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4章 失利


本站公告

    殷枭接掌了军务,立即调兵遣将主动出击。

    彭念生、陈庭风等几个渠帅率兵前往指定地点设伏,大军出城二十里,忽然得到消息,禁军日夜趱程,已经过了设伏地点,直奔海市城而来。

    几位渠帅吃惊不小,没有殷枭命令不敢擅自退军,一边派人向殷枭复命,一边挑选有利地形屯扎。

    彭、陈等人聚到一起商议,他们率领的人马都是金乌教精锐,有三万人,眼下虽失去设伏的良机,禁军日夜行军,兵疲将乏,金乌教以逸待劳,不是没有取胜的机会。殷枭作风强硬,他命令诸将出城迎击,如若不战而走,回去可没有办法交待。

    “禁军来得好快。路北熊这个老匹夫,贪功冒进,这里便是他的葬身之处。”

    陈庭风进攻马家坞堡失利,这些时日招兵买马,兵势复振。仍是金乌教独当一面的一位渠帅。

    罗刹国是苦寒之地,前几日刚下过雪,山岭上积雪未化,飞鸟绝迹。荒野间一马平川,无险可守,禁军一旦到来,必是一场生死之战。

    彭念生下令让兵卒开挖壕沟,作为隐蔽防守之用。过了半个多时辰,斥候带来殷枭的命令,让他们拒敌于城门之外,尽可能杀伤敌人。

    “禁军离我们还有多少路程?”

    彭念生老成持重,并不如陈庭风那般乐观。

    “禀渠帅,不足十里。”

    “再探。”

    彭念生没有和禁军交过手,有道是,‘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他对禁军了解甚少,自然没有把握。

    金乌教兵马刚挖好壕沟,潜藏下来。耳听得车声轰隆,一群铜皮铁甲的战车浩浩荡荡驶了过来,战车后面乌压压跟着数不清的罗刹兵,人头攒动,装配精良,不愧是帝京禁军。

    “怎么这么多战车?”

    彭念生脸色大变,这种战车号作霹雳车,钢骨铁甲,极为沉重,车上安置火炮,杀伤力极大。

    禁军快速而来,越聚越多,金乌教严阵以待,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彭念生只得硬着头皮下令:“开火——”

    金乌教弟子从壕沟里露出头来,端着枪铳,朝着禁军猛烈射击。

    禁军阵形严整,霹雳车在前,步卒在后,长驱直入,如入无人之境。枪铳的火石对霹雳车根本构不成威胁,霹雳车的车轮也有精铁缠裹,跋山涉水如履平地。

    金乌教兵马躲在壕沟中,只有被霹雳车碾压的份。

    彭念生眼睁睁看着霹雳车往来驰突,金乌教弟子虽然作战勇敢,毕竟是血肉之躯,防护也不及罗刹兵,接战之下死伤惨重。

    …………

    到了晚上,殷枭和卫振衣才接到战报,彭念生、陈庭风交战不利,兵卒死伤无算。禁军路北熊已经突破金乌教防守,用不了多久便是兵临海市城下。

    殷枭听了战报愤怒异常,“彭念生、陈庭风都是我教大将,怎会败得如此之惨。那路北熊又不是三头六臂,他们有三万兵马,至少该拼掉路北熊大半人马,禁军大战之后竟然还有力气行军,可见这场打的有多么糟糕。”

    卫振衣道:“禁军有千辆霹雳车,确非我们始料所及。这霹雳车极为昂贵,路北熊使用这么多霹雳车作战,看来罗刹皇帝确实把我们当作主要对手了。”

    黄霸得到消息,也匆忙赶来。他原本也主张拒敌于城门之外,想不到彭念生败得如此之惨。幸好命令是殷枭下的,他有新文礼金乌令信,谁也不能追究他的过失。

    洛咏言冷笑道:“禁军来势汹汹,岂是易与?出城作战本来就太过冒险,禁军是朝廷精锐,装配不是我们能比的,使用霹雳车又何足奇怪?”

