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3章 决斗


本站公告

    第六百一十章决斗

    很显然,在这种状况下,面对着王越还能一步不退,这位伊莲娜公主的勇气惊人。并且看她此时双手持剑的动作,双脚分开,略分前后,身子微微下蹲,剑尖的指向就好像是农夫耕地时犁刃,就也知道她是曾经系统的学习过正统西方中世纪的剑术的。(取材于德意志古典剑术中的犁位起势)

    西方的剑术虽然和国内的剑术完全不同,但同样是衍生于旷日持久的战争岁月,越是古老的传承,就越注重实战。尤其是中世纪时候的各国,剑客可从来都不少见,除了杀伤力巨大的重型骑士剑,大剑之外,很多皇室和贵族的子女都会从小学习剑术,像是伊莲娜公主手里的这把细剑,就是典型的女士用剑,不但开了双刃,而且重量不轻,利于劈砍,绝非现代一般人所想象的击剑那样只能点刺的东西。

    “这位王越先生,是我的朋友,他刚才是为了保护我,所以才误会了公主,这只是一场误会……。”苏水嫣狠狠的瞪了一眼王越,身子却挡在伊莲娜面前,飞快的解释了一句。

    这位尼德兰的伊莲娜公主,从小痴迷于历史,一辈子最大的两个爱好,就是剑术和骑术,是个真正的爱马之人,在尼德兰甚至还拥有几个自己的私人马场,每年都花费巨¥长¥风¥文¥学,ww+w.cfw≦x.∞t资购买在各大赛事上取得好成绩的纯血马。刚刚她骑得那一匹白马,就是今年曾经在日不落赛马会上得了亚军的赛马,价值保守一点估计也超过三百万。

    如今却被王越一拳打得脖颈断裂,死的不能再死了,也难怪她要摆出这幅拼命的架势。

    “苏,你是我的朋友,但他不是,是他杀了我的马,他就应该为此付出代价。”手里面的剑似乎给了这位公主极大的信心,伊莲娜虽然听到了苏水嫣的解释,但她却依旧很执拗的面对着王越,并不打算放下手里的剑,息事宁人。

    “这下知道惹祸了吧?这个伊莲娜公主,可是日耳曼大公的女儿,和本国的王室有非常密切的血缘关系,所以每年都会来这边住一段时间。据说她的剑术老师是日耳曼的古典剑术大师,师承约翰尼斯理查德,我看过她练剑,虽然有些花俏,没怎么经历过实战,但剑术本身却是真正的实战剑术,简单、直接、有效,而且这个人爱马成痴,你打死了她的马,看你怎么收场?”

    看见苏水嫣的解释没有什么效果,一旁的苏雨晴走到王越身边,一脸的“幸灾乐祸”,却并不着急。

    “我现在是人家的保镖,只保证她的人身安全,刚才那一幕你也看到了,我要不打死那匹马,后果肯定不堪设想。至于其他的什么东西,就不是我的问题了。”王越一点都不在意,被人拿剑指着自己的鼻子。不管苏水嫣说的再怎么严重,王越也都没往心里去,冷兵器这玩意可不像拳法,强行分成内家外家,都是骗人的把戏,说白了手里多了一块铁,靠的就是技巧速度和力量。

    什么中世纪的剑术?安妮同样也精通这种贵族式的决斗剑术,但她和这位伊莲娜公主的身份和地位已经决定了她们不可能也根本没有那个机会去进行实战。而剑术这种东西,如果不经历过真正杀戮,那练得再好,也不过是看着花团锦簌罢了。

    真要比起冷兵器肉搏,王越一个人就能杀翻一个整编的特种兵大队。不过,冷兵器这东西,练得再好再狠,也对自家的命性无益,所以尽管王越已经和苏明秋练了六合大枪,但不到万不得己却也根本没打算乱用。那玩意的杀伤力实在太大,不遇到大群对手,被人围攻,用起来都有点大材小用了。

