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巫影帝国


本站公告

    此后两星期中,他们的集会时间不太稳定,因为各种各样的理由,大家的时间不能统一,赫敏很快想出了一种很聪明的方式,用来在有临时变更的情况下通知所有成员下次集会的时间。因为如果不同学院的人频繁地穿过礼堂去交谈,容易令人起疑。她给每个成员一枚假加隆。

    “看到硬币边缘的数字了吗?”第四次集会结束时,赫敏举起一枚硬币给大家看。硬币在火把照耀下发出黄灿灿的光芒。

    “在真加隆上它只是一个编号,代表铸成这枚硬币的妖精。但这些假币上的数字会变动,显示下次集会的时间。改时间时硬币会发热,如果你把它放在口袋里,就会感觉到。我们每人拿一枚,当下次集会的时间确定之后,大家的硬币都会同样变化。”

    赫敏说完后众人默不作声,她看看一张张仰望着她的面孔,有些发窘。

    “这不是一个好主意吗?”安德鲁替她把话说完,“就算乌姆里奇要翻大家们的口袋,也不会想到什么,不是吗?”

    “你会施变化咒?”泰瑞·布特问。

    “会啊。”赫敏说。

    “可那是——那是n.e.w.ts水平啊,”他虚弱地说。

    “哦,”赫敏努力显得谦虚一些,“哦——啊——是,我想是的——”

    “你和安德鲁掌握的魔法我们或许连想都想不到,这让我有一种深深的挫败感!”他在赫敏和安德鲁之间来回看着,“强大,神秘而且聪明。”

    “唔……”赫敏稍微有点脸红,“———那么,我们就用这些加隆啦?”

    一片赞同声,人人上前从篮里拿了一枚金币,然后离开了。

    随着本赛季的第一场魁地奇球赛——格兰芬多队与斯莱特林队交锋的临近,他们的集会暂停了,因为安吉利娜坚持几乎每天训练。由于魁地奇杯长期没有赛事,人们更增加了对这场球赛的兴趣和热情。拉文克劳与赫奇帕奇非常关心比赛结果,因为他们来年要跟这两个队较量。两个学院的院长虽然表面装出洒脱的风度,却暗下决心要看到己方取胜。

    就因为这样的原因,麦格教授在比赛前一星期免除了他们的家庭作业。

    “我想你们这一段够忙的了。”她高傲地说,大家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直到她望着哈利和安吉丽娜严肃地说,“同学们,我已经看惯了魁地奇杯摆在我书房里,实在不想把它交给斯内普教授,所以请用这多出的时间训练,行不行?”

    不可否认,大家的球技还没达到伍德的水平,虽然他正在刻苦提高。但是他最大的弱点是犯了错误就会失去信心,

    比赛那天的清晨天气晴朗而寒冷,安德鲁也早早的醒了,当他和赫敏来到礼堂的时候,发现每个人的说话声比往常更响,气氛也更热烈。

    他们走过斯莱特林餐桌时,听见了一阵喧哗。安德鲁注意到几乎每个斯莱特林都在银绿相间的围巾和帽子之外戴着一个皇冠状的银质徽章。上面写着“韦斯莱是我们的王,”安德鲁只是扬了扬眉毛,没有表示。

    罗恩颓然地坐在最近的一张凳子上,好像面前吃的不是早饭,是断头宴。

    “我这么做准是疯了,”他声音沙哑地低声说道,“疯了。”

    “别胡说,”哈利严厉地说道,塞给他一些面包,“你没问题的,紧张是正常的。”

    “我是废物,”罗恩说道,“我没用的,我根本打不了球,我当初是怎么想的?”

    “别泄气,”哈利坚定地说道,“看看那天用脚救起的那个球,就连弗雷德和乔治都说——”

    “那是个意外,”罗恩可怜巴巴地道,“是撞上的——我从扫帚上滑了下去,你们都没看见,我正在想办法爬上去时,碰巧踢到了鬼飞球。”

    “哦,”哈利说道,“再来几次这样的意外,我们就赢定了,不是吗?”

    安德鲁和赫敏坐在他们对面的拉文克劳餐桌,他和秋在一起。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的比赛结果将影响到拉文克劳的最终排名,秋对于这场比赛也非常关心。

    赫敏今天戴着金红色相间的围巾、手套,还有玫瑰花结。

    “你感觉怎么样了?”金妮问罗恩,他正盯着碗中牛奶麦片的残余,似乎是在认真思考是否要把自己溺死在里面。

    “他只是有些紧张。”哈利说道。

    “那是个好现象,我发现他一点不紧张时考试就考得不好。”赫敏热情地说道。

    “你们好。”一个梦呓般的声音在他们身后说道,卢娜正从拉文克劳餐桌旁溜达过来。许多人在看着她,有的公然笑着指指点点。她弄了一顶狮子形状的帽子,有真狮子那么大,摇摇欲坠地戴在头上。

    “我是支持格兰芬多的,”卢娜不必要地指着她的帽子说道,“看看它会干什么”

    她伸手用魔杖敲了敲帽子,它张开大嘴,发出一声逼真的狮吼,把周围的人都吓了一大跳。

    “不错吧?”卢娜快活地说道,“我本来想让它吃一条像征斯莱特林的蛇,可是来不及了。不管怎么样祝你们好运,再见!”

