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八章 试探


本站公告

    方雨珍的馈赠自然不是四枫院星夜能够比拟,她挥挥手,根本看不到任何异象,但每个参赛者都分明感觉到身体中多了一些东西。

    方雨珍微笑:“不用找了,你们感觉不到的,我给你们的是风之守护,能够保证你们在低于神之力这个等级的致命一击下毫发无伤,风之守护会根据你们所遭遇的情况的不同自动触发,一般重伤之类的情况不会主动触发的,不过你们也可以通过意志自主将其启动,当然,怎么用全看你们自己,只要在心中默念风之守护然后全身紧绷就可以了。”

    她话音刚落两秒,人群中一个蠢货的身上突然冒出一层淡青色的光罩,将他整个人都包裹在了其中。

    “找死!”

    四枫院星夜勃然大怒,挥手一道苍炎打出。

    这可不是普通的苍炎,这是加持了八酒杯二转力量的精炼苍炎,即便是二转玩家,只要不是全力防御,也会瞬间被击成重伤,而二转以下玩家,自然是沾到即死!

    一群人立刻飞速退开,躲得离那个触发了风之守护的蠢货远远地,防止自己被连累。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那虽然只有一小簇,但明显蕴含着磅礴力量的苍炎,在打在风之守护上后竟然瞬间消弭于无形,只留下空气中滚烫的温度。

    “!”

    四枫院星夜一惊,看向方雨珍。

    方雨珍意味深长的和他对视一眼,开口道:“忘了说,风之守护的持续时间是十五秒。”

    一群人面面相觑,如同看着傻b一般看向那个倒霉蛋。

    倒霉蛋先生自己也是一脸煞白,眼中满是绝望的神色。

    “不必担心。”

    方雨珍再次挥了挥纤长白皙的玉手,那道围绕着倒霉蛋先生的风之守护顿时消失,而下一秒,伴随着方雨珍的手掌情轻轻向前一推,那倒霉蛋后退了半步,然后错愕的看向方雨珍。

    “刚才你也是无意,我不打算怪罪你,不过你这种和试探我的力量没有什么区别的行为不要出现下一次了,明白么?”

    “是……是!”

    倒霉蛋先生立刻挺直身体,笔直的鞠躬九十度角。

    方雨珍嘴角上翘,回头对四枫院星夜道:“对了,你看到吕布了吗?”

    四枫院星夜微微摇头:“没有。”

    “哦。”

    方雨珍轻点臻首,转而对重卡道:“安排个房间,我要留下来休息到得知命运之石的下落。”

    (那就是要呆至少四天喽?三天后才开始比赛的说。)

    重卡哪敢说半个不字,立刻躬身道:“您这边请……对了,要不要我给您找来些侍女?最近精灵族侍女在多层空间很火的。”

    方雨珍微微摇头:“没那个必要,我只是有些疲劳而已,又不是残废,需要什么自己就能做。”

    “那守卫呢?”重卡说完,立刻慌张道:“我不是怀疑神后您的实力,只是安排一些守卫好歹也能彰显您的尊贵,并且还能把您不相见的人驱赶的远远地。”

    “我的尊贵不需要彰显。”

    方雨珍再次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尽管她比重卡矮了一头有余,但当她的目光落在重卡身上时,重卡便觉自己仿佛被万丈巨人俯视,泰山压顶般的压力让他几乎站不直腰:“你这么想往我身边安排人,是不是想要监视我?”

    “我……我……”

    重卡惊慌失措的双膝跪地,冷汗淋漓的喊道:“属下不敢!神后饶命!属下只是……只是……”

    “好了,带我去我的休息处吧,”方雨珍吃吃的笑:“别介意,我只是跟你开个玩笑。”

    “好……好的。”

    一位神出现在自己面前,纵使没有展露出任何迫人的气势,那无形中产生的压力也足以让人的汗水沾满衣襟。

    随着重卡和方雨珍离开,一群人立刻长长的舒了口气。

    然后他们注意到还有一尊大神留在这里,立刻又收敛了自己的随意,一个个站的笔直。

    四枫院星夜对他们点点头,面容肃穆:“好好训练,不要辜负神后大人的赐福!”

