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章 自首(下)


本站公告

    苏诚淡定回答:“马局,你这话我听不懂。”

    “我也不懂,直到几个小时前我才知道,苏诚你真的太牛了。”马局道:“你不仅精确定位出欧阳长风,还精确将我定位了出来。一直以来你们怀疑警局高层有内奸,苏诚你一力锁定在我身上。你心中清楚,我根本不是内奸,我是吊死鬼团伙的骨干之一。不管怎么说,在a市还是我们的地盘,所以你利用左罗开始暗查我,使用警方力量对我们进行打击。”

    苏诚回答:“马局你可能误会了,我是一步步推断出来你是吊死鬼骨干。”

    “这句话大部分是实话,除了一步步推断出来这句话,你很早就认定我是骨干,而不是被吊死鬼收买的内奸。”

    苏诚摊手:“马局,这诬陷有什么意思?就算我早就定位你和欧阳长风是吊死鬼的骨干,我没有做错任何事情。我配合或者引导或者指挥警察一步步的摧毁你们的团伙,有什么错吗?”

    马局道:“可是你有私心。”

    “当然有私心,灭掉你们,我自然可以名扬天下。”

    马局看苏诚许久:“你是装傻,还是不知情?”

    “什么意思?”

    马局组织了一会语言,道:“幽灵团一名成员向我发来消息,他告诉我,他没有追查欧阳长风,吊死鬼,商人联盟等人的海外账户。你知道我说的是谁吧?”

    “难道是恐怖鬼?”

    马局点头:“没错,他虽然被打的很惨,但是没死。他还告诉我,我和他都被绅士鬼算计了。他推测所谓的绅士鬼就是你的老板,塘鹅的第八长老,目前塘鹅的实际控制人。我非常佩服你,你明着被我们识破身份,拿出幌子说是贼警任务。实际上你还有一个任务,就是借警方之手灭掉吊死鬼。再看看你这一年来的表现,可以说你对吊死鬼是步步紧逼,从不放过任何机会。”

    “目的是什么?当知道绅士鬼就是塘鹅老板的时候,答案已经呼之欲出。现在我问左罗你一个问题,如果没有吊死鬼的帮助,你们警方有可能干净利索的打灭塘鹅登陆的计划吗?”马局再问:“就靠苏诚?他确实打击了塘鹅,但是只挖出数个塘鹅的杀手,并且这些杀手是和他老板竞争的第二长老的人。”

    苏诚道:“这是污蔑。”

    马局看左罗:“我在问你。”

    左罗想了好一会回答:“马叔,我第一天进入z7,你告诉我。我们警察不要管给你提供帮助的人是好人还是坏人,关键是这个人是不是帮助警察消灭了坏人。”

    马局压制怒意道:“吊死鬼不是坏人,他更不是好人。我告诉你吧,吊死鬼大部分力量已经解散,残余少部分力量被黑手吸收。这黑手已经和绅士鬼勾结。构建出稳固的塘鹅亚洲桥头堡。”

    左罗道:“我还是那意见,谁犯法我抓谁。他没有犯法,我不能抓他。至于马叔你们是不是犯法,由法官说的算。你有很多机会在法庭上辩驳。而且马叔,你对苏诚的的看法完全是猜测。”

    苏诚道:“马局,和你联系的也许不是恐怖鬼,而是真正想吞并和消灭吊死鬼的人呢?”

    马局无言以对,一直摇头,看着苏诚:“我不信你,我多年来的经验告诉我,你不可信。我知道抓你没有证据,而且你也没脏手,抓不了你。因为你父亲华良的关系,我们也不会追杀你,并且追杀你也没有价值。我现在只是提醒左罗。吊死鬼一旦崩塌,a市会更乱。”

    苏诚道:“马局你前面说,吊死鬼大部分力量被解散,残余部门被黑手吸收。现在又说吊死鬼一旦崩塌,难道还没有崩塌?马局你说的话是不是自相矛盾?”

    “你们永远不可能知道我们的实力。”马局道:“左罗,我也可以回答你,为什么我要挖出红蓝黑,而不是配合警察灭掉所有吊死鬼力量。理由就是,我们的硬实力在修生养息,号令一出就会重新集结。”

    苏诚笑了:“马局,到底结果是什么?现在是塘鹅要当桥头堡,还是吊死鬼仍旧控制a市?”