    殷枭脸色阴沉,洛咏言这马后炮无疑很伤他的颜面。此战由他指挥,推翻了原先的守御之策。出现这样的大败他自然难辞其咎。

    黄霸怕殷枭难堪,忙打圆场道:“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大敌当前,洛令使若有高明主意,尽管提出来。”

    这一战金乌教损失惨重,城中的守御力量大为削弱。禁军又有霹雳车此等利器。守住海市城变得极为困难。

    卫振衣插口道:“我们的任务是牵制住禁军力量,教主起事之后,不能让路北熊回援。路北熊胜了一场,肯定会趁势来攻。我们要坚守城池,让彭渠帅、陈庭风在城外策应,设法牵制禁军的进攻。”

    殷枭坚持道:“禁军只是一些乌合之众,他们只有霹雳车厉害,我们要想办法破坏他们的霹雳车,路北熊失了倚仗,自然不足为惧。”

    卫振衣沉吟道:“关键是如何破坏霹雳车?”

    霹雳车是禁军的利器,作战的时候固然所向无前,休息的时候也必然小心防范,岂是容易接近的?

    殷枭断然道:“咱们要立即组建一支敢死队,突袭禁军的霹雳车,否则海市城守不了多久。”

    卫振衣和洛咏言对视一眼,他们本有组建督战队的打算,人手都选好了,就用明钦带来的蜃龙会人马。

    殷枭这个敢死队倒值得一试,诚如他所言,霹雳车太过厉害,整个罗刹国也不过三千辆,此战出动三分之一,足以将海市城夷为平地。

    对付霹雳车只有用强劲的火炮,这是金乌教缺乏的。如果能趁着霹雳车休整的机会,派遣敢死队前去袭击,或许有一点机会。

    “卫教主,这件事便交给你来做如何?”

    殷枭指挥失误,导致金乌教大败亏输,沦于极端不利的境地。殷枭也害怕守不住海市城无法向新文礼交待,卫振衣一向执掌军务,城中兵马远比殷枭了解,殷枭知道此事关系存亡成败,不敢再担这个干系。

    “护法令使有命,卫某自当遵从。”

    卫振衣和殷枭同为护法尊者,地位相当。但殷枭此来有新文礼金乌令信,卫振衣也得避他一头。

    散会之后,卫振衣和洛咏言商议,“霹雳车对我教威胁极大,就算殷枭不拿出这个主意,我们也必须组建敢死队,炸掉这些霹雳车。这人选么,就由你来定。”

    “我明白。”

    两人既是夫妻,洛咏言也是卫振衣的左膀右臂。此事关系到海市城的生死存亡,只有交给洛咏言他才放心。

    “对了,我已经去看过晖儿了,他暂时没有性命之忧。黄霸敢对洛园下手,分明不把我们放在眼里。”

    洛咏言出身洛园对金乌教重要首领来说并非什么秘密。黄霸自然知之甚详,他和卫振衣明争暗斗,互不心服,借故抓他儿子也不奇怪。

    “辛苦你了。先渡过这关再说吧。”

    卫振衣毕竟是代教主,越是形势危急,金乌教越是需要团结,这个时候跟黄霸争斗,无疑是自寻死路。

    洛咏言也知道这个道理,她只是看不惯黄霸的小人嘴脸。

    “这次敢死队行动,我会亲自带队,一定把霹雳车拿下。”

    洛咏言也是金乌教一员大将,巾帼不让须眉,论修为也是教中少有的道术高手。

    卫振衣怔了一怔,皱眉道:“此事极为危险,你可不要逞强。”

    洛咏言笑道:“要的是敢死之士,当然危险。除了我之外,你还有更合适的人选吗?此事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咱们可没有第二次机会。”

    如若一击不中,路北熊知道金乌教意欲炸毁霹雳车,定然严密防守,加紧攻城,他们不会再有动手的机会。

    卫振衣叹了口气,殷枭将此事交给他,已经没有转圜的余地,除了洛咏言,谁肯为他效死力?

    “咏言——”

    卫振衣心头感动,脸上露出温柔之色。

    “你不必为我担心,等着我的好消息吧。”

    洛咏言绽唇一笑,出门而去。

    洛咏言看到小雅,招手道:“海暴回来了没有?”

