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城


本站公告

    “真没想到啊,神州以外的植被也是绿色的。”朱佳梅伸出手,轻轻抚摸着面前一株植物的叶片。

    叶子本身不厚,厚重的蜡质让人莫名觉得它更像是无机物。但是,这确实是生命的质感。

    真奇怪,其他天地的物种和神州物种的差别很有可能大于“界”,这些小东西甚至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植物”,但是,它们居然还是绿色的……

    自十六岁知晓这个宇宙之后,这还是她第一次真正接触到其他地方的“生物”。

    “似乎绿色和黑色才是……嗯,宇宙当中这类生灵的主要颜色。”龙族当中也有生物学,而且看起来还很严谨,所以公孙荡并没有使用“植物”而是“这类生灵”:“以光为食的生灵啊,五成绿色,黑色也不罕见,大约有那么一两成是红色的,紫色比较少。”

    他现在大概处于一种“见谁都想上去打招呼”的状态。

    而月落琉璃则跟在他后面,怀里还抱了一大堆奇妙的植物。

    “很奇怪啊。”朱佳梅歪起脑袋:“绿色光明明就是能量最强的呢……至少在神州。”

    或许是找到了共同语言吧,这位玄星观的弟子话多了一些。

    “兴许绿色真的就是生命的颜色呢?”公孙荡笑了笑。

    “不对哦,如果真的要说的话,绿色恰好是‘生命不需要的颜色’。”艾轻兰瞅了过来,纠正道:“生命恰恰不需要绿色呢。”

    “哦,这是现在人族的看法?老祖宗”发现自己似乎又和人族脱节了,左手摩挲自己的脸:“我那个时候,人族都是很喜欢绿色的。”

    “‘绿色’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象征着‘食物’对于人族的远祖来说尤其是这样。为了辨识植物,所以人族对绿色的感知要敏锐一些。”艾轻兰解释道。

    朱佳梅也点点头:“叶片是绿色,因为它们反射绿色光。”

    月落琉璃在后面道:“啊,震啊,我都跟你说过啦,人族现在很厉害的。我认识另外一个人族哦,越阶特猛……啊,这个属于机密。总之,他们现在懂得很多的。”

    公孙荡有些沮丧:“姑奶奶教训得是……”

    辰风也瞅了过来:“说起来,曦师姐也是一身绿……偏蓝啊。

    “对于植被来说,绿色或者黑色有利。”

    公孙荡有了些兴趣:“为什么这么肯定?”

    “紫光和紫外光的频率一般对应于分子里成键电子能级的跃迁,红光和红外光一般对应于分子振动能级的跃迁。而分子的转动能级跃迁对应于微波频率。”艾轻兰摘下一片叶子:“正是通过这三种光的力量,植物才能将简单物质合成复杂的生灵物质。嗯,大约就是这样吧反射掉绿色光是最高效的手段。全频吸收,效率上就差了一些,那还要多准备一种吸收绿色光的组织。”

    公孙荡似懂非懂,似乎不大理解种种人族的术语,但还是点点头。

    “嗯嗯,类似的说法我倒是学过。”月落琉璃在人族呆着的时候,看起来不光是在养伤,也学了一些东西:“不过我族倒是有说法,认为神州植物之所以是绿色的,还是因为真阳之力太强。”

    “也有这个学说,这是故意避开绿色光。”艾轻兰又补充道:“实际上,真阳之力对于生灵或许过强了,很多时候,植物都得靠光呼吸减弱光合作用才能保证生长……”

    “这就是演化呢。”

    “这就是演化呢。”

    两个不同种属的女孩儿一齐叹了口气。

    “有时候真羡慕你们龙族的积淀啊。”艾轻兰羡慕的摸着月落琉璃故意露出的小角:“假说这么多,谁也不知道真相。或许,这需要大量的研究吧以百万年为单位的”

    “就算是我族,也没有目睹‘最初’的草木呢。”月落琉璃感叹。

    “所以啊,我们必须感谢留下仙路的仙人。对于天灵岭来说,这就是一个机会。”另外一个人施展身法,悠悠插入二人的对话。

    辰风惊到:“薛师兄?”

    “艾师妹,还有辰师弟,好几年没见了啊。”薛不凡对着他两人打了个招呼:“我比你们早三日……三个神州日到这里,这就是来接你们去萳族地界的。”

    朱佳梅还有另一个玄星观弟子这才想起自己“领队”的职责,立刻抛了手中的杂物,道:“带路吧。”

    几十个结丹期弟子很快就聚到了一起。然后跟着薛不凡向着一个方向走去。辰风有些好奇,问道:“薛师兄,你怎么也在?”