    她飘然而去,只见安吉利娜大步走了过来。

    “大家都准备好之后,”她说道,“我们直接去球场,查看情况,换衣服。”

    “我们一会儿再去,”哈利说道,“罗恩需要吃点早饭。”

    但是过了将近十分钟,罗恩仍然没吃下什么。哈利拖着罗恩起身准备去更衣室,赫敏急忙把哈利拉到一边说道,“别让罗恩看到斯莱特林徽章上的字。”

    “罗恩,把这个喝下去。”哈利掏出了一瓶药水。

    “这是什么?”罗恩疑惑的问道。

    “这就是我从安德鲁那里要来的给自己喝的东西,”哈利用神秘的语气说道。

    “哎?”罗恩提起了一点兴趣,毫不犹豫的接过来喝了下去。

    过了一会,罗恩不再那样没精打采了,“哈利,我想在好像痛痛快快的飞一场!”

    “好极了,罗恩。如果这场比赛赢了,我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给你说,希望你...”哈利朝着罗恩身后的金妮看了看,继续说,“加油,今天是我们两个的幸运日,表现好点。”

    “你给他喝了什么?又不会是……”赫敏问道。

    “哈哈,为了那件事情,我希望罗恩能有一个好心情!”哈利点了点头,笑着说道。

    因为哈利的特殊的魔法药剂,罗恩赛场上表现的一场勇猛,当他在挡进第二十个球时,他竟然站在扫把上大吼大叫。

    毫无疑问的,格兰芬多在公共休息室里举行了欢庆聚会。几乎每个人都在祝贺罗恩的出色表现,罗恩站在那里一直大吼大叫。很显然,药剂的药效还没有过去。

    “海格回来了。”弗雷德突然说道。

    “他回来了?”哈利被黄油啤酒哽住了问道。

    没等弗雷德再次说话,哈利就立刻冲到男生宿舍去拿隐形衣和活点地图。

    “罗恩就算了吧。”乔治说道。

    他爬出肖像洞口,匆匆钻进隐形衣。然后小心翼翼地走下许多级楼梯,时而停下来在地图上查看一下费尔奇和洛丽丝夫人的踪影。当他蹑手蹑脚地穿过门厅,来到静悄悄的草地上,看到赫敏、秋和安德鲁·李已经行走在月色下。前面那一小方金色的灯光和海格烟囱上袅袅的青烟,哈利加快了步伐。

    四人在海格的小屋前碰面,安德鲁小心的除去地上的脚印。

    “你这就有点多余吧?”哈利说道,他觉得这有点多此一举。

    “以防万一,小心点总是好的。”

    接着他们激动地踏着月色走到木门前,哈利举手敲了三声,一条狗在里面狂吠起来

    “海格,是我们!”哈利对着钥匙孔叫道。

    “应该想到的!”一个粗哑的声音说道。“刚回来三秒不到让开,牙牙让开,你这条瞌睡虫”

    拨门闩的声音,门吱嘎吱嘎地开了,门缝中露出了海格的脑袋。

    赫敏尖叫起来,她看着海格。秋也显得很吃惊,说起来她和海格并不熟悉。

    海格的头发乱糟糟的,上面结着血块,他的左眼肿成了一条缝,又青又紫,脸上和手上伤痕累累,有的还在流血,他动作很小心,似乎身上有几骨头断了,他显然刚刚到家,一件厚厚的黑色旅行斗篷搭在椅背上,一个装得下几个小孩的大背包靠在墙边。有正常人两倍高、三倍宽的海格一瘸一拐地走向火炉,在火上搁了一个铜水壶。

    “我没想到会这样,”哈利说道,“你还好吗?”牙牙正围着他们又蹦又跳,想、舔、他们的脸蛋。

    “我说了,没事。”海格固执地说道,“来杯茶吗?”

    不等他们答应,海格就直起腰,想给他们倒茶,但疼得直皱眉头,“啊,看到你们真高兴——暑假过得不错吧,是不是?”

