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6章 稳定何方


本站公告

    整个西方各国并没有统一的货币,各国流通的货币更是大不相同,很多地方消息闭塞,还处在领主制度范围,所以商品贸易都是以物易物,货币只存在于贵族之间,所以,对于远行商人来说,每一次运送货物,都是一次长途旅行,充满了艰难险阻。山姆这样的远行商人,属于最普通的,整日里风餐雨露,烈日曝晒,还能维持的这般富态,真是奇迹。

    山姆心情忐忑,此时,他已经将上帝扔到一边去了,上帝就从来没眷顾过他。这几天霉运不断,被日耳曼人硬生生从红松林拉到梁赞河,好不容易从战场上活下来,结果又被东方人逮个正着。幸亏自己会说几句简单的汉话,否则这会儿就被当作日耳曼俘虏,当场斩首了。已经两天了,山姆就没能合过眼,趴在草丛洼地里,他亲眼见证了这场旷世大战。清一色的骑兵碰撞,简直闻所未闻,同样,山姆也见识到了东方骑兵的强大,日耳曼人也就嚣张了半天,随后便在东方人的反击下土崩瓦解。山姆着实有些怕,由于军帐被毁坏殆尽,临时搭建的破帐篷四处漏风,山姆本人就怕得很,被萧索的秋风一吹,整个人直打哆嗦。看山姆这幅样子,耶律沙就苦笑着摇了摇头,哎,虽然大宋进入基普罗斯时间不短,但对大部分西方人来说,大宋帝国依旧是洪水猛兽般的存在。瞅瞅诺基卡夫,耶律沙撇撇嘴,好像是在说老子长得有这么吓人么?诺基卡夫倒是能理解山姆,当初第一次看到东方大军的时候,他诺基卡夫同样吓得面如土色,东方人再怎么说都是黄皮肤黑头发黑眼睛,彼此间的陌生感太深了,想不怕都难。

    “你会高地语言吧,你说你是从木头岛来的,那有个问题要问问你,木头岛现在情况如何,岛上的独峰桥建造得如何了?”诺基卡夫递给山姆一个和善的笑容,他看上去就像一个平和的学院智者,而不是领兵的虎将。诺基卡夫给人一种亲切感,再加上相同的西方人特征,山姆心中的惧意小了许多。他问的这些话看似简单,其实暗藏玄机,目的就是要试试这个胖子,到底是不是真正的木头岛人,但凡是瑞典佬,就不可能不了解木头岛的,因为瑞典佬运送货物,百分百要经过木头岛走水路。山姆倒也没有想太多,恭恭敬敬的回道,“回大人话,木头岛情况非常不错,几个月前离开海拉伦的时候,岛上的码头还在扩建呢。独峰桥,小的倒是没有听说过,大人从哪里听来的?”

    山姆并没有想到诺基卡夫在试探他,所以丝毫没有隐瞒,诺基卡夫一直在观察着山姆脸上的表情,虽然看上去还有些忐忑,但回答的时候并没有太多犹豫,也就是说山姆并没有撒谎。确定了山姆的身份,诺基卡夫也放心了不少,只要不是日耳曼人的探子,就不会有太大问题。确定山姆没有问题,耶律沙才挥手示意山姆站起身回话,其实到现在为止,耶律沙最关心的还是日耳曼人是怎么来到梁赞河的,“你叫山姆对吧?问你几个问题,一定要如实回答,你这一路上既然跟日耳曼人同行,那可知道这些人是怎么通过红松林的?据我们了解,红松林附近土质松软,如同沼泽,虽然秋天水位下降,土质变得硬一些,但也不可能容一支骑兵经过。”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山姆最不想说的便是这个秘密,倒不是说有意借这条路发财。山姆不是傻子,日耳曼人能够悄无声息的通过红松林,他这个瑞典人可是居功至伟,可以说因为他指出这条路,直接导致了东方人在梁赞河遭遇前所未有的惨况,如果说出实情,山姆觉得自己一定会被剁成肉泥的。绝对不能说,山姆低着头,胖脸皱巴巴的,脑袋里急速转动起来,思索着应对之策。山姆一犹豫,耶律沙等人就记上了心头,任酚用力握住佩刀,猛地往外拔了一下,发出冰冷的声音,“怎么,你还不说实话?胖子,你听好了,你只有一次机会,不说实话,就去见你们的上帝吧”。任酚本就长得粗犷,一旦露出狰狞的面孔,宛若一头野兽,山姆差点被跌坐在地。

