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尾声


本站公告

    那一掌,无与伦比!

    那一掌,气势凌人!

    秦航完全豁开了性命,对着归海道猛攻猛打。

    一旁的无名老者并不急于出手,而是瞧着二人这番性命相搏。

    陈祖德没有他的主上点头,也不上前相助,是以十个回合过后,归海道已是支持不住,随后胸前被重重地印上了一掌,身形朝着孤崖下缓缓飞去,眼见是不活了。

    秦航气喘吁吁,他这一番拼斗下来,已是大损力气,此刻,三人中的任何一人,都能随便要了他的小命。

    但三人好像没有要动手的意思,而是细细地瞧着他,浑然猜不透他们心中所想。

    而后王景弘当先飞上孤崖,这片孤崖地势险要,武功低一点的,还过不来,王景弘是接到了手下禀告,得知敌人的首脑和秦航在孤崖上对峙,众人武艺低微,飞不过去,难以施以援手,故而请王景弘做决定。

    王景弘便即亲自下船,命众人在通往孤崖的山路掠阵守住,自己仗着武艺高超,飞了过来。

    他位列东厂四大金刚之首,这点山崖,自是拦不住他。

    他飞上孤崖之后,见秦航正自气喘吁吁,看来经过了一番苦斗,而对方三人却是站立一旁,并不上前夹击,这让他有点难以理解。

    他先抚过秦航,脸上微有忧色,问道:“你没事吧?”

    秦航道:“没事,副使大人,属下还挺得住!”

    王景弘点点头,知道他是久战脱力所致,稍稍歇息过后便能恢复。他缓缓抬头,一一瞧向三人。待瞧到刘先生之时,他的面色忽然闪现过一丝惊讶,眼神中流露出一丝不可置信的神情。道:“你,你是,先主

    “没错,我就是惠文。当今成祖皇帝朱棣的亲侄儿,曾经的大明之主。”刘先生如是言道。

    他此言一出,王景弘和秦航皆是大震,想不到他竟是惠文帝。尤其是王景弘,数次下西洋,他都配合郑和暗中寻找过惠文帝的下落。可一直以来都没有踪影,此刻想不到竟会在此相见,这一消息,当真是来得太突然了。

    而秦航更是想不到,这位温文尔雅的柳先生,一个私塾的先生,竟会是大明的第二位皇帝,他无论如何也无法将两者联系到一起。

    王景弘不禁苦笑一声,道:“想不到有生之年竟还能再见到先主风貌。在下当真是运气。”

    却听得惠文帝笑道:“呵呵呵呵,风貌,老夫早就不是当年的皇帝了,风貌一词。是再也谈不上了。老夫知道,你们下西洋,找老夫不知找了多少次,现在老夫就在你身旁。怎么,你这位号称东厂四大金刚之首的王统领,不想抓我回去建功么?”

    王景弘苦笑道:“先主是聪明人。自是知道朝廷的心意。如若在下眼力不错,这位,想必就是当年名动江湖的海上漂吧?”言罢看了一眼那位灰衣老者。

    那灰衣老者笑道:“王统领好厉害的眼力,竟瞧出了老朽的身份。”

    王景弘自嘲道:“有海上漂在此,在下若是还不识相,想带回先主,岂不是自取其辱?”

    惠文帝道:“想不到这么多年,你还是活得这么明白,难怪在我那位皇叔手下,你还能得到重用,果然不简单。你们此次是来取宝的吧?”

    王景弘道:“先主爷又何必明知故问。”

    惠文帝轻轻摇开折扇,道:“所谓的宝藏只是一场空而已。老朽活了这么多年,这些年云游天下,才明白这世上最大的宝藏,便是百姓的爱戴。”

    秦航心中一动,已为他的这句话而折服。

    只听得惠文帝续道:“我千算万算,将宝藏在东海岛上的消息散给皇叔和东瀛人,就是希望将双方引过来拼个两败俱伤。可如今看来,这个计划,到底还是失败了。想不到东瀛人如此不堪一击,只半天时间,便即全线溃败。唉,看来有些事,真的是冥冥中便已注定好了的。”

    王景弘闻言心中一怔,这才明白,原来所谓的宝藏只不过是空城计,这位先帝爷的真实目的是将盘踞东海的倭寇和纵横西洋的郑和船队引到此处展开厮杀,而双方两败俱伤之后,这位先帝爷在大明东南海沿岸便再无敌手,即便是在海外重新立国,亦无人干涉。此计不可谓不毒,不可谓不妙。

    原来当今东海南海海疆之中,尤以大明的郑和船队和东瀛的倭寇浪人船队为最,双方在大海中皆有无敌的实力,只有双方拼个两败俱伤,这位先帝爷才能立足于海疆,甚至开辟一个新的王朝。只是他没算到,司马尚游,这个帅船中很普通的一个水手,在最后关头,深明大义,及时回头,将这宝贵的信息告知了郑和船队,这才使得郑和船队能够提前准备,从而打赢了这场战役。

    惠文帝仰天长叹,道:“看来是天意如此,天意如此啊!好一个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好一个男儿有所为有所不为,只是你如此行事对得住你的船队,对得住朝廷,对得住你那水手的尊严。可有想过,你这番行事,对得住你的师父,你的先生么?呵呵呵呵!可笑啊可笑!”说罢,神情中流露出一丝无奈,似是看破了所有。脸上说不尽的沧桑,在那一刻,显现无疑。

    他的身形慢慢走动,终是没看众人一眼,缓缓走下山崖的另一侧。

    那灰衣老者瞧了惠文帝一眼,亦是干笑了一声,道:“好弟子,我们的好弟子啊!”言罢跟在惠文帝后面,从容而去。

    秦航听到此处,自是知道二人话中含义。他今日这番决绝,为了水手的尊严,已是和两位恩师断情断义,这当中无奈,又有谁更懂他心?

