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七章 将进酒


本站公告

    “早说啊!摘星一指!!!”听了李季的a计划之后,林呵呵二话不说对着老和尚金光四溢的身体上来就是一指,随后一紧接着飞身上前,右手掏出了自己的大锤,开始接舷战。

    “刀气成河!!”李季也没在意林呵呵突兀出现的大锤,随后长刀一扬就是一道巨大的刀气。

    “不动明王护体!!”老和尚显然也处于了关键时期,身体不动,只是嘴里不断的吟唱着什么,随后身体又猛的喷出了一阵真气风暴。与此同时,他的身后也出现了一个手捏明王印的巨大身影。

    不见老和尚有着任何举动,只看到那尊明王身影一指点出,就将林呵呵他们的攻势纷纷化解。

    “我去!?这技能有些太无解了啊!?上条当麻吗!?”林呵呵看着自己的攻势消磨殆尽,不禁喷了一声人民币玩家待遇好。

    “不必过于惊讶!这恐怕是劫仙才能够使用出来的招式!他以现在的大乘无暇且还是个元婴的情况来越阶施展这招,所付出的代价绝对不小!”李季在一旁冷静的说着。

    “林兄你看!他的元婴缩小了一圈,相比于之前来看,他的气息又有了明显的下降。也就是说他这招的确是亏损了他的道基来施展的!他想通过这一招,旨在将我们尽数拖延住,最后一但他重新夺回了这片净土的控制权,那我们降必败无疑!”霍山眼里出众,立马看出来了老和尚的元婴气息不对。

    “行!足扭乾坤!玉兔打桩机!”林呵呵立马理解李季的意思,随即一个挪移术接近了老和尚的不动明王佛身,接着就是一锤重重的往下敲击。

    自己的摘星一指虽然可以被不动明王佛身的攻击抵挡,但是因为自己的大锤是劫仙境界的武器原因,所以能够从质量层面上给不动明王佛身造成足够的伤害。

    一旦这个老和尚的不动明王佛身消弭,那么就是老和尚身死道消之时,毕竟境界跌落的他,肯定无法应对三位同境界的修士。更何况他还只是一个元婴罢了,并不能够翻起什么大浪,这个不动明王佛身是他最后的底牌了。

    老和尚不论面对什么样的攻击,依旧是不做任何表情,而是继续吟唱着什么,背后的金轮也跟着散发着巨大的光芒,疯狂的旋转着。不断溢出的梵文也跟着一起融入空间,似乎他和这片净土的契合度又高了一些。

    “加把劲,他似乎催动了什么秘法,速度更快了!!!”李季看着光芒四溢的光轮连忙说道。

    “别光催我啊!你们也加把劲啊!别老是眼神助攻我啊你有用吗!?玉兔打桩连击!”林呵呵一边把脑袋扭回去和李季争论,一便又高举着自己的双手将大锤不断送到不动明王金身之上。

    “长刀如龙!!”李季并没有边缘ob眼神助攻,而是将长刀催动起来,以长刀本体疯狂进攻着不动明王佛身。因为长刀过于灵活的原因,所以不动明王佛身并不能够很好的抵御它的进攻。

    而霍山这边似乎又是蓄力好了,准备了一个什么大招的样子,摆了一个长剑的起手式,就准备进攻。

    “君不见...”一阵低喝从霍山嘴里喊出来,似乎是一句诗号。

    “我去!??青莲剑仙!??”林呵呵这边还在猛烈的敲打着不动明王佛身呢,就被霍山的一句诗号给吸引了过去。

    “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霍山身形飘渺,手中长剑顿时剑影飘渺,仿佛一条天河落下一般,带着庞大的威势笼罩了不动明王佛身。

    “足扭乾坤!我去!都技能之前好歹看看目的地啊!我们这里有队友伤害的好吧!稍微注意一下啊喂!我不想死在友军火力啊!”林呵呵一个挪移术闪身躲开了来自友方的溢出伤害。

    “抱歉,我这一旦使用出来,很难控制。还是我功夫未到家!”霍山一脸愧疚,提着长剑的右手再次下垂,似乎又报销了。

    “别啊!你这手还是个消耗品嘛!?用一会儿就要歇一会!”林呵呵看着好像又失去了站立的霍山,不免有些着急。

    “林兄你看!霍道友的攻击有效果!”李季一边控制着长刀,一边喊着林呵呵的名字。

    “我去!?不愧是将进酒啊!”

    看着那尊大佛的身形剧烈颤抖,紧接着被霍山攻击到的地方开始仿佛如烟般消散,林呵呵就不自觉的赞了一句。

    “林兄你是如何得知...我这招叫将进酒的?”林呵呵一句嘴滑被霍山听到,立马转头一脸警备的问道。

    “啊...那个曾经在古籍上看到过。”林呵呵尴尬的笑了笑,也知道自己说漏嘴了,不过难道他能够告诉霍山,你的秘密武器其实我们的必背唐诗之一吗!?

    哎!等等等!等等等等!唐诗!?李白!

    虽然林呵呵从当初玉藻前的口中得知了,李白的身份并不一般,但是并不清楚他的影响力居然能够到一元星来!

    这起码要具备着跨越星球的能力的修士才能够做到,起码是个劫仙。

    “我去...还真的是青莲剑仙啊。”林呵呵恍然大悟。

    “等等!那个老和尚又有变化!”如果不是老和尚又要整什么幺蛾子的话,其实李季也是不愿意打断林呵呵和霍山的对话的,毕竟知道的越多,准备的自然也就越充足了。

    众人闻声看去,千手菩萨的元婴注意到了自己的不动明王佛身出现了亏损,立马老脸一皱,再次大量喷出真气,将刚刚佛身上面出现的亏损补上。

    “他...难道又在折损道基了吗!?这个疯子!”霍山看了一眼逐渐复原的不动明王佛身,低声骂了一句,毕竟他的右手没有那么快能够恢复,所以他也无法再次使用将进酒。

    “这个老疯子到底要干嘛!比我们和他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的,怎么一见面就跟我们逼他出家似的,上来就下死手啊!?”林呵呵在一旁也是看的有些不明所以。8)

    </br>5858xs.com