    “是!”

    一群人撕心裂肺的吼道。

    “还有什么问题吗?”

    “大人……什么是……神之力啊?”有人忍不住提问。

    四枫院星夜淡然道:“就是比我的力量还要超出两层的力量,也就是说,神后的风之守护你们可以当做十五秒内完全无敌的一次性能力来使用!行了,这不是你们该关心的,仔细想想怎么得到冠军在身后面前露露脸才是你们该做的事!快去特训吧!”

    “真的!?”

    “太好了!”

    “我靠碉堡了!”

    “好强的力量,随手就能给人十五秒无敌的力量,这就是神吗?”

    参赛者们欢欣鼓舞的离开,很快,偌大的训练室中只留下了四枫院星夜一人。

    空气中再无其他人的味道与气息,四枫院星夜终于松了口气,整个人都瘫坐在了地上。

    汗水早已浸湿了他的衬衫,从内而外。

    瘫坐下来更是因为他的力量已经不足以支撑他站立。

    力量的消逝尚且不算什么,即便是能量在刚才那一瞬全部消失一空,也总会迅速补回,然而最令他感到惊慌的,是那来自灵魂的颤抖!

    他大口喘着粗气,垂向地板的头上,汗水如同瀑布般落下,很快在地上汇聚成一滩水。

    可他颤抖的手,都无法抬起来擦拭一下。

    空旷的室内一片幽静,气氛也变得无比压抑。

    不知过了多久,一道身影闪过,惊慌失措的过来搀扶他,却是重卡归来:“大人,你怎么了?”

    好歹四枫院星夜也已把气喘允,他摇头道:“没事了,没……事了。”

    “大人?你还好吧?”

    他现在哪像是没事的样子。

    四枫院星夜道:“有水吗?”

    重卡连忙从自己的储物空间取出一瓶红酒。

    四枫院星夜接过,将整整一瓶红酒一口气灌下,这才让干涸的嘴唇湿润起来,面色也不那么苍白。

    他轻叹一声道:“沧形……成神之后好强!”

    “神啊,当然强。”重卡很有同感。

    “不,你不知道,她表面上的力量其实并不太强,至少和东皇太一相比,还差的很远。但令我心悸的是,她所展现出来的那种来自灵魂的力量……”

    “灵魂的……力量?”重卡不明所以。

    四枫院星夜点头:“没错,你们实在太弱小了,根本察觉不到。她站在我身边时给我的感觉,就像是一只远古巨兽立于蚂蚁身旁一般,而我,就是那只蚂蚁。”

    重卡倒吸一口凉气:“完全没有那种感觉啊我!还是说她发现了什么,所以把所有的气势全倾斜到了您的身上?”

    四枫院星夜摇了摇头:“没有,她根本没有对我释放半点力量,可我仍然需要用尽全身力量才能勉强保持平静稳定。你不知道,刚才光是在她神榜保持站立,我就已经用尽了全部的力量了。”

    重卡被惊得呲牙咧嘴:“大人,您觉得她发没发现我们的图谋?”

    四枫院星夜道:“我已经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了她,除了消失的吕布,我几乎没有任何隐瞒与犹豫,在她现身的那一瞬间我就完全抛弃了强行夺取命运之石的想法,她又怎会发现?”

    “可是大人……您为什么要这么做?看她也不像是特意过来的样子,您如果不告诉她……”

    重卡话还没说完就被四枫院星夜一声低喝打断:“不要小看了那个女人!她能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凭借的是什么?不要开玩笑了,哪怕我对她有丝毫隐瞒,哪怕我有半分情绪波动,都会立刻被她发现!”

    重卡惊道:“那我……刚才见到她来的时候也是被吓得够呛,肯定有很大情绪波动,她不会从我身上看出点什么吧……”

    四枫院星夜道:“你这几年在这里打理我们人类的领地,还算兢兢业业,很多事的处理上也很令人满意,在大方向上,你完全没有任何问题,这就使得即便你这些年贪了很多,东皇族也没有丝毫让你地位不保的想法,你明白了吗?”