    左罗道:“马叔,我相信你说的很多是真的,你的推测。但是就我立场来看没有意义。苏诚本来就是塘鹅第八长老为了打击第二长老而主动进入水逆计划。我的立场,我不管你是哪个长老的人,能帮我打击犯罪,我就欢迎。我握有谁犯罪证据就抓谁。至于马叔你说绅士鬼吞并吊死鬼,或者吊死鬼守护a市,这是黑色世界的事,是幽灵团内部的事,和我们警察没有关系。另外,我和苏诚接触一年了,住在一起将近一年。他确实有很多缺点,同时也别有目的。但是我相信苏诚有自己的底线。苏诚不会祸害a市。再者,就算绅士鬼吞并了吊死鬼又怎样?他敢来,我们就敢抓。”

    苏诚看左罗:“你这话说的我都有点脸红。”

    “别,如果有你的犯罪证据,我一样抓你,关键我没有。我也不管你是要灭吊死鬼,还是要灭塘鹅。”左罗道:“我觉得接下来最后几天合同,你最好按照标准程序生活。”

    戴手表,不得和外界通讯,左罗看护。

    苏诚道:“君子坦荡荡。”

    马局看苏诚:“说实话,我也不能分辨你到底是什么情况。我仔细梳理后发现,自从你来之后,吊死鬼从幕后被搬到台前,而后频频遭受重击。”

    苏诚道:“马局,说一千道一万,你最大一个错误就是从不认为自己是罪犯。马局你要知道,警察根本不关心吊死鬼是否正义,这和警察个人的内心想法有关,但和警察的职能无关。就警察角度理姓来看,吊死鬼和其他犯罪团伙没区别。不……区别在于吊死鬼规模大,技术精良,组织结构严密。吊死鬼以自己认为正义去做非法的事,警察不是道德审判者,警察只消灭破坏法律秩序的人。马局你干了二十多年刑警,难道就没有明白这一点吗?”

    马局深叹口气:“当然明白,这确实是我们一个错误,虽然我们明白,但是我们始终感觉自己和警察差异不大。或者说我们难以说服别人和自己接受,我们和警察始终是敌人的关系。”

    本质上来说正义和警察无关,警察维护的是秩序。无论是正义还是邪恶的,但凡破坏了秩序的人或者团体,都是警察的敌人。

    左罗道:“马叔,如果可以,我希望你能告诉我红箭、蓝鹰和黑魄指的是谁。”

    马局回答:“我是蓝鹰,至于红箭和黑魄……我没有权利解散团队,要解散团队也必须两人同意。好了,我的话说完了,我们可以走了吗?”

    左罗站起来,侧身道:“马叔,请。”

    苏诚和左罗送马局到了图书馆门口,方凌过来送马局上车,车队朝z部门方向而去,外围只留下大学派出所的民警处理善后,还有图书馆内的左罗和苏诚。

    左罗和苏诚在一楼窗户边,目送车队离开,左罗看了眼苏诚,继续看窗外:“有什么想说的?”

    “说什么?”

    “你真的以为我一点都不在乎马局刚才说的吗?”左罗问了一句,补充道:“我维护法律没错,但是我的内心还有正义。”

    “呵呵。”苏诚笑了笑,道:“你刚才说那句话让我脸红,说你相信我是一个有底线的人。”

    “说错了?”

    “我不知道。”苏诚回答。

    左罗道:“你承认你加入水逆的计划,主要目标是吊死鬼?”

    “别想太多。”

    左罗道:“你是不是定位出欧阳长风是吊死鬼的骨干?”

    苏诚想了一会:“左罗,我很欣赏你刚才的态度,你何必理会马局说的是真是假呢?你按照警察立场行动就可以。”

    左罗道:“意思是你骗过了我们所有人。”

    苏诚回答:“马局所说的事情其实没那么简单,二十多年来,我的人生格言是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我一直以为我自己能应付,实际上这潭水太深了。你问马局说的是真是假,我实话告诉你,我不知道真假。而且我不能告诉你为什么我不知道真假。”

    “什么意思?”

