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一十八章


本站公告

    app2();

    “娜莱啊,我看节目的时候,有看到你在彩虹会员们来家里做客的时候,开了那瓶夜关门酒。”金智敏对着朴娜莱说道。

    “确实是开了没错,不过欧尼你如果想要打剩下那些酒的主意的话,那就直接死心吧。”

    “我还要留下它来招待那些跟我有发展可能的男性。”

    朴娜莱一本正经的对着金智敏说道。

    “那也只是你自己单方面觉得有发展的可能性而已。”张度妍再次毫不客气的拆起了朴娜莱的台。

    “这也只是你自己单方面觉得我是在单方面觉得。”朴娜莱瞥了她一眼说道。

    “你就不觉得自己刚刚那话太拗口了一点吗。”张度妍白了她一眼说道。

    “虽然确实是拗口了一点,但情况就是那样。”朴娜莱不以为意的说道。

    “娜莱啊,那么重色轻友的话,你可是会失去很多的。”金智敏语重心长的对着朴娜莱说道。

    “欧尼你是打算待会要喝点,还是准备装上一些带走?”朴娜莱沉吟了一会,对着金智敏问道。

    “我是打算装上一些带走,我父亲看了节目后,对那夜关门酒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琢磨着给他弄一些来尝尝鲜。”金智敏带着几分不好意思的说道。

    “欧尼你不早说,如果知道是要给叔叔的话,我肯定二话不说就同意。”朴娜莱闻言,也不再多说什么,直接答应了下来。

    “放心,我不会装上太多,毕竟上了年纪的人,并不适合喝太多夜关门。”金智敏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说道。

    “为了避免咱们待会的心思都集中到了Party上面,将其他的事情都给忘了的情况。”

    “咱们现在就先去找适合的容器,先将酒给装好。”

    朴娜莱说着就想站起身去找来适合的容器。

    “容器方面我已经准备好了,娜莱你帮我将酒装好就行。”金智敏赶紧叫住了朴娜莱,并从自己带来的包里面拿出了一个比少酒瓶还要小上一些的瓶子递给了朴娜莱。

    “就装这么点够喝吗?”朴娜莱接过了瓶子,掂了掂后问道。

    “已经够了,这一瓶我都要我爸分成好几次来喝才行。”金智敏摆摆手说道。

    “我可是记得欧尼你说过叔叔的酒量挺好,一次只喝一点,把酒瘾给勾起来却得不到满足的话,可是会很难受的。”朴娜莱站在好酒之人的角度说道。

    “放心,家里面还有各种比较健康的果酒可以让他满足酒瘾。”金智敏对这点是完全不担心。

    “如果是那样的情况的话,那就没什么问题了。”朴娜莱点了点头,也不再多说什么。

    拿着瓶子就打算前去酒吧那边给金智敏装酒。

    张度妍眼珠子一转,也打算跟着一块前往酒吧那边,看看有没有机会偷尝一些朴娜莱一直宝贝着的夜关门酒。

    “可能偶吧你的表情就知道你非常不能理解我们为什么那么喜欢酒。”注意到李泽晗表情变化的金智敏轻笑着说道。

    “其实还是能理解一些,这就跟我喜欢吃美食差不多,只是个人喜好的东西不同而已。”李泽晗耸耸肩说道。

    “确实这个理。”金智敏点了点头。

    “话说今晚都会有哪些客人过来?”李泽晗将自己好奇的问题给问了出来。

    “我知道的也不多,就确认了国珠还有英美会过来。”金智敏心里其实也是挺好奇这个问题。

    “有她们在的话,感觉会安心不少。”听到有多两个熟人会过来,李泽晗自然是非常的欢迎。

    “有她们在,我反而更加的担心今晚会有人要躺着回去。”

    “又或者是我被她们灌太多酒而不得不再次在娜莱这里借宿。”

    金智敏揉了揉太阳穴说道。

    说到这里,金智敏就忍不住回想起朴娜莱还在之前那个家住的时候的那次酒后借宿后的窘况。

    如果当时知道第二天朴娜莱有我独自生活的拍摄的话。

    金智敏是绝对不会选择借宿。

    那样自己宿醉后的状态就不会通过节目公开出去。

    想到这里,她就觉得自己的脑袋隐隐作痛。

    因为在那期节目播出后,她可没少被自家父母唠叨。

    “我在的时候她们应该会克制一下。”