    重卡更加震惊:“我还以为我做的很严密,没想到东皇族内早就知道了!”

    不过说完这句话他倒是也松了口气。

    他能做到这个地步,自然不是蠢货,一下子就从四枫院星夜口中听出了隐藏的含义。

    没错,重卡这些年的确贪污了不少好东西,不论是属性点、血统、超级力量还是特殊资源甚至普通资源和奴隶强者,他都有用各种方法贪污以及巧取豪夺,这件事东皇族既然已经知道,那么正常情况下重卡能在死亡时留个全尸就很不错了。但关键是他这些年为了人类空间也还算是兢兢业业,在处理小事时或许会贪上几手,但处理大事时他从来都非常严谨,没有半分懈怠,这就导致了他的名声毁誉参半,人虽然贪婪,但也可以继续使用。

    关键就在这一点,重卡知道自己贪了很多,四枫院星夜和方雨珍也知道,这就使得重卡在面对方雨珍时尽管心脏跳的和打鼓一样,紧张的情绪更是飞速暴涨,但从方雨珍这个角度来看,也就无非是重卡担心自己这位神后过来查账然后发现他贪污的事。

    当然,这在方雨珍看来时完全不值一提的,她没打算惩治重卡,自然不会去抓着重卡紧张的事进行追问,所以重卡的紧张并不能让方雨珍怀疑什么。

    换句话说,重卡在方雨珍面前表现出毫无畏惧紧张,一副高育良面对沙瑞金时的坦然,反而会让方雨珍起疑心。

    重卡呼出一口气:“看起来我之后这几天在她面前都必须保证时刻的紧张与忐忑了。“

    四枫院星夜不以为然的点点头,心思早就飘到了方雨珍成神这件事上。

    见他沉思着什么,重卡下意识的问道:”大人,您在想什么?“

    四枫院星夜道:”我在想,东皇太一明明才成神不久,就算他将成神的诀窍告诉了沧形,后者也绝无可能这么快就成神,那么……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呢?”

    重卡道:“东皇太一……他有没有告诉您成神的秘诀是什么?”

    四枫院星夜道:“他跟所有人简单的说了几句,但其实怎么成神,大家都是知道的。这本就没有任何的捷径可走,而沧形成神的时间我计算过,绝不会是在这几个月,那么只有两种可能,要么东皇太一真的发现了一条成神捷径,要么就是方雨珍借助了什么东西的力量。”

    “什么东西?”成神对每个人来说吸引力都足够大,重卡立刻追问。

    四枫院星夜苦笑:“我要是知道就好了。”

    “唉!”

    两人齐齐叹息一声。

    “对了!”重卡突然问道:“大人,刚才你攻击风之守护那一下,是为了试探神后的实力吗?”

    四枫院星夜点头:“她说给他们下了风之守护的时候,我完全没有察觉到空气中有能量流动,而且能够防御神之力以下任何层次的攻击?这未免太夸大了一点,所以我就忍不住试探了一下。”

    重卡追问:“结果呢?”

    “结果你看到了,我不过是自取其辱罢了。”四枫院星夜自嘲的笑笑:“真正的神之力啊,我连看都没看见感受都没感受到,又谈何去超越比沧形更强的炎云?”

    “炎云是指……东皇太一?”重卡是最近这些年成长起来的,在他进入多层空间之前,叶云就已经从世界上消失。

    “嗯,那是他最初的代号。”

    “刚才您那么做未免太冒险了点,神后为什么没有问你?为什么没有起疑心?还是她其实起了疑心,但是没有说?”

    四枫院星夜道:“她当然没起疑心,因为那本来就是我的性格。其实在东皇族内很多人都知道,我自认为自己在血统上是炎……是东皇太一的夙敌,虽然早已被他拉下太多的距离,可我一直不服输,一直想要超越他。那么这样的我,想要试探一下真正的神的实力,沧形又怎会怀疑?”。

    a

    </br>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