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九十六章 队伍集训


本站公告

    “要不你们还是先把太贤偶吧给放开吧。”

    “不然他这样可没法用餐。”

    金泰熙还是对一副生无可恋模样的车太贤动了恻隐之心。

    “泰熙你就是太善良了,太贤这家伙可是抱着扰乱咱们队伍集训的想法前来。”

    “咱们没有对他用刑已经非常不错。”

    刘在石这会虽然并不介意将车太贤给放开,但心里又觉得不能就这么简单的将其给放开。

    “那起码先把他嘴上的胶布给撕开,看看他这会是否没有什么话要给你们说也行。”金泰熙接着劝说道。

    “这倒没什么问题,这小子憋了几个小时没有说话,应该是有不少话想要跟我们说。”刘在石笑着说道。

    “感觉太贤哥应该已经麻木,毕竟他原本是那么喜欢说话的一个人,唠叨程度都不比在石哥你和钟国哥差多少。”haha一脸担忧的看着车太贤说道。

    对于haha的话,车太贤的回应是直接翻了个白眼。

    刚刚刘在石他们要给他贴胶布的时候,haha的表现可是激动的很,就差没有抢过胶布,亲自来给他贴胶布。

    所以这会听到haha的话,车太贤才会有那样的反应。

    待会他如果成功的获得了解脱,要想办法报复的人的名单之中,绝对是少不了haha。

    而了捆绑他的绳子的李光洙也是逃脱不了上那份名单的命运。

    “太贤啊,长痛不如短痛这个道理你应该是清楚的,给你点时间,你做下心理准备,我待会争取用最快的速度将嘴上的胶布给撕开。”刘在石来到车太贤跟前,一副为了车太贤着想的表情对着他说道。

    车太贤定定的盯着刘在石看了一会,才心情沉重的点了点头,然后闭上了眼,开始做心理准备。

    同时也没有忘记为接下来要遭罪的自己默哀了几秒。

    大概过了一分钟左右,车太贤重新挣开了眼睛,对刘在石示意他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钟国,要不还是你来撕开这胶布”刘在石在将手放在了胶布上,准备动手的那一刻,心里又产生了迟疑,接着就收回了手,转头看向金钟国开口道。