    “你还记得我说过警察和侦探的区别吗?”

    “警察全盘调查,侦探针对调查。”

    “对,打个比方,我是一枚棋子,我在棋局中冲杀到今天。我已经知道双方主帅位置,也了解了棋局的结构。但是我去无法看见身边的一切,我不知道身边是战友还是敌人。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是红方还是黑方。”

    左罗问:“你自己也说不明白?”

    “是。”苏诚道:“而且我感觉很不妙,就马局所说如果是真的,我可能没有办法离开a市。而且我认为我们两人会反目成仇,许璇对我也会因爱成恨。”

    “反目成仇?”左罗摇头:“这不会,你犯罪,我抓你,但是我还是你朋友,逢年过节我会去看你。”

    “拜托你能不能不说这样的话。”信任,感情,说出来很俗,而且很没意思,很尴尬。苏诚的姓格如同很多人一样,父母突然说我爱你,会吓一跳,然后不好意思,并且尴尬。让苏诚这样的人对父母说我爱你,他开不了口。

    左罗问:“他们要除掉你了?”

    苏诚没有正面回答:“恐怖鬼,鬼团,绅士鬼,吊死鬼,全部只是棋子……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左罗道:“那我可以问一下,你认为我们会什么时候反目?”

    苏诚苦笑:“快了,原本我认为我可以掌控局势。但是听了马局的话后,我推算大概就这么一两天吧。”

    左罗看苏诚:“我现在相信你之前不知道你老板可能是绅士鬼。”

    ……

    最近一直比较忙碌,苏诚和许璇忙里偷闲才私会数次。今天是在苏诚坚持之下,难得的一次二人晚宴,地点在a市最为高档的西餐厅之一。

    苏诚穿着很正式,笔挺的西装,整理了头发,锃亮的皮鞋。还将一方手帕塞在自己的西装上衣口袋。许璇应约而来,穿的却是七组的工作西装,见到苏诚还没开口,苏诚先帮着拉开椅子,许璇坐下,看苏诚:“怎么了?今天我生日?”

    “我想了想,我们从来没有两个人在高档西餐厅好好的吃一餐晚饭。”苏诚抬手,招呼过来服务员:“先点单。”

    “我只有半小时吃饭时间,过来就花了我二十分钟。”许璇道。

    “没关系,我给周断打了电话。”苏诚将菜单从服务生手上拿来,递给许璇,自己再拿了一份菜单,点了开胃菜,主菜和甜点。

    许璇也很快点好单,道:“你现在影响力很大,竟然敢指使周断了。”

    “爬的越高,摔的越狠。”苏诚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盒子。

    许璇吓了一跳:“干嘛?”

    “不,不是求婚,现在还不方便求婚。”苏诚打开盒子,拿出一条黄金项链,道:“这条项链是大菠萝和我去办一个和欧洲某王室有关的调查,最后雇主送给我们的礼物。大菠萝让我收下,告诉我,遇见心仪的女子时候,将项链送给她。这条项链是十八世纪皇家工匠手工打造的项链,铂金海豚挂坠上拉丁语为:永恒之爱。”

    “没事吧你。”许璇拿起项链,却是在看苏诚。伴随两人玩游戏,感情已经跳过了肉麻阶段。甜言蜜语许璇是接受的,但是苏诚今天似乎奇怪了点。

    苏诚站起来,拿过项链,给许璇戴上,而后亲吻下许璇的额头坐了回去。许璇正色看苏诚:“说人话,现在,马上。”

    苏诚道:“近期会发生一些事情,我希望你能答应我,将自己和自己的感情置身事外。等一切尘埃落定后再去想,再去思考。”

    “这话是什么意思?”

    “嗯,我方便说直白一些吗?”

    “当然。”

    苏诚道:“最近会发生一些事情,考虑到你这么笨,所以我请求你不要因为这些事而出现负面情绪……再简单一点说吧,之前发生很多事,你都发现一切尽在我掌握中,对吧?”

    许璇弹了下苏诚的手背,看苏诚吃痛,道:“意思就是你有麻烦了。”

    “还有一个意思是,我能解决这些麻烦。”苏诚自信回答。8)

    </br>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