    这个时候,就是给山姆十个胆子,他也不敢说假话了,只好咬着牙一五一十的说道,“诸位大人有所不知,其实红松林有一条路可以直接经过的,这条路是我们家族去东罗马经商的时候无意间发现的。不过大人,你一定要想小人,小的也是被逼无奈,才把这条路告诉日耳曼人的,不是有意要害诸位的。”

    随着胖子山姆将红松林事件的来龙去脉说清楚,耶律沙那张脸变得狰狞可怕,同时夹杂着深深的不甘,他耶律沙纵横天下,铁浮屠攻无不克,结果却让这个不起眼的胖子给坑了一把。现在想想,那些兄弟们死的真是冤枉,就因为胖子几句话,几千人葬送了性命,小人物有时候真的会起到大作用。依着以前在辽国当大将军的脾气,早把这个坑人的胖子拉出去砍了。但如今的耶律沙,成熟了许多,虽然不甘心,但并没有牵连山姆。很多事情,冥冥中自有天注定,或许留着胖子,以后会有大用的。不禁想到了攻打乌赫塔城时抓住的马图屋,这些人用好了,或许能比上千军万马。这段时间,耶律沙听萧芷韵以及东方瑾讲过很多道理,殿下胸中有一个旷古绝今的计划,要打通东西方,形成横贯东西的通道,定**水师入北海,那将来跟丹麦人必有一战。留着马图屋,就是看中了马图屋任职维京船队的身份,这个山姆也一样,或许能利用他,得到许多意想不到的收获,“来人,先将这个胖子押下去。”

    山姆也不敢辩驳,能活着已经不错了。任酚等人露出异样的神色,诺基卡夫大为不解,“这个胖子一句话,便将我们几千士兵送到了日耳曼人嘴里,不杀不能解心头之恨。大将军为何不动他,只是看押起来呢?”有时候诺基卡夫很是疑惑,东方人到底是残暴还是仁慈,有的时候他们杀戮成性,有的时候有很和善。

    “山姆只是一个小角色罢了,虽然他将那条路送给了日耳曼人,但也是为了活命。他只是恰逢其会而已,如果胡乱迁怒于人,反倒让人小瞧了。留着这个人还有用,他不是来自什么木头岛么,殿下最近正在谋划着波罗的海计划,估计用得着他,暂且留着便是,咱们虽然辎重不多,但也不少他这口吃的”耶律沙并没有细说,很多事情连他都不是太清楚。波罗的海计划一个月前才摆上台面,知道具体策略的只有罗伟德诺夫、萧妃以及东方瑾等人。

    诺基卡夫是聪明人,虽然耶律沙说的不多,但还是从其中听到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波罗的海计划,当所有人还将目光放在伊斯特拉高地西部的时候,基辅城大本营已经将视野延伸到波罗的海去了,从一开始,基辅城方面就没把日耳曼人的进攻当回事。有的人走一步看一步,有的人走一步看十步,视野以及战略目光的不同,直接导致思维的不同。基辅方面看似谨慎小心,实则步步为营,正在为今后的行动打下坚实的基础。怪不得叶琳堡方向的驻军撤的如此干脆,这是要麻痹丹麦人,影响他们的判断啊。如果丹麦人认为基辅城大本营把所有精力都放在和日耳曼人争夺伊斯特拉高地上边,那他们就不会思考波罗的海的安全问题了,想入波罗的海,就避不开瑞典人,这其中一环扣一环。真的是越来越有意思了,诺基卡夫很好奇,基辅城大本营到底是如何想的,波罗的海、日耳曼人、丹麦王国、瑞典人,这可是一盘大棋,而基辅大本营就是这盘棋的旗手。

    梁赞河一战已经落下帷幕,耶律沙所部也安全撤回维尔纽斯城,萧芷韵所部也没有受到半点阻拦,日耳曼人集结重兵,轻松夺取普斯克城。至少从表面上看,日耳曼人成功拿下了普斯克城,形成了战略上的牵制作用。从此往后,日耳曼人在伊斯特拉高地西部占据了一座坚城,意味着日耳曼势力全面入侵伊斯特拉高地。许多斯拉夫人听说这个消息后,都有些慌了,他们认为基辅城方面失败了,只有失败,才会放弃那座普斯克坚城。斯拉夫百姓太渴望和平了,他们已经厌倦了战乱,好不容易平静下来,日耳曼人又打过来,什么时候才会有好日子?

