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7章 一梭子


本站公告

    第七百六十三章一梭子

    轰!足有三四吨重的黑色轿车,豁的飞了起来,离地三尺,呜呜呜接连翻滚着,向后一路横行,登时将后面七八个靠近的大兵撞的骨断筋折,惨叫一片。

    同时也把对方的包围圈,瞬间撕开了一个大口子!

    六七千斤的车子被凌空抛起来的景象有多可怕,一般人可能想象不出来,但这时只要是稍微脑补一下在高速公路上,那些曾经发生过的车祸的场景,估计大概就可以知道眼下的这个现场究竟会是一种多么惨烈的结果了。

    对,就是惨烈,一如车祸现场般的惨烈!!

    王越这一发力,双手扳动车身,猝然而动之下,这辆车子真就好像是被一辆高速行驶中的大货车迎头撞了一下似,沉重的车身轰然飞上半空,平日里看似坚固无比的钢铁仿佛被一双无形的大手当成了一块橡皮泥来肆意的捏动扭曲。只往下一落,七八条人影立刻就被撞得骨断筋折,漫天飞舞,人还没有落地,一个个便狂喷鲜血,把内脏碎块给吐了出来……。

    然后车身落地,又是砰的一声巨响,车子和地面剧烈摩擦,溅起的火星连成一片,转眼再将后面急冲上来的几个人迎头撞上,顿时哀嚎一片。

    而与此同时,王越也是人随车动,一头冲进了对面已经汇聚的人群里。

    这些人全是训练有素的战士,常年经历西非战火的洗礼,精通团队作战,个个都是用枪的好手,在正常情况下,几十个人一旦合围,任何对手的下场都只会是死路一条。可现在,他们的对手是王越,任谁也没有想到在这种几乎已经必死的局面下,这个人竟然会用这种方法破局。

    几吨重的车子,像是小孩子手里的玩具,就那么样被他一下抛了起来,这样的力量简直不是人……,而且对方的动作更是无与伦比的快,整个人居然藏在车子后面,车子飞的有多快,他的速度就有多快。前面车子开路,刚一落在地上,下一刻他的人就已经冲进了包围的人群中。

    随后,场中密集的枪声蓦然一顿,所有人的头皮都是瞬间一麻,因为没有人比他们更清楚在这种情况下,被一个如此可怕的格斗高手近身的后果是什么。他们手中的枪械子弹威力虽然足够的强大,但距离一近,前后左右又都是友军,随便哪个开一枪,都会误伤到自己人,这就等于扼杀了他们最大的优势。、

    不过,他们到底是日不落军方最精锐的战士,战场上的反应极快,一觉不妙,立刻就有前后左右几个人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反手拽出腰后的匕首军刀,朝着王越猛冲了过去。但此时的王越,杀心炽烈宛如火上浇油,人刚从车后掩身窜出,前脚掌甫一落地,不等这几个人冲到跟前,耳朵里就听到一阵噗!噗!噗!噗!的声音,连成了一条线,仿佛几个装满水的水袋被人同时用利刃割裂刺破。

    紧跟着便是咕嘟咕嘟一阵泉水喷涌声,并伴随着一记记猝不及防的闷哼,以及一瞬间人体扑通扑通摔倒在地上的挣扎声。

    生死一刹那,不必用眼去看,只要是经历过战场杀戮的人,对这种声音都不会陌生。这就是白刃战,遭遇战中,人体被利器快速**,瞬间贯穿了人体各处组织器官后,造成动脉瞬间喷血的现象。每一次如同泉水喷涌的声音落在耳朵里,就代表了一条人命永远的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衔枚夜度五千兵,密领军符号令明。狭巷短兵相接处,杀人如草不闻声。

    仿佛是双方厮杀时的血气已经扩散到了空中,整个大桥里里外外,到处都弥漫着惨烈的杀气,以至于连天气都似乎受到了影响,变得格外肃杀。

    蓦地,一阵风起,不知从哪吹来了一大片乌云,转眼间就遮天蔽日,使得原本还晴朗的天空顿时阴暗下来,光线深沉,如同落日后的黄昏。也把那地上越来越多的鲜血镀上了一层凄厉的感觉。

    王越的身子始终保持在一个频率在动,脚下步伐变化,落在人群中速度虽然已经降了下来,但节奏却紧跟着身前的对手,使得彼此间的距离不远不近,一直在一臂之外。

    而与此同时他手中还没有出鞘的刺剑却是上下翻飞,连连出手,时而前刺,时而反抽,剑随身转,身随剑动,只是人往前这一扑的功夫,倒在他身边的尸体就超过了十个。加上之前死的那几个,刚刚围拢过来的这些人,几个呼吸过后就没了一大半。杀伐之凌厉,简直比农夫用镰刀割草还要快,刷刷刷几下,所过之处,尸横遍野。

    如今这年月,冷兵器虽然已经逐渐没落了,但一口剑落在了真正的高手手里,那种恐怖的杀伤力几乎是语言无法形容的。尤其是被这样的人近了身之后,哪怕是枪械的威力再大,所能起到的作用也很难尽如人意。

