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1章 以身试法(二)


本站公告

    useShow(1);

    第五百二十八章以身试法(二)

    苏雨晴的拳法固然练得极好,但也绝不是像她刚才说的一样,像王越这么大的时候,她对力量的运用就真的能比现在的王越强。发力用劲的技巧这东西越琢磨越深,而且几乎没有止境,想在十**岁的时候就完全掌握了,哪里是那么简单的。而她之所以这么说,也不过就是不想在王越面前显得低人一头罢了。

    这几天的时间,王越的进步到底有多大,她可是心知肚明的。

    王越侧着头想了想,随即两眼直勾勾的看着苏雨晴,想了一下:“我原来在铁十字军练拳的时候,打的是装满了铁砂的沙袋,虽然是吊在空中的,但却更加沉重一些,所以发力用劲时讲究的就是又脆又快,势大力沉。不然,力量小了就打不动沙袋,力量大了还会破坏沙袋,所以我已经习惯了这种打法!至于你说的内家拳发力,七分吐,三分收的道理,我虽然以前也听七叔说过,但也只是在最近有了几分感悟而已。可有些地方的确还是有些不太明白的,要不然你给我演示一下,到底怎么打?而且我听说上一次七叔和罗德里格斯交手的时候,用的是**拳的云手,你能不能表演一下这个云手的功夫?”

    “不过我总觉得,不管东方的武术还是西方的格斗,所谓的内家之所以能胜过外家,就在于性命双修上,一个养字道尽一切。其他的什么用劲发力,归根结底其实都差不多少。”

    “嗯?你这话可是不能乱说的。在这里你怎么说都行,毕竟是身处海外,懂得咱们内家功夫的人很少,可一旦你日后有回国的一天,那再要这么说,一旦传到外面去,那少不得又要惹来一大堆的麻烦了。”

    苏雨晴一听,先是一愣,随后脸上就露出了几丝苦笑,再看向王越顿时就叹了口气,觉得有些头疼起来。拳法这一道,在这世界也只有在唐国和周边深受其历史和文化影响的几个东方国家,才会有内家外家这一说,且不管这种区分的方法对错与否,但长久以来内家拳在根本上要优于外家拳的理念却早已经深入人心。

    所以在国内练拳的人里,很多都是执着于门派之分,规矩又大。但凡是练内家拳的,一般都不大瞧得起连练外门功夫的,而且这些人骨子里面还有“同行相轻”的习惯,就算表面上不说,私下里也是眼高于顶的。加上这些人,血气都旺,一言不合往往便要伸手较量一下,到最后很容易就会因为某些理念的不同,彼此接下仇恨,甚至绵延数代之久。

    而这也恰恰就是练功夫的人最让人诟病之处,所谓的江湖恩怨,大多数就也是“祸从口出”!!

    但偏偏王越这个人,本来就不是什么正经武术界或者格斗界出身的,年纪小,练拳时间也短,对一应江湖规矩不懂也不明白。说什么话,向来直来直去。

    这在苏雨晴看来,当然就完全是个异类,一旦他回到国内,估计也是个惹祸的根苗。

    不过,话又说回来。

    王越这人给她的第一印象虽然不是太好,但说实话也不是很坏,无非就是个西方格斗圈子里出现的一个少年天才,可这样的人不管在东方还是西方,哪怕很少,却也不是绝无仅有。如果不是王越和她一样是个唐人,当初茱莉亚居中牵线的时候,她见都不会见他一面。

    可现在,就是这个少年,一旦露出本性,行起事来,却又和当初在武馆练功的时候完全判若两人。似乎在他的眼里,这世上根本就没有什么他不敢做的事一样,说话办事,连一点儿顾忌都没有。孤零零一个人在集训基地,就敢在重重围捕之下杀了一个回马枪,把身为将军的古德里安打死在办公室,一天之间杀人无算。

    这种事情,要是放在苏雨晴身上,她只要想想,头皮就会忍不住发麻发凉,但对于王越来说却如同吃饭喝水,一点影响都没有。所以,碰到这样一个人,她沟通起来实在感觉不是一般的费劲。

    而究其原因,之所以会这样,说到底其实还是两个人的行事理念有着近乎根本的区别所致。

    “我从来不怕什么麻烦。只要我的功夫到家了,麻烦再多,对我来说也不过就是一场磨练而已。历史上哪一位大宗师不是在无数的磨难中闯过来的……。”王越目光一立,声音铿锵如同刀剑出鞘。却是还没有明白苏雨晴话里的意思。

    “你……,从来没见过像你这么笨的人!”气的苏雨晴,啪一跺脚,咬牙切齿,“好!你不是要我给你演示一下吗,那我就让你好好看看什么是正宗的内家手法。不过,我的功夫不如你,太过高明的技巧和手段我也没练成,像我爹那样以绕指柔劲打出来的云手你是不要想了,但是要把劲练到化百炼钢为绕指柔的地步,基础就是咱们**拳中的那一路缠拳,你要想看,我倒是可以给你看看这个。”

    “缠拳?这个我练过,但练起来却总觉得束手束脚的。”仿佛没有看到苏雨晴脸上的表情,王越点点头立刻就向后退出了几步,把地方给让了起来。

    “哼,缠拳的发力讲究的就是一个缠字,发力阴柔,生生不息。你打拳的时候,力道太刚,虽也能做到练力成丝,不使劲道有丝毫外泄的地步,但最大的问题就是难以持久。就好像人家练缠拳练的是蚕丝,丝丝缕缕,虽轻柔而不断,你练得却是钢丝,一样都是丝,人家的丝就能连绵不绝,春蚕不死丝线不绝,你的则是坚硬有余柔韧不足,又怎么能够上善若水以柔克刚?”

