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本站公告

    呃……啊?!………………

    近乎所有人的心中,在那尘埃落地之后,发出了呆滞的惊疑声,他们根本就来不及反应过来,本还相当激烈劲爆的两个强大战士的对战,就在这么个不经意的瞬间了结。

    那么凶很霸道的怪物一般的家伙,看上去完全是占于上风,追着那米特兰的骑士猛攻的三兽士之一的大人,居然就这样一瞬之间,一击KO,这简直就是晴天霹雳,平地惊雷一般的突变。

    这是裘达一方的兵士们在这瞬间的一贯反应,毕竟那是自己一方的强大战力,就算是再怎么凶残恐怖,最起码只要不傻呼呼的自己凑上去,那就是足以令他们有安全感的保障在那里,而现在却已经成为了过去。

    不过,对于另一方来说,这可真是一个值得高兴的事情,一阵叫好称赞,激动欢呼声骤然之间响起,因为长时间厮杀苦战而略显低落的士气,立刻暴涨,像是打鸡血似的鼓足了劲儿的冲杀向了裘达一方。

    不过,一阵轻微的闷哼呻一吟传出,那个法玛居然虽败但仍为身死,皮糙肉厚的还苟延残喘着一口生气,并且居然还在吸食着存在于战场之上的血气与杀戮怨气,一丝丝的回复着生机,如果不是看上去形体枯槁,气息奄奄,根本就看不出这家伙就是刚才在战场上嚣张跋扈的那个杂碎。

    而铠甲兄也看到了这一点,除恶必尽,杀敌必死,他又怎能留这个怪物一条活路呢?

    于是,脚步稳而快,身形飘又急的几步之间去向了那家伙的方向,一股杀气和力量随着靠近也越发的凝实,蓄势待发。

    啪!!!无形的劲力在空中炸出了轻响,血肉筋膜如精密而有力器械零件,摩擦交互,酝酿着惊人的破坏力。

    “人不人,鬼不鬼的……,死在这里吧~”,铠甲兄自出现之后,头一次发出了声音,但却蕴含着怜悯,以及对于邪恶的铁血锋锐。

    说罢,抬手便要,将这个仍旧保留着兽人特征的家伙,直接终结。

    但是!!!就在此时,却只听见远处掠空而至,一声尖厉长啸之中,纠缠着可怕的劲气,一只锋利无比的三叉戟好似一颗导弹一般,大刺刺粗蛮无比,但却精准的预判着铠甲兄的速度悍然而至。

    轰!!!!!碎石乱溅,泥土炸裂,这跟三叉戟蛮横霸道的,以最为粗劣暴力的方式,没有任何技巧的斜斜贯入了铠甲兄原本应该到达的位置上,一个参差不齐的裂缝土坑,以那三叉戟为核心,吱呀咧嘴,狰狞异常的出现在那里。

    而铠甲兄如临大敌一般,闪身在几米开外,目光如电的扫向了这攻击来的方向,似乎是跨越空间与时间,无视了终端阻隔在中间的物质,她感觉到了一股血气强盛,邪气冲宵的存在,正散发着浓厚的敌意与恶意,毫不掩饰的加与自己。

    他想要做什么,但却在下一刻一阵喧嚷悠长的号角声在阵营两旁一同响起,裘达与米特兰双方的兵士们,先是互有默契的停止了战斗,然后少倾便在已经稀疏箭矢炮石中,如潮水一般退回本阵。

    这是暂时的休战鸣金收兵,看着那个野猪人被自己一方的兵士们架起离去,铠甲兄凝视了片刻,摇了摇头,转身离去。

    ……………………

    几天后……

    在战场的米特兰阵营方面,仍旧不及损耗的猛攻强攻,战争还在激烈地进行着,米特兰一方这么多年终于扬眉吐气了一番,居然将裘达一方,打得战力大损,逼迫的收缩了兵力,向着多尔多雷要塞收缩了防御圈,使得原本还能将米特兰一方拒之于要塞门外,最起码更远上数十几公里开外的防线,向后倒退了一大半。

    不过,就算是如此,裘达一方的反击也是猛烈至极,打的米特兰压力剧增,以异常僵持的情势,缓慢而又艰难的被逼着收缩着防线。

    这是有史以来的一大进步,虽然还不至于完全的打到了要塞的城前,但已经可谓是居功甚伟的成果了。

    但是,最令人吃惊的是,气势中间几次,米特兰的军力已经打到了城下,不过却很快就被对方打退了回来,并且折损了大半的兵力,这都是因为那些满脑子抢功劳的愚蠢贵族将军们,趁着自己一方的其他军队牵扯着裘达一方兵力,而奸诈贪功,而不顾友军的进度冒进结果。