    “行,你牛,你真牛。”听到王越这么一说,本来还有点看笑话意思的苏雨晴顿时脸色发黑,朝着王越直竖大拇指,“不过,你的功夫怎么进步的这么快?我记得你前几天和水嫣姐走的时候,才刚刚领悟到一点内家拳发劲的门道呀,可你刚才那一下却明显不一样了。要不然以你的本事,要说一拳打碎这匹马的骨头,洞穿马腹,力毙奔马什么的,那都是小事儿,但像这样不温不火,一拳打死后,却皮不破肉不绽的,这可就有点吓人了。”

    “昨天晚上有人行刺,被我杀了八个,后来又和夏夫人身边的一个高手搭了搭手,算是有点收获。我的拳和你不一样,以前是只打不养,现在又练又养,补上了原来的短板,自然进步就快。你不要学我,你的功夫是你爹亲自指点的,按部就班的练下去,早晚会练到上乘境界。”知道苏雨晴心里对自己有些小别扭,王越居然很难得的安慰了一下。

    嗒!嗒!嗒!嗒!嗒!嗒!嗒!

    就在王越和苏水嫣说话的时候,那边苏水嫣还在尽力化解着伊莲娜公主的怨气,眼见着气氛已经有了一点点的缓和,公主说话的语气也没了刚才的哪一种直接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生硬。可就在这时候,铺天盖地的马蹄声忽然连声大作,十几匹健马泼风也似的从赛道后面疾驰而至。

    摩根家族这处建在城堡内部这座马场有些和其他马场不一样的地方,除了马匹更加优良,占地更加巨大之外,就连马场的跑道也是请顶级的设计师专门设计的。跑道不但不是平的,而且起伏甚多,许多地方都用人工堆砌起了陡坡,为的就是增加马赛的难度,考验骑师的技术。

    也正是因为这样,刚才伊莲娜公主一骑绝尘而来,因为角度的关系,在她后面的这些骑师并没有看清楚王越出手的细节,只是知道前面出了一点状况,伊莲娜公主似乎和人起了冲突。

    所以,这些人的马速顿时骤然提高,转眼就冲到了跟前。

    “依莲娜公主?这是怎么了?你的马怎么死了?哦,美丽的萨拉,难道是你们和公主起了冲突?”眼见着伊莲娜手持细剑,面色不善的和王越对峙着,这些骑师看了一眼现场,马上就猜出了点儿东西,随即就纷纷从马上跳了下来。看他们的动作,骑术竟然都是十分不错。

    这些人,几乎清一色的都是二十几岁的年轻人,一个个衣冠楚楚,气质高雅,腰板挺得笔直,神态之中有一种明显的高傲本色,叫人一眼看上去就知道这些年轻人肯定都是出身显贵的贵族子弟。

    是受到过资本主义精英教育的一群人。

    话又说回来了,能在这个时候来到摩根家族赴宴的人,又怎么可能没有身份地位的。不是出身显贵世家的子弟,根本也没有资格进入到这个城堡里来。

    不过在这些人中间,最引起王越注意的,还是两个始终都站在一起的华人男女。倒不是王越以前见过他们,而是这两个人根本就是昨天晚上财叔对他特别叮嘱需要留意的那两个人。

    一个是大马林家的女儿林秀秀。

    一个是港岛宋家的四子宋超然。

    按照财叔的说法,这对男女就应该是对苏水嫣今天此行,最有威胁的两个人。不过这时候,这两个人都站在最后,并没有往前靠近的意思,只笑吟吟的看着场中十几个年轻的男子,争先恐后对伊莲娜表示“慰问”之情。

    伊莲娜公主生来就是某些高端聚会场合里的核心人物,而且人又长的漂亮,自然身后就有大把的追求者。尤其是这一次摩根家族的宴会,能有身份来这里的人无一例外都是北方真正的“社会名流”,甚至这些年轻人里也有不少是有着自己的贵族头衔的,并不全都是一靠家族的势力。