    洛咏言让明钦追查刘伯的行踪,探明他陷害洛家的原因。刘伯是黄霸的重要人证,自然要小心保护。不过明钦有光影化身,刺探消息最是得心应手,神鬼不觉。

    小雅摇了摇头,“我没有看到他。”

    洛咏言要组建敢死队,没有比修行者更好的人选。蜃龙会倒有不少可用之人,除了明钦之外,洛绮、童姣如、武司晨都是不错的人选。

    不过这事非常危险,即便是修行者也未必能全身而退。关系个人生死,丝毫勉强不得。否则临战畏死,反而会坏了大事。

    “他如果回来,立即让我他来见我。”

    这段时间洛咏言帮助卫振衣处理教务,也颇感疲累。今天她虽未出战,压力却半点不小,难得有一点闲功夫,回厢房补了个觉,到了天黑,明钦才回到总督府。

    小雅指引明钦去见洛咏言,来到厢房外面,明钦敲了敲房门,里头传出洛咏言慵懒的声音。

    “是小海吗?进来吧。”

    明钦推门而入,只见厢房空间不大,布设也甚是简单,洛咏言撑坐起来,鬓发散乱,她向来精明干练,明钦还是头回见到她这副打扮。

    “几点了?多睡了一会儿,让你见笑了。”

    洛咏言拢了拢秀发,寻找鞋子下床。走到桌边倒了两杯热茶,招呼道:“坐吧,事情办得怎么样?”

    明钦依然坐下,端起茶碗喝了几口,驱散身上的寒意,“不出所料,刘伯果然被黄霸控制了,他全家都在黄霸手中,不敢不照他说得办。”

    “真卑鄙。”

    洛咏言暗自气闷,她知道黄霸心思谲诈,想不到他会用这种手段。

    明钦续道:“我不想打草惊蛇,所以并未惊动他们。咱们是不是要把刘伯和他家人救出来?”

    洛咏言摇头道:“这事得推一推。现在有一件更加要紧的事。今天的战事你可有听说?”

    “未知战况如何?”

    明钦一天都在查探刘伯的下落,也没人跟他说起外面的战事。

    洛咏言叹口气道:“今天彭渠帅、陈渠帅率领我教三万人马出城迎战。谁知不到一个时辰,就死伤过半。禁军动用了霹雳车,所向披靡,我军不能抵挡。所以教主决定组建一支敢死队,趁着禁军休整的进候,炸掉他们的霹雳车。”

    明钦轻哦了一声,他对金乌教的部署略有所知,彭念生几个渠帅率领精兵出战,却败得如此之惨。海市城的形势急剧恶化,毁掉霹雳车也只不过延缓海市城被攻破的时间罢了。

    “这个敢死队有我亲自统帅。此战虽极为危险,也是阵前立功的大好机会。你要不要报名参加?”

    洛咏言自然希望明钦能挺身而出,眸中露出殷切之色。但是事关生死,她也不好帮人家作主。

    洛咏言现在是明钦的顶头上司,洛咏言要亲自率领敢死队,哪有他退缩的余地。

    “令使亲临战阵,在下自当尽力。”

    “好,我没有看错你。”

    洛咏言松了口气,面露喜色。

    “你带来的人手中可有修行高手?给我挑选一些。咱们的时间不多,此战若能得胜,我一定不会亏待你们的。”

    禁军一战得胜,到了晚间,已然兵临城下,霹雳车数量又多,一举攻破海市城并非不可能之事。

    但是禁军日夜驱驰,又和金乌教兵马恶战一场,直趋海市城下,实际已是强弩之末。不过禁军挟战胜之威,金乌教精锐尽失,明知道禁军已是兵疲将乏,却不敢趁机出击。

    双方虽然没有接战,却是剑拔弩张,气氛空前紧张。禁军随时都有可能攻城,金乌教也是不断调动人马,无论如何不能让禁军攻破城池。

    明钦得到洛咏言授意,连夜挑选敢死队,但是霹雳车交替围城,也不是突袭的好时候。

    禁军的霹雳车有千辆之多,路北熊将战车分成两队,轮流上阵,不但对城守威胁很大,也很难找到出击的机会。

    第二天一早,禁军便开始攻城,奇怪的是禁军推进甚慢,虽然仍是霹雳车打头阵,步卒在后,在金乌教的顽强抗击之下,不到半个时辰便退了回去。

    金乌教在城头准备了不少火炮,对霹雳车有一定震慑作用。但是路北熊如若将霹雳车全部压上,很有可能一举轰塌城墙。

    看到禁军撤退,城楼上响起兴奋的欢呼声。卫振衣并未被胜利冲昏头脑,“路北熊只是试探性进攻,不知打的什么主意?”8)

    </br>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