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 老沙出马(二)


本站公告

    反倒是朱刚烈十分体谅道:“夫人的担心,倒也不是全无道理,只是我这师弟......”

    四夫人喜媚不等他说完,似乎就猜透了他的心思,打断道:“贵师弟要是不喜路上人多嘈杂,那我便只派阿福一人前去引路便是了,他这个人话不多也极为踏实。m.手机最省流量,无广告的站点。”

    “若是沙长老嫌气闷,不愿乘坐车马,那喜媚就叫人备下几匹快马,我看几位长老随行中有一匹白马十分的神骏,想来沙长老总不至于厌烦马匹吧。”

    四夫人喜媚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沙狂澜要是再执意拒绝,倒显得不近人情了,只能不情不愿的应下了。

    要说这位四夫人倒也有些手腕,不过一炷香的时间,先前答应下来的事情,就都置办的妥帖。

    四匹高大的骏马被人牵到了寇府正门外面,马身上个挂着两个鼓鼓的行囊,行囊中饮水干粮衣物一应俱全。

    那名叫阿福的寇府家丁,面目果然讨喜并不惹人生厌,尤其是擅长察言观色,似是一眼就看出了沙狂澜不喜客套,只是初见面的时候打了个招呼道:“小的阿福见过沙长老,路上有什么吩咐您尽管说。”

    要说沙狂澜原来赶路都是乘云高来高去,后来腾云术被大日如来法力封住,就只能靠着自己两条粗壮的长腿,至于龙马敖清尘那可是金蝉小和尚和死猴子的‘禁脔’,除了他们两个外连朱刚烈都没骑上过一下,是以现下还是头一遭骑上马匹。

    最初那寇府上的骏马认生,还嘶鸣着想尥蹶子,然而沙狂澜只是稍稍漏了一丝本身的气势,就吓得胯下骏马身子直抖再不敢起性了。

    四夫人喜媚趁着沙狂澜上马之际,又低声嘱咐了阿福几句,阿福不住的点头应下。

    叮嘱完毕,四夫人喜媚这才和朱刚烈一道将两人送出了地灵县去,朱刚烈细心地发现,送行的队伍中果然没有寇府另外三位夫人的身影,心知喜媚所说偏见多半不是虚言。

    并肩走回寇府,入了府门四夫人屏退了随行的丫鬟,说是要亲自送朱刚烈回去休息,朱刚烈知她应是有话要说于是也未拒绝。

    果然两人分别之际,四夫人喜媚见四下无人,终于扑到了朱刚烈身上道:“冤家~我心里好苦~”

    朱刚烈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安慰道:“寇府当下这般光景,又不是你造成的,你又何必为此自责。”

    四夫人喜媚道:“若......若我说是我造成的呢......”

    朱刚烈眼中精芒一闪而过,声音放得更温柔了些“傻媚儿~为什么要这么说呢?”

    话虽这么说着,但是本身却在暗自积攒气势,恨只恨他如今旧伤未除,要是真和人动起手来不知能不能坚持到金蝉问询赶来,如果对方图谋已久恐怕金蝉那一边也会做下布置。

    难不成真如老沙和金蝉所猜测的那般,这药引不过是声东击西调虎离山的诡计,可是如果真是那样先前对喜媚的种种疑问,又该作何解释。

    朱刚烈这边心情激荡,怀里的喜媚却好像感觉不到般,颤声道:“那一晚,老爷他去经堂前曾和我说过,但是媚儿心里那时只想着冤家你,故而没有阻拦,你说如果那时我拦着老爷不让他去经堂诵经,他也不会被那怪物毒倒,这些事是不是就不会发生了,你说是不是媚儿造成的这一切......”

    说完这些亮晶晶的眼睛就盯住了朱刚烈,似是希望从对方的眼睛里找到她想要的答案。

    朱刚烈暗自蓄势半天,没想到却听到了这么个答案,不由得一愣随后哭笑不得,柔声道:“傻媚儿~佛经有云因果循环,寇老爷会中毒,是他命中该有这一劫的磨难,又和你有什么关系呢~”

    四夫人喜媚梨花带雨道:“真的么?”

    “真不是因为媚儿的轻浮孟浪害了老爷么?媚儿也知道那晚不该去找你,可是实在是控制不了自己的心~”

    四夫人喜媚靠在朱刚烈怀中,缓缓地说着动人的情话,那声音软软的柔柔的,听在朱刚烈耳中,仿佛一只无形的小手,在撩拨着他的心弦。

    许久之后,四夫人喜媚的情绪才稳定了下来,慢慢从朱刚烈怀中抽身出来“冤家,刚才媚儿执意派人跟着沙长老,你会生媚儿的气吧~”

    朱刚烈笑道:“媚儿你这么做,都是为了寇员外着想,我又怎么会生你的气呢,更何况你也说了那百眼峡凶险非常,若是沙师弟这次出师不利,还得靠着你那位家人把消息带回来呢。”

    四夫人喜媚甜甜道:“我就知道你这冤家,最能体贴咱们女儿家的心思,知道了你不怨我奴家这颗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了。”

    “不知怎得,这全府上下别人的看法,媚儿我都可以不在乎,唯独受不了你这冤家对我有半点误会。”

    一番话说的婉转哀怨,直听得朱刚烈整个人都要化了,要是换个定力稍弱的,说不定当下就要掏心掏肺,甘心为面前娇媚的可人儿做牛做马赴汤蹈火了。

    朱刚烈眼神中流露出深切的情意,用手撩起喜媚被风吹散的一缕秀发,柔声道:“媚儿~我......”

    四夫人喜媚不等他说完,便伸出一根青葱般的手指点在了朱刚烈的嘴唇上,哀怨道:“冤家~不要说~有些话永远不要说出口~”

    说着把自己的柔姨按在了朱刚烈的胸膛上“把它们放在这里便已足够了~”

    说着突然一把将朱刚烈用力抱住,好像要把自己整个人都揉进对方的身体里一般,哭着说道:“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我恨君生迟,君恨我生早,恨不生同时,日日与君好......奴家好恨,好恨没有早一些认识你,偏要受着这生不如死的煎熬。”

    说着终于嘤嘤哭了起来。

    忽然间,一双大手从后揽住了喜媚的纤腰,充满磁性的嗓音在耳畔响起“既然如此,你我二人又为何生受这等煎熬......”

    朱刚烈说完,忽然将怀中的人儿调转了方向,低下头来往喜媚娇艳欲滴的朱唇上吻去......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