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9章 混乱的车祸


本站公告

    第七百五十五章混乱的车祸

    这辆车是开往奥姆莱河岸边的,也就是赵浔夫妇的那一处度假小屋。

    燕子那个女人现在正在哪里等消息。虽然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但事关自己的生死,没有得到确切的消息反馈,燕子显然也是不会轻易离开那里的。

    不过王越的车却开的很快,一点都没不敢耽误时间。因为他知道,自己在医院里养伤的事情对某些人来讲根本就不算是什么秘密,这里发生的任何风吹草动,都会在第一时间落入有心人的眼里。

    更何况是赵浔被他打死这样的大事?

    “如果我是那些人,在得到我离开的消息后,肯定不会放过这么好的下手时机的。就是不知道,他们会怎么安排了?”一面感受着体内汩汩的热流弥漫,王越也同时思绪转动,暗暗思忖着自己此行有可能引发的种种变化。

    他这次出来,明着虽然是因为苏雨晴,怕她出事,是受了苏明秋所托来保障她的安全,但实际上同时也是一次主动的试探。他打死赵浔,看似只是一时的冲动,没有任何的计划和目的,可这里面牵扯到的各方势力却错综复杂,远非偶然那么简单。

    苏明秋能在日不落这种异国他乡,短短几十年就经营出偌大的一个场面,当然也不可能只是靠着自己的一身拳法武功。明面上的实力和暗地里的手段,缺一不可。若非如此,常真如这个龙骧卫的高官,手握大权,资源无数,也不会在这里碰到难事的时候,要屡屡求到他的头上来了。

    所以,今天的事情貌似偶然,实则却无一不在苏明秋的算计里。

    赵浔的死,说白了其实就是其中一环,算是一个不是意外的意外,偶然中有着必然。他这一家子改名换姓,跑到海外积蓄势力,私下里却无一日不和前朝的那些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还暗中组建复兴社,合纵连横。

    甚至和大马的林家,各地的唐人社团势力都有着极其隐秘的关系,尤其是这一次夏夫人被绑,常真如也怀疑有这家人参与的可能……。

    而也正因为如此,赵浔那一行人的死,就成了一个最好的试探。王越只要一出门,肯定就会被人盯上的!

    是以,王越虽然已经从苏明秋处知道了他的打算,做到了心里有数,但此行一离开医院,他却依旧不敢掉以轻心。因为他深深的知道,在这个城市里自己的仇人到底有多多,姑且不说隆美尔那些本土的势力,就是赵家,林家以及洪家在曼彻斯特的人手,就已经很可怕了。

    这些人随便一家的情报侦查能力,都是特工级数的,虽然同样是在别人的地盘上,他们不能也不敢动用大批的武力和重火力,可三家联手的可能却是最大的。而且他们不缺高手,真要联起手来对付他,实力尽出,到底也是一件麻烦事。

    想想之前的洪南洪北,不过就是洪家这一次来杀他的队伍中,很平常的两个人,随随便便拿出来,每一个人就有着相当于这边大师级格斗家的实力。那据他所知洪家的这一支私军,每一个小队的标准人数应该是十三个人。

    十三个大师级的高手,仅这一家的实力就已经让人无法直视了。要知道就算是当初隆美尔把身边的侍卫长唐艾尔几个人都派出来,还联合黑天学社,合气圆舞流的一行人,也不过是凑齐了七个大师级的格斗家而已。

    但即便这样,也是逼得王越异常狼狈,要不是最后苏明秋及时赶到,那一次说不定他就真的栽了。

    何况,除了洪家的人,还有赵浔的家族和林秀秀身边的人,这三家一旦联手,那就绝非是普普通通的数量级的变化了,而是量变引起质变,指不定就会给他带来多大的危机。

    所以,王越才会在一上车之后,就抓紧时间,返照内视,搬运气血,恢复暗伤!!!

