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4


本站公告

    分部负责人不敢说什么,这个时候刚处理完一起突发事件,刚松口气,生怕再出什么事,让牛千木对他评价不高,从而让他坐现在的位置坐不稳。所以听了牛千木的命令,马上就传达给了三位在客船上的修士,还很郑重的补充道:“殿主说了要给你们记功,这是一次大的机遇,你们要抓住,千万不要出错,不然,你们会后悔一生,什么叫机缘,这就叫机缘,你们能在客船上,机缘就是你们的,你们要是浪费掉了,以后怎么向自己交待?所以,我希望你们都给我打起精神来,一点错也不要犯,漂漂亮亮的完成这次任务,回来我就给你们请功,也许,用不了多久,你们也会成为别的分部的负责人,要好好怒力啊。”

    三位执法殿的工作人员马上就精神了,要抱上大腿了,妈妈咪呀,千古机缘啊,他们要是不抓住,肠子都能悔断了。于是,那两位执法人员紧着查实客上的人员,这边这位把站岗放哨的职责进行到底,站在舱门外挺直了腰杆,脸上带着光,再也不觉得委屈和晦气。能给大人物站岗,这不是是个人都有的机会。

    站岗的站的溜直,两位检查乘客身份更是有了精神,认真百倍,检查时间加快了,但是问得更详实,这些乘客将会输往执法殿的数据库,让执法殿的数据更加的详实,等以后需要,再调出来,这些在名单上的人的资料将会起大作用,必竟是了执法殿的人用自己的方法采集到的一手资料,不是共享其他单位的。执法殿资料信息采集,有着自己的方式,关注点也不同,是以搜寻证据为主,侧重点不一样的。

    耿英在餐厅里呆着,看着进出餐厅里的乘客,她长相可爱,眼睛又大又水灵,她对他现在的模样十分满意,小模样一看就是美人胚子,长大了百分百是位美人。而且,她上一世的眼睛是隐性双眼皮,眼神有些呆滞,虽然不注意观察不到,但是耿英是不满意,每个女人都有一个美若天仙,绝世独立的梦。转世投胎了,耿英不但能修炼,还有了一副自己满意的外表,这让她心里面满满的都是幸福。

    真的很感谢师傅啊,师傅给了她新的生命,想想在做决定自杀的时候她还犹豫过,只不过想到要是安世不在翅目族了,她自己的下场一定会很惨,那些长老们会把她当成替罪羊,她只是一个不起眼的人,以她和安世的关系,拿出来对整个翅目族做交待能说得过去。必竟一个被视为英雄的人在外人眼中莫名的死了,人们会把怒火发泄到有前科的了长老们头上,这些长老们当然不肯背锅,一定也不肯说出安世是对翅目族绝望了,还怀着对神族的痛恨,自杀了,灵魂在恶魔的帮助下到恶魔的宇宙里转世投胎去了,来世再也不把翅目族投。这样说出去,只会激起更多人的愤怒,安世是平民出身,代表了平民的情绪,安世要是不绝望了,怎么会转世投胎。这还是他们这些长老们不做为,次次做出错误的判断,才把翅目族族群陷入绝地啊。这个锅到时候还得长老会背着。长老不干了,到时候肯定还是拿她出来给大众一个交待。那个安世极喜欢,自杀了还想带着一起自杀的女人现在怎么样了?想必命运不会和她一样吧,那个女人的背景很深,应该没有人敢拿她来牺牲。

    想起那个女人,耿英心里面全是愤怒,安世为了这个女人,最后一段的日子里,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拿来陪那个女人了,还想着把那个女人带到这边来。没想到那个女人不同意,打了安世一巴掌,让安世明白不是每个女人都喜欢他,他没有那么大的吸引力。