    “不过我今天十之八九会在十点左右离开,这之后会是什么情况,你可就只能只求多福了。”

    李泽晗带着笑意说道。

    “那确实是需要自求多福的情况。”金智敏在胸口画了个十字,做祈祷状说道。

    “欧尼你这是做了什么需要感到惭愧的事情,这会需要让偶吧客串神父来听你忏悔吗?”完成任务归来的朴娜莱看着还在做祈祷状的金智敏,挑了挑眉问道。

    “你瞎说什么,我这是在祈祷。”金智敏没好气的说道。

    “祈祷?好端端的干嘛要祈祷?”张度妍好奇的问道。

    “祈祷自己今晚能靠着自己走回去,不需要留下来借宿。”金智敏收回了祈祷的姿势说道。

    “欧尼你不应该那么老实的说出来,你这样说了,我们可就更有将你给灌倒的想法。”张度妍笑着说道。

    “欧尼,我客房这次可是换了新床,还没有其他人睡过。”

    “我可是非常欢迎你成为第一位体验塔舒适度的客人。”

    朴娜莱挤眉弄眼的对着金智敏说道。

    “娜莱啊,你觉得度妍他们是对把你给灌倒的兴趣大,还是把我给灌倒的兴趣大?”金智敏似笑非笑的看着朴娜莱问道。

    “这个问题的答案非常的明显,百分百是把娜莱给灌倒更有意思。”还没等朴娜莱有所回应,张度妍就无比肯定的抢先开口道。

    “我今晚是不会帮娜莱解围,你们想做什么就去行动吧。”金智敏做了个请便的手势说道。

    “我们不会让欧尼你失望的。”张度妍拍着胸口保证到。

    “咱们今晚不如来点新意,来一次以汽水代酒的Party如何?”因为张度妍他们而有些发慌的朴娜莱,赶紧开口道。

    “你如果想要引起众怒的话,尽管去跟囯珠他们说下这个想法。”

    “我个人倒是没什么意见。”