    “只是撕一个胶布而已,谁来撕不一样。”金钟国挑了挑眉说道。

    “这话是没错,不过我感觉由你来撕,会更有效率一些。”刘在石摊着手说道。

    “行吧,那就由我来撕。”金钟国无所谓的说道。

    这种事情在他看来,确实是由谁来做都没差,反正也费不了多少力气。

    刘在石立马让开了位置,让金钟国来到了车太贤的跟前。

    “虽然可能会有一些痛,但你这家伙稍微忍一下。”金钟国拍了拍车太贤的肩膀说道。

    车太贤当即露出了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示意金钟国快点动手。

    不过他心里此时真的是相当的紧张,因为如果是金钟国下手的话,哪怕可以压制自己的力气,估计也要比刘在石来动手使用的力气要更大一些。

    这也意味着他待会可能要遭受更大的罪。

    虽然相对的,这也能让他能更快的脱离撕开胶布所带来的痛苦。

    金钟国再次拍了拍车太贤的肩膀,然后就将手放到了胶布上,撕开了一角抓紧,接着就在尽量控制了力气的情况下,一把将胶布给撕了下来。

    随着胶布的撕下,车太贤的痛呼声也随之传出。

    当然在下一秒,这痛呼声就停了下来。

    痛呼声之所以那么快停止,并不是因为车太贤所感受到的疼痛感已经消失。

    相反,正是因为那疼痛感实在是太过于强烈,让车太贤都已经痛得发不出声音。

    如果不是自己还被绑着,车太贤一定第一时间用手捂着自己的嘴,然后轻揉自己受创的地方来缓解疼痛。

    奈何现在还被绑着,他的这个想法是没法实现。

    “钟国你这力气貌似用的有点大啊,这胡须都被你扯掉了那么多。”刘在石从金钟国手上接过那块胶布检查了一下,一脸后怕的说道。

    刘在石心里是非常庆幸被贴上胶布的人并不是自己,以往金钟国等人在他唠叨的时候,可是没少用给他贴胶布这事来吓他。

    这会看到了车太贤的惨况,刘在石是在心里打定主意,一定不能让人这么对待自己。

    “就没有人打算关心一下太贤的状况”洪京民走到两人身旁,一脸怪异的对着两人问道。

    “我觉得应该等他熬过了这最煎熬的时间,咱们再去关心他比较好一些。”刘在石低头看了一眼终于能发出一些声音的车太贤说道。

    “太贤他真的连胡须也一块被扯下来了”洪京民饶有兴趣的问道。

    “确实是被扯下来了,而且这数量还真不少。”刘在石将手上的胶布递了过去说道。

    “还真是被扯下了不少,这粗略的看了一下,起码超过二十根。”洪京民在接过了胶布后,就立马检查了一下入目的的情况让原本有一定心理准备的他都稍微被吓到。

    “也难怪太贤哥他会痛到没法出声。”haha打了个寒颤说道。

    同时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刻意留着的胡须。

    如果换成是他被来上这么一下,估计遭受到的痛苦,比车太贤是只多不少。

    “haha你这胶布是什么牌子的这粘着性真的是挺强啊。”洪京民看向胶布的者haha询问道。

    “这个我也不清楚,是我们家高恩帮我去买的。”haha摇了摇头说道。

    “回去后你去问一问弟妹,如果她有印象,还记得是什么牌子又或者是在哪买的,就告诉我一声。”洪景仁对着haha说道。

    “你问这个干嘛”金钟国看着她问道。

    “我感觉这胶布应该挺好用的,就打算买些来备用。”洪景仁耸耸肩说道。

    “如果你要去买的话,记得帮我也买一些。”

    “日常生活中,能用到胶布的情况还是挺多的。”

    洪京民对着洪景仁说道。

    “呀你们还不把我给放开。”缓过劲来的车太贤那是完全抑制不住自己那激动的情绪。

    “太贤啊,我们只是答应给你揭开胶布,可还没决定要给你松绑。”刘在石扶了扶眼镜说道。

    车太贤因为情绪太过于激动的关系,这会也顾不了那么多,直接爆了粗口。

    当然,他的理智并没有完全离线,所以就算忍不住爆了粗口,也不是什么太重的话。

    所以他爆粗的结果就是将刘在石等人给逗乐,现在是笑声一片。

    这一情况让车太贤是更加郁闷,在那里生起了闷气。

    “行了,咱们还是先把他给放开,待会如果他再有不安分的表现,咱们再重新将他绑起来就行。”张赫走了过来说道。

    “就按照张赫说的办吧。”金钟国稍微琢磨了一会,看向刘在石说道。

    刘在石对此已经没什么意见。

    能让车太贤遭那么多罪,刘在石心里已经是十分的满足。

    李光洙在金钟国的示意下,赶紧来到了车太贤身旁,帮他解开了绳子。

    获得了自由的车太贤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从李光洙的手上夺过了那根禁锢了他几个小时的绳子,然后在众人的注视下,步履蹒跚的走到了一旁,然后用那明显还僵着的身体,尽可能的施展全力,将绳子给扔了出去。

    看着一副终于出了气的表情的车太贤,众人忍俊不禁,再次笑出了声。

    “那绳子其实也没什么罪,又不是它自己将你给绑上。”刘在石好笑的说道。

    “在石哥,你说的这点我当然知道,只不过我现在暂时还没有想到能帮我从几位罪魁祸首身上讨回公道的好想法,所以也只能委屈一下这绳子来当一下出气筒。”车太贤转过身,面色平静的看着刘在石说道。