    上一世已经委屈自己太多了,如今只是有上一世的记忆,整个人生都是新的,她决定要和过去说再见,重新塑造自己的人生了。她首先决定不会再和安世重叙前缘,上一世她付出的太多了,安世说他自己委屈,却没有想到耿英的付出那么多,却没有得到应该得到的有多委屈,耿英的付出换来的只是不能见光的身份。除了生活上优裕之外,她没有从安世身上得到她想要的感情归宿,她把安世视为唯一的感情归宿,安世却不珍惜,嫌弃他的过往,把她当成了工具,所以这一辈子,感情这一块要掀过去,与安世在该合作的地方合作,该拉开的距离一定要拉开,不让人们误会,她要把精力都放到修炼上,不分散精力了。

    有人认出耿英是那位有着七瓣星际传链的修士身边的小孩子,便友善的和她打招呼,耿英开心回应每一个人,觉得心里面阳光一片,温暖明亮,充满了生机。

    有小孩子大着胆子过来和耿英说话,耿英虽然有些别扭,她的意识和灵魂都是成人,但是她还是很高兴的与小孩子说话,她说话的姿态和语气在别人眼中是小大人,都觉得果然是跟着修士大能的小孩子,表现的与平常人就是不一样,太出色了。他们认为耿英的表现一定能在修炼一途上有所成就,也许,将来王朝会出现一位女半仙。

    小孩子都很好奇,耿英在他们眼中就像公主一样,高贵美丽。耿英的对他们的热情让他们放松下来,很好奇的问她,“你会修炼吗?”

    耿英笑眯眯的说道:“现在还不会。我师傅刚找到我,刚把修炼的功法教给我,我还没有入门呢,不过,我已经知道了如何修炼,这船在太空中飞行,没有灵气没有办法修炼,等到了我师傅的地方,就可以修炼了。”

    “修炼好玩吗?”问话的和耿英一样,也是个可爱的小女孩子。一脸向往。

    耿英摸了摸小女孩的头,有些失神,等他回过神来,微微叹息一声,“也许会很好玩,只是也许,我也不知道,我没有修炼过。不过,有我师傅在,应该会很好玩吧。我师傅可是万古第一人,跟着他,修炼不会太寂寞。”

    小女孩一脸的不解,耿英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小女孩的父母,笑问道:“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给她测过根骨,我看他很有灵气。也许……”

    女孩的父母笑道:“没有,我们没有想过家里要出一个修士,只要她平安长大就好。现在谁都知道人死了是有灵魂了,不过转世后记不得前世而已,也是一种别样的长生,在我们两人看来,就没有必要去修炼了,争夺那少之又少的修炼资源,生生的把自己变成一个不开心,野望过大的人。也是没有办法。”

    耿英一脸的讶然,还有人不在意修士的身份,这也太豁达了吧。她看女孩的母亲,与她前世时差不多,她心里面有些黯然,终是过去了,如果前世她过得如意一些,也许也有这么一个大的女儿,她一时失神,怅然若失的情绪悄然滋生,再看那个小女孩时,眼中多了几分的疼爱,只不过,旁人没有注意到她的眼神,就是注意到,她会把她当成一个小女孩子,当成一个小女孩子对另一个女孩子可怜的情谊。

    耿英拉住小女孩的手,笑道:“这样吧,我去找我师傅问问,要是我师傅同意,可以给你测一测你的天赋,要是过得去,你可以跟着我啊,给我当徒弟,你的资源不用和别人争,我师傅会单给的。”耿英说话的时候是看着夫妻二人的。

    夫妻二人愣了一下,显然是没有想到耿英会这么说。如果他们不是亲眼看到耿英的师傅有七瓣的星际传链,他们会认为耿英在瞎说。

    做妻子的反应比丈夫快了一步,笑道:“虽说是好事,但是你师傅一看起来就是一个有名的人物,你才入他门下,要自己收徒是不是有些……”