    “尊贵的伊莲娜公主,请您不要害怕,冒犯您的人是必然要遭到惩罚的。”

    十几个年轻的贵族男子,簇拥在伊莲娜身边不断的安慰着,反倒是之前见到的那个埃德蒙第一个走了上来,先用眼睛看了一下苏水嫣,随后又瞄了一眼王越,脸上的笑容满是轻蔑和不屑。

    “你好,夏小姐,你身边的这位保镖先生冲撞了我们美丽高贵的伊莲娜公主,已经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所以他就要付出一定的代价作为弥补。除了那一匹纯血马本身的价值之外,作为一个有礼貌的绅士,我可以代表公主殿下,由我的两个保镖代替我向你这位先生进行最公平的挑战。如果他输了,就要在这里,在众人面前,向公主正式的下跪道歉,以请求她的宽容和谅解。否则,那么就请你们离开这里。”

    “我就知道这家伙不会安什么好心,披着光亮的外衣,其实心里面比谁都险恶。这可是直接就冲着你来了……。”萨拉在旁边,一字一顿的向王越小声说道。

    眼见面前聚集的人越来越多,就连马场其他地方的人也开始渐渐关注到了这里,苏水嫣也觉得有些棘手起来。如果只是伊莲娜公主一个人,那还好说,苏水嫣毕竟和她的私人关系不错,就算这次有所误会,令她受了一番不小的惊吓,但只要付出一些代价,也不是不能摆平这件事。

    可如果人一多了,那变数可也就多了。

    俗话说的好,“不怕没好事,就怕没好人”。不管是那些因为自己男性荷尔蒙分泌过多,急于护花来表现自己的贵族青年,还是像是埃德蒙这种别有用心的人,肯定都会借着这件事,弄出更大的事儿来。

    “还不都是因为你的事?”王越哼了一声,对萨拉也没什么好气。埃德蒙在追求萨拉,已经表现的那么直白明显了,他当然早就看出来了。

    要不是刚才这丫头和自己故意表现的“与众不同”,也引不来埃德蒙的嫉恨之心。

    “那你刚才不也是对他‘不怀好意’!”萨拉有些不好意思但却并没有后退:“总之这个人我看不上,你帮我把他打发了吧,最好给他个深刻的教训。另外,他也是你的敌人呀,帮我不就是帮你自己么!”

    “那我要是不帮呢?”王越皱了皱眉头。

    “那我也无所谓。不过,你要不帮忙,直接拒绝了这家伙的挑战,那你身边的这些人可就真要受到你的连累了。不但要承受来自于伊莲娜公主的怒火,更会得罪这里所有的贵族的子弟。到底帮不帮?你自己考虑吧。”萨拉嘻嘻的笑着,几句话就把事情说的明明白白。

    “只不过是一点小事儿,就弄得这么麻烦,真搞不懂这些人一天都在想些什么?”接受别人的挑战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但王越从心里往外却不愿意在这种情形下,被这么多人看猴子似得围观,这叫他的感觉很不好。

    借用旧时代对“国术”的一种说法,“只杀人,不表演。”他的拳法,也不是用来给人表演看的。

    不过,世上的事情,绝大多数都不会随着自己的意志而转移。他到底还是受了苏水嫣的请托,来给人当保镖的,这里面要还的人情太多,有些事情也容不得他不去理会。况且这一次的事,的确也是他惹出来的,苏水嫣即便有心息事宁人,替他出头了,但在人家的地盘上,她能起到的实际作用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

    “我的功夫还没练到收放自如的地步,如果相差不大,会打死人的。在这里我要把人打死了,会不会给你们惹来麻烦。”王越最不想的就是再欠人情,所以话也问的明白。

    萨拉毫不在意的笑了笑:“死就死呗。反正也不是这个埃德蒙自己下场,只是他的保镖而已。而且在这种场合下,按照这些人家族的传统,挑战就等于决斗一样,死了也是白死。没人会因为这个,再去追究胜利者的责任。”