    因为枪械到底还是由人来使用,而只要是人就会有这样和那样的情绪,会有敌友之分,加上用枪的人绝大多数都是普通人,就算经历了再严格的训练,身体的反应速度也不可能赶得上真正的格斗高手。是以生死相搏之际,很容易就会慢人一拍……。

    或者又如眼下这般,被王越这样的人物突然闯进人群,任凭这些人经历过多少战斗,但突如其来的变化却仍旧会让他们中大多数心生犹豫,害怕自己开枪会误伤同伴。从而放弃了自己最大的优势,被人抓住机会,一剑一个,杀的人头乱滚。

    这就是训练有素的军人和拳法格斗高手间最大的区别。军人崇尚进攻,虽然善于团结,但依仗外物,一旦失去了最大的优势,从热武器的狙杀变成了冷兵器间的**裸白刃战,那就是以短击长,自寻死路。

    乌云盖顶,越发阴沉。

    仅仅是一瞬间的对撞,双方就好像是海浪与礁石间的争斗,数不清的人影在扑击上来的刹那,就立刻飞跌了出去。王越一人一剑,在人群中纵横来去,出手的招式技巧,无一不是简单直接到了极点,远刺侧抽,脚下不停,杀人不止。

    转眼间,又是七八人死于非命,王越刚反手一鞭,把侧翼冲上来的一人,抽的颅骨碎裂,倒飞着翻滚在地,然后就只觉面前一空,却是不知不觉间他已经将沿途之上所有围攻他的人全都打死了。而旁边的人,还来不及补上缺口,是以场中登时一静……。

    不过经此一来,双方之间终于又拉开了一段距离,被杀惨了的这些人一个个眼睛通红,眼见着自己的战友被王越杀的满地翻滚,瞬间减员过半,见此时机哪里还有人会有半点犹豫,顿时举起枪来,猛扣扳机。王越心中刚道了一声不好,就被两三发子弹狠狠的打在了后背和胳膊上。

    对方的人多枪多,现在又离得太近,彼此间只有几米,乱枪之下,王越尽管可以凭借精神力的扫描,在第一时间察觉到最细微的变化,但也不可能在这种时候躲过所有的子弹。只能在百忙之中让开射向自己最关键位置的要害打击,比如后脑,眼睛和两侧的太阳穴,除此之外他也再难兼顾到其他的地方了。

    只得憋住一口气,鼓动浑身的筋骨肌肉,硬抗!

    好在这些人里,反应快的,开枪快的,用的绝大多数都是手枪,威力比起之前的冲锋枪扫射要差的远,王越一口气运足了,全身上下里里外外浑然一体,宛如精钢铁骨,等闲几枪打在身上,也只是让他疼一下,皮肤微微红肿,一时间倒也奈何不了他。

    只是一时杀得兴起,攻守突然易位,王越这时也不敢仗着身体强横,就和对方硬拼。这些人眼下都杀红了眼,被他刺激的宛如一群发了狂的野兽,这边里枪声刚刚一响,顿时间就有更多的人血往上涌,彻底的发了疯,竟是根本不管身后的子弹,十几个人大吼一声,端着枪往前就冲。

    结果刚一冒头,就被王越迎头一剑,刷刷几下,剑尖扫过脖颈,直杀得血光四溅,如同涌泉。可这些人早已不惧生死,王越才把剑刺进第五个人的心口,还没有来得及拔出来,那人临死之际竟是亡命一扑,整个人就好像是穿在铁钎子上的肉块一样,居然就这么样朝前猛进,任凭刺剑洞穿后背,狂吼着一把扑倒跟前抱住了王越持剑的手臂。

    这么一来,他就等于用自己的命和身体暂时束缚住了王越手里的剑,而且这人身高将近一米九,体重超过两百四十斤,临死这么一抱,死不松手,无形中也让王越的负担大增,脚下挪移自然就是一滞。趁此时机,左右两侧,人影晃动,两口明晃晃的军刀照着他的左右两肋腰肾就扎。

    眼见不好,王越连忙将身一撤,以他的体力手臂上挂着一个两百多斤的人,其实并不能让他的速度慢下来多少,只要稍稍一缓,自然马上就能挣脱出来。可是他面前这些人实在是太多了,距离一旦拉开,根本也不容他再重整旗鼓,王越身子刚往后退了一步,让开两侧的攻击,紧跟着就被正面一人抓住了机会,隔着三四步外,啪啪啪就是一梭子子弹。

    而这回就是冲锋枪了,密如急雨般的一股脑射在王越的胸腹之间,当即血如泉涌!!

    疼的王越,一双眼睛顿时充血,暴睁。想都没想,起步就是一脚,踢在面前那大汉的小腹下,直踢得这人整个身体,凭空拔起一米多高,人还在半空里,就把手里的冲锋枪扔到地上,双手往下本能的一捂,再想要叫时,却已经见到在他的鼻子和嘴里开始有血流出来。

    等到跌回地面,他嘴里往外吐得就是一块一块的黑色血块了。王越这一脚已是把他的脾脏肝脏都踢得碎了,肠穿肚烂。

    --------------------------------------------------------------------------------------------------------------------------------8)

    </br>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