养真阴’实在是点明要旨让人茅塞顿开,我从前练拳站桩的时候,以为金蟾在腹,吞吐之间只要锁住了一口气,就能内练丹田力,再以腰胯为核心,上通脊椎,牵连八方,将四肢百骸,全身上下都形成一个整体。如此一来,举手投足间自有无穷大力,可以生生不息。”

    “但事实上,这用在我的身上,却并不完全正确。我认为拳经中说的金蟾本身就是代指真阴真阳上下相交循还不息。譬如我现在换血洗髓,一口气吞入腹中,脏腑一动,气息入血瞬间就变得炽热无比,再丝丝渗透到骨头里面去,感觉就像是骨髓里有一把火在来回上下的不断燃烧一样。也只有这样,才能如同小火慢炖,把力量一点一点的渗入到骨髓深处,慢慢改变身体的本质。”

    “你这么说,也对。金蟾锁气法原本就是道家中的内炼丹法,是古代老母宫那些道士真人追求长生久视一点一点摸索出来的法门。不过,丹法这东西在实战中并不能完全适用于我们的拳法,所以后世以来,练气术在演变的过程中就被有意识的抛弃了大部分丹法的内容,使之可以与武道相合。不然练气和练拳那完全是两回事,硬要合二为一,练来练去十个有九个都要走火入魔,下场不死也残。”

    苏明秋对王越的这种说法,似乎感到很新奇,但慢慢的咀嚼了几分钟后,却也忍不住连连点头。他的内家拳原本就是已经练到了家传功夫的最上乘地步,数十年如一日的练习参悟之下,王越的这点门道对他来讲自然也是一点即通。没有丝毫难处。

    “看来你昨天那一战,收获真是不小啊!而且你不觉得‘吸月窟以养真阴’这句话和咱们金蟾锁气法中的那句‘金蟾本是月中精’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么?南洋蛇灵道在早的时候其实就是从唐国罗教中的一支,只是后来流落海外,成了吕宋岛上那些土著信奉的邪教,不过这一派秘传的大蟒气却是真正的道家嫡传,你能通过和安布罗的一次交手,就领悟到这些东西,并将其融入到自己的拳法中。这种程度的触类旁通,简直不可思议。”

    “金蟾本是月中精,一息相通倍有情,气候圆时吞入腹,明珠一粒落黄庭?”

    王越听到苏明秋这么一说,神情不由也是一愣,随即立刻就想起来在“金蟾锁气法”中的确是有这么几句,像诗不是诗,当时读起来似是而非,令他不甚明了的语句。

    就如同苏明秋刚才说的一样,练气术这东西其实都是古代道士修身养性的内丹术,里面的很多经文虽然说的是头头是道,但却大多以专门的术语和俚语书写,不是得到真传,一般人就是天天拿在手里看到死,也弄不明白里面的关键。如果再不管不问,只一意傻练下去,那对自身体内的气血搬运却是处处凶险无比,稍有不慎,就会败坏心血,走火入魔。

    当时,王越在和苏明秋练拳时,对这几句话也曾问过苏明秋,但苏明秋的意思很简单,他的功夫刚入门,对这些东西短时间内是不必理会的。

    但他没想到,两人不过刚分开几天,王越自己就把功夫练到了换血入髓的上乘境界。而且更是通过和安布罗的一次交手,转过头便触类旁通,一下悟出了拳法中的阴阳之妙和刚柔之理。

    “果然道理都是一样的,不管是金蟾锁气,还是天蛇吐息,本质都在阴阳和合和对气血的拿捏上。”王越站在原地呐呐自语,越想眼睛越亮。

    而苏明秋这时候听到王越的话,心里也是一阵感慨。只觉得王越这个人简直就是个不能以常理视之的“怪物”,悟性之高,实在叫人心生骇然。一句拳理,之前还是一头雾水,现在就只被自己稍稍提了提,马上就一通百通了……。

    “看来,这小子的拳法也已经到了悟大于练的阶段了,只要假以时日,如此这般下去,自是不难登临此道巅峰。说不定我苏家的拳法,到最后也要靠他来发扬光大!”

    苏明秋心里想着,也不说话,然后就看到王越在场中忽然一抬头,又前后踱了两步,突然就摆出架子,猛地一吸气!

    嘶!!!!!!!!嘶嘶!!!!!!!!!!!

    这一口气直吸得宛如象呐长嘶,不但声音清越,又响又亮,让十几步外的苏明秋听到了一声气流呼啸般的响声,而且吸气声只一入耳便绵绵不绝,生生不息,给人以一种面前空气顿成真空,眼前不由为之一黑的感觉。

    与此同时,正在一旁紧盯着王越的苏明秋,却在这时把两眼一眯,只用瞳孔中透出的一线精光却看这时的王越。清越而嘹亮的吸气声,搅动四方,王越身子才是一动,吞吐之间落在苏明秋的“眼睛”里,映入心中,呈现在他心意当中的却又是一副和眼前完全不同的两种景象。

    这个世界的内家高手,熔炼心意,目光如针,虽然并不明了精神力量的真正意义,但在运用上却是别出蹊径,另有一功。就好像这时候的苏明秋,不以正常人的视觉去看王越,而以心意入神,看似瞳孔冒出一线精光,实际上却是在全心全意的拿自己的心神去感受来自于王越此时散发出来的拳意。

    于是,就在这一刻,苏明秋分明就看到,面前的一片虚空中,一条巨大的蟒蛇正从王越的身体中腾跃而起,好似一条脊柱化作了龙蛇飞天,虚无的空气也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凝聚成通天的蛇山。随着那一声经久不息的吸气声持续灌入耳膜,那巨蟒也不断向上探出身子,口中蛇信吞吐,嘶嘶轰鸣,只一吸之下顿时就吸得整个天空,大气如卷,天昏地暗。甚至就连头顶上的太阳都似乎在大白天里变成了一轮明月,周遭星辰寥落,寂寞清冷!

    这就是此时,属于王越的拳意。天蛇吐息!

    然则,就在这时候,突然一声蛙鸣好似牛吼一般轰然响起。苏明秋的眼皮猛地一跳,本来平静无比的心灵,顿时荡起一片涟漪,然后一个激灵打出来,脑海中如同魔幻般的景象一下消失一空。

    入眼处,人还是那个人,天还是那个天。前后反差之大,竟似如入五里雾中一般。

    “好一个龙蛇起陆!这份拳意,已经入骨了!!”苏明秋睁开眼睛,登时心中一阵赞叹。

    -----------------------------------------------------------------------------------------------------u</br>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