    “怎么,不敢了吗?”萨拉和王越刚才的对话,声音虽然不大,却也没有刻意压制什么,却没有想到这个埃德蒙居然还听到了几分,想来也是在旁边一直注意着的。

    “伊莲娜公主,最喜欢骑术和剑术运动,既然是这样,那我们就以这种形式在公主面前,来进行一场公平的战斗。不要怕会有什么伤亡,在决斗中死去,是我们每个男人最大的荣耀,来吧!把你的全部本事都用出来,如果最终是你取得了胜利,那么你就会赢得我们所有人的尊重。包括美丽的伊莲娜公主殿下,她也会大度的宽恕你的过错。”

    埃德蒙说话时,用力的挥动着手臂,语调铿锵用力,十分具有煽动情绪的作用。一番话说完,立刻就把其他人的情绪给点燃了,就连惊吓过后的伊莲娜也都频频点头,表示赞赏。

    “你觉得怎么样,王越?你要是不想动手,那就换我来,我的剑术可也不是什么花架子。”苏水嫣向后靠近王越,用低低的声音问了一句。昨天王越一天,两次救了她的命,功夫有多厉害,她是心知肚明,所以心里也根本没把王越当成一个普通的保镖,碰到这种事当然就要回来征求一下他的意见。而没有擅自做主。

    王越忽然咧了咧嘴,有点无奈的感觉:“算了,还是我自己来吧。你要上场,万一受了伤,就是我这个保镖没有做到位,以后见了七叔也不好交代。”嘴里说着话,王越人已朝前走了两步,对着埃德蒙一勾手指头:“叫你的人出来吧!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你……。”

    看着王越居然对着自己勾手指头,埃德蒙顿时好像受到了十分大的羞辱,脸色有些发青,不过片刻后他的情绪就恢复了正常,“你一定会为此付出代价的,我保证。”随即便拿出电话,拨了一个号码出去。

    “开始了,我现在就需要你们,罗伯特,布鲁斯。”

    “不要说我们欺负你,按照我们的规矩,骑士决斗是要有剑的,我已经给你准备好了一把锋利的武器,就看你会不会用了,至于马匹么,你们手里就有。”埃德蒙慢条斯理的放下电话,忽然回身在自己的马背上,拽下来一把十字护手的双手大剑,一把插在了他和王越的面前。

    “这算什么?”苏水嫣自己就是练剑的,当然知道东西方剑术的本质不同,像这种双手大剑,与其说是剑还不如说是刀,不但重量惊人,而且用起来的招数也多是劈砍一类力大招沉的,样子虽然和伊莲娜公主手里的那一种比较轻巧的骑士细剑大体相同,但技巧却不可同日而语。

    这是战场上真正的杀人剑。招式越简单,所涉及到的力量,速度和技术就越全面,这样一把大剑真要放到中世纪去,能够运用自如的几乎都是名震一方的大人物,一般人的体力根本别想舞动起来。

    王越的功夫虽然厉害,却不在剑上,而且就算练过剑,那也肯定不会是这种西方的双手大剑,骑士剑。埃德蒙拿出这样一把剑,给一个唐国人,简直就等于把他的双手都给束缚起来了。明显居心不良。

    眼睛使劲的眯了一下,苏雨晴刚想说话,提醒王越,就看见对面这些贵族忽然左右一分,让出来了一条宽大的通道,顺着这条通道往前看过去,当即就发现正有两匹马旋风也似的直冲过来。

    而那马上的两个骑士,任何一个都是真正的“体壮如牛”,更让人惊奇的是他们此时身上的穿戴打扮居然都是一副中世纪骑士的模样,不但手里拿着锋利的长矛,腰间坠着长大的骑士剑,连后背都背着一面盾牌,而且身上还穿了全套的锁子甲,外面罩着白色的战袍,头上的金属头盔几乎把整个脸面都遮在了里面,只留下一双冷冰冰的眼睛向外扫荡着酷厉的寒光。正是之前,埃德蒙叫来的那两个名叫罗伯特和布鲁斯的大汉。