    苏雨晴虽然知道,现在王越的功夫比自己高的多的多,但对于**拳的理解,他却显然还有有些东西只是刚入门而已。东方的武术之所以和西方的格斗有着本质的区别,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东方的武术并不是只讲究一味的战斗力强大,实战虽然重要,但养练一体,练打合一才是根本。

    而王越也是自家人明白自家事,当然也知道自己身上的毛病到底在哪里。因为有剑器青莲在,他的功夫进步的实在是太快了,所以不免就会忽略许多基础的东西,但拳法这门行当,却又是最重视基础的,基础不稳墙倒屋塌。

    苏雨晴的拳法在实战中虽然比不了他,辈分也比他低,但她的功夫是一步一步苦练所得,基本功扎实雄厚,正好可以被他用来取长补短。

    不过苏雨晴这次用来给他示范的目标却不是王越刚才打的那一种桩子,而是冲着一旁角落里的木人桩下手。

    木人桩这东西是由前明时的一位南方拳大师首创,中间一根粗大的木桩,高于人齐,上下都有能够活动的横梁穿过,代表手脚四肢,专门练习近身的短打。苏明秋立在这里的这具木人桩,通体都是铁木所制,黑沉沉的油光四溢,上下几根横梁少说也有成人小臂那么粗。

    苏雨晴这一动手,先在原地亮了一个懒扎衣的架子,随后手脚伸展,慢慢悠悠打了一趟长拳,先把筋骨气血给活动开了。练拳和打拳不一样,练是长功夫,打是实战杀人,唐国拳法在这方面向来分的很清,尤其是在给人表演示范的时候,如果不事先活动好气血,很容易就会在伤到筋骨造成血瘀,得不偿失。

    王越在边上看的目不转睛,就只见苏雨晴脊背舒展,双臂摇晃,仿佛山间流水,天上行云,虽然只是一个小套路,但一招一式,打得气势十足,到了后来,她脚下挪移,双肩伸缩,身形起落之间,竟是不知不觉带起一股劲风,环身流转,吹得地下灰尘四散飞扬。

    眼见距离那木人桩还有五六步远,突然苏雨晴就把身形猛地一收,肩头摆动间,浑身一颤,带的衣袖,衣摆,抽打空气,发出啪啪啪啪的爆裂声,顿时知道她已经活动开了气血,马上就要发力了。

    果然,下一刻,苏雨晴脚下豁的一动,转眼便到了跟前,先把右手朝前一伸,掌心向外轻轻贴在木人桩中间一根横梁上,紧跟着往外一翻,朝前一送。

    砰!手臂粗的横梁仿佛被大锤兜头来了一记,登时震得整个木人桩轰然一颤。说时迟,那时快,不等这桩子颤抖完事,苏雨晴脚下一转,搭在横梁上的小手又猛地往下一捋,掌心由外向里一翻,顺势就滑了下来。

    这一下,无声无息,仿佛根本没用上任何的力道,但随着她白生生的掌心捋过之处,王越分明就看到在她手里的那根横练,已经被扭曲的如同麻花一样了,一根根如同铁丝一般粗细的木制纤维扭缠在一起,看起来就像是厨房用来专门刷锅的钢丝刷子。

    “看到没有!这就是缠拳的劲,力从脚下起,运化在腰胯,通于脊背,传于臂手,一缠之下,又分为顺缠和逆缠。顺缠时里面有一股绷劲,往外松,逆缠时是回收的捋劲,就好像是螺丝扣一样,往下一捋,丝丝合扣。好了,你刚才也看的明白了,来试试看吧,照我刚才的动作,练练看看。”

    苏雨晴打完这一招,脸上红扑扑的,胸口也剧烈的起伏了一下,显然是刚才这一下,十分耗费她的体力。不过她脸上得意洋洋,摆明了就是想看王越的笑话。

    苏家**拳里的这一路“缠拳”,王越刚才还说练得不得法,觉得束手束脚,怎么可能只看了她一遍的演示,立刻就能改变自己平时发力用劲的习惯。缠拳虽然只是绕指柔劲的基础,但药放在别家,只是练力成丝这一步就已经是十足的上乘法门了。

    “你前面那些动作招式,不过就是用来活动周身气血的,最多也只能积蓄拳势,利于出拳发力而已。这些还难不住我,难得是后面你那‘一绷一捋’,看着似乎不难,但我觉得这里面有个积柔成刚,练劲成圆的道理,我一时间还没弄明白。”

    王越似乎一点儿都没有把苏雨晴的话放在心上,只站在原地,学着她发力时的姿势,比划了几遍,接着便摇摇头,“要不然,你再给我演练几次,最多七八次,估计就能看出点眉目了。”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