    张度妍脸上挂着玩味的笑容看着朴娜莱说道。

    “世风日下,人心不古,费尽心思招呼你们的我,却可能遭受最大的罪。”朴娜莱倒在了沙发上,神情眼神呆滞,表情茫然的望着天花板,喃喃的说道。

    “呀!你的脚别往我身上砸。”被倒在沙发上的朴娜莱的脚,砸在了大腿上的张度妍抓狂的说道。

    “嗯,不好意思。”朴娜莱非常敷衍的回应了一句。

    张度妍可向来都不是吃亏的主,直接才采取了报复行动,抓起了朴娜莱的腿,就在她小腿那里咬了一下。

    “还真别说,这丫头的腿还真是结实有肉,如果拿去炖,肯定非常不错。”在朴娜莱咋乎声不断的反抗下,张度妍松开了她的腿,笑着对着李泽晗他们说道。

    “请不要挂着那么灿烂的笑容来说出这么恐怖的话好吗。”朴娜莱一边揉着自己被咬的地方,一边无语的看着张度妍说道。

    “那挂上狰狞点的表情?”张度妍转过头看向她问道。

    “那你直接把你日常面对别人十的常用表情换上就好,那个表情就足够狰狞。”朴娜莱故作好意的对着她提议到。

    “看来你是迷上了被我咬的感觉,要不要我再来上一楼?”张度妍说着,就将不怀好意的眼神投降了朴娜莱的小腿。

    “如果你不怕把自己的牙给崩掉的话,我倒是不介意让你咬多一下。”朴娜莱不甘示弱的说道。

    刚刚是没有防备,才被张度妍给得手。

    这会有了防备,张度妍如果有胆子向她再次发动攻击的话。

    朴娜莱有十足的信心能进行反制,让她吃些苦头。

    “你是不是傻,我怎么可能这会动手,肯定是趁你不注意的时候,再突然动手。”张度妍面不改色的说道。

    “那样的情况下,我可是很容易收不住力道,直接把你一口牙都给踢下来。”朴娜莱双手环胸看着张度妍说道。

    “那样的情况,确实是非常的危险,你们闹归闹,可别拿自己的安全开玩笑。”李泽晗认真的对着两人叮嘱到。

    “偶吧你放心,我待会如果要攻击娜莱的话,绝对不会再咬小腿那里。”张度妍给了李泽晗一个安心的眼神说道。

    “我又不事只有小腿能攻击,就算是咬我屁股,我都能用屁股反击。”朴娜莱充满自信的说道。

    “是打算一屁股闷死我吗?还是直接一屁把我给崩了?”张度妍故意摆出一副惊恐的表情看着她问道。

    “我这会还真有一屁股坐死你的冲动。”朴娜莱反复的深呼吸了几次后说道。

    “行,你屁股大了不起,我招惹不起。”张度妍对着朴娜莱抱拳说道。

    “切,我看你就是羡慕嫉妒恨,我这可是金卡戴珊看了都会羡慕的屁股。”朴娜莱一脸傲然的说道。

    “还好我这会没有喝东西或者吃东西,不然保证又要被呛到。”金智敏表情怪异的看着朴娜莱说道。

    “这丫头最近有点失心疯,欧尼你跟她说话的时候可千万要注意。”张度妍对着金智敏告诫道。

    “你们两个闹归闹,可千万不要牵扯到我们这些无辜的人身上。”金智敏不放心的对着两人说道。

    朴娜莱和张度妍想要开口为自己辩解几句,但这时门铃声正好响起,四人的注意力当即被吸引了过去。

    朴娜莱不得不收回了自己已经到了嘴边的话,站起身打算前去看看来人到底是谁。

    在可视对讲机上看到熟悉的两张脸的时候,朴娜莱脸上扬起了笑意,接着就前去玄关那边给刚到来的两位客人开门。

    不过让她没想到的是,除了刚刚在可视对讲机中看到的李国珠还有安英美之外,还多出了一个人。

    但朴娜莱只是稍微的惊讶了一下,就对着那人热情的表示了欢迎。

    因为对方也是自己邀请来参加Party的客人,是在出演了我独自生活后,关系变亲近的姐姐韩慧珍。

    “欧尼你怎么又带着东西过来了。”朴娜莱看着韩慧珍手上提着的东西,故作不满的说道。

    “这次不是抽空回去老家了一趟吗,我妈让我捎上一些她自己种的蔬菜给你。”韩慧珍撩起了耳边的碎发,笑着解释道。

    “那欧尼你可一定要记得帮我好好的感谢一下阿姨,下次你要回去的时候,记得提前跟我说一声,好让我也做一些准备。”朴娜莱闻言,立马对着韩慧珍说道。

    如果是韩慧珍自己准备的礼物,朴娜莱还会推脱一下。

    但如果是韩慧珍母亲的一份心意,朴娜莱就打消了推脱的想法,同时也开始琢磨到时候如何去表达自己的谢意。

    虽然思绪不断的变换,但朴娜莱也没有忘记先招呼李国珠三人进入屋里。

    在给三人找出了更换的拖鞋后,朴娜莱就领着三人来到了客厅。

    “除了泽晗偶吧之外,其他人欧尼你都认识,所以我就给你介绍一下。”朴娜莱对着韩慧珍说道。

    “我知道这一位,是亨洙他的姐夫,在聚餐的时候,亨洙有给我们看过照片。”韩慧珍有些拘谨的说道。

    “偶吧,这位是韩慧珍欧尼,是和我还有亨洙偶吧都非常亲近的欧尼。”

    “虽然这位欧尼非常搞笑,很容易会让人误以为她是搞笑艺人,但其实她是国内数一数二的顶尖模特。”

    朴娜莱对着李泽晗介绍起韩慧珍。

    在介绍的过程中,朴娜莱特意的提了一下身为李泽晗小舅子的李莞。

    她相信李泽晗在得知了韩慧珍跟李莞的关系亲近后,会表现出更多的善意,然后更容易变得亲近起来。

    而情况也正如朴娜莱所预料的那样,因为李莞的关系,李泽晗对韩慧珍的初印象也加分了不少。

    虽然金泰熙经常吐槽自家弟弟不靠谱,但也只是嘴上说说而已。

    李莞虽然有些小毛病,但毕竟是从小被当做家里企业的接班人来培养,这能力和眼光还是非常的不错。

    app2();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