    叶琳堡一带距离梁赞河太过遥远,等消息传到法云纳耳朵里,已经是九天之后了。这段日子,法云纳和他的丹麦士兵过得非常滋润,到处都是无主的粮食等着去收割,仅仅半个月的时间,丹麦王国就赚了个盆满钵满。闻听日耳曼人打下了普斯克城,以卡西莫图为首的丹麦贵族们又开始蠢蠢欲动了,“亲王殿下,日耳曼人现在已经拿下普斯克城,随时都能进攻基辅城,我们是不是也要向南打上一打?如果我们还按兵不动,以后分配利益的时候就不占优势了。”

    法云纳颇为头疼的看着这些丹麦贵族,这些人实在是太过短视了,伊斯特拉高地之战刚刚打响而已,最终归属,还未可知,现在就急着进攻,简直是愚蠢。可是这些贵族都已经被眼前的利益蒙蔽了双眼,法云纳吸了口气,慢条斯理的说道,“日耳曼人是拿下了普斯克城,可本王要问你们几个问题,卡其威尔河以及普斯克战况你们真的了解么?普斯克城到底是怎么打下来的?前前后后,双方损伤如何?这些你们都做过了解么?”

    法云纳一连串的问题,直接问到了几个丹麦贵族,卡西莫图想了想,语速均匀的说道,“关于伊斯特拉高地的战报,我们也详细看过。东方人那边前后几次大大小小的战役,损伤六千余人,日耳曼人折损七千余人,不过考虑到日耳曼人要攻城,这种折损也是可以接受了。”

    法云纳暗地里一阵鄙视,只是表面上的伤亡数字罢了,这也算了解战报,当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他也不想得罪卡西莫图,不过要说服这些贪心不足的贵族,只能给这些人上堂课了,缓缓起身,法云纳从身后的桌面上取来一本小册子,“卡西莫图大人说的并没有错,表面上的折损情况确实如此。双方折损大致对等,但日耳曼人夺走了普斯克城,如此说来,日耳曼人还是赢了一局。不过....本王想的和你们不一样,这里边记载着卡其威尔河以及普斯克两场战况的详情。大家可能还不知道,普斯克之战根本就没发生过,所谓的普斯克城之战发生在梁赞河,日耳曼人进攻普斯克城的时候,东方人将所有的骑兵派往梁赞河驰援,随后主动舍弃普斯克城。也就是说,普斯克城攻防战从严格意义上来说是不存在的。你们或许还不明白,那本王就跟你们详细说说。卡其威尔河、梁赞河,前后两场大战,东方人折损步卒四千余人,骑兵两千不到,日耳曼人折损的却是清一色的骑兵,其中蓝盾骑兵两千,圣十字骑士团折损一千余人,红袍骑士团折损过半。还有一个消息,虽然未经证实,但本王觉得很可信,东方人真正损失的精锐连三千都不到,这些精锐大都折损在梁赞河一战。你们听了这些话,还觉得东方人失败了么?六千余人,不到两千的骑兵,换了七千多日耳曼骑兵的性命,如果这还叫胜利,那什么叫失败?”

    “这....”一时间房间里鸦雀无声,丹麦贵族们全都一脸的骇然,他们被法云纳的话惊到了,但从数字上分析,双方拼个两败俱伤,可从质量上看,日耳曼人要惨重太多了。法云纳并没有停下的意思,他将手里的册子扔到众人面前,继续道,“虽然不明白东方人放弃普斯克城的意图,但其中隐藏的东西绝对没那么简单,日耳曼人占据普斯克城,未必就真的能守得住。能打下基辅城,那夺取普斯克城就有意义,可要是动不了基辅城,占着普斯克城看风景么?所以啊,现在就说谁胜谁败,还为时过早。今日有句话告诉诸位,请诸位谨记,人存地失,人地皆存。人失地存,人地皆失。决定伊斯特拉高地归属的,不是一城一地之得失,而是谁手中的力量更强大,谁能善加利用手中的力量,谁就能彻底掌控伊斯特拉高地。至少,从目前看来,日耳曼人的战斗力已经大打折扣,东方人反而受到的影响并不大。只要有足够的实力,失去的也能夺回来,相反,手里没有足够的力量,就算给你十座城池,你能守得住么?”

    法云纳的话久久回绕在耳畔,其中一些道理就像重锤般,直接改变了一些丹麦贵族的思维方式。卡西莫图并非蠢人,能够坐镇卡尔马城周旋于各大势力之间,本身就是圆滑之人,头脑也很清晰。法云纳的话听上去有些涨他人志气的嫌疑,但仔细想想,其中不乏道理,东方人从西伯利亚打到基辅城,如今吞掉基普罗斯,实力更上一层,论起硬实力,东方人要强大太多,又怎么可能白白把普斯克城送给日耳曼人。8)

    </br>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