    “哦,我的主呀,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的眼睛!这居然是全套的十字军东征时的装备……。”人群中忽然传出来伊莲娜公主高亢的惊叫声,只不过这一次的惊叫不是因为恐惧,而是兴奋。

    “尊贵的公主殿下,这就是我今天特意为您准备的礼物,两套教廷十字军的武装,连同骑士剑,长矛和针形盾,都是真正的古董。”看着人群簇拥下,欢呼雀跃的伊莲娜公主,埃德蒙的脸上露出浓浓的笑意。

    “我抗议,这不公平,他们是两个人,还全副武装,穿着盔甲,这叫我们怎么决斗……。”萨拉一脸愤慨的看着面前的这些贵族。

    “你这么说就错了,萨拉。”埃德蒙得意的转过身来,轻描淡写的一挥手:“这里是我们日不落王国,骑士的决斗就是这样的,你们适应不了,是你们自己的问题。不过我听说唐国不是流传所谓的武术么,电影里飞来飞去的那种,这位先生当然也可以变的像是一位侠客一样却战斗。而且我还给你们准备了一把剑,不是么?试问,这又有哪里不公平了?”摊开双手的埃德蒙脸上轻轻的笑着,眼神戏谑的看着面前这群人。

    “你这完全就是狡辩……。”气的眼神一动,萨拉两手抓动着,像只发怒的小猫儿。

    “既然是决斗,那我就打死他们吧!”

    也不理会两边人的口水仗,王越看了一眼正疾奔而来的两匹快马,忽然哈哈大笑了一声,居然看也不看那地上插着的大剑,就这么脚一蹬地,赤手空拳当头迎了上去。

    “哦,他这是要去自杀么?”和萨拉站在一起的雷克森,伸手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顿时哀嚎了一声。他和之间王越到底不熟悉,还不到这人到底有多厉害,都以为他这一去肯定凶多吉少。就连甚至王越厉害的几个人心里都有些没底。

    唯有苏雨晴这时候一点都不担心,只双手抱胸,定睛看着热闹。而与此同时,王越几个起落,已经拦在了马头前面。

    罗伯特和布鲁斯本来是受雇于老埃德蒙伯爵的家族安保专家,并没有义务必须要听从埃德蒙的吩咐,但毕竟还是雇主一家人,有的事情是不能做的太过分的。所以在埃德蒙第二次打电话召唤他们时,两人还是依着吩咐纵马冲了出来。

    而且他们在三十岁之前都是陆军部队中最彪悍的战士,哪怕复原之后吃的也是安保这一行的饭,偶尔还会客串一下佣兵,却西非和中东一带,发发战争财,所以对于杀人并不当一回事儿。尤其是在这种所谓的骑士决斗的产场合中,他们更是名正言顺,只要人借马力,一路冲刺过去,把手里长达数米的长矛轻轻一送,随便插进王越身上任何一处部位,就可以凭借着纯血马的力量,一枪挑起来,叫对手死的痛苦无比。

    并且,他们这两个人当兵都在一起当,相处十来年,不但精通西方各国的冷兵器用法,精于骑术,更重要的是配合默契,来时又商量好了,几乎把对战中所有的步骤都用军队战术推演的方法仔细过了一遍,根本也不怕王越能有什么翻盘的机会。

    就好像古代的骑兵冲锋,刷的一下,眨眼就擦着身子冲过去了,以纯血马的速度,那一瞬间几乎就不可能被躲闪,居高临下,一枪贯体而过,面对他们这样的骑士,就是一头千斤重的棕熊也能猎杀了。何况是个不怎么精通骑术,又没有趁手兵器防身的唐国人。

    只是他们两个万万没有想到,王越的反应出乎了所有人的意外,根本也不等他们冲到跟前,竟然就这么空着两手,主动迎了上来。这时候他们的马速还没有开始真正的加速,积蓄的力量还只在起步阶段,一下就把原有的计划和节奏都打乱了。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