    耿英道:“没有什么,我师傅很好说话的。要不是我师傅不轻易收徒,至如今也才收了两个,一般人不入他法眼,想跟他学修炼的人多了去了。所以,我才说要是你女儿有天赋,跟着修炼就行了,我当他师傅好了,不会让他吃亏。我可以向你们保证,修炼资源我们不会去和别人争抢,也没有人敢抢我们的。”

    “那……”做妻子的蹲下来,看着自己的女儿,女儿小脸通红,是被耿英的话会惊喜到了,她四五话,正是看童话,愿意活在童话里的年纪,想想自己能飞天入地,侠女一般的任性而为,小女孩一颗心中的向往就破了天际。

    “我愿意啊,要是我有修炼天赋我肯定原意啊。妈,让我测一下好不好,要是没有天赋,我就不修炼了,做妈的好宝贝,好不好?”小女孩开始撒娇。

    妻子笑了,怅然若失,女儿终是不能老养在身边,愿意自己飞。也好,虽然女儿还小,但是女儿的前途,女儿的以后生活要怎么过是女儿自己的事情,当父母的不能替儿女全部规划,往往都是好心办了坏事情,留下遗憾。

    妻子捧住小女孩的脸,手指在小女孩的脸上轻轻滑动,像是在擦去小女孩脸上的灰,笑道:“我女儿长大了呢,都有自己的主意了。好啊,妈支持你。先说好了,你永远是妈妈的宝贝,不管你有没有修炼天赋都是,有了,不要太喜欢,没有,咱也不哭,好不好?妈妈要你答应妈妈,我的宝贝一直都是乐观且坚强的。”

    “我答应妈妈了,我一直都是乐观的,坚强的,像妈妈一样。”

    耿英松了口气,她还真怕不答应。她突然出口,要替女孩求自己的师傅测小女孩的天赋,有些冲动了,要是师傅怪她多事,她还可以搪塞过去,她现在能摸得透师傅的脾气,是一个很好说话的人,师傅要他们光大翅目族的功法,成为盘龙王朝第四大势力,说明师傅不反对他们收人进来,要不然,没有人,成势力那就是一句空话。

    她担心的是被拒绝了,她在这里的一举一动是瞒不过师父的,师父就是不说,她也是要面子的人,被拒绝了,她的面子就没有了,自己会臊得慌,这是入了师傅门下她主动做的第一件事情,要做好,做不好,以后时时想起,时时都会觉得失败,影响一生。

    现在好了,人家答应了,耿英便笑起来,“我看她脸上有灵性,有修炼天赋的人都是表现得灵性十足的,要是没有灵性,也就没有什么天赋了。我看好她,有很大的机率噢。”

    一个小女娃娃一本正经的说看好另外一个和她一样大的小女娃娃,这情景不太严肃啊。夫妻二人笑起来,但掩饰不住心中的失落和担心。

    耿英决定把话说在前面,她说道:“但是,也不要太高兴了,要是她有天赋,但天赋不足,达不到我们的条件,我们也不会收她的,但我会求我师傅让他安排他进入地方修炼学堂,会受到一些照顾,不会有人敢去为难好。比别人会好过一些。要是她的天赋达到了,你们也不要觉得可以讲什么条件,能跟着我,跟着我师傅,是幸运,是天大的机缘,我这话你们现在不明白,以后会明白的,我希望你们能为了你们的女儿,通情达理一些。”

    两夫妻的表情有些古怪,耿英的样子有些违和,小小人儿说着大人的话让人忍不住要笑。耿英见他们这样,差点要跳脚,脸上的笑容马上就收拾起来,板起小脸说道:“我说的是认真的,她只能跟着我,做我的徒弟,要是不同意,我也不用去找我师傅了。”

    丈夫笑道:“好,我们答应了,是机缘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你师傅是个大人物,我们虽然对修士这个群体不是太了解,但也有几分见识,你师傅那朵星际传链宇宙唯一,他对我们没有架子,我们相信他,也相信你。不用担心。”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