    “海格——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赫敏问道。

    “我最后再说一遍,没事儿!”海格一口咬定说道。

    “如果我们哪一个的脸变成一团肉酱,你认为会没事吗?”赫敏反问道,“你应该去让庞弗雷夫人看看,有些伤口看上去很危险。”她补充道。

    “我会处理的,行了吧?”海格威严地说道。

    他走到小屋中间那张巨大的木桌前,揭去桌上的一块茶巾,下面是一条带血的生肉,绿莹莹的,比普通的汽车轮胎要大一点。

    他拎起这肉块,敷在自己的左脸上,绿色的血滴到他的胡子上,他满意地哼哼一声。

    “好些了,它有镇痛的作用。”

    “巨人的事情怎么样了?”安德鲁问道。

    “看到西部那么大的飓风你就该知道了。”海格悲哀地说道,“我去晚了。”

    海格的话被一阵突然的敲门声淹没了,牙牙叫了起来。

    “是她。”哈利低声说道。

    “快钻进来!”哈利急忙抓起隐形衣想披在大家身上,不过安德鲁已经拔出了魔杖,灰色烟雾如同巨蛇一般很快吞噬了众人,几秒之后,光线一阵涟漪,四人都消失不见了。牙牙对着门口狂吠。海格似乎完全不知所措。

    牙牙在跳着抓门,海格用脚把它推开到一边,拉开了门。

    乌姆里奇站在门口,穿着她的那件绿花呢斗篷,戴着一顶一样颜色的带耳扇帽子。她撅着嘴,身体后仰,好看到海格的脸,她还不到他的腰部呢。

    “这么说,”她说得又慢又响,好像对聋子讲话似的,“你就是海格,对吧?”

    没等海格回答,她就走进屋去--如果不是为了确认重要的事情,就是给他一百个金加隆,副部长大人也不会屈尊进入这破烂的地方--她癞蛤蟆般的眼睛如同探照灯般扫过海格小屋的每个角落,似乎有什么明显违规的东西下一秒就要自己蹦出来一样。

    “走开。”她挥着皮包对牙牙喝道,因为它跳到她跟前,想、舔她的脸。

    “呃——我不想没礼貌,”海格瞪着她说道,“你到底是谁?”

    “我的名字叫多洛雷斯乌姆里奇。”

    她继续扫视着小屋,癞蛤蟆眼到处乱瞄。

    “多洛雷斯乌姆里奇?”海格好像彻底搞糊涂了,“我以为你是魔法部的——”

    “对,我是对部长负责的高级副部长。”乌姆里奇打断海格的话说道。她开始在屋里走来走去,注意着每个细节,从墙边的背包到搭在那儿的黑色旅行斗篷。“我现在是黑魔法防御术课的教师——”

    “你很勇敢,”海格说道,“现在没多少人肯教这个了——”

    “——兼霍格沃茨高级调查官。”乌姆里奇好像没听见他的话一样。

    “那是什么?”海格皱着眉头问道。

    “你去哪儿了?”乌姆里奇没有理会海格。

    “我去哪儿——你问那么多做什么?”

    “魔法部需要了解霍格沃次的最新动向。”乌姆里奇说道。

    “这是我个人的私事,你无权过问,哪怕是魔法部也不行。”海格咆哮道。

    乌姆里奇望了海格片刻,然后她把皮包往臂弯里拉了拉说道:“我自然会向部长报告你这么晚回来。”

    海格只是点了点头。

    “你还应该知道,作为高级调查官,我有个不幸但必要的任务,就是调查其他教师的教学。所以我敢说我们很快又会见面的。”

    她猛然转身朝门口走去。

    “你要调查我们?”海格望着她的后背茫然地问道。

    “对,”乌姆里奇手放在门把上,回头看着他,轻声说道,“部长决心清除不合格的教师,海格。晚安。”

    她出去了,啪地把门带上。哈利掀开隐形衣,想要继续询问海格。

    “等等,”空气中传来赫敏的耳语道,“她可能还没走。”

    “没事了。”安德鲁说道。

    海格从窗帘的缝里望着说道,“邪门,她还要调查别人?”

    “是啊,”哈利说道,“特里劳妮已经留用察看了”

    “那么海格,你打算在课上让我们干什么?”赫敏问道。

    “哦,别担心,我准备了一大堆内容,”海格兴致勃勃地说道,又从桌子上拿起龙肉敷在眼睛上,“我为你们专门留了一些生物。等着吧,它们非常特别。”

    “特别在哪里?”赫敏试探性地问道。

    “不能说,”海格快活地说道,“我想给你们一个惊喜。”

    “可是,海格,”赫敏一着急,就顾不得掩饰了,“乌姆里奇会挑毛病的,要是你课上用太危险的——”

    “危险?”海格似乎觉得好笑,“别说傻话了,我不会给你们危险的东西的!我是说,它们能照看好自己——”

    “求求你海格”赫敏绝望地说道,“乌姆里奇在找借口除掉她认为跟邓布利多关系密切的教师,求求你,教点平常的吧”

    但海格只是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好了,今天够累的,天也很晚了。”他轻轻拍了拍赫敏的肩膀,差一点摔倒,还好安德鲁及时的把她拉住了

    “那我明天再来,”赫敏坚决地说道,“必要的话我会帮他备课,解雇特里劳妮我不会在乎,但她不能赶走海格!”8)

    </br>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