    “古灵崖、玄星观出来的弟子,十有**都是暗部的。”薛不凡摇摇头:“我两年之前已经有了‘元神期后马革裹尸’的觉悟了呢,可真没想到,现在就要到这里来。”

    薛不凡比艾轻兰还要早两届,如今已经是结丹后期了。

    另一个名唤叶莫离的玄星观弟子道:“敢问师兄,如今是怎么个章程?”

    “嗯,这萳族……和我们想象当中的不大一样。他们散居在七八十个不同的地域。我们一些高阶修士都去参加龙族的‘练兵’了,每一个聚居之地也只有二三十人的样子。”薛不凡一时之间居然不知道应该如何作答:“唔,龙族的前辈似乎是使用了‘神启’的手段跟他们打过招呼,我们现在就是先与这里的大头领打个招呼,然后安排你们安顿下来,融入当地,研究这种民族。”

    “大头领?”这个不正式的称呼让辰风愣了一下:“他们似乎……很不先进?”

    薛不凡的脸色更加怪异的:“他们当中,修为最高者也只有结丹……可能其他地方还有更高的吧,但是在这一代,大头领的结丹大圆满就是传说一般的人物了,大头领的亲信还有一些……呃,也说不上政敌,就是刺头和继承者吧,大概是结丹中期的样子,也没有正规军,作为战斗力的护卫,筑基后期?”

    末了,他补充一句:“这个……只看同阶的话,比古法修强,强得有限”

    潜台词,比今法修弱。

    就连艾轻兰这种脱线也震惊了:“开玩笑的吗?龙皇说当今龙族历史自萳族而始……萳族少说也有一亿多年的历史啊?为什么这么弱?”

    辰风则下意识的看向公孙荡、月落琉璃两人。两位龙族友人虽然在刚才的一番交流当中与众人拉近了不少距离,但是在这类问题上,他们还是坚持原则,眼观鼻鼻观心,不多说一句话。

    看起来,他们两个倒没有惊讶……早就知道了?

    龙族早就意识到了萳族孱弱?

    他接口问道:“那些萳族,文明层次如何?”

    “人皇出世之前人族怎样,如今的萳族就是怎样。”

    众人展开身法掠过草地的时候,也远远看见了那些他们在“光球”里面见过的人造建筑。怎么说呢,这些人造物好像是大型建筑的废墟,又好像是萳族人用废墟的砖块重新垒出来的纪念碑。这些石块与石块之间没有任何粘着剂或者填充物,全是孔洞。无数细小的藤蔓贯穿了整个建筑。风吹过这些建筑之后,发出悠扬而飘忽的声音,比鲸歌高亢,比龙吼低沉,天地仿佛化作庄严乐坊,以这张巨大的异形风琴为核心,微妙而和谐的共鸣。

    就连这个星球略小于神州的引力,也让人有一种梦幻感。

    夫天籁者,吹万不同,而使其自己也,咸其自取,怒者其谁邪?

    很快,众人就绕过了这些建筑,来到一座密林之外。

    “这座密林就是萳族的居所了,他们是树栖的智慧生灵……应该吧。”薛不凡第三次困惑了起来:“我也说不准他们到底是人族龙族这样先天开灵,还是妖族那样后天开灵。”

    “另外,千万不要乱动树林里的绳索,一个也不要动。”薛不凡再一次警告:“绳索和绳结,对于萳族人来说是非常特别的,是修法的核心,就像我们人族喜爱用的符篆一样。他们没有发展出法篆,只有绳结配合唱咒。而这里布下的绳索,都带有了不得的法度咳咳,我知道,萳族现在并不强,他们布下的最强禁法对于我们当中的绝大多数人来说,都可以无视。但是,在彻底研究完之前,我们要保证萳族文明的完整,不要与萳族发生任何冲突,明白吗?”

    进入树林之后,众人终于明白为什么薛不凡会事先说出那样的话来了。

    这里确实到处都是绳索。无数的绳索、绳结、绳网固定在树上,控制树木枝桠的生长方向。这些绳索还有不同的颜色,似乎是不同属性的灵材研磨之后染上的。虽然看起来这里是一个天然的丛林,可实际上,这丛林就是一个规划好了的立体城市!

    而他们,就在这个城市的入口。

    绳索使得树木枝桠空出了一条道路。众人顺着这一条“道路”走下去,很快就到了一个萳族的聚居地。

    在这里,他们终于见到了那些黑乎乎的小生物。(未完待续。)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