    “你这会这么直白的将这个想法告诉我们,你说我们该怎么做比较好”刘子暗示脸上挂着玩味的笑容对着车太贤问道。

    车太贤口中的罪魁祸首除了他之外,可是还有着金钟国等属龙俱乐部的成员,所以刘在石这会是完全都不慌。

    虽然考虑过车太贤可能会有柿子找软的捏,专门找他还有李光洙haha算账的可能。

    但刘在石对自己还是比较有信心,觉得自己在有了防备的情况下,是不会在车太贤手上吃亏。

    “咱们能不能把这个话题给留到解决了午餐问题之后再来讨论。”李泽晗拍了拍手,将手中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后说道。

    “这个当然没有问题,泰煕他们那么辛苦的为了咱们准备便当,怎么能因为这点小事而耽搁了。”刘在石笑着开口道。

    他虽然因为金钟国等人,并不怎么担心车太贤这会会有什么举动。

    但以他谨慎的性格,现在也是巴不得众人的注意力暂时先转移到其他事情上面。

    “刚刚拍照的人,我不要求你们把照片给删掉。”

    “但你们可千万不要把照片给发到sns去。”

    车太贤在舒展了下有些僵硬的身体后,想起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赶紧对着众人说道。

    他的这个请求对众人来说都没什么问题,所以都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太贤啊,听哥哥我一句劝,待会收起你的一些小心思,老老实实的当一个看客。”刘在石拍了拍车太贤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

    “在石哥,如果咱们调换一下立场,你能做到你说的那样吗”车太贤看着他问道。

    “我应该能做到。”刘在石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但很快就调整好了表情,信誓旦旦的说道。

    车太贤只是轻笑了一声,没有多说什么,直接转身往已经开始派发便当的李泽晗他们那边走去。

    刘在石尴尬的摸了摸鼻子,也迈步跟了上去。

    “你们训练的怎么样了”等分配好便当,众人都找位置坐了下来后,金泰熙开口对着李泽晗问道。

    “目前来说,还是非常的顺利,大家的默契还是挺高。”李泽晗的视线在众人脸上一扫而过后,笑着说道。

    “在没有太贤他捣乱的情况下,咱们的训练自然不会有什么问题。”刘在石扶了扶眼镜,笑着说道。

    车太贤只是冷哼了一声,并没有多说什么,但时不时的会将视线落在haha还有李光洙的身上。

    不过因为他每次移开视线的速度都非常快,所以并没有被众人察觉到异样。

    “虽然大家的表现都不错,但还是存在着些许问题,下午的训练要加把劲才行。”身为教练的金钟国开口说道。

    “这个我们心里都清楚,但默契这回事可不是一时半会能够提升起来,咱们尽量抽时间出来训练就行。”张赫喝了口水,润了润喉咙,才开口说道。

    “其实也未必要一直来做这样的常规训练,咱们可以多出来聚餐,然后通过一些小游戏来训练默契。”洪京民开口提议道。

    “这个主意非常的不错,虽然大家的工作都挺忙,但一块吃个饭的时间,应该还是能挤出不少。”刘在石非常支持洪京民的这个提议。

    要这样挤出一天时间出来进行训练,对刘在石来说,真的是挺困难的一件事情。

    但几个小时的时间来聚餐的话,倒不是什么大的问题。

    而且刘在石可向来都是这些游戏的狂热爱好者,比起比较枯燥的训练,刘在石自然是更加的偏向以玩游戏的方式来培养默契。

    “京民的提议确实是可以考虑,不过这个事情咱们到时候再看情况来安排。”金钟国也并不觉得洪京民的提议不好,所以并没有否决。

    毕竟他们的时间虽然不算紧凑,但因为众人工作的关系,也没法挤出太多的时间来进行今日这样的集训。

    在聚餐的时候,通过一些小游戏来提升默契,效果也许要更加好一些。

    而且他们到时候也可以双管齐下一块来,这样获得的效果应该不只是一加一那么简单。

    不过除了提升他们队的默契还有实力这点,其他队伍的消息,他们也该要收集一些信息。

    在能增加胜率的情况下,其他队伍都在做的事情,他们没理由放着不做。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