    另外,他这一出门,也的确没有任何要掩饰的意思。目的就是要吸引那些有心人的注意力,除了要试探之外,更重要的还是要减轻苏雨晴那边的压力和关注。

    这丫头先行一步,一心一意就要找燕子报仇雪恨,自以为走的隐秘,殊不知在她的身边早就跟上了金雀花佣兵团的一群好手,不但有随时贴身保护的,还有一队人马出发更早,先一步就到了燕子所在的度假小屋附近进行严密的监控。

    但这样的布置,还只是常规布置,金雀花的佣兵虽然都是精锐,对付一般人可以无往不利,但真要碰到了格斗大师一类的高手,就有些不保靠了。

    是以王越这边就要做的故意张扬一些,出入时不但丝毫不掩饰,而且就连行进路线都是很明确的。车子一出医院大门,立刻拐上曼彻斯特的中央大街,然后一路前行,直奔二十里外的奥姆莱河大桥。

    这个时候的曼彻斯特城区,车水马龙,交通异常繁忙。这个时代的科技虽然并不发达,但人口数量却是不少,尤其是曼彻斯特这种港口型的城市,因为海洋贸易的缘故,常住人口更是多的不像话。而像是中央大街这种主干道,来往的车辆就更多了,所以车速也很难提起来,一路上走走停停,让人十分的郁闷。

    “呼!”

    长长的吐了口气,在他巨大的肺活量作用下,王越的这一口气直直窜出去三四尺,笔直如线,最后力道耗尽这才撞在前面的挡风玻璃上形成了一个小小的漩涡,随后慢慢消散一空。

    “怎么回事,为什么停下来了?”把双手叠加着轻轻揉着小腹,王越感受到车子又一次停下来,不由就有了些不耐烦。短短一段路,居然足足开了半个小时,这显然是不正常的。

    “前面应该出了车祸,我看到刚才有警车和救护车开过去了,好像现在已经开始封路了……。”开车的司机,也是金雀花的一个佣兵,听到王越这么一问,立刻回头答了一句。

    然后,开门下车,走到前面打听消息。

    “先生,我们还是绕路吧。前面的桥上,一辆公交车和大货车撞在了一起,听说死人了,警察已经把桥两端都封了,所有要过河的车或者绕到前面的桥,或者出城从下游的拉姆镇过去,不然就要原路回去。”司机很快跑回来,告诉了王越一个坏消息。

    “绕路走,那要多长时间?”

    王越俯身透过前面的风挡玻璃,往外眯眼看了看,果然就看到前面的车子这时候已经排了差不多一公里的队,不远处的奥姆莱桥前,还停着几辆警车,大桥上黑烟滚滚,隐隐传来一阵阵的哀嚎声。

    “看来是真出车祸了……。”王越皱了皱眉头。

    “绕路的话,估计最少要多花一个小时的时间。附近的交通已经彻底堵塞了,出去不容易。”司机也明白王越问这句话的意思,左右梭巡了一下后,给出了答案。

    “那就不用绕路了,我下车步行过桥。给我一部步话机,你马上联系七叔那边,把这里的情况告诉他,然后有什么事情,可以随时联系我。”

    王越坐在后排座上,稍稍考虑了一下,随后就推门下了车,在接过司机递过来的步话机的同时,一伸手又从后面的座位上,把缴获自黑天学社的那把刺剑给拿了起来。

    这把剑比手臂略长,本来是没有剑鞘的,但为了随身方便携带,苏明秋还特意找人给他做了个镶银的硬木剑鞘,刺剑往里一插,只是略微修饰一下,看起来就成了一根很普通的直柄手杖。拿在手里也没那么显眼了。

    刺剑这东西虽然是西方剑,和唐国的剑器有很大的不同,但王越最近练枪练剑,对这东西的使用却已经不再是完全的门外汉了。随身带着这么一口剑,至少也能在关键时候,多种对敌的手段,不至于只靠徒手搏杀。

    而且这刺剑,本身就是一口古时候流传下来的凶器,历代以来杀人无数,上面附着有精神类的诅咒,黑天学社的人用起来束手束脚,到他手里却是真正的如虎添翼,相得益彰。

    “来吧,让我看看你们到底是怎么安排的?”

    一下车,王越看着远处的奥姆莱桥就笑了一下,然后开始极快的穿行在车子间的缝隙,很快的就到了桥头。而这一路上,如他这般想法的人也是大有人在,很多人都耐不住长久的等待,开始步行过桥。

    桥头的警察也无暇理会,一部分人在疏导交通,封闭道路,一部分则围在几辆救护车的周围,帮助医生护士,救助伤者。同时还不忘号召步行过桥的人们,伸出援手,帮忙救人。

    总之现场,乱糟糟的人头涌动,到处都是人仰马翻的一片混乱景象。

    长不过几百米的桥面上,一辆侧翻的公交车和一辆大货车撞在了一起,地面上全是车祸的伤者,一声声的哀嚎惨叫,不绝于耳,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刺鼻的汽油味和血腥气……。

    所有的一切,都表明了这是一场真正的车祸和灾难!!

    --------------------------------------------------------------------------------------------------------------------------------8)

    </br>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