    他朗声说道:“弟子今日为了水手的尊严,为了大义,行了这不孝不义之事。已无面目存活于天地之间!但愿来生,大家不用这么争名夺利,秦航仍愿意做二位的学生子弟!”言罢,身形飘起,纵身跃下了这山崖。

    “秦航,你干什么?不要!!!不要啊!!!”王景弘实在没有想到他会突然跳崖,这一下反应不及,竟是眼睁睁地看着他跳了下去。

    走在前方的惠文帝和无名老者听到声音后,不由得回过了头来,见到崖上惟余孤影。崖底水花声起,已是明白发生了什么。

    惠文帝神情一动,缓缓摇了摇头,眼眶中隐隐有泪光闪烁,他终是没再说什么,长叹一声,便即远去。

    孤崖上,只剩下王景弘那孤单的身影还在竭虑呐喊:“不要啊,不要啊!......”

    秦航和司马尚游双双毙命的消息传遍了整个船队。郑和王景弘费信等伤心之余,为他们举行了水手的最高规格葬礼——海葬。这是对水手的最高尊重,也是一个水手的最高荣誉。能够葬身海底,是一个真正水手的最佳归宿。

    而后。郑和回京,将秦航,司马尚游二人的英勇事迹报告给成祖皇帝,成祖皇帝感动之余。将二人封为镇国水手,以表彰二位为船队所立的功勋。此是后话,暂且不表。

    再而后。惠儿不知去向,有传言道,她去了满剌加城。外人不知情况,可熟悉她和司马尚游的人都知道,那是他们最开始相遇的地方。

    而后,茯蕶悄悄地解开了一艘小船,寻着司马尚游尸体沉没的海域,乘船而去。有人看到,那艘小船最后散架,消失在大海。

    而后,远在京城的安宁公主听闻噩耗后,远嫁西洋,和暹罗的一位王子成亲,终生守护着大海。

    而后,邓孝明郭承昂等继续追随着郑和的脚步,先后七下西洋,完成了这一举世旷举。他们说,这是秦航和司马尚游没有走完的路,他们要替二人走完。

    很多年后,邓孝明回到沙镇,此时的他已是一个成熟的汉子了。这一日,他收拾好家中渔船,打了数十斤鲟鱼,要送到秦航家去。正走自门外,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拦住了他,亲热的叫道:“明叔,我什么时候能当水手啊?我已经长大了,你不是说,我长大了就能像我爹那样,当一个堂堂正正的水手么?”

    邓孝明微微笑道:“你才有多大啊?就想着当水手,再过两年吧,过两年再议,再议......”

    “哼,明叔,你就会骗人,每次都是过两年,再议,再议,再过两年我都七老八十了,说话一点也不算数,我不理你了!”这少年听到邓孝明如此言语后,当下立即发飙不依。

    却听得屋中一个美妙的声音传来:“继航,你又耍脾气了,快,快和你明叔道歉!”言罢,一个丰姿绰约的少妇从屋内走了出来。但见她不过三十来岁模样,却是白肌似雪,明眸动人,若不细细端详,实在很难想像这个女子会有三十多岁。

    邓孝明微微一笑,道:“嫂子,别吓他。孩子话,没事的。”

    那少妇微微埋怨道:“也就是你宠着他,不然,他哪有这么顽皮?”

    邓孝明笑道:“孩子么,该宠就得宠。你瞧,他现在过得多快乐,要多开心有多开心,我真希望他能够就这么一直开心快乐地活下去。”

    那少妇心中一动,似是有感而发,而后,她轻叹了一口气,道:“我也希望他快活地活下去啊!”

    邓孝明再次轻轻一笑,那笑容和那少年的玩乐声混合在一起,就这么荡漾在天地之间!

    (全书完)(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未完待续。。)

    ps:

    《水手》总算是写完了,这是我写的第一本小说,现在回头看看,无论从哪方面来讲,都有一定不足。但重要的是,仍然坚持写下来了。尽管它的成绩不是很理想,它的受众读者群不是很多,但作为写手,能够完成一部长篇作品,也是值得肯定的事。结尾的话,收的有点太匆忙,这也是大多数新手的通病,更为重要的是两线作战。写《水手》结尾的时候也是我开第二本新书的时候,新书仙侠系列《炼狱记》已在连载之中,希望读者朋友能够赏脸一阅。坚持不容易,希望大家伙能够一起坚持下去!u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