    这因为这个也让米特兰国王气的脑袋要炸,几次都忍不住想要大发雷霆,狠狠地将这些蛀虫惩戒一番,但无奈这些老奸巨猾的家伙们,总能推出几个替死鬼,然后舌赛莲花的将责任抛的一干二净,事不关己,然后仍旧在朝堂上大放厥词,满口胡言。

    所以几次下来,不过是让这些家伙们收敛了一些,肉疼了一些,但是在主力尚仍旧是需要这些混蛋的支持,而鹰之团可能是这位国王唯一能让他感觉到顺心的存在。

    “真不愧是鹰之团……”,国王满意的夸赞着,看着不远处地图推演盘中的战事,代表着鹰之团的模块,死死地顶住了好几个裘达兵力的模块。

    而他身边的大臣么也发出了赞同感慨。

    “的确,紧靠着他们就牵制住了右翼的敌军。”

    “格里菲斯……我真的是捡到一块宝了。”。马踏銮铃,战场厮杀声声起,米特兰的国王目光灼热的看着远处的战场,老怀大开的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啊——!!!!!沉重的棱锤一瞬间砸在了裘达士兵的胸膛,那蛮横的力道瞬间就让这个倒霉蛋儿,骨骼碎裂,满口喷血的倒飞下马,恶狠狠地砸在地面,眼见不活的失去了生机。

    却是比滨这个不善言辞的汉子,沉稳但凶狠的直接杀敌,以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在敌阵之中横冲直撞。

    而就在不远处,捷度也眼疾手快的剑势一挑,抵靠着与他对面相冲的骑兵的骑枪,如轨道板划出了一流火花,稳准狠的穿刺了甲胄间隙,带起一捧血浆,然后顺势抽剑的与之擦身而过。

    “要是尤里斯殿下还健在的话……”,在观望着战场的将领之中,有不和谐的论调出现,那声音中是一种忌讳与嫉妒。

    “我军现在就像是痛苦挣扎的折翼之鸟……”

    “这下子鹰之团的重要性也越加的凸显了,嗨!(不甘)……”

    嘡!!!!火星四溅之中,迂回错身的卡思嘉与一名士兵碰撞了一次,招式用老的劈砍,却让这个百战不殆的女战士,吃紧了一下,本该反应的过来的让过,然后直接刺死对方的打算在这瞬间延迟了。

    剑身颤动,虎口发麻,毕竟是一个男人的全力劈砍,这对于走着轻灵致命的路子的卡思嘉还是有些吃力。

    不过,忍受着有些眩晕的视野,满是茧子的纤手强行止住了剑身,回身微曲,然后如弹簧般吐出力道,细剑如线的狠狠挑断了对方的手筋,然后扑哧一声直接贯入了腋窝,猛力的一绞,就着马儿的前行抽剑一甩,痛苦的呜呜声中,对方气绝而亡,甩落下马。

    但是,卡思嘉显然状态不佳,面色难看的蜷起了身子,然后似是痛苦难熬的,想要发泄一般直接掀掉了自己的头盔,似是想要缓解一样,用力的按向自己的小腹。

    “居然在这种时候!!”,卡思嘉万分不甘的低喝,声音中蕴含着懊恼。

    不过,这可是在战场上,可没有时间让她放松太久,一阵马踏蹄声,甲叶摩挲声中,新的敌人靠近了。

    “嗯嚯哈哈哈……”,一阵听起来就很无耻下流的怪笑声响起,一个看上去就比一般的其实更加强力的,全身被昂贵沉重的甲胄所包裹着的,青色骑士策马缓缓而至。

    咻的一声,卡思嘉心中警铃大炽,将手中的单剑用力一挥,攻击性极强的看着新出现的,这个阴阳怪气的发出笑声的家伙。

    噗噜!!!就像主人一个秉性一般,那家伙的战马发出了一声傲慢的响鼻,粗大的马蹄沉而有力的踏起了一阵阵,浮土尘烟。

    “就是你这个娘一们儿啊~鹰之团的女千人长?~~”,那声音中满是轻蔑。

    “嗯?~~~”,身形渐进,这家伙摇头晃脑的,像是个雄鸡一般,傲慢至极的斜眼吊炮的,,无礼至极的发出了侮辱性的腔调儿。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